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偷渡-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98章 偷渡

    夜里九点,我们这一伙人出发了。这次去果敢的,人数还不少,足足八个,为首的是邓武斌,除此之外还有我、胡子、方皓钰、骆一楠、楼强以及那两个黑男人。

    在邓武斌这些人的嘴里,把黑男人称为黑奴。

    我们除了各带着刀枪,邓武斌也用一个长条盒子把步枪装好,方皓钰单独准备一个拎包,里面装着那个能足足杀死千人的毒化物的箱子。除此之外,邓武斌又准备了一个大背包,里面有手电筒、铁八爪和一小筒杀虫剂等等,

    我们八个人开了两辆车,先走了十多公里,最后又把车藏在一片森林中,改为步行,向萨尔温江的某处岸边赶去。

    当然了,下车后,骆一楠和楼强就用粗布把车里擦拭了一边,又喷了一通刺激性很强的药水。我猜是想消除我们的指纹,另外也怕我们留意下血迹口水什么的,用药水这么一浸,能把遗留dn的可能性排除了。

    这一路上,我总偷偷看一眼手机,也沿路留意周边的情况。

    我打心里抱着一丝希望,心说会不会花蝴蝶会用陌生电话给我来个短信,又或者在沿路设下几个记号,告诉我们,她一直跟在我们身边。

    但希望一旦落空,就真的成为幻想了。我一路上并没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

    在午夜十一点,当我们眼瞅着走到一处岸边时,江上传来一束光,看架势是强力手电筒发出来的。

    这光很有准头,正好照在我眼睛上。我算是苦逼坏了,一时间被晃的眼花缭乱。

    我举个胳膊挡着电筒光。胡子比较敏感,往我身边凑过来,还摸向后腰。

    邓武斌提醒一句,让胡子别乱来,尤其别开枪。其实他误会胡子了,我猜胡子是想拿伸缩棍,不然就凭他这枪法,估计就算有敌人站在二十米开外的地方一动不动的让他打,他把子弹射光了,都不会伤到人家的。

    我也嘱咐胡子一声,那意思听邓爷的。

    骆一楠这时拿着一把手电筒,他调整下光线强度,又对着远处射了过去。

    我发现这两个手电筒的光并不一样,对方用的是白光,骆一楠用的却是黄光,就好像事前商量好了一般。

    对方还立刻断续的让手电亮了两下,骆一楠这边回应的亮了三下。之后骆一楠说,“没问题了!”

    邓武斌摆手示意,改为骆一楠带头。我们八个人走到岸边等起来。

    也就过了一支烟的时间,远处来了一艘小摩托艇。艇上有两个人,骆一楠趁空跟我们念叨,说这俩一个是船主,外号叫水耗子,另一个是伙计。

    等小艇离近后,我观察这俩人,伙计倒没什么,看着憨憨傻傻的,那水耗子却是一脸的精明样儿,尤其两个小眼珠子,盯着我们总来回转外,他还留了个八字胡,这让他看着更加的猥琐。

    在船靠岸时,水耗子就盯着我们开始数上了,最后他点着头,用很生涩的普通话说八个人整,随后手一伸,那意思先给钱。

    骆一楠一摸怀里,拿出一沓子钱,递了过去。我看的心中暗暗咋舌。

    我明白,这就是我们八个的船费了,但没想到会这么贵。我心说现在这年头,坐飞机才多钱?

    但水耗子并不这么想,一边认真的点着钱,一边跟我们念叨说,“这要不是熟人介绍来的,就冲这点钱,我肯定不接这活儿。”

    方皓钰忍不住冷笑了一声,邓武斌立刻瞪了方皓钰一眼。我跟方皓钰接触这么久,当然知道他的笑代表什么。

    但这帮悍匪都没发作,默默的陆续上了船。

    我们八个人,邓武斌和骆一楠坐在艇首,其他人居中,我和胡子结伴坐在了艇尾。

    水耗子说,让我们随意观赏沿路的景色,大约在天亮前,艇会到北佤邦附近。而且随后他又立刻补充一句,“这是对一路顺利来说,一旦中途遇到老缅军拦江的话,我们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问题。”

    胡子听完脸色很差,而我倒没多想那所谓的老缅军。我在出发前,也研究了缅甸的地图,印象中,北佤邦跟果敢是两个方向,我心说小艇真要奔着北佤邦去,岂不有点南辕北辙了么?

    我看着骆一楠。

    骆一楠正点根烟抽着呢。他还主动给船主一根,等给对方点上火之后,他拍了拍对方肩膀说,“耗子,我们临时改计划了,要去果敢,你把船奔着瑞果雨林开就行,找个离果敢最近的地方,把我们放下来就行。”

    水耗子原本接烟时,还拿出跟骆一楠称兄道弟的样子呢,现在脸一沉。他倒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他使劲摇着头说,“去瑞果雨林很危险,我做的都是小本生意,不能冒那个危险。”

    船上那个伙计,原本都把马达打来了,小艇都嗤嗤的走上了。水耗子招呼伙计,那意思要把我们八个送回岸边。

    胡子忍不住念叨句,问我,“这是去不上果敢的意思么?”

    我倒是觉得,水耗子这人,想借机加价,再从我们身上搂一笔钱。

    骆一楠跟水耗子辩解几句,说去瑞果雨林比原计划的路程要短上很多,而且哪有什么危险?

    水耗子依旧用力摇头。方皓钰原本是默默停着,突然间,他又冷笑哼了一声。

    他站起身。这是在艇上,他冷不丁没找到平衡,还晃悠了几下。但这并没影响什么,他最后走到水耗子旁边,手一伸说,“哥们你真不想去也行,把那一万块钱拿回来,我们再联系别的偷渡船。而且在萨尔温江上,做这买卖的,又不是只有你一家吧?”

    一提到钱,水耗子一下子瘪了。他眼珠子又来回转起来,估计打心里没少合计。

    方皓钰又催促几句。水耗子嘴上不依不饶,还跟方皓钰吵了几句。

    我猜水耗子并不了解我们这些人的底子,不然借他个胆子,他都不可能跟方皓钰这么个变态如此对磕的。

    另外水耗子吵归吵,却只说他怎么怎么不容易,压根不提那一万块钱。

    最后闹了一六八开,水耗子也真是觉得从我们手里勒不出钱了,他妥协了。

    这艘小艇,临时改了航线。而且对这条航线,水耗子没怎么在心,也松口让我们这些偷渡者随意,甚至可以睡会觉。

    我猜测瑞果雨林是一道天险,是大自然给予的一道屏障,所以缅甸那边,也没必要在这条航线上浪费兵力了。

    邓武斌也跟我们强调,一会进雨林后,会有一番长途跋涉,现在多休息攒一攒体力,绝对有必要。

    我们就都各自找个舒服的姿势,半躺在艇上。

    我仗着有这么多同伙呢,也真是舒舒服服的睡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扒拉我。我睁眼一眼,一张大脸离我很近,还眯着眼睛对我嘿嘿笑着。

    我被吓了一跳,一个猛子坐起来。而且我动作太快了,差点把他撞到。

    等再定睛一看,是水耗子。他手里拿着一个老式军用水壶和一沓子纸杯,他也不管我现在啥心态,主动问,“兄弟,我这有茶,来一杯不?”

    我摆手示意不用,趁空也四下看了看。其他人大部分都睡了,但骆一楠和方皓钰都醒着。

    方皓钰跟水耗子吵过一架,也有一点不对付的意思,方皓钰没个好脸色的又说,“你好好开你的船就得了,又弄什么茶水?”

    水耗子瞪了方皓钰一眼,说他这也是好心,知道我们要去瑞果雨林,但那里面,毒虫太多了,他这茶是秘方,里面加入几种中药,喝了之后,会改变人的体味,达到驱虫的效果。

    我听水耗子说的这么神叨,就让他倒一杯出来。

    水耗子应了下来,还说是免费提供的,让我别担心。

    等接过茶,我细细一闻,里面确实有股子很浓的药味。我顺带着一下子想起南方的凉茶了。

    他又给方皓钰和骆一楠倒了一杯。

    骆一楠倒是痛快,一口喝了,随后直吐槽,说真他娘的尿性味儿,喝起来骚呼呼的。

    水耗子提醒说,“良药苦口嘛。”他又盯着我俩,拿出催促的意思。

    但我和方皓钰互相看了看,都没急着喝。

    水耗子又想把其他人都叫起来,给每人都倒上一杯。

    方皓钰连说不用,还让水耗子把水壶留下来,那意思,一会等大家睡醒了再喝就行。

    赶巧的是,江面突然起浪了。我们坐的只是个小艇,一时间它颠簸起来。

    水耗子怕翻船,吓得撇下我们,跟伙计一起操船。其他人被颠簸劲儿一刺激,陆续都醒了。

    方皓钰压根不提喝茶的事,另外邓武斌醒来第一件反应,是四下看了看,又问,“到哪里了?”

    水耗子忙的一时不可开交,但还是插话说,“才走完一多半,你们别急。”

    骆一楠却持相反态度,他很可能也事先探过路,所以对现在的进度很了解。他拿着小望远镜,观察一番后说,“不对,马上到了。”

    他还指着前方,跟大家提醒,“看到那一片灌木丛了么?咱们在那里下船就行。”

    邓武斌点了点头。水耗子脸色变得极不好看,解释说,“那灌木丛不好走,里面可能有沼泽,而且也不是离果敢最近的地方。”

    我听的整个心都悬了起来,尤其沼泽这字眼,很吓人。但邓武斌这些人,压根不听水耗子的话。

    邓武斌还跟我们这些人下了命令,都准备下船!

    水耗子也看出来了,邓武斌是我们八个的头儿,他又劝邓武斌说,“老大,我也是好心,让你们再走一段水路再说。”

    邓武斌在这一路上,一直没怎么说话,显得很低调,现在他向方皓钰一样狞笑起来,盯着水耗子说,“再见兄弟!”

    这话说的突然,不仅水耗子,我和胡子也听的一愣。

    随后不等水耗子说啥,邓武斌又来了句,“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