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梦游跳楼-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8章 梦游跳楼

    我总觉得,这次找红发女,很可能跟前几个事,尤其跟那个凶宅脱不开关系。我原本不该多言,但实在压不住了,就试探的问了句不该问的话。

    董豺转身看我一眼,我又被他的凶巴巴的眼弄得浑身不自在。董豺对我印象一直不错,所以没特意损我啥,扭回身子后,他念叨句,“这红发娘们只是涉黄而已!”

    我心说董豺就是个带线人的警察,啥时候调到扫黄组去了?他这话我压根不信。

    董豺不再多说啥,我和胡子碍于他在场,也没法完全放松的交谈,整个气氛一直是闷的。

    我和胡子用的手机,是警方统一发放的老年机,还是按键的那种,别的功能啥都没有。董豺在这方面比我俩有优势。他拿出手机,又开始时不时摆弄着微信。

    他对着话筒,说了几句话,问对方看到我现在的具体位置没?附近有啥好货么?

    他还把音量调的很听对方语音时,我和胡子隔远压根听不清楚。但我猜,对方应该是六子。

    我观察董豺的表情,最后他嘿嘿笑了,跟我俩说,“好好盯着这ktv,我出去办点别的事。”

    胡子第一反应,是瞅着董豺的裤裆。董豺捕捉到这个信息时,脸一沉,骂胡子,“瞅你娘个瞅。”

    胡子闷声受着,嘴一撇,还立刻转移了注意力。

    董豺走前还把车钥匙丢给我俩了,那意思,他对我们这些线人是相当不错了,让我们冷的时候,可以打一打热风。

    我总觉得董豺太能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但不管咋说,就剩我俩后,我和胡子倒是能舒服舒服。

    胡子坐回驾驶座上,我坐到副驾驶上。

    胡子的脑袋现在还肿起来了,隐隐往猪八戒的趋势发展了。他也比我更疲累。我就跟胡子说,“老计划,轮岗盯着。”

    胡子说行,还当先蜷在椅子里睡起来。

    我自认没偷懒,甚至眼睛一刻不离ktv的门口。但渐渐地,我呆住了。

    我依旧睁着眼睛,整个人却像进入一种休眠的状态一样,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瞪眼睛睡着了。

    等再次回过神时,胡子也醒了,他啪嗒啪嗒使劲拍着方向盘,咧嘴笑着,看似也不怎么正常。

    我想问问胡子,怎么回事?但嘴巴跟灌了铅一样,张也张不开。

    胡子还一踩油门,把车开走了。我看着车前方的景色。原本都是正常的道路,慢慢的,又开始出现乡间小路。

    胡子绕过几个弯,最后把车停在一个大塔底下。我形容不好这塔有多高,但看起来快顶到天了都。

    我深深被它吸引住了,还打开车门,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我一直往上爬,最后一直到了塔顶。这里很美,五彩祥云在周围飘着。我积压在心里的那些痛苦和烦闷,一时间全得到释放了。

    我对着一个祥云追着,但有一个栏杆把我挡住了。我骂咧起来,试图越过这障碍,直接扑到祥云之上。

    突然间,有什么东西打在我脑袋上。我第一感觉是很疼,甚至都让我差点流出泪来。

    我使劲揉着脑袋,也就是被这疼痛一刺激,眼前这些画面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我看到自己正在一栋楼房的顶上,跨在栏杆之上。

    换句话说,我真要越过去了,保准会坠楼摔成一滩烂泥。

    我吓得哇了一声,急忙往后退。也一定是太着急了。我踩秃噜脚了,身子一滑,坐到了地上。

    我屁股还被一个东西硌到了。这次我实在受不了了,疼得流出一滴眼泪。

    我哼哼呀呀的挪着屁股,等把这东西摸出来一看,又诧异了,这是一块尖棱石头。

    我回忆着刚才的经过,心说难不成有人用石头打我脑袋,让我在危险关头止步了?

    我四下看着,但这个楼顶天台空荡荡的,哪有什么人?

    我顾不上别的,想知道胡子在哪。甚至我也有个不好的预感,这哥们会不会也跟我有差不多的遭遇?正站在哪个楼顶追“祥云”呢?

    我赶紧给他打电话,响了很久都没人接。

    我急着都有要暴走的冲动了,也就是无意间往下一看。我发现那辆警用私家车正停在楼下,整个车身还一抖一抖的。

    我想起车震这个词了,心说不会是胡子弄的吧?他正在强奸一个女路人啥的,这罪可大了!

    我扯嗓子喊了句,又急忙往下跑。

    我速度过快,而且中途差点从楼梯上滚下来。等来到车旁边时,我累的直大喘气,但还不耽误的把车门拽开。

    在刚开一瞬间,我听到嗷的一声,还有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向我扑了过来。

    我也不知道这是个啥玩意,急忙往后退,但它还是扑到我怀里了,又叫唤几声,挣扎开后,跳到地上,嗖嗖的往远处跑去。

    我盯着仔细一看,这条半大的小笨狗。它尾巴耷拉着,两条后腿都有点不会用劲了。

    我想到一种可能,又念叨句,“不至于吧?”

    我往车里看。胡子裸的靠在车后座上,一边揉着裤裆,一边嘻嘻淫笑呢。

    这车里还有半瓶矿泉水,也不知道是谁喝剩下的。我把它拧开,对着胡子的脸上泼了过去。

    胡子一激灵,彻底醒了。我趁空还发现,他肚皮上有几根狗毛。我怕他知道真相后,会有不想活的冲动。

    我就偷偷把狗毛摘了。饶是如此,等看着自己的赤身,胡子还是有些羞愧了,骂了句娘啊。

    他急忙穿起衣服,反正抓到啥就穿啥,也没个顺序。

    等他好不容易消停了。我坐到车里,跟他问一问刚刚发生的事。而且较真的说,这是我俩第二次撞邪了。

    如果说第一次撞邪跟凶宅有关,这第二次撞邪又怎么解释呢?难不成这也是个凶车?没等我俩分析出个所以然来,胡子摸了摸脑门,说他好像发烧了。

    我顺带也摸了自己的脑门,热乎乎的。我俩大眼瞪小眼了一番。

    我顾不上想别的,脑海中只浮现出一个人来,杨倩倩。她跟我俩强调过,如果发烧啥的,就找她。

    我掏出手机,这一刻手都有些抖了,但真想打电话时,才意识到,自己并没记她的电话。

    我记得胡子存过,就让他赶紧的。谁知道他拿手机拨出去后,又跟我说,“奇怪,咋提示号码不存在呢。”

    我抢过他手机一看,又仔细一数,才十位。我特想抽他,心说这不靠谱的货,记个电话号码还能丢一位。

    而且我也不知道他把哪一位记丢了。我一边暗暗发愁,一边让胡子好好回忆下。胡子真不是这块料,他憋来憋去,整张脸弄的更红,也想不出啥来。

    我还犹豫着,要不要给董豺打个电话,问问他。

    这时候有一辆黑奥迪从远处开过来,它车速不快的经过我们。我和胡子都感觉到,而且突然间,有一束暗光从它后车窗里闪了一下。

    奥迪车一刻没停,最后拿出绝尘而去的架势离开我们。

    我和胡子想到一块去了,这一定是相机闪光灯弄出来的。换句话说,有人偷拍我俩。

    我心说我俩又不是歌星影星啥的,至于遇到狗仔队么?

    胡子倒是很机灵,立刻踩油门往前追了出去。但我们这辆车,跟奥迪没法比,绕过几个路口后,就彻底跟丢了。

    我俩一时间迷茫了。我总觉得自己被卷到一个漩涡里了,而且也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了。

    胡子拄着方向盘,其实刚才他就是踩了几脚油门而已,并没耗费啥体力。但这一刻,他体力却亏空的厉害。

    他嘀咕一句,我都听不清他说的啥。他又软绵绵趴在方向盘上,拿出要睡觉的架势。

    我怕他这么睡下去,就再也醒不来了。我急忙抽他嘴巴,还喂喂着说,“胡子哥,挺住!”

    但很快我也遇到这情况了。上下眼皮直打架,我使劲掐自己,又揉太阳穴啥的。

    这都不管用。最后眼瞅着要迷茫时,我电话响了。我拿起来一看,是陌生号码,但这号码还挺熟,似乎是杨倩倩的。

    我也不知道她从哪弄到我号码得。我接了电话,说了几句,把我俩当前地址说出来了,又眼一翻,眼前一发黑。

    我睡的并不久,中途好像有人把我从车里架出来了,又把我抱在床上等等。

    再次睁眼时,我被眼前的无影灯的亮光刺激到了,我想举手挡一挡,却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在一个手术台上。

    我急了,问咋回事?我在哪这类的话。但那些带着口罩的医护人员都不回答,这时手术室的门还打开了。

    杨倩倩和另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同伴一同走了进来。

    我看着杨倩倩,一时间呆住了,杨倩倩没理我,反倒抬头看了看钟,说可以了,手术吧!

    我一时间心里充满了一个极其恐怖的念头,甚至冒出四个字来,解剖!

    这时还有个医护人员拿着一个大塑料罩子,按在我嘴鼻上,还让我使劲吸一口。

    我死活不同意,甚至呜呜着反抗,我太知道这是啥了。杨倩倩这狠心娘们,她皱眉看着这一切,又几步走过来,对我大腿一掐又一拧。

    我哇了一声,之后肺部全是甜甜的味道,我彻底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