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无间道-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90章 无间道

    我很无奈,心说她不困我困。我没理她,翻了个身,故意背对着她,这也算是一种间接的不理会吧。

    张默涵也不知道从哪来的这么浓的兴趣,默默看了我一番,竟自行念叨起来,“喂,你是卧底对不对?”

    这话跟电流一样击到我心里。我也躺不下去了,猛地坐起来,看着她。

    现在的环境过于昏暗,我看不清她的具体表情,但她突然笑了,说原本她还不敢肯定,而我这举动,让她彻底明白了。

    我没料到这丫头这么聪明,另外我特想吐槽,心说老子挺入戏的,也一直装的狠巴巴的,哪里露馅了?

    看张默涵还想说点啥,我冷冷的哼了一声抢先打断她,又摸着后腰,把伸缩棍拿出来,摆在地上。

    我警告她,“小妞,嘴巴再不干不净瞎说的话,老子不要那赎金了,先把你刨了!”

    看得出来,张默涵打心里有些纠结,既想跟我说话,却又被我一时间的凶劲儿吓住了,她往后缩了缩,靠着墙角。

    气氛就这么沉默了十几秒钟,我把伸缩棍收了,再次躺了下来。

    张默涵嘀咕一句,说她真害怕,睡不着,就是想听听故事而已。

    我本来闭着眼睛,听到这,我又猛地睁开眼睛。想想也是,换做别人,被人掳到这种陌生环境,都会失眠的,张默涵也算是够坚强得了。

    张默涵一直观察着我,这时又说,“你讲故事挺有趣,我喜欢听,你就再讲一个吧,好不好?我保证不会乱说什么。”

    她这话,明显有言外之意。而我被她几次三番的折腾一通,困乏感也没之前那么浓了。

    我坐起来,点了根烟,借此提提神。

    我这人平时不怎么讲故事,但跟胡子接触这么久,倒知道几个荤段子,问题是这种段子不适合跟张默涵说。

    张默涵在等待期间,兴趣不减,又往前凑了凑。

    我突然觉得,借着故事,再跟她透漏一点消息也不错。我说,“有一个很老很经典的问题,一只老鼠叼着火,去了火药库怎么办?”

    张默涵觉得很简单,说这难不住我,随后回答,“让猫含着水去追。”

    我摇摇头,示意她说的不对。张默涵不服气,还说,“这就是正确答案。”

    我给她举例,“想想看,老鼠最怕猫,你把猫也放到火药库里,老鼠为了躲猫,会四下乱窜,火药库十有会炸了。”

    张默涵皱着眉,一看就赞同我说的了,她想了想后,实在没有其他答案了,又问我,“那你会怎么做?”

    我回答,“在火药库门口摆上老鼠最爱吃的诱饵,而猎人拿着弓弩,偷偷躲在一旁,一旦老鼠出来了,立刻射杀。”

    张默涵说,“要是老鼠不出来,或者在出来这一途中,把火药库点着了怎么办?”

    我一耸肩,回答说,“真要那样,只能算运气不好,火药库炸就炸了。”

    随后我借着故事往深了说,“妞儿,知道么?生活没你想的那么好,但也没你想的那么坏,就跟这次你摊上的绑架一样,结果怎么样,看你怎么做,也看运气!”

    张默涵大有深意的看着我。我吸了最后一口,把烟头随意一瞥,再次躺了下来。

    张默涵没在跟我说话,我终于也能消停的又睡了一个回笼觉。

    等到了早晨七点左右,方皓钰出现了,他还端着一碗面。

    这面没我和方皓钰的份儿。他把面放到桌子上后,让张默涵快点吃。他还强调,“我说过,善待你,所以你看看,从这破地方,我只找到这一点挂面和一个鸡蛋,我俩宁可不吃,也给你补充体力。”

    这话乍一听,方皓钰挺够意思的。而张默涵呢,被我带到桌子旁坐着后,看着这碗面,眉头一皱,压根拿出不吃的架势。

    方皓钰啧啧几声,指着方皓钰说,“贱货,我看着这碗面直流口水,你竟然挑食。”

    贱货这俩字眼,又刺激到张默涵了。她来了脾气,双手一推,让这碗面彻底摔到地上了。

    一时间碗碎了,面也脏了。方皓钰气的差点跳起来,又问,“你他妈找死是不?”

    我也暗中直担心,心说这丫头又耍什么幺蛾子呢?尤其昨天我都给她讲两个故事了,她这么聪明,也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张默涵倒没被方皓钰吓住,她也没发火跟方皓钰对吼啥的。她盯着地上的碎碗和面,冷冷的说,“你一个大老爷们,答应我的东西难道忘了么?”

    我和方皓钰听的都一愣。张默涵继续说,“你们说接到赎金前,好吃好喝的供着我,我现在想吃肯德基了,也想吃点地道的江州菜,另外昨夜睡得不好,没有床垫和被子,衣服都脏了,也没啥洗漱用品,你们是不是该准备一下?”

    方皓钰没急着回答啥,只是沉着脸。而我觉得,这丫头提这要求,也不算过分。

    我看着方皓钰。方皓钰最后对我打个手势,我俩一起出了这间屋子。

    方皓钰跟我说,“张老爷子不简单,他生的闺女也不是个省油的料,我这辈子头次遇到这么难缠的主儿呢。”

    我心说他吐槽这些有屁用,我反问他,“那咱们到底给不给她买肯德基啥的?”

    方皓钰骂咧一句,又说,“咱一口唾沫一口钉,说出的话就是泼出的水。”

    他这是妥协的意思了。我问他,“到底谁去买?”

    打心里我更偏向于他去,这样我能留下来,看守张默涵,而且这种看守也有种保护的意思。

    方皓钰的回答出乎我意料,他说咱们都去。

    我指了指屋里,方皓钰明白我的言外之意,他说他有办法,让张默涵乖乖的。

    他去了另一个屋子,拿来一小瓶药,从里面倒出来两粒。我担心别又是毒药啥的,但方皓钰告诉我,是安定片。

    他先让张默涵说说,想吃什么,需要什么用品。等张默涵拟定个清单,他又把这两粒药都喂给张默涵吃了。张默涵很抗拒,还骂了几句脏口。方皓钰来个听而不闻。

    半个小时后,张默涵昏昏沉沉的,靠着墙角睡起来,外加她昨晚就没怎么睡过,我心说她能被迫休息下,也算不错。

    这期间方皓钰还叫上我,一起修理下吉普车。

    这吉普车没大毛病,就是昨天从黄埔江开回来时,车身刮了一道漆。

    方皓钰给吉普车换了另一个车牌,又用砂纸、抹布和喷漆筒等家伙事,给这车补了补漆。

    他肯定没汽车店的专业技工的水平,但隔远一看,划痕不怎么明显了。按他的话说,不修下车,现在去市里容易暴漏。

    接下来,我俩把面具和丧服都脱了,他当司机,我坐在副驾驶上,一起往市里赶去。

    一路上,我看着张默涵拟的明细,还跟方皓钰念叨一番。

    张默涵要的东西不多,却也不少。方皓钰听到最后,狰狞的一呲牙说,“他娘的,绑匪当成咱俩这样,也算独一份了。赎金还没到手呢,还得先花一笔钱出去。”

    随后他放狠话,“张董那边最好别出岔子,不然我非得把张默涵卖到菲律宾当去,把这笔花销挣回来。”

    我没接话,打心里却想着,他至于这么抱怨么?而且商人说赔本的话还行,他一个抢劫绑架的,真有赔本可言么??

    等到了市区后,方皓钰把车停到一家华联超市前面。

    这是自选超市,里面商品种类很全,方皓钰的意思,除了吃的,别的物品,都在这超市买就行。

    我俩进了超市后,为了省时间,一人推一个车,分头行动。

    我觉得方皓钰这兔崽子耍心眼了。他买的东西,都是水杯、纸巾这类的,也算是常见商品了。而我买的,有木梳、女士内裤等等。

    我心说自己一个大老爷们,挑这种东西,真的好么?但我又一想,买了也是让张默涵受用,我就忍了。

    而且这一次,我推着购物车,来到女式内裤专柜,这里没售货员,原本有两个女孩,正边挑内裤边窃窃私语呢,我的出现,让她俩拿出怪怪的目光看着我。

    她俩也不买了,转身离开。我心说正好图个清静。

    我蹲在一排内裤面前,心里琢磨起来。我不知道张默涵是啥尺寸的,也就不知道买哪种内裤好了。

    突然间,有个女子拎着一个购物筐,一闪身出现在我身旁。她看着我愣住了,还喊了句,“小闷哥?”

    我心里激灵一下,扭头看去。我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熟人,而且还是在这么个场合下。

    对方是黄浦分局的那个被我救过的文职女警。她后来加我微信,对我有好感,约我吃饭啥的,但我一直没回复她,等入伙后,我手机被花蝴蝶刷机了,就跟她彻底失去联系了。

    她看到我手里正拎着两条女士内裤,一下子误会了,甚至脸色很难看,一时间也憋不住了,直说道,“小闷哥,我对你的意思,你肯定都知道,但你不理我不说,都有女朋友了,为啥不告诉我?”

    我不想跟她纠缠,尤其要是被方皓钰看到,我真就完蛋了。

    我撇下她,也不挑内裤了,这就起身离开,但这女警拿出紧追不舍的架势,还继续小闷哥、小闷哥的喊着。

    我心里拔凉一片,心说老子和胡子受了多少罪,费劲巴力好不容易跟方皓钰打成一片了,现在可别因为她,我这一切包括这条命,全搭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