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邪灵-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80章 邪灵

    我的意思,我和胡子这次入伙后,接触的貌似只是方皓钰,跟认识邓武斌还有一定的距离,如果邓武斌总不来江州,方皓钰又不给我俩引荐的话,我们怎么才能成为邓武斌的左膀右臂?

    胡子听完也连说没错,还强调,这次入匪窝,可别说是个长线计划,我们要是真潜伏个三五年,每天都等于悬着脑袋过日子的话,还不如回去继续蹲牢子呢。

    花蝴蝶其实也早就想到过这个问题,也早有了计较。她提醒我俩说,“警方对邓武斌的几次收网行动,已经除去了绝大部分跟随邓武斌最早打天下的兄弟了,现在除了两个贴身保镖以外,就只剩一个方皓钰是他的近身人了。前段时间得到线报,邓武斌想再做一笔大的,然后逃到国外。而为了这笔大单,邓武斌需要做一些前提准备,这些准备都交给江州这帮犯罪团伙来负责完成。所以你俩跟随方皓钰的话,只要在这期间不出岔子,很快就会见到邓武斌了。另外”

    花蝴蝶拿出苦笑的样子,继续说,“方皓钰这个变态,是个闲不住的主儿,他知道自己眼瞅着要离开江州了,以后再不回来,所以他想在走之前,也单干一笔。原本他打着抢劫运钞车的主意,但也因此被警方提前获知,演了一出苦肉计,这才有机会把你俩安插到方皓钰身边。”

    我算明白了这里面的前因后果。而且花蝴蝶刚刚提到方皓钰时,说这人是个变态。我对这评价有些搞不明白。

    我心说方皓钰看起来就跟胡子说的一样,是个地道的小白脸,虽说发起怒来,有点怪怪的,但跟变态不沾边吧?

    当然了,我没在这问题上太较真。另外我想到的是方皓钰这人脑瓜子不笨,我和胡子既然能抢劫,还在抢劫现场跟警方交火了,那么我俩肯定会用枪,这也是个漏洞,而实际上呢,我俩对枪接触的少之又少。

    我把这担忧讲了出来。花蝴蝶摸着后腰,拿出一把手枪,这应该是她的防身武器。

    她当着我俩面,详细的把枪拆解,告诉我们每一个步骤,又让我们自行把枪组装上。她这么做,试图短期增加下我俩的知识储备量。

    我很灵巧的摆弄一番,等轮到胡子,他又显得特别笨拙。这在之前就有一次,他弄掌心雷时,就很笨。

    我本以为胡子在这方面没天赋呢,花蝴蝶看在眼里,提醒一句,说确实有点为难你了,这也不能怪别的,有得必有失。

    我听出话里有话,好奇之下,让花蝴蝶再解释下。

    花蝴蝶让胡子把手伸直了,她指着胡子那长短一样的食指和中指说,“胡子当过扒手,这无疑也让他跟枪械无缘,因为食指是人和枪械接触的最重要的桥梁,甚至能不能成为一个神枪手,食指至关重要,但胡子为了当扒子,得不得把食指和中指都弄得有些畸形,他对枪的感觉,比一般人要低很多。再往深了说,很多特种兵选择用大拇指练习点穴功夫,这也跟这个有关。”

    我发现,这次跟花蝴蝶见面,我和胡子长了不少见识。

    之后花蝴蝶又把我俩手机收了上去,她让我和胡子记住她的联系方式,就用特殊设备把俩的手机刷机了。

    这也一定是防止我俩跟方皓钰接触期间,别因为手机漏出啥破绽来。

    花蝴蝶还准备了两张新si,等倒入到我俩手机上后,我发现通讯录里出现了几个陌生号码。

    花蝴蝶说,“这些人,有些方皓钰也认识,都是江州一些专门弄歪门邪道的贩子,比如买枪买炸药啥的,就联系他们就行。”

    我心说警方既然知道他们的恶行,为何不把他们一网打尽呢?但我又一想,钓鱼需要鱼饵,这帮人就该是警方的饵了。

    我们又针对这次任务,聊了一个多钟头,不过都没啥特别值得注意的地方了。

    时间也不早了,甚至用不了多久,天就要亮了。花蝴蝶说我们休息吧。

    这是个两室一厅的房子,我本以为我和胡子一间房,花蝴蝶一间房,这么分配呢,而且这两间房中,有一间里面的床连床垫子都没有。

    我就主动说,“我俩睡这床吧。”但花蝴蝶没同意,那意思,睡同一张床有何不可?

    我再次被她的开放所打败了。这么一来,花蝴蝶睡最右边,我睡中间,胡子在最左边。

    胡子本来嚷嚷着不得劲,要跟我换一换。我心说他可拉倒吧,明显没怀好心眼。

    我也不想在眼瞅着我哥俩玩命之前,他因为调戏警官惹出啥啰嗦来。胡子最后带着一脸赌气样儿,对背着我,慢慢入睡了。

    我自制能力很强,一直板正的平躺着,问题是,我没害人意,她有“挑逗”心。花蝴蝶睡大发了后,发挥了她的体操天赋,而且她身子真的很柔软,跟个八爪鱼一样,把我缠上了

    等下午我们醒来后,胡子偷偷跟我叹了一句,说就花蝴蝶这么个柔女,保准在床上啥姿势都行。

    我没跟他讨论这个话题。花蝴蝶还为我俩做了一顿丰富的晚餐,这也出乎我意料,没想到她厨艺这么棒。

    这一次还都是中餐。我和胡子吃的津津有味,花蝴蝶却明显不在状态。

    胡子很不理解,问花蝴蝶,“是不是厨子都有这个毛病,对自己做的饭菜不感兴趣?”

    花蝴蝶告诉我俩,她更喜欢吃西餐,因为西餐每一顿下来,人体摄入的能量都大,而她又爱练体操,体能消耗也大,西餐能对给她更好的补充。

    我不懂饮食这方面的东西,但又一想,欧洲人比亚洲人明显壮一块,这不就跟饮食有关么?

    而且我也明白了,花蝴蝶是用她的方式,给我俩执行任务前做一次犒劳。凭这点,我对她这个上线的印象,多多少少改观了一些。

    我和胡子在夜里十一点半,一同离开了这里。花蝴蝶告诉我俩,入伙后好好入戏,遇到什么事都不用急着找她,必要时刻,她会主动找我们。

    我和胡子都点点头,尤其我俩脚上带着跟踪器呢,她想知道我俩的行踪,也轻而易举。

    我俩并没带着“赃款”,也没带任何枪械,轻装上阵的骑着摩托,奔向金蟾的工厂。

    本来胡子还问我呢,啥都不拿,是不是有些不妥?这也不像是要入伙的节奏吧?

    我跟胡子有相反的想法,心说我俩能入伙,方皓钰一定喜出望外,也觉得是给他长脸了,他还好意思要求我俩自带作案工具么?

    我们掐着时间,在午夜整,来到那工厂的大门口。小肥又坐在值班室门前,他第一时间发现了我俩。

    或许他觉得昨天点了我俩一句,我和胡子不会来了呢,所以对我俩的出现,他有些诧异,还站了起来。

    我让胡子把摩托开过去,也以为这次还要跟小肥走呢,才能见到方皓钰。

    谁知道突然间,厂外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突然出现两束光。我被晃得冷不丁有些难受,不过顺着看过去,我发现这里停了一辆越野吉普。

    吉普还缓缓的启动,开到我和胡子身边。驾驶位的车窗降下来后,方皓钰一脸笑意的看着我俩,念叨句,“好兄弟,明事理!”

    我心说屁吧,我们这些当土匪的,有啥事理而言。但我面上没多说,跟胡子一样,冷笑着应着方皓钰。

    方皓钰让我俩把摩托交给小肥保管,然后直接上吉普车。

    说白了,我俩这就跟组织走了。我和胡子也没犹豫。上车后,我还看到小痞子和另一个女子。

    这女子打扮着骚性,也痞里痞气的,就冲着打扮,她跟小痞子倒像是一对。

    胡子对这浪兴趣不原本她跟小痞子坐在同一排座上,胡子指着小痞子说,“你,去后面。”

    此刻的小痞子,对我俩印象完全变了,估计方皓钰跟他说了什么,他把我俩也当成小头头了,哈头巴脑的应着。

    方皓钰让我们坐稳,他又开车离开工厂这里。

    方皓钰开车很稳,拿出不急不躁的样子,另外车里一直放着轻音乐。这让我觉得,他当个悍匪实在可惜,就冲这脑子和外在形象,去哪个公司当个主管,问题不大。

    吉普车一路直奔市中心,最后进了一个很豪华的小区。我本以为万通就不错了,但跟这里比,小巫见大巫了。

    我也留意到,这小区有个停车场,当我们把吉普停到这里后,有一辆早就停在这里的速腾,突然快速亮了两下车灯。

    方皓钰对速腾那边微微点头,又招呼我俩,那意思跟他走。

    小痞子和那浪都留了下来。我不得不佩服,心说这个犯罪团伙,警惕心还是蛮强的。

    这小区里都是复式别墅,我们仨最后来到一个别墅门前。胡子问方皓钰,“方爷,这地段的别墅,不少钱吧?”

    方皓钰说,“前年买下来的,花了几百万大洋。”

    胡子听的吐了下舌头,不过方皓钰拿出无所谓的样子一耸肩,又跟我俩说,“咱们要做的那个大事,弄好了能捞到几千万,这个别墅,算个什么?”

    我心里一紧,也真想不到去抢什么,能弄到这么多钱。

    等别墅打开后,方皓钰招呼我俩往里进,但我看着别墅里,跟胡子反应差不多。

    我也实在想不到一个准确的词来形容眼前的场景了,胡子倒是念叨句,“这他娘的是阴曹地府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