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落草-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78章 落草

    小痞子看到我这个状态后,他误会了,哈哈狂笑着问,“怎么着?敢抢运钞车的主儿,竟然也知道怕?你真是个怂货!”

    这时金蟾和小肥都进了屋子,其他人也包括他俩,都笑起来。

    我没把汗擦掉,反倒冷冷盯着这些人,等他们笑完,我反倒冷笑起来。这种反常,让他们有些不解。

    我还突然反问,“想知道这次我哥俩抢来的失物中,具体都有啥么?”

    此言一出,不仅小痞子,连金蟾也往前凑了凑。他一直对失物很感兴趣,甚至又连连催促我。

    我打心里稍微琢磨一番,瞎编道,“一共六百多万的现金,还有金银首饰若干,估计折算下来,总共能有一千来万。”

    小痞子问金蟾,“他俩这次带来多少钱?”

    金蟾回答,“一百五十万。”小痞子举着砍刀,用刀身使劲拍着我的脑门,强调说,“剩下那些钱和首饰呢?告诉我们藏在哪了,要是你们配合一点,我考虑放你们一把。”

    我被他这么拍着,心里很不爽。但我没表露出来什么,继续冷笑。

    胡子反倒看不下去了,试图反抗。小痞子这些人又对胡子骂咧几句,甚至有人还踹了他一脚。

    我让胡子别乱动。小痞子也让同伙住手,他特意又问,“都这时候了,你个孙子笑什么?快说!”

    我之所以选择在这时候编造失物,当然有特定的理由。而且我不正面回答他的话,反倒又说,“这一千多万的黑货又算个什么,我们这次在运钞车的保险柜里还发现了一个信封,里面有通天的秘密。”

    小痞子他们听到这,诧异的都互相看了看,小痞子也不问那些贵重的失物了,反倒催问信封下落。

    我让他等一等,双手往后腰摸去。

    这举动让他们敏感上了,小痞子又用砍刀指着我的脖子。我拿出讽刺的口吻说,“你怕个什么,我们来之前被搜过身,你怕我能从腰间拿出一把冲锋枪不成?”

    我说到最后,看了看小肥。小肥对小痞子示意,那意思我身上确实没武器。

    小痞子放心之下,把砍刀又放了下来。我心里暗骂他是个笨蛋,而且迅速摸到掌心雷,拧开保险盖,把它举了起来。

    我大拇指也伸到拉环里,只要我微微一用劲,就能让掌心雷嗤嗤冒烟,之后就会有轰的一声响。

    我故意盯着掌心雷,拿出悍匪该有的样子,狂笑起来。

    小痞子他们当然也都认识这种东西,一瞬间脸色都不怎么好看。我故意又夸大着说,“这掌心雷是改装货,里面加了钢珠,一旦引爆,这一屋子的人,不死也是个重残,而且你们都忘了么?我哥俩能抢运钞车,当然精通于爆破了。”

    小痞子他们听的直愣。我喝了一句,让他们把刀都丢到地上。

    胡子这期间也配合我,吼了两嗓子,尤其对准刚才踹他的那个小子,也回踢了一脚,算是把这场子找回来了。

    金蟾和小肥原本站在外围,他俩或许都觉得,这位置有逃出去的可能吧。他俩腿上有点小动作,身子也微微调整,冲着屋门的方向。

    我发现得早,在他们刚有小动作时,我就意识到了。

    我的掌心雷用来震慑小痞子这些人,没法子再发威了,但胡子裤裆里还有另一个。

    我就提醒胡子一嘴。胡子一边大步往金蟾和小肥那里走,一边解裤带。

    金蟾冷不丁不知道胡子掏裤裆要干啥,尤其这举动也让他误会了,他连连说,“你、你、你别乱来啊?”

    胡子不理金蟾,等拿出掌心雷后,他一下凑到金蟾的旁边,使劲捏着他的嘴巴。

    金蟾想挣扎,问题是这是个残疾老人,力气没胡子大。最后胡子把这掌心雷完全的塞到金蟾嘴里,也把保险盖打开了,那拉环就当啷在金蟾的嘴边,任谁一拉环,金蟾的脑袋就能被炸得四分五裂。

    当然了,我看到这一幕后,也有些同情金蟾,因为胡子那颗掌心雷上,还挂着一撮弯弯曲曲的毛,估计是从他身上带下来的。而这毛,现在也挂在了金蟾的嘴边,金蟾稍微往下一瞥,也能看到它,打心里一定也是恶心坏了。

    我和胡子又把这些人依次绑了,金蟾和小肥对我们没用,就把他俩安排到角落里了,其他人,我让他们并排蹲在我和胡子面前。

    胡子本来想让小痞子他们跪着的,但我觉得,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我们也别太羞辱这些人了,就把跪改成蹲了,而且我和胡子也把掌心雷又收了起来。

    刚刚小痞子还用刀身拍我来着,现在我双倍还给他,左右手各拿一把砍刀,左右开弓的拍着他脑门,喝问道,“你刚刚不是很牛逼么?啊?现在还有什么想跟我说的?”

    小痞子这人,挺滑头的,现在嘿嘿陪着笑,一点不在乎脑门红了,反倒哥长哥短的叫着我。

    我主要想见见他们提到的邓爷,也就是这帮人的老大。我就又问他,“那个姓邓的在哪呢?你打电话,把他叫来。”

    小痞子愣愣的看着我,其他几个同伙,也拿出一副怪怪的表情,其中一个随后又流露出鄙视的样子。

    胡子指着这小子说,“怎么着?你认为我哥俩怕那个姓邓的不成?难道那姓邓的是哪吒,有三头六臂?”胡子又拍了拍后腰强调,“老子这掌心雷随意准备着,他再横,抗得过雷么?”

    小痞子这些人没接话,但突然间,屋门外响起一个声音,“两位果然厉害,不愧刚刚做了一笔大买卖!”

    我和胡子都抬头看去,小痞子听到这声后,喜出望外,还挣扎的想站起来。我窝了他一脚,让他反倒扑通一声坐到地上。

    这时有个人一闪身,走到屋里来。

    我打量着他。这人西装革领,长得还很秀气,我想到当下流行的一个词,高富帅!我也觉得用高富帅形容他,并不为过。

    这人手里还拿着一个魔方。这魔方看着不一般,尤其乌光崭亮的,估计是啥贵金属做出来的。

    他并不怕我和胡子,一步步往里走。我喝了句,让他停下来,又问他,“你就是那个邓爷?”

    高富帅摇摇头说,“我怎么配?我只是邓爷的手下,也是江州这帮弟兄的小头头,叫方皓钰,你们叫我阿钰就行了。”

    随后不等我和胡子再问啥,他又看着小痞子这些人,脸色一变,骂道,“你们这帮不争气的东西,刚刚老蟾打电话让你们过来,我告诉过你们,好好跟这两位谈谈,而实际上呢?看你们办的这些破几把事!”

    他往前快走几步,来到这些人面前后,抡起巴掌,啪啪的抽起来。每个人都有份。而且别看他刚才还文文雅雅的,现在却一身的凶气。

    连我都感受到了他的气场,知道这人不好惹,另外说不好为啥,他动怒之下,隐隐让我觉得,这人身上有股子邪性劲儿。

    小痞子他们都不敢吱声,尤其小痞子嘴角还直往外溢血。

    方皓钰让这帮不着调的货也都去墙角,跟金蟾凑到一起。我心说老子本来正训这帮兔崽子呢,他这一句话,把我放在眼里了么?

    胡子这时也脸一沉,我俩冷冷看着方皓钰。

    等方皓钰面冲我们后,他表情变得很快,又笑呵呵起来,指了指那老板台说,“两位兄弟,咱们坐到那里聊一聊如何?”

    胡子哼一声,把掌心雷又拿了出来,也大有不配合的架势。

    而我想着任务,倒是点点头,接受了方皓钰的邀请。

    我们仨各找一把椅子,围着老板台坐好,其实我和胡子是实打实坐在椅子上,方皓钰习惯挺怪,直接蹲在椅子上。

    胡子把掌心雷放在老板台上,这倒是无形中给方皓钰施压了。但方皓钰拿出不在乎的架势,闷头掰起魔方来。

    我发现这人智商真高,光凭掰个魔方就看出来。

    他几乎不怎么想,嗖嗖的动着手指,也就半分钟吧,原本循序错乱的魔方的六个面,竟被他还原了。

    方皓钰也把魔方放在老板台上,拿出敬意,对着魔方微微的拜一拜。

    我和胡子也不是看他掰魔方来的,我催促的喂了一声。

    方皓钰把目光又放在我和胡子身上,他问我俩,“两位竟不知道邓爷的大名?”

    胡子一摆手,说全国姓邓的多了去了,谁知道你指的是哪个?

    方皓钰说,“邓爷全名叫邓武斌,两位既然是出来混的,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呢?”

    我还是觉得陌生,但胡子既诧异又恍然大悟的啊了一声,说想起来了。我看着胡子,胡子跟我解释说,“这邓武斌是个大贼,专门搞车子的,也经常流窜到好几个省市作案,盘子做的倒是挺大。仅此而已。”

    方皓钰听胡子说完后,直啧啧称奇。胡子脸一沉,反问,“难道老子说的不对么?”

    方皓钰摇摇头回答,“兄弟你说的这些,错倒是没错,但这是十二年前邓爷做的事了,当时他从空军部队退役没多久,前后花了二十余万,学会了配制锁具和撬开各种车门的高精技术,才跟几个死党一起做起这个买卖,并跨越多省,形成了盗销一条龙网络。之后邓爷觉得,偷不如抢来的痛快,他又改行专攻抢劫,自行研发和改装枪械,自制消声器等等,也发展了不少手下。如今邓爷的场子,几乎遍及全国,也被同行称为匪王。”

    说到这,方皓钰拿出疑惑样,又问我俩,“你们只知道十二年前邓爷的事迹,怎么会这样?这十二年间,两位不在国内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