第77章 两颗掌心雷-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77章 两颗掌心雷

    我和胡子都被金蟾这话弄得很敏感,这也多多少少跟我俩“做贼心虚”的心理有关,就怕金蟾这家伙,冷不丁识破我俩的真实身份。

    胡子立刻扭头盯着小肥,防止这小子突然动手啥的。

    我倒是能强压下心头不安的情绪,继续淡定的看着金蟾,反问,“老哥说的不对劲,指的哪方面?”

    金蟾指着这一堆钞票,接话说,“我看过警方的悬赏公告,你们抢的那辆运钞车是大型的,每次从金库出来,少说得运个五六百万,而且那运钞车送完钱还会转路去金店,车里也带着一定数量的金银首饰。你们俩只拿一百五十万过来让我洗钱,这数量也差的太多了?”

    我听完这话,反倒跟吃了个定心丸一样,心说他指的不对劲原来是这个。

    我立刻想到个理由,告诉他,我哥俩头次跟你合作,谁知道靠不靠谱?而且抢劫后,大部分钱当然都藏起来了,哪有拿那么多现金夜里瞎溜达的道理。

    金蟾点点头,觉得我这解释也说得通。

    他依旧对我俩抢劫的过程很感兴趣,又试着套我们话。我哪能听不出这里面的猫腻?

    我和胡子来之前,花蝴蝶告诉我俩,这次见金蟾,就是要闹一闹、立个棍。按我理解,我和胡子最终目的是洗不上钱,反倒把金蟾折腾一顿。

    我奔着这个想法去的,也不跟金蟾说那些用不着的。我摆摆手,一转话题说,“老哥,我俩抢劫的事,没必要搬出来说,你也别总问这问那的,另外我哥俩来这儿有一会儿了,你是不是该说说你洗钱的过程和规矩了?”

    金蟾发现我有点不好说话,他只好打消之前的念头,又回答说,“这批黑钱在当地肯定花不出去,我会联系外地的同行,把这钱分别送到偏僻的城市,一点点流通出去,而这一过程,他娘的,时间又长,投入的精力也大,所以我要五成的回扣。”

    换句话说,这一百五十万,洗完后,我和胡子只能得到一半。

    金蟾顿了顿又说,“你们同意这回扣的话,咱就不墨迹了,立刻用验钞机点黑钱,至于洗后的干净钱款,你们可以提供一张银行卡号,一个钟头内,我保证给你们转账,或者开个支票,你们明后天自行到银行取。”

    胡子听完最先忍不住冷笑,也不金蟾哥、金蟾哥的叫着了。他不客气的反问,“老兄,欺负我俩么?按我们知道的消息,你平时都要三成回扣,见到我俩,往死了抬价是不?”

    我也觉得就事论事的看,这老爷子确实跟个吸血鬼似的。另外我也找到了能找茬的话题,想在回扣上面做文章。

    金蟾倒是有他的理由,说他这人办事最地道,要是一般的黑钱,洗起来容易,三成回扣还算多要了,问题是我俩这是抢来的钱,比一般的黑钱还来路不正,洗钱方法也特殊,当然他要的就多了。

    我和胡子都不懂道上的规矩,也不知道他们平时做交易时,都怎么讲价。我索性直接伸出两根手指,绷着脸告诉他,“甭扯用不着的,我最多接受两成回扣。”

    小肥原本默默旁观,现在忍不住爆粗口,骂了句娘,说你俩当我们是乞丐么?拿这点钱就让我们担风险的帮你们折腾?

    胡子指着小肥,说你嘴巴干净点。这么一弄,气氛倒是一下子紧张起来。

    这是我最希望看到的。我又盯着金蟾,想等他下一步的表态,甚至也时刻准备着针对这话题,再往狠了闹一闹。

    金蟾摸出烟来,点了一根,吧嗒吧嗒抽上了。他脸上还没什么表情,都说相由心生,他这种反应,反倒让我猜不到他心中的想法。

    我和胡子也不能一直干站着,我招呼胡子,那意思,既然谈不拢,咱哥俩早点撤吧。

    我一边提防着金蟾和小肥,一边把背包撑开,跟胡子一起把黑钱往里装。我这是以进为退,逼金蟾再主动跟我们说啥。

    金蟾倒是真沉得住气,趁空又对小肥使了几个眼色。我一直偷偷留意金蟾,他这举动,没逃过我的眼睛。但等我抬头看他时,他又立刻停止跟小肥“沟通”,绷着脸正视着我。

    我发现自己遇到对手了,心说这金蟾绝对是个老奸巨猾的主儿。

    等眼瞅着把最后一沓子钱装回背包时,金蟾突然哈哈笑了。这笑声听着很爽快,但我知道,这老爷子肯定没憋好屁。

    金蟾问我俩,“二位,你们露个底,这次到底抢了多少钱?要是这笔钱都从我这跑货的话,二成我可以考虑。”

    我指着背包强调,“我们就洗这一百五万,只要现金,别说转账和开支票,我俩不认这东西,另外”我盯着他,又问,“你反复打听我们抢劫的事,到底怎么个意思?”

    我以为金蟾和小肥被我这么一说,又得沉下脸呢。但出奇的是,不仅金蟾,连小肥都没啥脾气。

    金蟾拿出犹豫样,琢磨一番,最后拿出一咬牙的架势说,“行吧,老子这一次能得三十万,这也是块肉。”

    他让我俩等着,他就去拿验钞机和准备现金。

    小肥没跟金蟾一起走,反倒站在屋门口,那意思在金蟾回来之前,不让我俩离开。

    我和胡子趁空也能说说悄悄话。胡子一直想的简单,这时偷偷问我,“咱俩刚刚算是立棍了么?”

    我心说立个屁啊,而且一会真要被金蟾把这一百多万洗了,我们回去跟花蝴蝶咋交差?

    我琢磨着一会怎么办呢,这时顺带着,我想到我和胡子的身份了,心说我哥俩既然是抢匪,一会也别在回扣问题上做文章了,直接暴露一把抢匪的本性,吓唬吓唬这金蟾。

    我偷偷摸了摸裤裆,掌心雷藏的太深,我怕一会拿出来不方便,就喊着问小肥,“哪里有厕所?”

    小肥摆摆手,示意让我跟他走。但这么一来,胡子就被单独留下来了,他还拿出一丝不放心的样子。

    小肥的表情,我们都看在眼里。胡子嗤了一声,说兄弟啊,把人看太扁了吧,怎么着?我还能趁没人的时候偷东西?

    我瞥了胡子一眼,倒不是我想埋汰自己的兄弟,我心说他以前老本行不就是专门做这个的么?

    而小肥被胡子一说,反倒放开了。

    他带着我,去了另一个角落。我以为这种工厂里的厕所,全是旱厕呢,谁知道还是个装修不错的独立卫生间,里面更是挺干净。

    小肥站在门口,盯着我看。我示意他,这么盯着,换做谁也尿不出来。我还主动把厕所门关上了。

    随后我赶紧脱裤子,把手雷拿了出来。这小家伙一直被我夹着,都带了点我的体味了。我不管那么多,又把它悄悄卡在后腰上。

    我本想整理下衣服就出去,但又一琢磨,装样子尿一泡吧。我还故意尿的离了歪斜,把这厕所弄脏了。

    也真我被猜到了。这个小肥,在我出厕所时,他又特意往里看了看,当发现那满便池的尿点子后,他一皱眉,但也没了疑心。

    我随他一路走回瓦房。小肥故意落后我半拍。当我刚进了门口,就看着里面一愣。

    我离开没多久,这瓦房里却有了不小的变化。

    除了有胡子和金蟾外,还多了四名男子,他们把胡子围了起来,都拿着砍刀。

    我这么一愣神期间,门旁边还闪出一个人来,他同样拿着砍刀,还趁我不防之下,把刀架到我脖子上。

    我扭头看去,他嘿嘿怪笑说,“原来真是你俩,咱们又见面了!”

    这人就是那个小痞子,当时他撞了我们的摩托,还痞里痞气的跟我们闹了一通。我本来有个直觉,觉得这小痞子不对劲,但没料到会在这里见到他。

    我被刀架脖子,就没敢乱动。小痞子满意的点点头,又转过头跟金蟾说,“谢了金蟾兄!”

    金蟾对这小痞子,跟对我和胡子的态度完全相反,拿出一副巴结的样子,连连说,这是他应该做的,尤其邓爷的事,就是他的事!

    我细细品味着这俩人的对话,心说一定是这个金蟾,跟我们谈不拢后,索性卖个人情,把我俩给卖了。

    我瞪着金蟾,他倒是因为心里有鬼,故意回避我的目光。

    这期间小痞子又推了我一把,那意思,跟胡子站到一起去。

    他也挺机灵,我走一步,他就紧跟一步,一刻不放松。

    胡子拿出一脸的愁样,打心里一定觉得现在的形势对我俩不乐观。

    我偷偷对他使个眼色,让他放心。

    最后我被小痞子又一推,彻底贴着胡子站在一起。

    小痞子让那四个人盯得紧点,他倒是把刀随意的放了下来,又对我和胡子骂咧咧的说,“两个狗东西。你们真行!我们这帮子人早就想打运钞车的主意了,也想做了这一票子后,立刻闪人跟邓爷汇合去。但你们来个捷足先登,这事怎么办?煮熟的鸭子飞了,你们是不是得陪我们损失?”

    我这下全明白了。

    花蝴蝶之所以带我们抢运钞车,又让警方通报我俩,甚至还让我和胡子半夜来见金蟾,为了就是引这犯罪团伙过来。

    而她特意让我俩今晚立棍,说白了不针对金蟾,而是针对这犯罪团伙,把他们降服了。

    当然了,听小痞子的意思,他们这帮人只是个“分舵”,“总舵”在邓爷那边。

    我也是真没料到这犯罪团伙这么庞大,甚至再往深说,我和胡子这次的真正任务,应该是借着立棍立威,再被这帮罪犯招募了,等我俩有机会混到总舵后,再想办法跟警方配合,把这大贼窝给端了!

    我一时间觉得压力甚大,脑门一热,还流出汗来了

    有每天都追更的么?冒个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