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毒化物-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95章 毒化物

    我赶到指定的抛尸地点后,发现这里也有一小片小树林。我把车藏到小树林中,并没急着下去。

    别看我没把地址发给花蝴蝶,但打心里还抱着一丝希望。我心说花蝴蝶也可以查一查跟踪器的信息,进而找到我。

    我是真挺能熬的,足足等了二十多分钟,远方土路上出现两辆摩托。

    我第一时间就留意到了,但离得这么远,我看不清司机的长相。

    为了保险起见,我没急着下车,反倒打开副驾驶的抽屉。这里面有一个小望远镜,是之前方皓钰用过的。

    我借着它,调整好焦距,仔细观察来者。

    这是两个女子,其中有花蝴蝶,另一个我不认识,但猜测也不是一般人。

    她俩隔远也发现吉普车了,花蝴蝶还特意用车灯往这边晃了晃。

    我立刻下车,走到土路上,对她们打手势。两辆摩托的车速都降了一大截,这俩人还互相看了看。

    我感觉得到,她们警惕心挺强的,或许是怕这吉普车里有外人。

    我又四下看看,确定除了我们仨以外,没其他过路人。我对她俩扯嗓子喊了句,“过来!”随后我还继续比划几下,示意绝对安全。

    两辆摩托最后开到我旁边停了下来。我把张默涵的情况简要说给花蝴蝶听,最后也提到了那两个死去的警察。

    花蝴蝶和同伴听完时,都很诧异。花蝴蝶还说,“我跟江州警方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警方一没接到报案,二没针对你和方皓钰做任何的出警,三来更没听到有警方有人口普查的任务。这俩警察又是从哪冒出来的,还巧合的在绑架地点附近做调查?”

    我听的也是头大,但这俩人的尸体都在吉普车上,我的意思,可以通过确定死者信息,再进一步查一查。

    其实我隐隐有个预感,这俩警察的背后不简单,但当着花蝴蝶的面,我没这么说。

    我跟花蝴蝶又商量一番。花蝴蝶和同伴想把昏迷的张默涵,以及那俩警察的尸体全用摩托带走。

    张默涵倒还好说,那两具尸体,现在几乎**着。我心说就这德行,被放在摩托上,太显眼了。

    我的意思,最好找两套衣服,给尸体换上。花蝴蝶说她有办法,她和同伴的摩托车后备箱中,都放着雨衣。

    她俩把雨衣拿出来。我一看,是深色不透明的那种,而且雨衣很宽大,也不必担心尸体穿不下去。

    我跟她俩一起配合着,最后花蝴蝶的摩托驮着张默涵,她还用一条细绳,把张默涵紧紧绑着,让张默涵紧贴自己的后背。

    那同伴比较惨,驮着两具穿着雨衣的尸体。这也是个年轻的女子,但她胆子不明知道驮着尸体,却一点害怕的样子都没表露出来。

    她俩跟我告别,当然了,我眼瞅着要跟随方皓钰见邓爷了,我也嘱咐花蝴蝶,接下来一定密切留意我和胡子的动向。

    花蝴蝶很严肃的应了下来。

    等目送她俩离开后,我又赶紧从吉普车的后备箱拿出救生圈,把它吹鼓,又立刻放了气。

    其实我这么做,乍一看显得多余,但我想留下一个蛛丝马迹,至少制造出我下过江、抛过尸的假象。

    而且我也带着瘪救生圈去江里游了一圈,让自己湿漉漉的重新回到吉普车上。

    我给方皓钰去了个电话。接通后,我听到他那边很吵,估计货车到了。

    我告诉方皓钰,自己把事都做完了,也问他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方皓钰让我甭操心他那边的事,又让我开吉普车赶到金蟾的加工厂,跟他汇合就行。

    我这里离加工厂的距离不近,我应下来,撂下电话后就急忙启程。但别看这么积极,我还是晚到了一步。

    加工厂门口停着一辆速腾,方皓钰、胡子和小痞子都坐在车里,我的吉普一到,他们都从速腾里走出来。

    我浑身湿乎乎的样子,立刻引起他们的注意。我对此并没在乎,而且也没带能换的衣服。

    方皓钰却比我有经验,还说现在的江水,可不比以前,水质很脏,我要是一直这么扛着,很容易皮肤过敏。

    他指着小痞子,让我俩把衣服互相换一换。

    小痞子一脸不乐意,其实我也有点抵触,毕竟谁知道小痞子干不干净?

    但小痞子不敢抗命,还当先行动起来。这小子也真实惠,最后要把裤衩脱下来。

    我一边脱一边留意到他这举动,也立刻把他拦住了。我有一个原则,内裤和剃须刀,这都是每个男人的专属品,不能说换就换。

    赶巧的是,我俩体型也真是差不多,我换上小痞子的衣服后,活动几下,并没觉得有多紧巴巴的。

    但小痞子原本穿的是一条浅色裤子,我裤衩还是湿漉漉的,很快让白裤子上显露出一个裤衩的形状,我对此不在乎。

    方皓钰不想多耽误,他说,“江州这边,剩余那些收尾工作,不劳咱们哥仨操心,咱们这就启程。”

    小痞子负责把吉普车开走,我、胡子和方皓钰,都上了那辆速腾。

    我知道,我们这次也带着毒化物呢,我就问胡子,“这东西在哪呢?”

    胡子从后车座的下面,拎出一个小皮箱子。这皮箱上面带着密码锁,胡子摆弄几下,把锁打开。

    我一直盯着皮箱里面,在它被打开那一刻,我就看到里面的情景了。

    不得不说,只看一眼,我心里就震了一下。这皮箱里放的一个长条的透明罐子,里面充满了乳白色的液体。

    其实很多液体都可以是这么个颜色,比如涂料或者粉笔灰泡出来的水,但相比之下,这罐子里的液体,让我觉得不一样,甚至隐隐散发出一股子邪性劲儿来,这也绝不是心理作用。

    我问胡子,“这就是氰化钾?”

    胡子点点头。方皓钰从旁补充一句,说这是浓缩后的,用它毒人的话,千八百人不成问题。

    我头皮都有些发麻了,也特想说,用毒化物来形容这罐子液体似乎不太恰当,把它称之为生化武器都不过分。

    方皓钰不想让这毒化物暴漏太久,又让胡子把皮箱锁好。

    我想跟方皓钰套套话,这次我们带着这么重量级的东西,到底要坐啥买卖?

    但方皓钰回答,说到时还是让邓爷亲口说比较好,随后他给速腾车定了导航,我看目的地是武汉。

    我心说原来这名被警方重点抓捕的匪王躲在大武汉呢。我们仨也轮换着当司机,上高速奔着武汉赶去。

    但没料到方皓钰很狡猾,等到了武汉,他找个没人的地方,给速腾车换了一个假车牌。我们又借着导航奔向成都了。

    而且成都也不是最终目的地,要我说,它只是中间过渡的一个“驿站”。等连续换了四次车牌,我们一路来到yn边境的一个不知名的小镇。

    这里的生活水平很落后,看架势跟中国八十年代差不多,几乎没什么高楼大夏,全是一个个土坯房。

    这里的土坯房也跟哈市或者北方的不太一样,有的房子下面,还有一排排的木桩子。方皓钰倒没什么,我和胡子冷不丁对这里的湿热气候还有些不适应。不过我俩都是大老爷们,也没抱怨什么。

    另外方皓钰这次也吐口了,说邓爷就住在这里。他打了个电话,没说什么,光是应了几声,之后当司机,把速腾开到一个工地的门前。

    这工地一看就荒废很久了,虽然被铁皮墙围着,但铁皮墙都锈迹斑斑,这里面也只有一栋二层的烂尾楼。烂尾楼占地面积很大。

    方皓钰把车停到门口,又带着我俩往里走。

    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我喂了一声把他叫住。等方皓钰诧异的扭头看我时,我含蓄的问,“邓爷住在这儿?”

    自打接触到方皓钰,他跟我说过几次邓爷。我印象中,这是个狠得不能再狠的角色,但他生活咋这么凄苦,住在这烂尾楼里呢?

    方皓钰知道我误会了,嘿嘿冷笑,说这个二层楼,原本想建成后当大型超市来用,但出啰嗦荒废后,就成为邓爷的靶场了。

    我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我们继续奔着二层烂尾楼走去,但就当刚到一个单元门底下时,从里面走出两个人来。

    他俩全是汉子,一个右眼瞎了,另一个矮墩矮墩的,胳膊却很粗。

    他俩警惕性很强,虎视眈眈看着我和胡子,还都摸向后腰。方皓钰跟他俩很熟,立刻解释,说我和胡子是新成员。

    我和胡子都把袖子撸起来,露出那个被烙上的邓字。

    这俩人把手从后腰缩了回来,这表示他们不再对我俩有敌意。方皓钰还给我们互相介绍一番。

    这俩汉子中,瞎眼那个,叫独眼雕骆一楠,另一个矮墩,叫铁臂罗刹楼强。

    这又是独眼雕又是罗刹的,一定是他俩的外号,另外我根据外号,分析这俩人一定有啥独特的身手。

    我还试探的问了句,那意思,骆大哥是不是身手轻盈,而楼强,会不会是双臂极其有力。

    他俩脸上都流露出稍许的震惊。我倒没觉得有啥,因为一个称之为雕,肯定会“飞”,另一个叫铁臂罗刹,胳膊劲儿不大能叫铁臂?

    方皓钰跟我混的挺熟了,也不外套的赞一句,“你小子真够机灵的。”

    我知道,这一定是邓武斌的那两个贴身保镖。我不想在他俩面前留下坏印象,所以适当的拍马屁,又夸了两人几句。

    气氛一时间很融洽,但方皓钰也拿捏尺度,没让我们多聊,他又指着二层,那意思要带着我俩上去,见一见那传说中的邓爷邓武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