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生吃活嚼(二)-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88章 生吃活嚼(二)

    方皓钰这就要往张默涵身边凑。我怕张默涵摊上危险,急忙提前一步的凑了过去。

    我俩带着面具,穿着丧服,想想也确实挺吓人的。张默涵一直没停歇的喊救命,我一伸手,紧紧捂住她的嘴巴。

    张默涵想挣扎,但我压得劲儿很大。她继续哭着,眼泪顺着脸颊直往下留,有一滴还落在我的手上。

    这是女孩的眼泪,我感受到了后,心里多多少少有点不忍,不过这只是一时的情绪波动。我不管这些,又凑到张默涵的耳边,冷冷的说,“要想活命,就配合点、老实点,不然那具男尸就是你的榜样。”

    张默涵比小鲜肉好的是,她克制力强,也够机灵。这一刻她深呼吸着,借此调整情绪。

    我又扭头对方皓钰说,“对她可别乱来,不然咱们竹篮打水了就。”

    方皓钰此刻有些混乱,估计被变态情绪引导的,不过他还有一丝理智。他猛地站定,又使劲挠着脑袋。

    沉默了一小会儿,方皓钰开口了,尖着嗓子说让我把这货弄晕了。

    我没法怜香惜玉了,对着张默涵的脖颈狠狠切了一下。我用的力道不没想到张默涵翻了翻白眼,却又硬生生挺了过来。

    我看的一愣,心说这小妞的身体素质倒真不赖。我考虑要不要再切一下,方皓钰不耐烦了。

    他掏兜拿出乙醚的瓶子,现在乙醚所剩不多了,他把余下的乙醚全倒在手上,又对着张默涵的鼻子捂去。

    张默涵彻底扛不住了,而且乙醚的威力真大,前一秒张默涵还意识清醒着,下一秒她就昏睡了,身子也一下软绵绵的了。

    我看着她的状态,担心张默涵别出啥意外,尤其别呼吸困难啥的。我又试了试她的鼻息。

    方皓钰跟我强调,说这娘们好好着呢,他又招呼我,过去帮忙。

    我撇下张默涵,他带着我一起来到死尸旁边。

    我手里还拿着伸缩锤呢,方皓钰指了指男尸,跟我说,“兄弟,用锤子把他胳膊腿全打折了,这样好方便往旅行箱里装。”

    我看着男尸,尤其他体温还在呢,我下不去手。方皓钰原本正摆弄大号旅行箱呢,看我这么一耽误,他啧啧了一声,走过来。

    他把伸缩锤抢过来,让我打下手。随后他当着我的面,残忍的对着男尸刨起来。

    这伸缩锤是个攻击的利器,外加方皓钰用了实劲儿,我时不时听到咔咔的声响,这都是男尸骨头断的声音。

    最后我俩一起合力抬着男尸,把他往旅行箱里塞。方皓钰的变态劲儿又上来了,要我说,塞个尸体而已,啥姿势不行?但方皓钰让男尸的双手交叉的护在胸前,双腿也盘着。

    他解释说,“人生下来是这样,所以离开这个世界时,也该是这样。”另外他还把男尸的裤子扒开了,用伸缩锤对着男尸的下体隐蔽处,狠狠来了两下。

    我想到一个画面敲碎鸡蛋,现在这场面,拿这词形容很恰当,而且伸缩锤的锤头,因此沾了一堆红红白白的东西。

    我一时间有种冲动,想把这锤子撇了,以后再也不用它了。

    方皓钰趁空又从兜里拿出一把小弹簧刀来。他把弹簧刀打开,对着旅行箱划来划去的。很快的,旅行箱上多了一个个的大洞。

    方皓钰让我找一个大石块,跟旅行箱绑在一起。他还问我,“怎么样?我的抛尸计划完美不?”

    我承认自己被震慑住了,也顺着他的话往下说,“尸体装在旅行箱里,被重物拽扯着,沉入江中,旅行箱上有裂口,江鱼会钻到箱中啃食尸体,这样尸体也不会因为泡胀浮出水面,等再过两周半个月的,箱子烂了,骨头架子也全沉入水底,最终被淤泥掩盖。”

    方皓钰边听边拍手,也不知道是称赞他自己呢,还是称赞我呢。

    随后方皓钰对着江边拜了拜,又对着救生圈吹气,看架势他想借着救生圈,把旅行箱弄到江中去。

    江水一直被涨潮的劲儿带着,往岸边涌呢。我看到岸边也有一些血迹和类似于争斗的痕迹,这都是我们留下的,但江水会帮我们,等涨潮再一退潮,就会把这些蛛丝马迹全掩盖住。

    我不想这么陪着方皓钰了,跟他打了声招呼,又背着昏迷的张默涵,一起先行回到吉普车上。

    我坐在副驾驶上,一根接一根的吸着烟。这一刻,我感觉自己脑袋有些发飘。

    没多久,我感觉到,后座的张默涵身子突然抖了一下。我看向她。

    她还紧闭着眼睛,不过我猜她已经醒了,这是跟我装睡呢。我用伸缩锤对准她躺的车座敲了敲。

    张默涵被吓住了,也猛地睁开眼睛,跟我直念叨,“能不能放我走,求你了!”

    我很肯定的摇头,表示不行。但我也跟她再次强调,如果她很老实外加不管什么情况下都听我话,我能保她一命。

    我这话说的太含蓄,不然总不能把自己的老底都告诉她吧?张默涵听的有些懵。

    又过了一刻钟,方皓钰独自回来了,他一身湿乎乎的,拎着瘪瘪的包裹和救生圈,不过他没把面具和丧服脱下来。

    他先把包裹和救生圈放到后备箱,等上车后,盯着张默涵,啧啧几声说,“美人,醒了啊?”

    张默涵不敢说话。我本以为方皓钰刚刚在江水里游一圈了,这一身的邪性也该少了一些吧,但实际情况没这么乐观。

    方皓钰眯着眼睛,目光下移,最后打量着张默涵的胸口,念叨说,“你倒是个极品,人这么瘦,但胸竟这么大。”

    我看方皓钰抿了抿嘴,一下子头皮都发麻了。

    张默涵也意识到不对劲了,她尽可量的往后缩了缩身体,不过这有什么用?方皓钰往后一调车座,这就要凑过去。

    我不想让方皓钰得逞,更不想让这变态去玷污一名女子。

    我一伸手,把他用力的拽住了。方皓钰一脸不解的看着我,尖着嗓子问,“怎么回事?”

    我哼笑一声,一时间也想到一个借口。我拿出厌恶的表情,盯着张默涵看了一眼,又说,“老子刚才也想跟她玩一玩,手都摸到她裤裆里了,谁知道这妞底下不对劲,有病!”

    方皓钰听是听明白了,但有些不信。我又伸出手,引用了胡子以前的一句话说,“我这辈子遇到的女人太多了,被我这手指摸一摸,就知道有没有性病!”

    方皓钰突然间的反应很大,哇了一声,还再往前贴,尽可量的跟张默涵保持距离,他嘴里也骂咧咧的喊道,“你他妈了个变态!啊不检点,竟然染病了!”

    张默涵挨着骂,尤其又说她性病又是的,她气的整张脸都红了,不过她也一定猜到了,我是为她好。

    她现在心情一定很纠结,又怕方皓钰,又恨我俩这么说她的。她最后一扭头,看向窗外。

    方皓钰也不打张默涵的主意了,急忙开车。我倒是因为这事,隐隐品出来一个规矩,这方皓钰有很深度的洁癖。

    吉普车并没回到别墅,方皓钰把它开到郊区的一个比较荒凉的乡间,这里稀稀疏疏有几个农家院,他最后把车开进了其中一个农家院。

    这农家院没人住,但方皓钰有门钥匙,我估计这又是他买下来的一处房产吧,而且这院里除了有两个大瓦房外,还有一个后搭建的地震棚。

    方皓钰把吉普停在地震棚中。我俩带着张默涵,进了其中一个瓦房。

    这里有水有电的,方皓钰中途自行去了院子,也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找到了一双脚铐子。

    他让我把脚铐子给张默涵铐上。

    张默涵原本抗拒了两下,但根本没有用。方皓钰身子还是湿乎乎的,他趁空要去换一身赶紧的衣服,让我守着张默涵,等他一会回来。

    我点头应了,他转身离开。

    张默涵双手被绑着,双脚上了铁铐,也没法总站着。我看这屋里除了有一套破桌椅外,并没床啥的。

    我怕张默涵这么坐到地上,容易着凉。我就回到吉普车上,把后车座的座套都卸下来了。

    我又把它好好铺在角落里,还示意张默涵,这挺舒服的。

    这期间张默涵一直默默看着我,心里也想着什么事。等她坐在地上后,突然说,“我感觉得出来,你不像个坏人。所以”。她犹犹豫豫的,没往下说。

    我猜她可能又想让我放她。我摇头示意,甚至做手势,那意思,别戴高帽子,也别乱说话了。

    没多久,方皓钰穿着干爽的另一套丧服回来了,但面具没换,还有些湿乎乎的,估计临时找不到替代货了吧。

    他看到眼前这一幕,尤其看到张默涵坐着座套后,嘿嘿笑了,尖着嗓子说,“看到没?我俩对你是很不错的。这也是我们的职业道德,只谋财不杀人。所以你这丫头把心放到肚子里吧,一会好好配合就是了。”

    我觉得方皓钰说这话时,咋不臊得慌呢?而且方皓钰压根就是随便说说而已,随后脸色一变,狰狞的一摸后腰,拿出一把柴刀来。

    他走进张默涵,舞着柴刀,对准张默涵的脑袋狠狠砍了过去。

    我和张默涵都没料到有这变故,张默涵还吓得又一哆嗦。但这把柴刀,没砍个正着,中途方皓钰手腕一用力,整个刀身又往上一偏,最后贴着张默涵的脑瓜顶,砍到墙里面了。

    写了一下午的选题资料,快累翻白了。咱们这本书现在人气虽然不高,但我会努力,让它出版和做影视,不负大家这么挺我,加油吧皮卡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