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久违的上课时间-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14章 久违的上课时间

    第一百零四章

    龙天傲这会儿才转过身来,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这名穿着一身洁白衣装,脸上带着白色的miàn jù的男子,脸上有些无奈,又有些庆幸,“天伯,你果然在。”

    “今日的事情,我看你等会怎么向你父亲解释。”

    被龙天傲称为天伯的男子,脸上带着miàn jù,不知道是何表情,但是龙天傲明白,待会儿自己是非得回家一趟不可了。

    想着被他父亲问话,龙天傲一脸的悻悻之色。

    好不容易能上演一场英雄救美,说不定终于能有一个女孩喜欢自己了,没想到父亲又来插一手,看样子这还没开始的恋情又泡汤了。

    一时间龙天傲显得有些气馁。

    “你们是不是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陈三两想干的事情,总有人一而再,再而三跳出来打断他。

    真是把他当成了菜市场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还能随便大声叫唤!

    恼羞成怒的陈三两哪里还管得了眼前这人是谁,手中长枪一转,从枪柄处抽出一把细剑出来,对着那白衣人的脖子划去,“混账,那就连你一起收拾了吧!”

    叮

    很可惜,这一次的攻击再次被挡了下来。

    天伯目光从龙天傲身上挪开,看向了陈三两,也没有说话,只是这样静静的看着。

    现场的情况一时间突然就像是静止了一样。

    陈三两此时脸上还是保持着原来凶神恶煞的模样,但不知为何,居然是一动不动,瘫倒在地上的姑苏蓝枫看向白衣人眼神当中突然涌起了一阵恐惧。

    为什么?

    因为她发现那白衣人手中的陈三两的身体居然变得透明。

    “这这是什么情况?”

    那周边的小弟们发现情况不对,看着陈三两这副模样,吓得腿都要软了。

    “老大你的身体”

    “陈老大,你怎么”

    在场,除了龙天傲,其他众人,都像是见了鬼一般,看着在那白衣人手中慢慢变得透明最后消失不见的陈三两,心里充满了恐惧。

    直到陈三两手中的细剑和长枪,掉在地上发出响声后,这些人才反应过来。

    陈三两居然消失了!!!

    只剩他身上的衣服,竟凭空消失了!

    “啊!!!”

    “快跑!!”

    “有鬼啊!”

    见到这种场景后,这些街头小混混怎么还能保持镇静,发出一声声的惊呼仓皇地想要逃离这里。

    龙天傲看了一眼瘫倒在地上的姑苏蓝枫,特别注意到了姑苏蓝枫身上那被扯坏的衣服和裸露出来的肌肤。

    “天伯,那些人不必留了,做出这等事,还不用承受后果的话那岂不是乱套了。”

    龙天傲的语气少有的认真,天伯透过那副纯白miàn jù,看了一眼龙天傲,又看了看姑苏蓝枫。

    也不知脸上是何表情,随即身形居然也是变得透明起来,但不同的是,他并没有和陈三两那样消失。

    他的身形瞬间出现在了巷子口,这群人要出去的必经之地。

    “糟糕,他追上来了!”

    “不管了,大家一起冲,就看谁运气好了!”

    这些小混混们,见这情况,也顾不上谁了,不约而同往着天伯的两边冲去。

    “天真!”

    天伯一声冷哼,也没见他怎么动手,仿佛就只是看了这些人一眼而已。

    但仅仅是这一眼,却让这些人的命运和陈三两一样,仿佛被定格了,渐渐地,身形也开始慢慢的变得透明起来。

    等天伯再次出现在龙天傲的身旁时,这些人已经消失不见了,留下的只是一地的衣物和兵器而已。

    “少主,可以了,接下来”

    “天伯,等等。”

    龙天傲打断了天伯的话,他知道接下里说的是什么,却是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解了下来,走到姑苏蓝枫身旁。

    “你衣服也破了,穿上俺的衣服回去吧。”

    说罢,龙天傲转身便走,一丝停留都没有。

    只留下姑苏蓝枫独自一人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龙天傲离去的方向,“他?好像是和我一个班的?”

    姑苏蓝枫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拿着龙天傲脱给他的衣服,喃喃自语,“那个龙腾商会的少主吗?”

    “虽然胖了点,但是看来人还不赖。”

    不得不说,龙天傲的这一手很是漂亮,简直就是欲擒故纵的高深境界了。

    另一边龙天傲和天伯向外走着,原先龙天傲脸上的冷静这个时候完全的消失不见了,“天伯,天伯,你看俺这样做得对吗!”

    “天伯,你说那女孩会看上俺吗?”

    “天伯,你说俺以后是不是能追女孩子了!”

    听着这些话,天伯在那miàn jù里的眼神是相当的无奈,这种小孩子家家的事情他怎么清楚。

    “少主,还是等回去见过老爷之后再说吧。”

    龙天傲一听对方这样说,原本那抑制不住的激动哗啦一下,消去了半截,回家见父亲吗?那恐怕到时候又是一顿训斥把。

    一想到回家后要面对父亲,龙天傲就一副蔫了的样子,低低的哦了一声,垂着头向着回家的方向走去。

    天伯见他这副样子,摇了摇头,也快步的跟了上去,只是在临走的时候别有深意的对着院子的上方看了一眼。

    目光犀利,仿佛看透了一切一般,不过却没说什么,转身消失不见了。

    在那巷子某个房顶的上方,韩玄斌探出了脑袋,心有余悸的看着那天伯消失的地方。

    “呼胖子哪来的这么强的侍卫!”

    韩玄斌将全部的进过都看在眼里,特别是那个龙天傲口中的天伯,那一手让人消失的本领,让他真是佩服万分。

    “看这神鬼莫测的招数,怕是有武侯境的修为了把!到底是修炼什么灵诀居然能有这等的奇效,看来这龙家对这个少主看真是宝贝得厉害。”

    转头看了一眼已经准备离开这里的姑苏蓝枫。

    “也不知道这刁蛮公主和这胖子在一起,会有什么样的火花呢,有点小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