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绑票(二)-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86章 绑票(二)

    我看方皓钰现在这德行,不怎么好说话。我又选择保持沉默了。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裤裆,甚至还找来纸巾,对着上面不断地擦拭着。不过这条裤子,湿的厉害,不脱下来洗一洗的话,光用纸巾,压根没什么效果。

    张默涵现在还坐在吧台旁,只是换了个地方,离我们远一些而已。方皓钰又把精力放在张默涵身上。

    不久后,张默涵揉着脑袋,甚至起身往厕所方向走去。方皓钰突然干笑了一下,又把车钥匙拿出来,塞给我说,“赶紧提车,把它开到酒吧后身,记住了,把车停在两个毛玻璃的窗户旁边,那里就是厕所。”

    我心里咯噔一下,也彻底明白方皓钰的套路了。他那药既然能让张默涵又迷糊又想吐的,张默涵就一定会去厕所,而厕所就是我们下手的最后一个场所。

    我佩服方皓钰的狡猾,但也知道自己是个潜伏的卧底,看着罪恶的发生,又多少有些抵触。

    这么一耽误,方皓钰推了我一把,还有些急了,跟我说,“你小子今天怎么不再状态呢?”

    我不多说什么,拿着钥匙,这就离开了。

    出了酒吧门口,我急匆匆的上了越野吉普,这时旁边那两辆黑轿车都没开走,我心说那小鲜肉刚刚不是离开了么?又去了哪里?

    我没想太多,驾车绕着酒吧转了一个弯。

    丽人酒吧跟很多酒吧一样,门脸做的灯火通明的,但后身一片萧条,甚至紧挨着一个胡同,给人种黑咕隆咚又破破烂烂的感觉,这时这里也没人。

    我边开边留意着,很快找到了那两个花玻璃。估计一个是男厕所,一个女厕所。

    我为了隐蔽,这一路也没打车灯。我又拿出等的架势,不过没过半分钟呢,有个花玻璃的窗户打开了。

    我下车凑到花玻璃的旁边,往里看了看。

    这是女厕所,因为没有小便池,而且空间还挺大的,足足有三个蹲位。方皓钰已经得手了,怀里靠着昏迷不醒的张默涵,另外厕所门紧闭着,估计是反锁了。

    而在花玻璃里面,还有一层内镶的防盗窗。我盯着防盗窗,心说这又怎么搞?我俩也没带切割的家伙事啊。

    但方皓钰给我答疑解惑了。他伸手抓着防盗窗,使劲晃悠两下。这防盗窗竟然松动了,还咔的一声,整体脱落了。

    我猜提前有人对防盗窗做过手脚。这也让它就是个摆设了。

    方皓钰把防盗窗随意放到地上,又举着张默涵,让我赶紧把她接过去。

    我能闻到,张默涵身上有股子甜味,而且一闻之下,我就有点头昏脑涨的。我猜方皓钰又用了乙醚,偷偷把张默涵弄晕了。

    另外我当线人这么久,这还是头一次参与这种事呢,心里有些怪。我强压下不适感。

    这张默涵的身子挺轻巧,我抱着她往外拽时,明显感觉到她的骨感。

    我一直怕方皓钰对张默涵的身体打歪主意,趁空念叨句,说这种女人,看着漂亮,但上床不行,还不如丰满一些的。

    方皓钰咧嘴冷笑,说还不至于。

    我又想说点啥,把他把这可能有的贼心全打消了,谁知道突然地,有人敲门。

    我和方皓钰都回头看。我的意思,加快行动吧。不然我心说绑架不成,现在就暴露了,我俩保准被广大人民群众揪送到警局去。

    方皓钰也是这意思,没想到门外那位不耐烦了,也不敲门了,伴随咣的一声,他竟破门而去。

    我也没料到,小鲜肉又来捣乱,而且他看到眼前这一幕后,哈哈笑了,把女厕所门又关上。这门锁被他弄得有些不灵了,但他摆弄一番,还是把门反锁上了。

    我和方皓钰都停下来,冷冷看着小鲜肉。

    小鲜肉笑的更加邪乎,一边往我们这边走,一边说,“怎么着?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你俩真是无知,这就不是泡妞,而是犯罪,知道么?”

    我心说到底谁无知?方皓钰听完还呵呵笑了,这一刻他给人的感觉,不仅没动怒,反倒很和气。

    我觉得这不是啥好现象。方皓钰又告诉小鲜肉,“我跟这女的是好朋友,追她不成,这才想的笨招,这算什么犯罪?”

    小鲜肉嘘了两声,回话道,“别扯那些用不着的,当谁傻呢?你说吧,要么我报警,要么”他故意拖了个长调,又说,“你能说服我,我就当没见到,私了也行。”

    我品出来了,这小鲜肉想要挟我俩。但他真是选错人了。

    方皓钰变得更加客气,往小鲜肉身边走进,还示意他,说悄悄话。

    小鲜肉对方皓钰没啥防备,但我留意到了,方皓钰趁空把一只手伸到裤兜里。他还一直拿捏着尺度,等觉得跟小鲜肉之间的距离可以了,他猛地一掏兜。

    他拿出一个小塑料瓶,里面装着无色的液体。我猜这是乙醚。

    他挤着瓶口,把剩余的,全射到小鲜肉的脸上。小鲜肉立刻有反应了,整张脸难受的直扭曲。他还试图大喊。

    方皓钰提早捂住了小鲜肉的嘴巴。小鲜肉挣扎几下,乙醚的劲儿很大,他很快翻着白眼。

    这期间我一直旁观着,方皓钰对我这举动不满意,又喊了句,“别愣着,把货塞到车里,再把他也拽出去。”

    我没啥办法,急忙配合着。

    我俩抬小鲜肉时,有点费劲,毕竟这是个大老爷们。方皓钰最后跳出来时,还把防盗窗复位了。

    我往窗里看着,尤其女厕所里飘着一股甜味。

    方皓钰以为我担心留下蛛丝马迹了呢,他举起双手,跟我说,“看到没,我早就没指纹了。”

    我心里一惊,看着他的十个手指头。他一定做过什么手术,双手的指头很光滑,别说指纹了,连个有纹路的地方都没有。

    另外方皓钰强调,说乙醚挥发性很强,只要开着窗户,一会厕所里的味道就散了。

    他让我别逗留了,既然弄到货了,快撤吧。我跟他一起上了吉普,还用绳子绑了这俩人。他当司机,也没开车灯,但把车开的疯快。

    我趁空回头看看,张默涵和小鲜肉都半躺半坐在后车座上。

    我有些头疼,心说张默涵倒还好说,但小鲜肉几次三番的惹了方皓钰,方皓钰会怎么对待他?

    我最担心的就是把小鲜肉弄死了,也打心里琢磨,有啥办法能保这小子一命。

    我问方皓钰,“接下来回别墅么?”方皓钰摇头,很明显他打心里有另一个打算。

    中途我们遇到一个24小时的超市,方皓钰说渴了,让我去超市买两瓶可乐,而且指定要125l的。

    我心说他再渴,也犯不上喝这么多吧?而且现在饮品种类那么多,他为啥要可乐呢?

    方皓钰不多解释,我带着疑问,只好速去速回,买回来两大瓶,还是冰镇的。

    方皓钰有些不满意,说太冷的不好,但也没让我去换,他又开车,奔向黄埔江。

    这次他选的地方更偏僻,岸边还有一片小树林,他把车停在小树林里,又叫我一起,一人一个的把张默涵和小鲜肉都背起来。

    我俩又来到江边。这时整个黄埔江正在涨潮呢,方皓钰带着我,把这两个人都放在离江水很近的岸上。

    我搞不懂他的逻辑了,但细想想,这人就是个变态,琢磨不明白他,也纯属正常。

    方皓钰也不顾岸边湿不湿的,跪在地上,对着江边膜拜起来。我真是不想像他这样,但也知道,我要是不跟他一起膜拜的话,是指定不行的。

    我心说与其他催促我,不如我主动一些。

    我也扑通一声跪下来,甚至比他膜拜的幅度更大。这么一来,方皓钰对我好感大增,还说,“兄弟啊,你邪恶灵感越来越强了。”

    我没回答啥。等膜拜完了,方皓钰又起身,回到吉普车上一趟,取来两个大包裹。

    这都是他从二手市场买来的东西,现在他当着我面,把两个包裹全打开了。

    除了那个大号旅行箱之外,还有瘪瘪的救生圈、绳索、面具和两件丧服等等。

    花蝴蝶带我和胡子抢劫运钞车时,就用过小丑面具和丧服,我心说到底是花蝴蝶效仿方皓钰,还是方皓钰学花蝴蝶?怎么在作案工具选择上,如此的像呢?

    方皓钰让我赶紧带好面具,穿好丧服。他还比我行动迅速,又先一步凑到张默涵和小鲜肉身边,品了品这俩人的状态。

    这俩人昏迷的简直一沓糊涂。方皓钰重点盯着小鲜肉,喃喃说道,“我今天看上那个大号旅行箱,买来就是想留个收藏的,以后离开江州,再也用不上它了,但你这么兔崽子,运气好啊,我把它让给你了。”

    我听的有些迷糊,方皓钰又拽着小鲜肉的胳膊,把他单独拉到一块空地上,还拿起一瓶大可乐。

    他原本嚷嚷着渴了,这可乐买来后,他却一直没喝,而现在呢,他把瓶盖拧开,用大拇指堵着瓶口,使劲的摇了起来。

    可乐里面有汽,一下子整个瓶子都憋胀了。方皓钰一直没松大拇指,等又摇了几下,他把瓶口对准小鲜肉,稍微动了动拇指。

    伴随嗤的一声响,一股带着汽的可乐,像一股直线一样,对着小鲜肉的脸上喷了过去。

    这刺激性很强,方皓钰不停地晃动可乐瓶子,喷汽一直持续着,小鲜肉很快被弄醒了,甚至还没张开眼睛呢,他就难受的哇哇叫唤起来。

    兄弟们啊,要是觉得咱写得还行的话,给个推荐票捧捧人场,手头不紧的,也可以给我打赏点烟钱,现在稿费太少,愁死了,我快抽不上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