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私生女-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82章 私生女

    到了第二天上午九点左右,方皓钰叫我和胡子起床。胡子这一宿睡得还不错,而我脸色有些苍白。

    方皓钰观察的很仔细,留意到这一点,还问我,“是不是昨晚冷不丁换地方,睡不太习惯?”

    我随口应了一声,但打心里,我可不这么想,另外我也发现,刚起床的方皓钰,这个人看着挺颓废的。

    没多久小痞子也来到这个别墅,他还带来了好几袋早餐。

    他跟个服务员一样,把早餐摆在桌子上。我大体瞟了一眼,很丰富,油条豆浆、稀粥小菜等等,应有尽有。

    我看这架势,以为大家一起吃呢,我这人不计前嫌,也就顺带招呼小痞子,那意思一起吃吧。

    小痞子很严肃的摇着头,最后我、胡子和方皓钰,入座了,小痞子站在一旁,拿出伺候我们的样子。

    从这点看,在邓武斌这个团伙里,人是分三六九等的。另外也看出方皓钰这人有些浪费,因为这顿早餐,我们仨根本吃不了。

    方皓钰不管这些,也拿出早就习惯了的架势,吃点这个、吃点那个的,看样子,对早餐兴趣不大。

    我和胡子胃口不错,吃的相对多一些。

    我趁空也跟方皓钰问了问,“接下来我们要做些什么?”

    方皓钰摇头苦笑,说他本想打劫运钞车,但我和胡子抢先后,他一时间心里空空的。

    我和胡子也都笑了笑,把这事一笔带过,气氛倒不算太尴尬。方皓钰又说昨天外市的兄弟给他来了一个信,所以他又有了新计划。

    随后他盯着我说,“兄弟你为人机灵,这新计划,你和我一起做吧。”他又看着胡子说,“兄弟你为人踏实,邓爷交给咱们的任务,你去监督更好一些。”

    胡子拿出一副很受用的样子,我却打心里埋汰胡子一句,心说方皓钰这话明显带着糖衣炮弹呢,啥叫踏实,说白了他认为胡子太憨太笨了。

    我本想继续跟方皓钰套套话,尤其最想知道,邓爷交代的任务会是啥。但方皓钰说容他先卖个关子,这句话也一下把我堵死了。

    我们吃完早餐后,胡子跟小痞子一起走了,他们负责邓爷的任务,我留下来等方皓钰,他带着一堆瓶瓶罐罐,去卫生间打扮自己去了。

    就冲他这举动,我觉得他咋跟个女人似的呢,但女子爱美很正常,他一个大老爷们,至于么?

    方皓钰足足在卫生间待了半个多钟头,等出来时,他又恢复了高富帅的气势,凭这点,我又不得不承认一个男人打扮一番后的魅力。

    我俩一起离开别墅,来到停车场。

    那辆越野吉普还在,不过我看着它的车牌,愣了一下。我昨晚上吉普前,留意了车牌号,但今天的吉普车,车牌换了。

    方皓钰顺着我的目光一看,知道我想什么呢。他提醒句,“做咱们这行的,假牌子才是王道!”

    我赞同的点了点头。

    这次还是方皓钰当司机,带我一起来到东浦机场。

    我们把车停到机场出口附近。我心里直嘀咕,心说我俩来机场做什么?难不成他的新计划是打劫一辆飞机?

    方皓钰没急着说啥,反倒去后备箱,拿了一个兜子回来。打开后,这兜子里装着一堆杂七杂八的物品,有工具也有望远镜之类的。

    乍一看,这都是做线人的家伙事。方皓钰挑了两个望远镜,分给我一个,指了指机场出口说,“咱们有一个重要的货,今天会到,咱哥俩务必好好留意下。”

    我对这货很模糊,不知道具体是啥。方皓钰又继续卖关子,拿出歇息的样子,还把座椅调低,他半躺在上面,玩起了魔方。

    我只能耐心等着。而且我尽量少碰望远镜。因为我当线人这么久,太熟悉望远镜了,我怕总用望远镜,别被方皓钰发现我这么熟练,让他起疑心。

    我也调整座椅,让自己舒服的靠在上面,用肉眼观察着外面的一举一动。

    这是个很无聊和很漫长的等待,尤其到了大中午,车里被晒的特别热,我们开空调也压不住这股热气。我整个身子被这么一蒸,还隐隐散发出一股子怪腥味。

    这不是我的体味,我对此想了想原因,觉得是那人皮马甲散发出来的。我多多少少被恶心到了。

    另外方皓钰留意到我总盯着马甲看,他提醒说,“新马甲都这样,没法子,小孩子原本就比成年人的味重,但穿久了就好了。”

    我摆手示意,让他别说了,而且也不能往深了想。

    等一晃到了下午三点多,方皓钰正握着魔方小憩呢,他手机响了。

    他原本懒洋洋的看了看来电,随后跟触了电一样,嗖的一下坐直了,接听后,他先问,“货怎么样?”

    对方是谁,说了什么,我都不知道。方皓钰只是连连点头,最后也没说拜拜之类的话,就狞笑着把电话挂了。

    他指着机场出口跟我又说,“货到了,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穿深色的漏背裙,拎着一款红色旅行箱。”

    我刚听几句就反应过来,心说这货指的是个女子啊?

    方皓钰还翻着手机,找出几张照片给我看,说这货的长相是这样。

    我随意看了几眼,是个挺漂亮的妞儿,但这不是我最在乎的,我反问,“咱们新计划是绑票么?”

    方皓钰笑了,赞我聪明。我还想问点啥,方皓钰催促我快看出口吧,而且他跟我一样,都拿起了望远镜。

    估计有一架航班刚到,一时间,不少人陆陆续续从出口往外走。我和方皓钰观察了得有五分钟,目标才出现。

    这女子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出头,白白的肤色,尖下巴,身材特别正,尤其被漏背裙这么一衬托,更显她的新潮和漂亮。

    我跟方皓钰念叨,“这妞比照片要好看。”方皓钰点点头,他又接话介绍这女子的资料,说她叫张默涵,是张氏集团董事长的女儿。

    我听过张氏集团的名头,这企业在国内食品行业中,也算是首屈一指的吧,尤其连锁店几乎在各个城市开花,数量上不比肯德基、麦当劳差到哪去。

    我一时间脑子快锈住了,跟方皓钰说,“你的胃口真不而且这也真是一条大鱼。”但随后我又想到一个不对劲的地方,问方皓钰,“我以前看新闻报道过张氏集团,那老家伙只有个儿子吧?”

    方皓钰突然拿下望远镜,冷冷打量着我。我想的是,他这消息要是不准,绑错了人,那就有意思了。

    方皓钰这人,表情变化幅度很大,原本冰冷着脸,突然又笑起来,跟我说,“兄弟知识储备量很足啊,你说的没错,那张老头子确实只有个儿子,至少对外一直这么说,而这个张默涵,是个私生女,这个秘密你没料到吧?”

    我点头,承认自己确实没想到。方皓钰又举着望眼镜,边看边说,“张老头子还很疼爱这私生女呢,尤其这私生女也确实有被疼爱的资本,瞧瞧,是个俏佳人呢。”

    我突然有个担心的地方,印象中,很多绑匪收到赎金后,也会选择撕票。而方皓钰这个人,又这么变态,连母狗都不放过,他真要绑架张默涵,这妞还能有活路么?

    我总不能见死不救,甚至在抓到邓武斌前,我也不想有无辜的人被祸害死。

    我试探的问了方皓钰一句。方皓钰只是摇摇头,并没多说什么。

    这让我觉得,不是好现象。方皓钰观察的很仔细,一直目送张默涵上了一辆出租车。这期间他还叫我一起,观察着机场出口。

    按他判断,这私生女身后没跟着保镖,这倒是方便我们行事了。

    方皓钰拿捏尺度,等载着张默涵的出租车离开后,他也启动越野吉普,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

    我看着前方的路,打心里合计着,我们一会将在什么地方动手。

    就这样,我们经过两处我认为适合动手的地方后,方皓钰都没这意思,我忍不住问他接下来的计划。

    方皓钰嘿嘿笑了,说整个江州的出租司机,尤其守候在机场的这一批,都跟各个酒店有合作,他们把下机客人拉到指定酒店,会有一定的提成。而赶巧的是,在大江都酒店前台工作的一个服务员是咱们的人。方皓钰的意思,想把张默涵引到大江都,接下来把她盯住了,再找机会把她掳了。

    方皓钰随后又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而我顺着他的思路又重新琢磨一番,不得不佩服方皓钰,我心说这人脑子够用,办事有股有条不紊的架势,是个可怕的悍匪。

    等电话接通后,方皓钰称对方为阿杰,也把前方出租车的牌照号告诉阿杰了。他让阿杰想法子,把张默涵引到大江都酒店。

    我不知道阿杰怎么联系那出租车司机的,也不知道那出租司机怎么跟张默涵说的,但半个钟头后,出租车停在了大江都酒店的正门口。

    方皓钰和我,把越野吉普开到停车场,我俩装作要入住的客人,跟张默涵一先一后进了酒店。

    张默涵直奔前台,我和方皓钰去了大厅休息区。这大江都酒店真挺火的,办理入住的客人不少,另外休息区也坐着好几拨人。

    这是个五星酒店,能来这里的,非富即贵。我坐在休息区,跟这些人一比,显得自己有点土。方皓钰在这方面倒比我强,他看着有种成功人士的样子。

    我发现休息区的其他人也挺奇葩的,他们都选择看着我,表情怪怪的,似乎再说,我这么个丝,来这里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