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齐动-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19章 齐动

    第一百一十九章

    听到韩玄斌答应下来的黑金与印青纹对视一眼,二者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那份残忍。

    “好好好,果然够爽快!”黑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那么就去你们这里的演武场把。”

    “那是自然,而且还要是最大的那种。”

    韩玄斌的气势丝毫不落与下风,仿佛即将比赛的不是他一样。

    接着他还走到白浔面前,“那么白老师,我希望请您当我们这次比试的评委。”

    看着一脸真诚的韩玄斌,白浔的脸色有些木然,着韩玄斌太傲了。

    以他战将境后期的境界,很容易就分辨出韩玄斌和这两个皇子的修为。

    双方都是处于虎贲境后期,相差应该也不会很大,但是好像不却要托大1v2,这让他有些犯难。

    在怎么说这孩子毕竟和自己有些关系,看着两个皇子眼神当中蕴含着的杀气,加上之前生死不论的那句话,让他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那个,玄斌,你还是要仔细思考一下吧,毕竟对方”

    “不!不用了,白老师,请放心,我韩玄斌懂得分寸,这场比赛我必赢!”

    被韩玄斌的话打断的白浔,看着眼前这少年,怎么会有如此大的信心?

    这孩子在这么说也才刚进学院不到两年,现在能突破到虎贲境已经是万中无一的天才了。

    但毕竟还是年少一些,相比那两个皇子还是有个几年的差距的,不过韩玄斌的双坚定的双眼却是让白浔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下来。

    “这好吧!”白浔答应了下来,“那么现在就去学府的演武场把。”

    “谢谢,白老师。”韩玄斌说着转头看向那两个皇子,“那么现在我们就走吧,我正好来看看他国的参赛者到底是怎么样的实力。”

    说吧,懒得再看这两个皇子的表情,直接抬脚就忘学府的中央武斗场走去。

    白浔也是摇摇头,自己怎么就本来好好的要准备上课的,怎么就突然被拉近了这么麻烦的事情当中。

    无奈的叹了一口去,也是向着那中央演武场走去。

    “哼哼,印皇子,接下来,我们可要好好的招呼一下这个少年郎了!”

    黑金在韩玄斌答应下来的那一刻起,眼中的狰狞就已经开始变得更加恶毒。

    印青纹也是一样,看着韩玄斌仿佛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样,“放心吧,黑皇子,这次定要让这个小子用一辈子来后悔今天做出的决定!”

    二人相视了一眼后,跟在白浔的身后一同前往演武场。

    在这几人走出了人群,往哪演武场走去的时候,这围观的群众们可是彻底炸开锅了。

    七嘴八舌的讨论着,当下的脚步也是不停,呼啦啦的都向着那演武场跑去,这热闹可是一定要凑的。

    诗曼和轩辕静二女也是一脸担忧的跟了上去,轩辕静远远的看着韩玄斌的行走的背影,泪水在眼眶当中不停的转动着,泪汪汪的看着诗曼,“诗曼姐姐,我们是不是给他惹了一个dà má烦。”

    诗曼勉强的笑了笑,擦了擦轩辕静的眼泪,“不会的,以他不会吃亏的性格,几人说出了这个比赛的话,那么他一定会有很大的把握。”

    虽然诗曼是这样说,但是那眼神当中的担忧还是出卖了她现在的心情。

    当中有人还是有不少人认出了韩玄斌,不时的和一旁的人说着,韩玄斌的事迹。

    还有不少人正一脸兴奋的拿出传音灵诀,一边跑想演武场一边说着什么。

    “快去演武场!我们学府的那个韩玄斌和他国的两个虎贲境后期的皇子干上了!”

    “你说什么?谁和他国的两个虎贲境的皇子干上了?”

    “就是那个韩玄斌,那个夺得了当年文华榜第一,把那个大司马儿子赶出学府,现在二年级就到达了虎贲境后期的那个变态。”

    “什么!就是那个号称五虎之首的那个虎贲境后期的变态?”

    “没错,快来,现在他们要去演武场比试了,还挺听说是生死赛,生死不论的那种。”

    “哇!大新闻啊!我通知一下朋友,马上就赶过去。”

    要是换做平常的话,应该不会有这样的轰动才对。

    但现在却是一个即将开始学府竞赛的敏感的时期,而且韩玄斌对战的居然还是两名皇子。

    这要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但是更重要的却不是这一点。

    而是这韩玄斌至从打败了封九孤那一次比赛之后就太低调了,除了偶尔上课之外做做样子之外,根本就看不见人在哪里。

    这也让很多对他感兴趣的人,再次眼前一亮,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弄整个学府都知道了。

    在一间单独而立的寝室当中,余天龙坐在桌前,放下了手中的传音灵诀。

    “好你个韩玄斌,这次终于又出现了。”

    余天龙的表情有些狰狞,上一次的对阵封九孤的比赛,他们相信封九孤回赢,才宣传的那么大,就是想打他们韩家的脸。

    可谁知道那韩玄斌居然赢了,而后,本想用后手说用看不起文学这个方面来做文章。

    可这个家伙居然又从学府当中消失了,在后来就是出现了木村大战那件事情,让他父亲命令他暂时不要在对韩家人动手。

    导致这个计划再次挥击到了空处。

    这让从来都喜欢掌控全局的余天龙十分的不舒服,跟别说这一来还是两次失败了。

    让余天龙对于韩玄斌更是恨的牙痒痒。

    只不过这一次,他占时还不想动手,余相国已经下令,在学府竞赛期间,禁止一切擅自行动。

    “缩了这么久,终于出来了吗,那就看看你现在到底有何能耐把!”余天龙声音很冷,随手将一件宽松的衣服穿在身上,尽量掩饰一下自己的模样。

    “希望现在的你能够让我好好玩玩!”

    不光是余天龙,那些很多要参加这次竞赛的五年级的学员们,也是纷纷出动。

    毕竟这次比赛有三个虎贲境后期,这些人可能到时候都是能够闯进前十的,先观察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就这样,只是因为一件小小的调戏事件,就闹到如此之大,这蝴蝶效应可见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