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毒药之王-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91章 毒药之王

    我不想让女警继续喊下去,就急忙带着她,向一个角落退去。

    这里也被几个货柜挡着,倒还算是隐蔽。女警能跟我过来,也算是够卖我一个面子了,但也显得很犹豫。

    我把她堵在里面,盯着她。她怒气未消,甚至不怎么热情的又问我,“怎么?还要跟我解释啥么?”

    我知道,事已至此,我不跟她透秘密是绝对不行了,另外我也相信,她是一个警员,职业觉悟会让她保守这么秘密的。

    我做了个嘘声的手势,还回头看了一眼,再次确认没人。

    女警被我这举动弄的直诧异。我又往前凑了凑,压低声音说,“我是卧底。”

    这四个字威力太大了。女警忍不住的张大嘴巴,指着我反问,“你?”

    她声音有点大,我又做手势,让她小点声,还强调,“同伴也在这超市,你什么都别问了,赶紧走。”

    女警微微点头,示意明白。我为了安慰她受伤的心,告诉她,“任务需要,不得不跟你联系,但这次任务完了,我会找你。”

    女警脸上一瞬间流露出欢喜的样子,不过立刻的,她又沉下脸,对着我的脸颊狠狠抽了一巴掌。

    我没料到会这样,也没防备。伴随砰的一声,我就觉得自己眼前直冒金星。

    我纳闷这女警是咋回事?难不成她这人有个毛病,一高兴就爱打人么?尤其别看她长得娇滴滴的,力气却真不小。

    我整个人有些踉跄,也想问她一句怎么回事,但没等开口呢,她又对准我小腿狠狠来了一下子。

    我彻底扛不住的往旁边一躲,拿出半瘸的样子直蹦。

    女警又开始骂我了,“你个混蛋还想勾搭我?想得美,也不照照镜子”

    我留意到,女警的眼神一直往我身后看。我突然明白了,一边骂咧咧几句,一边不露痕迹的一回头。

    方皓钰正站在不远处,双手抱胸,冷笑的看着这里。

    我心里紧了一下。女警拿出厌烦的态度,这就往外走。但当她经过方皓钰时,方皓钰没主动让地方。

    女警盯着方皓钰,又看了看我说,“怎么着?两个大老爷们,想欺负我一个弱女子不成?”

    方皓钰一直观察着女警,最后也没接话,主动往旁边一避。

    我目送女警离开,心里松了一口气。我想这丫头要是知道方皓钰所做的那些恶行后,绝不会像现在这么淡定了。

    我揉了揉小腿,等觉得好受一些后,我主动跟方皓钰汇合。

    方皓钰问我,“你跟刚才那妞认识?”

    我编了个瞎话说,“老子刚来江州时,跟她约过,得手后又把她抛弃了。没想到今天倒霉,竟撞到这个丧门星了。”

    方皓钰点点头,不过眉头一直是皱的,又问,“她叫你小闷哥,你不叫张柱么?”

    我心里一惊,没想到方皓钰耳朵这么灵,连刚刚女警喊我的话都听到了,而张柱是我这次用的假名。一个小闷、一个张柱,两者确实没啥联系。

    我不想在这件事上露出破绽,也纯属是灵机一动,我嘿嘿笑了,解释说,“方爷,现在泡妞都用微信,我微信叫闷骚哥,跟这妞接触后,也没透漏我的真名,她当然只会叫我小闷哥了。”

    方皓钰眉头舒展开了,等看了看我的购物车,又问现在还缺什么没买?

    我列举了几样,包括那让我头疼的女式内裤。方皓钰不想在华联超市多待了,他跟我一起,随便挑了那几样还没买的衣服,我们就离开了。

    这期间方皓钰还嘱咐我一句,“以后泡妞去酒吧就行了,弄点爽粉给对方下了,然后随便怎么折腾,但别用微信了,不然太不安全。”

    我对这话不太理解,问方皓钰,“不安全在哪里。”

    方皓钰说,“看得出来,刚才那妞是做什么工作的么?”

    我当然知道,但故意没点破,还摇摇头。方皓钰一冷笑,说按他猜测,那妞要么是护士,要么是警察。

    随后他做了个手势,比划着补充,“那妞浑身上来的气场告诉我的。”

    我算服了这个变态,竟然连这么空洞和抽象的气场,都能被捕捉到。另外也不得不承认,他看人很准。

    等我俩最终采购完上车,我急着把买来的这些大包小包归拢下。方皓钰原本都把车开起来了,但突然间,他又踩了一脚刹车。

    我整个身子被这股惯性带的猛地一扭。我以为路况出啥问题了呢,就往前看了看。

    前方没什么东西,甚至也没遇到交通灯。我看着方皓钰。他盯着我,少许沉默后,他冷冷问了句,“兄弟,你说你们俩抢运钞车前,躲在偏远地方生活了一段时间,那个偏远地方,到底是哪?”

    他看似随便的这么一问,但我不这么认为。我心说坏了,被刚刚的事一闹,他有些怀疑我了。

    我也不能拖太久不回答,这只会更加重他的疑心。我接话说,“哈市,北山的山区!”

    我和胡子原本就在哈市北山监狱服刑,这么说,也是有点根据。方皓钰对哈市不太了解,估计也没去过那里。

    我这么说,他就这么听着,但默念两句,一定是把这地名记了下来。

    我们并没直接回农家院,方皓钰带着我,反倒去了金蟾的门窗加工厂。

    我没想到这加工厂会这么大,尤其竟还有地下部分。这是一间间的地下室,但都被打通连成片了。

    我和方皓钰都下了地下室。原本这里的人就不少,足足有六七个人,包括胡子。

    几日不见,胡子大变样了,穿起来白大褂,乍一看,是医生的打扮,不过他那长相,要我说,就是个蒙古大夫吧。而且在这地下室里,一定正做着什么实验呢。

    方皓钰找他手下,问问这几天的工作进展,而我叫上胡子,单独去了一个没人的屋子。

    我问胡子,“到底他们在做什么?”胡子摸着兜,拿出两支注射器,并排摆在我面前。

    这注射器里都有无色透明的液体,胡子问我,“能看出来,哪个有毒么?”

    我心说这怎么能看?它俩瞅着都一样,而我索性,猜了一把。我指着左手边的那个注射器说,“明显这个有毒嘛。”

    胡子眼睛都瞪大了,问我,“他娘的,你也太神了,这都能看出来?”

    我没好意思说自己的瞎蒙的。随后我摆摆手,又让他说说,两个注射器中,到底都是什么?

    胡子解释,“一个里面是氰化钾的混合剂,一个是生理盐水。”

    我对药品知道的不多,却也明白,氰化钾全是剧毒。而且往深了想,胡子跟这些犯罪分子,这几天研究的就是配制毒药么?

    我隐隐有个直觉,这帮人正酝酿着要做一个大案。我让胡子再具体跟我说说,他这几天的遭遇。我也想从中品出一些端倪来。

    但这时候,小肥出现了,他站在我俩的屋门口,假意吸着烟,大有观察我俩的意思。

    我和胡子没法再沟通什么了,我又一转话题,跟胡子瞎聊起来。而且我对那两个注射器很感兴趣,就跟胡子要来看看。

    胡子说有毒的注射器还要送回去,而那装着生理盐水的注射器倒是无所谓,所以就又把无毒的注射器给我了。

    我把它揣在兜里。

    没多久,方皓钰招呼大家去一个屋子里开会。我心说这年头,当犯罪分子也不容易,同样得开会。

    我和胡子这就往外走。小肥故意守在门口,甚至冷冷看着我俩。

    我被他这怪眼神弄得有些不自在,但我没主动跟他说啥,没想到就当我跟他擦肩而过时,小肥还念叨句,“手机!”

    我和胡子又不得不站定。小肥补充一句,“看管好!”

    他像是在提醒我们什么。只是这话太过笼统,我理解不透。

    我也没时间太较真,等我们这些犯罪分子全到场后,方皓钰让金蟾的人帮忙,把我们手机全收了上去。他还在房间里插上信号干扰器。

    我觉得他过于严谨了,因为地下室原本信号就不太好。

    方皓钰主持了这个会议,他又恢复了高雅的风度,不过说的内容,却跟高雅不沾边,反倒罪恶感十足。

    他跟这些手下说,“既然毒化物的研究已经成了,这几天赶紧按邓爷要求,做出几个成品来。”

    以小痞子为首的犯罪分子,全点头应着。

    方皓钰又说,“两天后我和张柱做的大买卖就成了,赎金会到账,到时人人有份,少说分个三五十万的,也算让大家都分到一口肉吃。”

    这些人冷笑连连。我记得方皓钰跟我说过,我和胡子能分到手的钱远不止这个数,从这点看,这帮手下挺苦逼的,但他们倒挺容易满足。

    方皓钰的意思,两天后,拿到赎金那一刻,既是一个结束,又是一个开始。

    结束表示,他、我和胡子,我们仨要离开江州了,带着毒化物,跟邓爷汇合,而开始表示的是,我们随着邓爷,要再做一个惊天大案,之后整个邓家集团就全部收手了,每个人都能分到一大笔钱,大家养老就都不成问题了。

    我一边听一边在心里算计。初步估计,邓武斌这个团伙,势力很广,光江州这一片,就有小十个人,如果把全国的邓家军全算下来,那少说不得百八十人的?

    这么庞大的组织,邓武斌想给每个人分一笔能养老的钱,那他最后要做的案子,到底要多大才行?难不成是要把国库给抢了么?

    我心里既模糊又震惊的同时,方皓钰那些手下,却全都彻底兴奋上了,还像狼一样,一同起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