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试枪-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96章 试枪

    我也不知道咋搞的,冷不丁知道自己能见到邓武斌时,心里有些小兴奋。我偷偷瞥了胡子一眼,他跟我差不多。

    我俩随着方皓钰,一起爬着这没有扶手的楼梯。

    楼梯台阶也不太平整,甚至有些地方都出现裂缝和掉渣了。胡子原本走的那叫一个小心和忐忑,不然真要踩秃噜脚了,很容易摔下去。

    我倒没他那么费力,而且还拽了他一下,指了指方皓钰的脚下,那意思是告诉他,方皓钰走哪了,我们就踩哪,保准安全。

    胡子忍不住念叨句,说你机灵,果然没错。

    方皓钰不明白胡子咋突然冒出这话来,还特意回头看了看。我只是随意笑了笑,算是回应了。

    在上台阶的过程中,我就听到二楼传来嗤嗤和啪啪的声响。这嗤嗤声,应该是消声器发出来的,而那啪啪的,估计是玻璃瓶碎了的声音。

    我暗赞邓武斌聪明,不然枪声太大,他就算偷偷躲在这种偏僻地方练靶,也很容易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等我们彻底来到二楼时,我发现这里很大很空旷,在三十米开外的地方,站着一个白发斑斑的老者。

    这老者乍一看没啥出众的地方,甚至丢到人群里都不显眼,但我反倒认为,没特色就是这老者最大的特色。

    而且在我们刚一露面,他就扭头往这边看过来。

    他并没因此停止射击。我看到他举着一把带着消声器的突击步枪,也一定调到连发状态了,对着墙角的几个啤酒瓶子,嗤嗤嗤的继续射起来。

    他一共又开了五次枪,枪枪命中,这准头,让我觉得,这老家伙不好对付。

    随后他把步枪放到身前的一张木桌上,转身向我们走过来。

    他穿着一身老款的军服。这分明告诉我们,他是军人出身。另外他腰间挎着一个手枪。

    他又是拿步枪,又是挎手枪的,这告诉我,他极其喜欢枪械,而且联系着这犯罪团伙能自行研发消声器,我又猜测,或者这老者,也就是邓武斌,对各类枪械都很精通。

    方皓钰对邓武斌的态度,跟对其他人完全不一样,他这么个变态,不怕天不怕地的,现在却拿出点头哈脑的样子,抢先叫邓爷。

    我和胡子也立刻喊了两句。邓武斌随意的嗯了一声,等来到我们身旁后,他盯着我俩打量起来。

    我和胡子原本也看着他,但他那眼神,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我和胡子又不得不回避下。胡子更是稍纵即逝的流露出诧异,似乎有什么心事。

    这么过了几秒钟,邓武斌用略有沙哑的嗓音问,“你俩抢了运钞车?”

    我和胡子点头。方皓钰为了给我俩留下好印象,又适当夸了几句,还特意指着我,说就是我跟他,一起做了那两千万赎金的绑票案。

    邓武斌听完并没有太大的反应,最后还突然冷笑起来,退后一步,敏捷的掏出手枪。

    我们仨都没料到会有这变故,方皓钰还惊呼道,“邓爷!”

    邓武斌啧啧几声,还拉开保险,冷冷的喝道,“小钰啊,你这次真是眼瞎了,怎么找了两个警察回来?”

    方皓钰一愣,我和胡子潜意识的往后退了半步。

    我第一反应,自己哪里露馅了?但又一琢磨,我俩是线人不是警察,邓武斌要是识破我们的身份,也不会一口一个警察的叫着。

    我猜邓武斌试探我们呢,我怕耽误下去,麻烦越惹越大,又急忙插话说,“邓老大,你试探我们没错,但别这么狠好不好?”

    胡子和方皓钰都明白我说的言外之意。方皓钰试图解释几句,我还提醒邓武斌,那意思我俩是警察的话,怎么会抢运钞车,怎么会绑架?

    邓武斌摇摇头,压根不认可我和方皓钰的话,又说,“警方太钟爱我了,为了抓我,之前什么招没用过,这次为了派两个警察接近我,让这俩警察抢个运钞车,参与个绑架啥的,也不是不可能。”

    方皓钰被邓武斌说的,这一刻脸还绷了起来。他这人原本就多疑,现在又变得立场不坚定了。

    我也暗暗头疼,不知道一时间怎么说服这匪王。

    胡子原本没说话,没料到这一刻,他突然来了句,“邓瘸子!”

    邓武斌反应最大,一脸怪表情的盯着胡子问,“你说什么?”

    胡子回答说,“十几年前,你还在偷盗时,不就叫这么个外号么?当时我虽然没你名气这么大,但也都是道上的,知道你的那些老底子。你之所以有这么个外号,因为你一条腿短,但你穿一双特制的皮鞋后,被薄厚不均的鞋底一找平,看起来就跟正常人无疑了。”

    我边听胡子说,边看了看邓武斌的鞋。也真跟胡子说的一样,两只鞋的鞋底不一样。

    我打心里连连叫好,心说胡子不爆发则以,一爆发绝对惊人,这话太硬了。

    我还一把抓住胡子的手,把它举起来,让邓武斌能看到胡子那两根几乎齐平的食指和中指。

    邓武斌沉思起来。我趁热打铁说,“邓爷,你见多识广,知道我兄弟这手指代表着什么。当然了,会点穴的特警,手指也畸形,但跟扒子的畸形手指,也有不同之处,你不信的话,可以多加辨别。”

    邓武斌和方皓钰都盯着胡子的手指细瞧。方皓钰纯属瞎参合,邓武斌一定是真看出什么来,他点点头,那意思认可胡子这手指了,而且也不再提我俩是警察这类的话了。

    我知道,这次劫难,我和胡子算是熬过去了。但随后我脸又一沉,心说他既然找我俩的麻烦,我也得回敬他一次,不然我俩怎么立足?

    我跟胡子说,“咱俩大老远的来投靠邓爷,但邓爷看不起咱们,还认为咱们是警察,算了,就当咱哥俩有眼无珠,认错人了。”

    我带着胡子,这就转身离开。

    方皓钰急着喊了句,“等等。”胡子这人,没啥定力,这就要止步。我一直拉着他胳膊呢,这时又重重捏了他一下,权当提醒。

    我俩不理方皓钰,等又走几步后,邓武斌哈哈笑了,大步走过来。

    他拦在我俩面前,先赔了个罪,又解释几句,说他现在处境不妙,不得不防,让我俩别介意。

    他最后还把手伸出来,要跟我们握一握。方皓钰在一旁提醒句,说能跟邓爷握手的,没几个人。

    他这话言外之意,别让邓武斌下不了台。

    我拿捏尺度,来了个见好就收。等我和胡子分别跟他握了握手后,邓武斌又问我俩,“新来的两位兄弟,要不要一起打枪?”

    他还把手枪递过来,指了指墙角那些玻璃瓶子。

    我怀疑他是不是又借着打枪的事,再想试试我俩?我暗骂句,真是个狡猾的狐狸。

    我和胡子枪法一般,当然不会笨的去试枪。而且胡子的手指都立功了,这次也该轮到我了。

    我接过枪,很熟练的把它拆卸了,这也亏得花蝴蝶教过我,另外我很会举一反三,在这一环节没出啥啰嗦。

    等我又把枪组装好,递到邓爷手里后,他赞了句,“兄弟有一手。”

    我岔开话题说,“打枪的机会多了去了,我哥俩想早点搂一笔钱,邓爷赏脸的话,咱们先一起谈一谈正事吧。”

    我这话里有个技巧,就跟在酒桌上劝酒一样,我都把赏脸两个字搬出来了,邓武斌要是回绝的话,无疑就是不赏脸。他刚刚才“伤”了我哥俩的心,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回绝了。

    邓武斌收好枪,指着楼梯口,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和胡子当然懂规矩,不然总不能冒失的走在老大的面前。我带头也做了个回请的手势。

    这样邓武斌当先,带着我们下楼,等汇合了楼强和骆一楠后,我们一起离开工地。

    他们仨坐了另一台轿车,这车原本停在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我们仨坐着速腾,跟在后面。

    大约一刻钟后,两辆车停在一栋别墅面前。这别墅从面上看,很一般,但等我们来到里面,我发现真是别有洞天。

    这里面的装修极其奢华,按方皓钰说的,装饰的木料,用的都是五百年以上的老红木。另外这别墅里,还挂着几个字画,摆着几个古董,我猜也都是有来历的。

    邓武斌带我们一同来到一张桌前,让我们别客气,随意坐。

    我和胡子都拿出比较珍惜的架势,坐的很慢,而邓武斌这些人,都不在乎这些,甚至骆一楠还大咧咧的,把穿鞋的脚搭在桌子上了。我心说这要是被一个收藏专家看到,肯定会痛斥骆一楠一顿,说他暴殄天物。

    我们随意聊了几句,之后邓武斌一转话题,让方皓钰把毒化物拿过来。

    方皓钰当着所有人的面,把皮箱再次打开。别看我们一路奔波,但这毒化物被保准的完好无损。

    邓武斌跟方皓钰问了一些这毒化物的信息。方皓钰一一回答。

    邓武斌满意的直点头。我一直等着他说一说,到底会用这毒化物做什么,但他迟迟不开口,这把我急坏了。

    我适当又引了几句话。

    邓武斌哼笑一声,突然问我,“张柱兄弟,你知道在这世界上,什么东西的净利润最大么?”

    我承认自己被问住了。我还想到黄金了,但很显然,这绝不是答案。

    邓武斌又看向胡子。胡子也是一摇头,说如果问他偷什么东西能卖钱的话,他或许能回答,但净利润这话题,明显是商业方面的词,他懂的不多。

    邓武斌对方皓钰一摆手,那意思让方皓钰告诉我们。

    方皓钰点了根烟,吸了两口,借着这举动,他也举个例子,“毒品这东西,在产地附近,一克也就十几块或几十块,但经过一层层贩子的手之后,最后能卖到千八百块一克,你们说,这是不是最具暴利的东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