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撕票-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93章 撕票

    我不想因为一个母狗,让我和方皓钰惹上麻烦。我也试着跟方皓钰一起,合力把它逮住。

    问题是,这母狗极其狡猾,最后向屋里逃去,这期间,有个警察有所发现了,看我和方皓钰又要进屋,他喊了句,“站住!”

    我俩扭头看他。这警察带着同伴,大步往垃圾桶那里走去。

    他也真不客气,一脚把垃圾桶踹翻。一时间,所有垃圾都落到地上。这警察问我俩,“都是你们吃的?”

    方皓钰先点头应下来。警察不信,反问,“你们两个农民,吃西餐?”

    我心中叫糟,方皓钰试图圆谎,而且继续嘴硬的说,“怎么不吃?警察同志,别瞧不起俺们农民。”

    警察喝了一声,打断方皓钰的话。其中一人还不嫌脏,蹲下来,对着垃圾翻了翻。

    有个食品袋上,还粘着一根头发。这是张默涵的头发。警察捏着头发,把它抻直了,又打量着我俩问,“这头发很长,不是你们的吧?”

    张默涵的头发,在女人堆里,其实也算是短发了,但跟我俩的比,明显长出了一大截。

    方皓钰冷不丁摸了摸裤裆,我心说他不会是想说,这不是头发,而是他的隐蔽处的体毛吧?

    如果真这么回答,很明显有些天方夜谭了。我临时想了个借口,推脱说这是我女友的头发,她昨天来这里待了一会儿。

    方皓钰赞许的看了我一眼,而这俩警察,明显还不信。

    随后他们还把目光放在院内的轮胎印上。也不得不佩服,这俩人眼睛真毒,一下看出来了,说这是吉普车留下的痕迹。

    他们还问,“车在哪呢?”这一刻,他俩已经挂上一脸的怀疑表情了。

    想想也是,吉普车又贵油耗又高,一般人都不怎么买,更何况是我俩呢。

    我一时间想不到啥借口了,方皓钰跟我差不多,但他一口咬定说,“警察同志,我们没吉普车,这痕迹是拖拉机留下的。”

    俩警察四下看了看,这期间那母狗又冲了出来,对着地震棚狂叫。

    俩警察指着地震棚,让我俩把门打开,他们要检查。

    我和方皓钰看了看,我知道,这门一旦被打开,一切就露馅了。另外我也不是学律师的,没法说些什么理论,比如私闯民宅啥的,压一压这俩警察的态度。

    我又尽可量的琢磨招儿,方皓钰原本绷着脸,在警察催促的又喝了一声后,他突然笑了,连说没问题。

    我估计这小子没憋啥好屁。方皓钰带着我们往地震棚那里走。

    他摸出钥匙,还主动要把锁打开。我们仨在一旁等待。问题是他摆弄几下后,锁孔上传来卡的一声响,钥匙竟然折里面了。

    方皓钰急的直念叨,甚至脑门都出汗了。俩警察让方皓钰躲一边去,他俩一起凑过去,想试着把锁打开。而且其中一个警察,身子故意侧过来一些,大有监视我俩的意思。

    这一刻,我紧张的不得了,方皓钰却一直陪着笑,但突然间,他猛地盯着我问,“兄弟,你要干什么?”

    俩警察的注意力全放在我身上了。而方皓钰呢,绝对耍诈了。他一摸腰间,拔出一把带着消声器的手枪。

    这消声器很短很粗,做工也稍微有些粗糙,看起来更像是私人制造的。

    方皓钰举着枪,对着两名警察,嗤嗤的打了两枪。第一枪很准,打中一个警察脑袋。

    我眼睁睁看着,一股血雾从这警察的脑上扩散出来。地震棚的门上,还沾染到不少血。

    另一枪打的有点偏,只打中另一名警察的胳膊。他惨哼了一声,靠着地震棚一个踉跄,坐到地上。

    我没料到方皓钰有枪,也没料到这短短一眨眼期间,就有如此变故。

    方皓钰压根没收手的意思,举着枪,对着受伤警察的身上,又打了三枪。

    这三枪,分别击中了对方的四肢。一时间,这警察浑身哆嗦着,也成了地地道道的残废。

    方皓钰狞笑着,我愣住了。他问受伤警察,“死条子,老子在江州待了五年,也没遇到过普查户口,是不是有人告诉你们什么?你俩是带任务来的,说!”

    最后一个字,他是吼出来的。

    这警察要是软弱一点,或者说学着圆滑一下的话,还能拖一拖,至少能给我赢得时间,想法子把他命保住了。

    没想到这是个倔脾气的主儿,他左手伤的并没特别严重,还能哆哆嗦嗦着,往腰间的枪套摸去。

    方皓钰趁空也看了我一眼,他的目光很冷,也有一种狐疑的架势。我心说坏了,他不会认为我有啥问题吧?另外看架势,他还想问我话。

    但这受伤警察的举动,让方皓钰又无暇顾及我了。他举着枪,对准警察的胸口,嗤嗤的来了几枪。

    手枪的子弹一直被打光,不然要我说,他还能多打两枪。

    这次受伤警察没那么幸运了,胸口的枪眼呼呼往外冒血,就好像这血是被一个水泵压出来的一样。

    我能肯定,这警察的命保不住了。我估计自己再不做点啥,方皓钰这关指定过不去。

    我掏出伸缩锤,下重手了。这一锤子,打在受伤警察的脑门上,伴随的还有咔的一声。

    他整个人立刻瞪个大眼睛一动不动的。我心里在流血,方皓钰倒看着我,拧着眉头笑了。

    我面上没表露出悲伤的情绪,随后也狞笑着,拿回伸缩锤,指着两具尸体,跟方皓钰说,“他们的到来,怎么解释?”

    方皓钰冷冷的接话说,“或许有内鬼!”随后他又摇头补充一句,“但不是你和我!”

    我怕他别因为又重点调查胡子,毕竟胡子这人大大咧咧的,被套话的话,容易漏出破绽。

    我把话题往歪的地方引,还强调说,“如果是内部人出卖咱俩的话,警方怎么就派这两个警察过来?要我说,还是巧合,咱们别多想了。”

    方皓钰听完好一会儿没说话,他这人,没那么容易被我忽悠。

    最后他的意思,还是不赞同我的观点,觉得这两警察的到来不是偶然。

    他还猛地抬头,看着地震棚,连连冷笑着说,“妈的,一定是那张老头,舍不得那俩骚钱,报警了!”

    他又对着地震棚的门踹去。我心说要糟,他明显要针对张默涵。

    我想拦着他,他枪不离手,这也让我有些忌惮,一耽误之下,地震棚的门又挨了几下,被他彻底踹开了。

    张默涵知道外面有动静,一直扭头往这边看着,当她看到两个警察的尸体后,先吓得叫了几声,只是她嘴巴被封着,叫声最后只变成呜呜声。

    而且这么一来,她也看到我和方皓钰的真面目了,她一定没料到,绑架她的,竟会是她心中那个很帅气的男子。

    她看着方皓钰,表情很复杂。方皓钰也不管这些,大步走过去,把车门打开,抓着张默涵的头发,把她直接拽了出来。

    我这时木讷的站着,心里有种雷雨交加的感觉。

    张默涵看到了我俩的长相,这代表着什么?我再清楚不过。

    如果要救张默涵,我可以选择偷袭,把方皓钰干掉,但这么一来,我就完不成任务,因为没法见到邓爷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得好了。方皓钰趁空又把张默涵带出地震棚,他用力压着张默涵的脑袋,让她看那两具警察尸体。

    张默涵吓得脸都没个正常色了,甚至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

    方皓钰摸出张默涵的手机,用枪盯着她的脑袋,还把她嘴上的胶布撕下来。

    方皓钰跟张默涵说,“贱货,一会跟你老爹问个好,别耍滑头。”

    他拨了张老爷子的电话,这次电话很快接通。张默涵才哭哭滴滴的说了几句,张老爷子被张默涵的态度弄得有些慌神了。

    但方皓钰拿捏着尺度,又接过电话,尖着嗓子问,“张董,你个老猪妖子,主意挺正哈,敢报警是不?”

    张老爷子解释几句,他语调也挺高,连我隔这么远,也都隐隐听到了。

    张老爷子强调他没报警,但方皓钰不在乎这些了,又问,“老犊子,你准备多少钱了?”

    张老爷子说了个数,方皓钰皱着眉头,把扩音打开,这是故意让我也听一听。

    他还反问,“就两千万?还差一千万,怎么还没弄好?”

    张老爷子说,“明天一早那一千万就到账。”随后他说了一些好话,让方皓钰再等一等。

    在一通话的时候,方皓钰也一定打心里估算着通话时长呢,他不想跟张老爷子聊太久。

    听对方说到这,方皓钰索性也不藏着掖着,露底的说,“十分钟内,你把两千万打到我说过的那个账号上,记住了,钱到账了,我立刻放人,不然你等着接邮包吧,我会把你女儿大卸八块邮寄给你。”

    张老爷子喂喂几声,方皓钰却果断的把电话挂了。

    张默涵整个人有点崩溃的架势了,想想也是,两个警察的尸体摆在她眼前,这确实很震撼。

    方皓钰又要把胶布贴到张默涵的嘴上。张默涵很敏感,问方皓钰,“你要干什么?”

    方皓钰拿出一副厌恶表情,突然下手,对着张默涵的脖子狠狠切了一掌。

    他真是丁点怜香惜玉的意思都没有,而且手劲儿奇大。张默涵一下子晕了,也亏得我及时扶了一把,不然她保准会落到一具警察尸体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