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手切婴儿肉-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97章 手切婴儿肉

    顺着方皓钰这话往下想,我明白了,我们这次要打毒品的主意,但这里面也有让我不明白的地方,方皓钰特意研制的毒化物和毒品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

    这期间方皓钰又把皮箱合上了。邓武斌接过话题,问我和胡子,“知道果敢这个地方么?”

    我和胡子都对果敢很陌生。但我随意猜了一句,反问,“是缅甸的?”

    没想到还真被我猜对了,邓武斌点点头,继续说,“果敢是个很有趣的地方,在唐代属于南诏国领土,宋代属于大理国领土。总人数只有二十多万,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人的血统是汉族。他们最早来到这片土地的始祖,是一批追随明永历帝朱由榔残存的官兵和受满清政府迫害的平民,三百多年前迁移至此。1897年2月4日签订的中英续议缅甸条约,满清政权把果敢割让给英属缅甸,果敢人于是从汉族的一部分变成缅甸的一个少数民族,也开始了百年的罂粟种植历史。1959年缅甸废除土司制度之后,果敢陷入了长期的动乱。到现在,老缅军和当地的同盟军还在打仗,死人是每天都有的事。另外在果敢,黄赌毒是公开合法的,那里有鸡街,也有无数个大小赌场,里面的筹码可以是人民币,也可以是麻古,甚至麻古在某些商店,也可以当做钱来使用。”

    我知道麻古,说白了就是冰毒。另外也没料到,果敢会是这么个地方,让我冷不丁想起了一个词,人间地狱。

    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胡子一脸严肃。

    邓武斌突然张狂的笑了起来,说咱们的目标,是果敢最大的赌场太阳岛,而且这次抢劫,只许成功不许失败,邓家军被警方追的太紧,这次一口吃个胖子,以后金盆洗手,逃过国外逍遥去。

    方皓钰他们,当先连连附和。我和胡子慢了半拍,但也点头赞同。

    别看邓武斌接下来没在说什么,我却对这次抢劫,有了一个大致的概念了。

    我们用氰化钾把太阳岛里的人全毒死,把筹码洗劫一空。而这筹码,就都是麻古。我不知道这赌场里到底有多少麻古,但既然果敢是罂粟的产地,这次抢劫,能被邓武斌看上眼的,我估计咋不得抢个几百斤的麻古。等事后再逃到外地,找机会脱手的话,按照一克几百的价格一算

    我想到这,心跳的砰砰快,心说抢劫一个运钞车才多少钱,绑架张默涵的赎金才多少钱,跟这次洗劫赌场相比,真是小巫见大巫。

    这期间方皓钰又把皮箱拿走,放在角落里。邓武斌的意思,既然这次新入伙了两位兄弟,他作为老大,得请我俩吃顿大餐,来个接风洗尘才对。

    方皓钰很懂人情世故,邓武斌说完,他就一转身,去了门外。我看他对这别墅如此熟悉,知道他是这里的常客。

    没多久方皓钰回来时,后面跟着两个肤色黑黝黝的男子,他们都托着一个大铁盘。

    其中一个铁盘上,放着六个小火锅,另一个铁盘上,放着一把尖刀和一团冻肉。

    我对这冻肉很敏感,因为它被剥了皮,血糊糊的不说,看外形更像是个猴子。

    胡子还插话问了句,“这是什么?”邓武斌他们哈哈笑了,没人回答。

    我一直观察着冻肉,也发现它没有尾巴。我突然想到了婴儿。

    我估计十有被自己猜中了,但我也多么希望不是这么答案,不然岂不是说,我们这些人要吃婴儿肉了?

    这时,两个黑男子还把冻肉放在桌上,把小火锅按人头来算,依次放在我们面前。

    这小火锅内部有碳,现在火力旺着呢,里面的汤都咕嘟、咕嘟沸腾了。我绞尽脑汁的琢磨着,看能不能说点啥,能避免吃婴儿肉。

    但一时间也真没啥好办法,我最后找了个不怎么好的借口,问邓武斌,“邓爷,我听说yn这边,有野生动物肉,像虎肉、猫头鹰果子狸之类的,我哥俩还没吃过呢,这次能有机会尝尝不?”

    邓武斌他们笑的更厉害了,骆一楠还使劲摆手说,“野生动物有什么好吃的,味道怪异,口感也很一般,你们吃吃这个”骆一楠指着死婴又强调,“嫩着呢,而且很多医学书上也记载着,多吃它,会让人延年益寿的。”

    我心说你就放屁吧,哪个医学书这么说的,估计他一定是从哪个邪恶神棍那里听来的。

    但我看现在这架势,邓武斌他们是打定主意,要吃婴儿了,而且两个黑男子这就忙活起来,用刀剔着冻肉,来一个现场的手切婴儿肉。

    方皓钰还偷偷对我使个眼色,那意思别说这说那了,等着吃肉吧。

    我心里一叹气。胡子这时也明白过劲儿来,他脸沉的厉害,甚至还试图往后挪一挪椅子,只是这椅子全是老红木的料子,很沉,他一时间还是坐着用力,根本就没挪动。

    从冻婴身上切下来的肉,我发现跟羊肉或牛肉也有不太一样的地方,整体看,婴儿肉的颜色偏淡。

    有一名黑男子把手切肉依次放到我们的小锅里。我闻到很浓的肉香味,如果不知道这是婴儿肉,我可能会胃口大开,但现在,我这胃里有翻江倒海的架势。

    邓武斌、方皓钰和楼强,倒还能耐心的等一会,而骆一楠呢,对婴儿肉情有独钟,没彻底煮熟呢,他就迫不及待的捞出来一块,放到嘴里嚼起来。

    他一脸享受样,还直吧嗒嘴,对我和胡子示意说,“来来,兄弟,吃!”

    胡子看向我。我心说现在我俩不得不吃了,不然就是不卖这些人的面子。

    我强压下不适感,冷笑一声,拿筷子夹起一块肉。放在嘴边,一口一口的慢慢吃着。

    这种吃法,是我故意弄出来的。因为我吃婴儿肉,只要是给这些人看的,我吃的如此慢,外加如此淡定,绝对能赢得他们的好感。

    邓武斌他们也在观察着我。骆一楠最先爽朗的哈哈笑了,说道,“我喜欢你,兄弟!”随后他脸一绷,又问胡子,“你怎么不吃啊?”

    胡子皱着眉。我看了他一眼。胡子最后拿出一副发狠的架势,把小锅里的肉,一股脑全夹出来,塞到嘴里,用力的嚼着。

    他这纯属是应付呢。但我觉得这么快的吃着,反倒欲速则不达。

    也不出我所料,胡子刚吃完,黑男子又凑过来,给他的小锅里下了更多的婴儿肉。

    这一顿饭,乍一看气氛很好。大家吃的都很开心,尤其最后还上了主食每人二两的面条,全是用面粉和胎盘做的。

    但饭后我和胡子都去了厕所,把胃里这些东西,全吐出来。胡子为了吐得彻底,还使劲抠嗓子,吐了两次,之后漱了好几次口,问我,他嘴里还有怪味没?

    我盯着他的小腹,心说他这么吐和这么漱口有啥用,有一部分肉都在他肠道中呢,难不成还要洗肠么?

    当然了,我为了安慰他,反倒说没啥怪味了。

    我们在邓武斌的别墅里只待了小半天,等快到午夜时,邓武斌就招呼大家,说准备出发了。

    方皓钰负责拿毒化物,楼强和骆一楠也不知道从别墅哪里找来两个木箱子,打开后里面全是枪械和各种刀具。

    邓武斌给我们发装备,每人一把手枪,两个装满子弹的弹夹,除此之外,每人还带着一把匕首。

    至于步枪,只有邓武斌带着,他还找来一个小布包,装了十多个散装的消声器。

    我和胡子都有疑问。胡子还抢先问,“邓爷,咱们就带这点家伙事,会不会太少了?”

    邓武斌正摆弄着步枪呢,趁空回答说,“咱们带的武器,为了就是防身,等到果敢后,就没用了,到时我会重新买一批重火力的家伙事。”

    骆一楠对我印象不错,看我还是犯懵,他凑到我旁边,勾肩搭背的同时,又冷笑着接话说,“老缅人都他娘的是事逼,咱们懒着跟他们打交道,这次绕过国门,先从萨尔温江坐船,然后再穿过一片森林,最后直接偷渡到果敢。这一路上,只有那片森林里有危险,是野兽毒虫的集聚地,咱们这批枪的作用,就是应付那片森林,防个身之类的!”

    随后他又把原本放在腰间的消声手枪拿出来,指着一面墙,喃喃说道,“听说那林子里的野狗群很凶,但别被老子遇到,不然”

    伴随嗤嗤声,他竟开枪了。

    墙上噼里啪啦往下落碎土屑,伴随的,还有一块红木被打中了。

    邓武斌气的直骂,说你这个败家子,知不知道我家的装修很贵的?

    但这明显就只是气话而已,骆一楠也不太在乎。我倒是打心里惊了一下。

    我心说这骆一楠,真是实打实的一个暴力分子。另外我思路一转,又想到花蝴蝶了。

    我不知道她到底跟没跟过来,而且邓武斌这些人,眼瞅着要去果敢了,警方再不行动,真到了缅甸,到了那个动乱的城市,再想抓他们,岂不难上加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