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绑票-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85章 绑票

    我和方皓钰来带丽人酒吧后,我发现这里的光线很昏暗,这倒确实是个的好地方。

    我俩往门旁边靠了靠,我四下打量着,努力寻找着张默涵。方皓钰比我目光犀利,早一步的发现目标,还对我示意着。

    张默涵正坐在吧台前,刚点了一杯酒。

    我问方皓钰,“咱俩要不要过去?”方皓钰摇头,回了句先偷偷观察下。

    丽人酒吧现在也没有空桌,我心说我俩怎么观察?要是也去吧台坐着,岂不被迫跟张默涵打照面了?

    但方皓钰很滑头,他盯着一个角落里只坐着一个醉汉的桌子,带我一起走过去。

    这醉汉也就三十来岁,原本长得不丑,但没修胡子,一脸的颓废样。我估计他要么事业要么感情上,遇到啥不如意的了,自己却跑到这里喝闷酒来。

    方皓钰和我一先一后的坐在这桌上,醉汉还没喝的那么大发,至少还能意识到我俩的坐下。

    他拿出一双通红的眼珠,瞪着我和方皓钰问,“怎么回事?没看到有人么?”

    方皓钰摸出钱包。他这钱包鼓鼓囊囊的,面上看跟胡子的很像,不过他这钱包里装的可都是实打实的钱。

    他也没数,从里面拿出一小把,估计得有千八百块的。他把钱放到醉汉面前,说了句,“把这桌让给我,如何啊兄弟?”

    我想起一句老话,叫见钱眼开。而这醉汉呢,见钱之下,酒立刻醒了。

    还什么烦恼?还什么惆怅?他立刻一扫而光,先是不敢相信的看了看我俩,又闷头把钱揣好,立刻起身走人。

    我赞了方皓钰一句,方皓钰轻轻一笑,算是回应我了。但他这举动,也让一个陪酒女发现了。

    这种女人眼睛都毒着呢,别看正陪着其他桌客人,却也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

    她发现方皓钰这么大手笔,一下对我俩来了浓厚的兴趣。她撇下原来那桌客人,径直走过来,还坐在我俩中间了。

    我和方皓钰都把精力放在远处的张默涵身上了,谁能想到,突然来了个妞?

    这女子还故意痴痴笑了起来,我俩都扭头看着她。

    她不看我,把精力都放在方皓钰身上,又拿出撒娇的样子,问道,“帅哥,赏脸一起喝一杯不?”

    她打扮的也挺潮的,尤其只穿了个短裙,要我说,这裙子都短到极限了,再往上,内裤就彻底暴漏了。

    方皓钰盯着这女子,突然皱了皱眉,这是厌烦的一种表现。

    这女子要是有觉悟的话,该早点离开才对,但为了能傍到大款,能挣到钱,她也真是拼了。

    她故意往方皓钰身前凑了凑,又说,“妹子我是90后,刚来酒吧没几天呢,帅哥就对我一点不动心么?”

    方皓钰沉默了几秒钟,又猛地伸手,往这女子的大腿摸去。

    我和这女子都没料到,方皓钰会这么直接这么主动,这女子更是轻轻嗯了一声,还闭上眼睛,装出一副享受样。

    方皓钰的手没停,顺着大腿往上摸,最后伸到这女子的裙子里,停留在她大腿根的地方。

    这妹子很机灵,这一刻为了水到渠成,还轻轻用小腿蹭着方皓钰的裤腿,算是一种配合和勾引。

    现在这场景,说实话,很撩人。我看的都有点呼吸加粗的架势,谁知道方皓钰又来了个大转折,把手缩了回来。

    这女子一脸不解的看着方皓钰。方皓钰厌烦的摆摆手说,“你奶奶的,大腿根的肉太松了,这都是跟男子做那事太多了,被硬生生撞出来的。你这么个黑木耳,还有脸勾搭老子?”

    这女子脸色一时间差的可以。而我都有种想膜拜方皓钰的冲动,心说这变态真够可以的,懂得真不少。

    方皓钰看这女子还不走,脸一阴,瞪着她。

    方皓钰这人,真有点二皮脸的感觉了,他要想装高富帅,那一脸的表情,都能把石头融化了,但要阴冷起来,配上身体散发出来的那股子邪气,绝对能让人从心往外的不寒而栗。

    这女子怕了,骂骂咧咧几句,起身离开了。

    方皓钰缓了缓,才让心情再次平复,他无奈的看着我,一耸肩。

    但我俩没消停多一会呢,就又有一个陪酒女凑过来了。她留个染成蓝色的短发,也穿着短裙,另外长得很俏,还胃口很大,一时间一起勾搭我和方皓钰。

    方皓钰拿出不理不睬的架势,还把魔方拿出来摆弄。

    我有种直觉,他心里压着事或情绪波动很大时,才会摆弄魔方。现在他这举动,不是好现象。

    我不想这俏妹子今晚惹上什么麻烦,这次不等方皓钰有啥举动,我当先出击了。

    我学着他那样,伸手摸着俏妹子的大腿。俏妹子跟刚刚那女子的反应完全不一样,她一时间沉默了,就默默盯着我的手。

    我一路往上摸去,最后也伸到她的裙里。其实我这么做,是带着好奇,想验证一下刚刚方皓钰的理论。

    这俏妹子大腿的肉都很紧,问题是,当摸到大腿根时,明显的,这里松垮了一大块。

    我知道,这也是放荡货。不过我没像方皓钰那样,拿此事做文章。

    我故意坏笑着说,“妹子,你身材不错嘛,但我哥俩想喝单独喝一会儿酒,你给我留个电话,晚些时候的,我找你,放心!钱不是问题。”

    俏妹子为了就是这个,而且我都这么说了。她放心了,而且这妞真狠,为了加重她在我心中的印象,又主动握着我的手,让我再深入一下,摸了摸她隐蔽部位。

    我一直有心理洁癖,这一刻又突然有点恶心了,心说这货洗没洗啊?

    但我面上没表露这些,这俏女子离开后,方皓钰看着我,偷偷竖起一个大拇指,那意思,我这种处理事的法子,比他强。

    我这时顾不上跟他说话了,对着桌布,使劲搓了搓手。等又闻一闻时,我还是觉得有股子海风一般的腥味。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俏妹子跟同行打了招呼的缘故,接下来再没陪酒女过来了。

    张默涵也一直在前台坐着,跟调酒的服务员聊着,趁空也喝了两杯酒。

    不久后方皓钰跟我说,“机会来了。”又一摸裤兜,拿出一个无标签的药瓶来。他从里面倒出一粒白色药丸。

    这药丸也就黄豆粒那么大吧,他把药丸藏在两个指头缝之间了。

    我问他,“迷药?”方皓钰摇摇头,说这是他自己配的药,也不知道算不算迷药了。

    随后他又说,“这药吃了后,确实会让人迷迷糊糊的,但伴随的,也会有呕吐不适感的产生。”

    我有点想不明白,心说方皓钰为何要用这种药?

    方皓钰不多说了,让我等着,他又起身,向张默涵走去,这一刻他又变成了优雅男子。

    他跟张默涵之前就见过一面,正所谓熟人好办事。张默涵见到他后,俩人坐在吧台前,很快聊到一块去了。

    我留意着方皓钰手里的动作。他不露痕迹的替张默涵要了一杯酒,把那药下到酒里。

    我又盯着张默涵,没多久她还举杯,正要喝这杯酒。

    就在这节骨眼上,有个人来到我身边,还嗖的一下坐下来。

    我扭头看了一眼。这人对着我坏笑呢。我认出他来后,心里咯噔一下。

    他就是那个小鲜肉。我心说这兔崽子怎么还没走,而且看架势,是针对方皓钰又杀了回来。

    小鲜肉还当先开口,指着方皓钰说,“他眼光不错嘛,啧啧,老子今晚本来能爽一爽呢,结果被他搅合了,他妈了个比的,我能让他舒服?”

    我喝了句,让小鲜肉别乱来。

    他压根不听,还主动往吧台那边走去。

    我也急忙起身。我俩这举动,让方皓钰立刻留意到了。这时张默涵背对着我们,倒是没啥发觉。

    方皓钰对我偷偷打个手势,那意思,你别过来。

    我挺犹豫的,但站定脚步了。小鲜肉拿出故意捣乱的架势,挡在方皓钰面前,坏笑着跟张默涵说起话来。

    张默涵冷不丁有点犯懵,我听不太清小鲜肉都说了什么,但隐约间,我能听到什么疱疹啊,严重啊的字眼。

    我估计小鲜肉编瞎话呢,说方皓钰是个性病患者。

    方皓钰脸色又沉了下来,这小鲜肉最后还拿起张默涵刚刚喝剩下的半杯酒,对准方皓钰的裤裆泼了过去。

    这酒是淡黄色的,跟尿差不多,这一下子,方皓钰跟尿裤裆了一样。

    小鲜肉立刻扭头就逃。而且我怀疑这哥们是不是练过,脚底抹油的功夫真够可以的。

    酒吧里这么多人,他硬是左闪一下右躲一下的,很快来到门口。

    张默涵对方皓钰的态度变了,甚至也不多说啥了,起身离开。

    方皓钰突然笑了,他现在这样子,也被周围一小部分人看到了,但在酒吧里,打架斗殴也经常见得到,这点小矛盾冲突,并不算啥,周围人也并没太较真。

    方皓钰慢悠悠的走了回来,一屁股坐在我身边,嘴里还念叨句,“真是个混蛋啊。”

    他骂的是小鲜肉,而我觉得,他都这德行了,外加张默涵只喝了半杯下药的酒,今晚的任务不适合继续做下去了。

    我提醒他一句,谁知道他表情突然有些狰狞,摇头说,“那半杯药酒的劲儿足够了。而且错过今晚,再想绑架张默涵就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