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痛苦的高富帅-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84章 痛苦的高富帅

    按方皓钰的意思,接下来阿杰会把张默涵盯得死死地,一旦有啥动态,他会第一时间通知我俩。而且一般酒吧都是夜场热闹,我俩在这段期间也犯不上继续守在大江都酒店附近熬着了。

    方皓钰把吉普车开走,我以为我俩会回到别墅里休息一会呢,但方皓钰还有别的事。

    他一路把吉普开到一个夜市旁。这夜市放眼看去,卖的都是二手货,而且杂七杂八的,啥货都有。

    方皓钰说他要去买点东西,让我等他就行了。

    一看他就是这里的常客,随后他下了车,拿出熟悉的样子,嗖嗖钻到人群里了。

    我本想跟他一起,但这话就是慢了半拍,等再想找他,都见不到人了。我心说算了。

    我把手机拿了出来,心说也不知道这一天下来,胡子怎么样了,而且他到底干了什么。

    我给他去个电话,一来方皓钰不在身边,我能跟他探探口风,二来也想打发下时间。

    我足足打了两遍电话,胡子都没接。我隐隐有点担心,但又一想,胡子憨归憨,还不至于那么怂,一天就露馅了啥的。

    我揣好电话,下车溜达一番,不过没走太远。

    没多久方皓钰回来了,他买了个大号的旅行箱。要我说,这箱子轻轻松松装进去一个人。

    方皓钰叫我帮忙,把这旅行箱勉勉强强塞到后备箱了。随后他还跟我很郁闷的念叨,说现在这种箱子都停产了,越来越不好买了。

    我问他,“买这箱子干啥?”

    方皓钰摸着这箱子,还拿出一副怪表情,回答说,“有备无患,当然是留着装人了。”

    我实在搞不懂他的逻辑,心说难道我俩晚上绑架张默涵时,先在酒吧里把张默涵塞到这旅行箱里,然后拉着旅行箱,在众目睽睽之下,逃出酒吧?

    我没机会多问,方皓钰把后备箱锁好后,又招呼我快上车。接下来他又带我去了另一个地方。

    这是个处在郊区的很偏僻的门市,没有牌匾。我和方皓钰进去后,我观察这里,大到铁锹斧头,小到农药瓶子和一些小工具,可以说,跟农业有关的,几乎啥都卖。

    方皓钰把老板叫来,俩人嘀嘀咕咕一番。方皓钰也真是大手笔,给老板足足一千块钱。

    这老板按照方皓钰说的,去了仓库,没多久拎了一个黑口袋出来,说都在这里呢。

    我特想看看这黑口袋里都有啥,尤其咋这么鼓囊囊的,但方皓钰没把黑口袋交给我,我俩回到车上后,他只是从黑口袋里拿出一袋狗粮来,还说小花的口粮没了。

    我猜小花就是他养的那条贵宾犬。我特同情那狗,觉得那狗要是绝食而亡,也未必不是一种解脱,不然天天被方皓钰这变态揉饽饽和折磨,跟受刑没啥区别。

    我以为这下方皓钰该带着我回别墅了吧?但他奇葩的又把车开到黄埔江边。

    他选的地方还挺偏,这大黑天的,也没其他人在这里逗留。

    方皓钰带我下了车,一起找个地方坐下来,望着江边。

    这要是一男一女,这么坐在一起,倒还有点温情的意思,但我跟他这么坐着,我无聊透了。

    方皓钰却兴致勃勃的,按他说的,要刺激我的邪恶灵感,让我能当一名优秀的罪犯。

    我对这话,咋听咋别扭。方皓钰指着黑咕隆咚的江面,又一边摆弄着魔方,一边让我聆听。

    我静静品了一会,倒是能听到江水的声音,但依旧没啥太大的感觉。方皓钰引导我说,“难道你就不觉得,江水声中隐隐还有哭声么?”

    我很实在的摇摇头。方皓钰拿出神神叨叨的架势,又嘘了几声,让我再听。过了大约一分钟,他还感叹上了,说这江里的冤魂不少,到夜里后,它们会对着江面哭诉。

    我看着他的表情,外加被环境影响到了,心里有点毛楞。最后他又古里古怪的站起身,对着江面跳起舞来。

    他这种舞,我头次见,不像是大妈跳的广场舞,也不像是爵士舞啥的,更准确的说,倒像是一个成了精的妖怪,偶尔他还拿出行尸走肉的样子,沿着江边来回走几趟。

    我有些受不了了,就先撤了,回到吉普车里等他。

    我掐表看着,他又自行在江边待了足足一个钟头,我不知道这期间他又耍啥幺蛾子了,等回来时,他一脑门的汗。

    他彻底跟变了个人一样,还抱着方向盘,呜呜哭上了。

    这么个大老爷们,哭的如此惨。我不能总默默的旁观吧?就递了根过去,问他,“怎么了?”

    方皓钰使劲搓着鼻子,这一刻又像个小孩子,跟我说,“想妈妈了!”

    正巧我也给自己点烟呢,他这话让我差点呛到,甚至我不敢相信的反问句,“啥?”

    方皓钰哭意更浓了,抽抽搭搭的说道,“十五岁之后,我就跟妈妈分开了。这么久不见,不知道她过的还好不?”

    我问他,“知不知道你妈的电话或住址。”方皓钰说他妈不用电话,但住址倒是知道。

    我劝他,“既然想母亲了,就抽空去见见她。”

    方皓钰摇摇头,还一脸狰狞表情的看着我,指了指黄埔江说,“怎么看?”

    我心里猛然一抽抽。方皓钰又拿出一副回忆样,自言自语道,“妈妈的胸很美,双手也特漂亮,为什么这么多年我找了那么多女人们,都碰不到跟妈妈一样的美胸和美手呢,为什么?”

    他最后气的猛拍方向盘。

    我似乎隐隐明白点什么,甚至打心里也骂了句,他娘的啊,我和胡子原本是重刑犯,在世人眼里,我们都算是十恶不赦的人了,但跟方皓钰相比,我俩算个屁啊?

    方皓钰的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十分钟后,他又恢复常态了。

    我脑子有些乱,估计表情有所流露。方皓钰察觉到后,跟我说,“兄弟,你心里是不是感觉怪怪的,嘿嘿嘿,告诉你,你的邪恶灵感要出现了。”

    我没心情反驳他,心说我这状态,明显是被他吓出来的好不好?

    而且很快的,时间到午夜了。阿杰的电话也过来了。

    按阿杰所说,张默涵刚离开大江都酒店。

    方皓钰开车,带我迅速赶往丽人酒吧。

    方皓钰这次把车开的很快,估计跟心态有关。原本我俩离丽人酒吧就近,这么一来,我们先到一步。

    我也发现,午夜的丽人酒吧,人气简直爆棚,就说门口,车挨着车的停着一大片,其中还不乏豪车。

    方皓钰的意思,我俩不急着进去,先等张默涵的到来。他还找了好一会的停车位,最后才把车勉勉强强顺着一个空儿塞进去了,我们车的两旁,停着两辆黑桥车。

    我俩都盯着酒吧门口。原本没啥岔子,但没多久,有个小鲜肉打扮的年轻男子带着一个打扮艳丽的女子,从酒吧里出来了,赶巧他也是旁边一辆轿车的车主。

    我感觉得出来,他这是刚约到妹子,而且这小鲜肉时不时笑的很色。

    他跟女子一起上了车。按说接下来,他带着妹子开房就得了,谁知道这也是重口味的主儿,竟玩起了车震。

    我坐在副驾驶,离这黑轿车很近。这车每震一下,都让我特别敏感,总觉得这车要撞过来似的。

    另外那女子也是个老手,叫声那叫一个大和一个。

    我本来不想管,方皓钰却听得心烦。他脸一沉,骂咧了一句,打开车门,一闪身出去了。

    而且他带着怒气呢,这车门开打时,幅度有点大,把旁边车的漆都刮掉了一块,但他没管这些。

    他走到这辆轿车前,使劲敲着车窗。他这力道,估计再用点劲儿,车窗都能被他敲碎了。

    车震立刻停止了,小鲜肉还把车窗弄下来。我顺着往里一看,他下半身裸着,那女子正慌乱的穿内裤呢。

    小鲜肉眼神凶巴巴的,问方皓钰,“怎么着?哥们?找茬?”

    方皓钰微微歪着脑袋,看着小鲜肉,没急着说啥。而且这一刻,别看他没说脏话,也没动手,但隐约间,身上那种邪性的气场,明显把小鲜肉比了下去。

    我也把车门打开,露个面,那意思告诉小鲜肉,我们两个人呢,他真要跟我们有啥冲突,保准他吃亏。

    其实我这也是为了这小爷们好,不然他跟一个悍匪头子叫板,后果多悲惨,可想而知。

    小鲜肉一时间闭嘴了,但快速的眨巴眼睛,不知道心里合计什么呢。

    这时那女子下车了,她对小鲜肉失去了兴趣,头也不回的走了。小鲜肉有点依依不舍,还喂喂叫了几声。

    我发现赶巧的是,这时远处来了个计程车,张默涵从里面走下来,这女子又搭乘这出租车离开了。

    张默涵把精力都放在这酒吧上,也没注意到我和方皓钰,她还不耽误的一推门进去了。

    小鲜肉这次打野食没成,他看着方皓钰的眼神,越发恶毒,但自打张默涵出现,方皓钰又立刻消了怒气,也不跟小鲜肉墨迹什么了。

    他对我使个眼色,撇下小鲜肉,大步往丽人酒吧走去。我紧紧跟在他身后。

    小鲜肉或许认为我俩怕了,而且这一刻他也来了劲头,扯嗓子喊了句,“你,那个小白脸子,给老子滚回来。”

    方皓钰拿出听而不闻的架势。我气的一扭头,对小鲜肉一摆手,那意思你这兔崽子,还不知足,赶紧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