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罪恶之手-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83章 罪恶之手

    我不想被他们一直这么盯着,尤其我和方皓钰是过来绑架而非入住的。这些人要是对我印象深刻了,以后容易出啰嗦。

    我动起脑子,有了个笨招。

    我拿出一副跟上级说话的口吻,对方皓钰说,“方总,咱们这次找张总谈合同,你说能成不?”

    方皓钰先是一愣,但这人反应快,立刻拿腔拿调的回答说,“要在平时,合同难谈,但他来江州了,咱们堵着他,不信谈不成。”

    休息区其他人听到这,对我失去了兴趣,他们一定以为,我是方皓钰的下属,我俩到这来坐着,是等那所谓的张总呢。

    其实较真的说,我倒没太瞎编,他不就是方总么?而张默涵就是张总了。

    方皓钰偷空还赞许的对我笑了笑。

    我俩为了不引起其他人注意,一直有一句没一句的瞎谈工作上的事,过了十多分钟,张默涵办理完入住手续,她带着房卡往电梯处走去。

    方皓钰看到这儿,急忙起身。我跟着方皓钰。

    我打心里清楚,我俩这次跟着张默涵上楼,绝不是绑架的好机会,但方皓钰为啥还要走一趟,我猜他是想近距离接触下张默涵,品品这人的脾气属性,为以后做准备。

    而且在我们经过前台时,前台的一个很阳光的男服务员抬头对方皓钰笑了一下。

    方皓钰也看似随意的看着这人一眼,但我品的出来,这男服务员就是阿杰了。

    我们来到电梯口时,赶巧除了我俩和张默涵外,就没其他人了。

    电梯门打开后,我们仨一同走了进去。张默涵刷了下房卡,又按了二十楼的按钮。我和方皓钰没有房卡,这电梯不刷卡的话,根本选不了楼层。

    我正琢磨怎么办呢,但方皓钰假装盯着那二十楼的按钮看了看,念叨句真巧,就把我俩没卡的疑点掩盖了。

    张默涵故意站在一个角落里,跟我俩保持着距离。

    我尽量不去瞅张默涵,方皓钰也是如此,不过又不得不说,方皓钰这外表给他加了不少第一印象分。

    张默涵在乘坐期间,偶尔无聊的瞎看,还注意到方皓钰了。

    我偷偷观察着,张默涵似乎对方皓钰的有好感,目光停留在他身上,足足超过三秒钟,而方皓钰呢,又拿捏着尺度,看似不经意的一扭头,对着张默涵笑了笑。

    张默涵同样甜甜的回了个笑,但等她又看向我时,这笑突然收起来了,估计还是因为我太丝了。

    伴随叮的一声,电梯到了二十层,门开了。张默涵拽着旅行箱,当先往外走。

    方皓钰假装要打电话,带着我故意慢了半拍。

    方皓钰也学起我刚才那样,对着电话,一口一个刘总的谈起工作来。不过他盯着张默涵的背影,表情流露出来的,是一股邪性,压根一点高管的样子都没有。

    张默涵没啥提防心理,甚至都没回头看我俩。我俩一直目送她刷了房卡进房间。方皓钰把手机拿下来,对我一摆手。

    我俩又撤退了。但我们没去电梯间,反倒奔向楼梯处。

    方皓钰还当先不嫌脏的一屁股坐在楼梯上,他这一刻挺怪,蜷曲的身子,呵呵直笑。

    我知道这人有些变态,所以对他这举动见怪不怪了,不然换做胡子突然这样,我保准以为他犯羊癫疯了呢。

    我也坐到他旁边,等了一会儿,发现他还在笑着。我就问他,“笑什么呢?”

    方皓钰摸着兜,掏出烟来,还递过来,那意思我也抽一根吧。

    他抽的都是细长条的那种烟,我吸不惯,就示意他,各抽各的吧。

    方皓钰一边吐着眼圈,一边跟我说,“刚刚跟货接触了一下,你能看出什么来?”

    我更想听方皓钰的观点,索性摇摇头,示意我没啥发现。

    方皓钰说,“从她跟我笑一笑的举动,我就知道,这次的货,很天真。另外从她的步间距和走路姿势来看,她是个很任性的女孩,而一般这种女孩的任性,也往往是父母溺爱出来的。”

    我听愣了,也深表怀疑,心说方皓钰是心理专家么?咋光凭看别人的言行举止和走路姿势,就知道这么多信息呢?

    我表情流露出不信的样子,这被方皓钰捕捉到了。他也不吸烟了,随意把烟头撇了,又一掏兜,拿出魔方来。

    他飞速的摆弄着魔方,也不正面看着我,嘴里嘀咕说,“知道么?有些强奸犯刚爽了一次,就被警方逮住了,有些强奸犯却能一直逍遥法外,甚至被警方逮住后,才承认他强奸过十几个女性,知道为啥同样是强奸,差距却这么大么?”

    我把这总结为运气。方皓钰把我否了,甚至又盯着我很严肃的说,“都是兄弟,我有句话说的不恰当,你也别见怪。”

    我点头示意没问题。他又说,“聪明人,通过观察待下手的目标,就知道这女子软不软弱,遇到强奸时是奋力反抗还是忍气吞声等等,而你和李大胡子能抢成运钞车,一半运气一半实力,因为你俩不适合当一个好的恶人,你们心中没有罪恶之手,更没有引到你们犯罪的那股灵感。”

    我对这话还是不太理解,不过也隐隐有这么个感觉,在方皓钰眼里,当罪犯跟搞艺术一样,都要有一个灵感的问题,而这个灵感也能提高他们的感知能力,让他们尽量少出纰漏,不被警方抓到。

    方皓钰不再这话题上多跟我说啥了。他把魔方放在一个台阶上,让我学着他那样,一起对魔方拜一拜,还说这是在感谢神灵。

    我听的稀里糊涂,也不好意思拒绝。但在拜的过程中,我仔细观察了这个魔方,发现这上面不同颜色的格子都刻着不同的字呢。

    这些字是用刀轻轻划的,也难怪我以前一直没发现。

    比如白色格子上,刻的是大胸。红色格子上,刻着长腿等等的字样。

    我突然心中一颤。刚刚方皓钰说的一番话表明,他对强奸犯很了解。再联系这个魔方,我怀疑他本身就是个强奸老手,而且一直没被警方逮住。

    就事论事的看,我心说到时把邓武斌和方皓钰全逮住,一起交给警方,先不说邓武斌,光凭这方皓钰,老子指定又能立一大功。

    我们拜完了魔方后,方皓钰不多待了,带着我一起下楼。

    这可是足足二十层,也真够我俩折腾的。来到一楼时,我都走出一身汗来了。

    我俩也没走正门,选择在侧门悄悄离开。等上了越野吉普后,这停车场有保安守护着,指挥着我俩倒车。

    方皓钰就没在这里多逗留,但刚离开大江都酒店不远,他就把车停在路边了。

    方皓钰看了看时间。我知道他在琢磨着后续绑架的计划,另外我看方皓钰没跟我商量的意思,我就保持沉默了。

    我俩又在车里闲坐起来。方皓钰最后还呼呼睡起来,别看睡着了,脸上还挂着一丝诡笑。这是他胸有成竹的表现。

    一直到晚上六点半,我原本也困了,蜷在椅子上打盹呢。方皓钰手机响了。

    他接电话时,这次听筒音量不估计是故意让我听的。

    对方是阿杰,他说,“方爷,刚刚货问我,这附近有什么好吃和好玩的地方,我让她尝一尝大江都酒店的晚餐自助,也把丽人酒吧推荐给她了,一切按计划进行中,她现在已经过去吃晚餐了!”

    方皓钰说了声好,还称赞阿杰几句。等聊下电话,他扭头看着我。

    光凭阿杰这几句话,我把后续计划全搞明白了。那丽人酒吧,就该是我们下手的地方。

    但我也有个疑问,跟方皓钰说,“张默涵要是不去酒吧怎么办?”

    方皓钰说,一个人跟她推荐一个地方,她或许会不去,但不是还有我么?

    随后他起车,又向大江都酒店开去,趁空跟我念叨,“知道么?那酒店的晚餐很丰富,是自助形式的,三文鱼和澳洲龙虾等等,想吃就管够。”

    我面上回了句,有口福了!打心里却再次被方皓钰的奸猾震慑住了。

    我俩买了晚餐票,等来到餐厅后,我发现这里人不少,估计绝大部分都是入住的客人,像我俩这样的外来户,很少。

    我俩四下打量一番,发现张默涵坐在一个角落里,那桌上没其他人,她一边看着手机,一边默默吃着意大利面。

    方皓钰对我使个眼色,让我自己找地方填报肚子吧。随后他冷笑一声,也盛了一盘意大利面,向张默涵走去。

    我当然不选择吃意大利面,因为这跟中国的面条子不一样,太硬了。另外我也不是奔着胡吃海喝来的,就随便盛了点炒饭,找个地方坐下后,隔远观察着他俩。

    方皓钰泡妞绝对有一手,甚至比胡子强太多了。他跟张默涵很聊得来,俩人时不时的还一起笑上一番。

    方皓钰并没跟张默涵一同吃完晚餐,等他又找机会把丽人酒吧跟张默涵推荐了一番,觉得目的达到了后,就先行一步离开了。

    我早就吃饱了,一直等着他呢,看他往出口走。我也跟了过去。

    我俩回到车上后,方皓钰又不藏着掖着了,恢复了他邪恶的本色。他往椅子上一靠坏笑着,跟我说,“兄弟,今晚事差不了了,准备动手吧。”

    我原本没啥心里负担,问题是真一涉及到绑架,动真格的了,我又对张默涵有些不忍心,但我这么安慰自己,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我和胡子都命悬一线的玩潜伏呢,更何况她?

    另外我也有个准备,心说到时一定好好守着张默涵,别让方皓钰这个变态,把她撕票或祸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