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紧张的赛前心里-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16章 紧张的赛前心里

    第一百一十六章

    而后,韩玄斌等二年十班十名学生在下课后,跟着王文柔一同来到了教室办公室,李霸强的座位边上。

    而讲话的内容无非就是一些关于这次比赛需要注意的地方。

    像是比赛的赛制,还有比赛的规则以及一些其他的详细情况。

    当中只有李霸强一人在说,王文柔则是全程在一旁板着脸,起初韩玄斌还想着为啥王文柔要这样。

    当可是当听到后面会有5v5的团队擂台赛,而且是由王文柔带队的时候,韩玄斌释然了。

    你说明明是一个扎着双马尾的měi nǚ老师,怎么这么古板。

    反正我的修为都超出班上这么多,不上课不是很正常的吗?

    韩玄斌他是想不通着王文柔为啥这么古板了,不过也没事,反正他又不在意这些问题。

    对于全程在给脸色的王文柔,韩玄斌是懒得再理她了,甚至都懒得正眼看她一眼。

    你要摆脸色你慢慢摆,小爷我风风火火装我自己的逼,谁理你,你不就是战将境而已,等比赛完后,小爷我到了战将境,直接毕业了,你爱干嘛干嘛去。

    心念此处,韩玄斌脸色再次挂上了无所谓的表情,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李霸强讲解着比赛的事情。

    很不巧,这样的表情被一直观察他们的王文柔看见了。

    “哼!着韩玄斌果然是那种烂泥一般的人,不乖乖上课也就罢了,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居然还露出这种无所谓的表情,真是无药可救了!”

    王文柔此时心中对于韩玄斌的厌恶之情再次攀上了一个阶梯。

    而后,李霸强在说了一大顿有关比赛的事情之后,将那十份报名表收了上前,告诉几人在三日后,会先举行开幕大典。

    到时候会有来自于数十个来自于天武大陆各各王朝的人参与这次竞赛,在开幕大典的当天还会举行海选赛,通过海选赛筛选出一千名学员们进入擂台赛。

    到时候希望他们报名的这几人最好都挺过海选赛,虽然前一千名可能会有些难,但是也要尽量争取。

    而至于更具体一些的东西,还是要等到当天的由举办方公布,防止一些别有心机的人赚lòu dòng。

    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大堆之后,再三告知,三日后从早上辰时一定要到位于大唐皇城西南方的皇城武斗场后,这才让十人离去。

    “唉也不知这次比赛到底有多少人参赛,怎么有种感觉到时候连最开始的海选赛都过不去,。”

    再会去的路上,轩辕拓跋心事重重的说着。

    一旁听到他话的龙天傲这个时候也是一脸的忧愁,“被你这么一说,俺都开始担心了,要是俺连预选赛都过不去的话,那么俺和俺家的蓝枫可就麻烦了。”

    “你们两个早没啥忧患意识,临近比赛的才开始担心,要不要这么不要脸!”韩玄斌一脸鄙视的看着二人,说着还指了指上官飞鹰,“你们看,飞鹰就一点都”

    指着一直默默往前走的上官飞鹰,还想给轩辕拓跋和龙天傲二人树立一个榜样。

    可这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上官飞鹰像是没长眼睛一样,砰的一下撞到了拐角的墙壁上。

    还一脸迷茫的左右看了看,拍了拍身上,再次恢复了之前的那副样子。

    这

    这明明都是已经紧张的要死的样子了。

    韩玄斌发现自己太高估了他们三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了,无奈的摇摇头,还都只是一群十二三岁的孩子,面对这样的情况太少,一道关键的时候就开始不靠谱了。

    一时间,韩玄斌感觉都像一个活了五十多年的长着一般,还得操心这些家伙们的心里问题。

    这还真是作孽不是!

    一路无话,几人都不愿意再去上课了,韩玄斌是不想去,而轩辕拓跋等人则是完全没心思再去了,连假的懒得请了。

    当回到寝室之后,韩玄斌把几人教导大厅当中。

    “现在你们能做的在疯狂提升修为已经不现实了,只能靠着这几天多熟悉一下自己的招数,以求到时候能跟顺手,我的忠告只有这么多。”

    韩玄斌大声说完这些后,还像是想起了什么,居然扭头笑眯眯的看着三人,“作为寝室的老大,我觉得我还是要起到一些激励你们的作用。”

    激励的?

    作用?

    啥意思?

    三rén miàn面相窥,完全不懂韩玄斌在说什么。

    “咳咳!”韩玄斌清了清喉咙。说道:“首先我知道学府竞赛的才赛人数肯定不少,而到时候为了你们的颜面,所以,我也给你们顶一个目标吧。”

    韩玄斌一边说,脸色的表情开始慢慢的变得严肃起来,他一个一个逐一盯着几人的双眼,低声喝道:“这一次比赛,我不管你们怎么样,反正到时候,若是你们三人都没有进入前一千名的话。”

    说着韩玄斌身上那进过一年杀戮而再次飞涨的杀气毫无保留的释放了出来。

    这股杀气冰冷,且令人作呕,夹杂着很多韩玄斌的负面情绪,如大山一般压在几人的身上。

    轩辕拓跋、龙天傲以及上官飞鹰三人就仿佛自己突然被一双冰冷的双手捏住了脖子一样。

    瞪圆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韩玄斌!

    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大的杀气!他是怎么做到的!

    韩玄斌那双漆黑的双眼,仿佛这个时候都变成了血红色,他嘴角勾起了一丝有些狰狞的弧度。

    “如果到时候你们有谁没进前一千名的话,我就先代替你们的父亲好好指导你们一下,记住你们没有拒绝的条件,除非,打败我,要不然,等着被我压在地上抽吧!”

    韩玄斌说完后,也不拖泥带水,抬脚就忘门外走去,“现在我要回家呆几天,然后直接去比赛现场,希望到时候我在看见你们的时候,不是这样一幅晦气的样子。”

    等韩玄斌离开后,还过了好一会儿。

    三人才缓过神来,心有余悸的看着客厅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