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生吃活嚼-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87章 生吃活嚼

    方皓钰没理小鲜肉的惊叫,继续喷着可乐。等绝大部分的可乐全被喷出去后,他停手了,把瓶子随便一撇,又对着小鲜肉嘿嘿怪笑,尖着嗓子问了句,“傻比,你爽不爽?”

    我猜方皓钰之所以尖着嗓音,是不想让小鲜肉听出他原来的声音,但小鲜肉挣扎了几下,发现自己被绑着后,他竟不哇哇乱叫,反倒上来一股狠劲儿,盯着方皓钰说,“我认得你,你就是那个小白脸,艹你娘的,真他妈绑架是不?”

    我打心里直骂小鲜肉,心说他笨的都掉渣了,当着绑匪面,竟然说认出对方的话来,要知道,原本我还想琢磨些招儿,保他一命,现在一看,这机会越发的渺茫。

    方皓钰听到这话后,歪了歪脑袋,盯着小鲜肉,过了小片刻,他狞笑着回答说,“你真够可以的,沦为阶下囚了,还这么张狂?”

    小鲜肉大骂方皓钰,还恐吓说,“快点把我放了,告诉你,老子家里在政府有人,我爹也有朋友在警局,你他妈敢动我试试?老子让警察把你抓住了剥皮抽筋。”

    方皓钰假装一副很怕的样子,抱着双臂连连尖着嗓子念叨,“哎呦喂!爷好怕哦。”

    小鲜肉还突然踢起腿来,也就因为他被绑着,不然保准跳起来跟方皓钰打斗了,而且他这一顿乱踢,还挺准,让方皓钰的裤腿挨了两下。

    方皓钰立刻往后退了几步,等盯着裤腿时,他一下怒了,骂咧说,“我是一个很爱干净的人,你敢羞辱我!”

    方皓钰又猛地往前,直接骑在小鲜肉身上,左右开弓的扇起耳光来。

    他用的实打实的力道,我听到小鲜肉的脸上啪啪直响。我估计这么打下去,用不了多少下,小鲜肉的牙都能被打掉了。

    我跟方皓钰念叨句,“我来。”我又推了他一下,换做我骑在小鲜肉身上。

    我拿出比方皓钰还狠的架势,抽着小鲜肉的耳光,不过这都是绣花枕头了,面上我打的狠,等眼瞅着扇上时,我暗中收了一些力道。

    但小鲜肉太不争气,原本被方皓钰打的,他都没空还嘴,只顾哀嚎,现在他完全拿出跟我出气的样子,又骂骂咧咧上了。

    方皓钰看在眼里,跟我抱怨了一句,说你他妈怎么搞的,扇人都不会,躲开,我来!

    我本来不想动身,也仗着自己骑在小鲜肉身上,只要不挪地方,方皓钰就插不进来。但方皓钰是扑过来的,用全身力气顶我。

    我一个踉跄,又不得不退位。方皓钰这次不再扇巴掌,反倒对着小鲜肉直打眼炮。

    他在拳头上还耍了滑头,把中指的指关节故意突出来一块,这样打了几下。我明显看到,小鲜肉的左眼瘪了进去。

    我心说坏了,这眼珠子估计十有是保不住了。而小鲜肉呢,也有这感觉,甚至又哀嚎起来。

    方皓钰又打了几下,应该是累了,他停手了,也从小鲜肉身上离开,站在一旁。

    小鲜肉直骂,他妈、他娘这类的,还说他看不到了。

    方皓钰不理小鲜肉,突然间,他猛地一转身,对着江面,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还不住的磕头。

    我这一刻心里也不好受,冷冷的看着方皓钰。我再也再次被他的变态劲儿震慑住了。

    小鲜肉这人,我真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都说留得青山在才对,他却拿出拼命三郎的架势,突然间扯嗓子对方皓钰喊,“你要么把我整死了,要么咱们没完,知道么?老子倾家荡产,到时也雇人把你整死了。”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也闭了下眼睛。我冷不丁的也特想笑,心说这爷们现在放大话有用么?

    方皓钰听到后,也不磕头了,猛地扭头看着小鲜肉,甚至还把面具摘了下来。

    他表情让我尽收眼底,实在是过于狰狞。我看了一遍,就不敢再看第二遍了。

    我回避他的目光。方皓钰突然一转狰狞的表情,温柔的笑了,对着小鲜肉连连说好,随后他一掏兜,拿出一个注射器来。

    这注射器很迷你,充其量也就半个巴掌那么大。他跪着往前挪了两步,但速度真够快,等凑到小鲜肉身旁,他还把注射器对准小鲜肉的脖颈狠狠刺了进去。

    我知道情况不妙,喊了句,“等等!”但一切都晚了。

    方皓钰用手一压,注射器里一管子药,全射到小鲜肉脖颈中了。小鲜肉立刻有反应,浑身抽搐起来,甚至嘴里直呃呃的。

    我看到他脖子上还鼓起老大一个包。我对着它抓过去,想使劲挤一挤,把里面的毒水弄出来,但根本没用,而且挤了几下,这包还小了,反倒加快了毒水的吸收。

    我一愣,方皓钰狞笑着,跟我说,“兄弟,我算看出来了,你抢个运钞车还行,但单独杀人的话,你太胆小了!”

    小鲜肉听到这话后,看着我的表情变了,一来他还痛苦着,二来他又流露出来的,是一种绝望和害怕。

    抢劫运钞车的事,都上了新闻,他当然知道,而他一定误会了,以为方皓钰和我是那两个被通缉的劫匪。

    方皓钰对小鲜肉现在的表情很满意,直点头说,“你知道么?刚刚我给你注射的,是高浓缩的敌敌畏,这种药,但凡沾一点的话,就算去医院都救不会来的,而你吸收了一管子的药,必死无疑!”

    小鲜肉打着摆子,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嘴角开始出现泡沫了。

    我听到敌敌畏这个词时,心就彻底凉了。另外我知道方皓钰还没说全,就说老鼠或狗,吃了有敌敌畏的食物后,会疼的浑身哆嗦着,整整熬半个晚上才死。可想而知,小鲜肉在死前,会受什么样的酷刑。

    方皓钰趁空又跪在小鲜肉的身边,念叨说,“我妈妈很孤单,其实我陆陆续续给她找了七八个伙伴了,但好像还不够,这次也加上你。”

    他又猛地把小鲜肉的上衣撩起来,盯着小鲜肉的胸口看着。

    小鲜肉肤色发白,而且乍一看,身材不比女子的差多少。方皓钰满意的直点头,又伸手向小鲜肉的胸口抓去,使劲挤着对方胸,让其尽可量的鼓起来,看着跟个女人的一样。

    我不想让小鲜肉被这变态继续折磨着,我又摸着后腰,别看现在又多穿了一件丧服,但我还是费劲巴力的往里摸,把伸缩锤弄了出来。

    我想给小鲜肉来一个痛快,但这么一来,一条人命也折在我手上,我一时间有些不忍心。

    一犹豫之下,方皓钰有新举动了。他嘴里嘀嘀咕咕说着话,那意思,这瘪胸跟他母亲的没法比,不过也凑合着吧。

    他一边捂着小鲜肉的嘴巴,一边又张开血盆大口,对着小鲜肉的胸咬去。我一点没夸大,是实打实的撕咬。

    每一口下去,他都血淋淋的又叼起一块肉来。他还大口咀嚼着,不过没咽,最后都吐在小鲜肉的身上。

    小鲜肉疼的一脸狰狞,那俩大眼珠子瞪的都快掉出来了,而且被方皓钰这么捂着,他无力撕喊和反抗。

    我被这场面吓住了,腿有些软。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我以前被那藏地来的逃犯要挟着,吃了几口人肉,但那肉被煮熟了,除了恶心也没啥别的可怕的地方,这次不一样,我眼睁睁看着方皓钰来了一出生吃活嚼。

    方皓钰乱啃了得有半分多钟,但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架势,小鲜肉的胸口有些地方都露出森森白骨了。

    我稍微缓过来一些,但脑袋里嗡嗡直响,我上来一股极强的意识,决定让小鲜肉解脱了。

    我站起来,晃晃悠悠的凑过去,一手捂住小鲜肉的眼睛,心里默念句,“爷们,走好!”另一手不耽误的举锤,对着他的太阳穴,狠狠来了一下子。

    我听到砰的一声响,这表明小鲜肉的头骨都裂了一块,而我的心,这一刻也猛抖了一下。

    方皓钰对我这举动,很不满意。他停下来,跪着挺直了身子,冷冷看着我。

    我心里压着太多的怒意,甚至捏了捏伸缩锤,同样冷冷跟方皓钰念叨句,“差不多得了!”

    方皓钰嘿嘿笑了,他一嘴的血,也顾不上脏不脏的,他使劲抹了抹。

    随后他又把面具戴上,撇下小鲜肉的尸体,独自在江边跳起舞来。

    我盯着小鲜肉的尸体看了看,他死不瞑目,估计他死前心里也积攒了太多的怨气了。

    我又对着他双眼,伸手使劲蹭了一下,让他强行闭眼,还从他上衣扯下一块碎布,蒙在他脸上了。其实我这么做,也是对他的一个承诺。

    我坐在一旁,这一刻特别想抽烟。

    我带的这个面具,嘴巴部位也有一条口子,不妨碍说话和抽烟。我就点了一根烟,大口的吸着。

    这期间我们都没留意张默涵,她慢慢醒了,而且这丫头,看到眼前这一些,又是带面具的两个陌生人,又是一具男尸的,她吓得哇的叫了一声。

    她的嗓门还很尖,一下子引起我和方皓钰的注意了,我俩都扭头看着她。

    张默涵还忍不住哭上了,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淌,她还带着哭腔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方皓钰歪着脑子,尖声笑了笑,又问,“你醒了?美人?”

    张默涵绝对被吓到了,还大声叫着救命。我心里一沉,心说糟了,按这么“捣乱”下去,她岂不是也离死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