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热血青春狗血剧-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4章 热血青春狗血剧

    第十四章

    雷刚有些心痛的看着韩玄斌,心想小少爷没做错事,怎么就被打成了这样。

    “没事没事。”韩玄斌连忙摆摆手,“我只是不小心撞到桌角而已。”

    总不能说是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打的吧。

    在好不容易将雷刚给糊弄过去了后,眼角瞥了眼雷刚,想着之前出现的那块人物面板。

    脑中才刚刚有这个念头,那系统面板果然弹了出来,雷刚的信息一览无余。

    “果然在特意想看到对方属性的时候,那个面板就会弹出来。”韩玄斌心中暗暗确定了这件事。

    雷刚上面的介绍和之前的父辈也是大同小异,内容却是更加的详尽。

    韩玄斌只是随意扫了几眼就关掉了。

    出了英烈殿后。

    他本来想去拜见一下他的母亲的,但是被告知他母亲早就在几天前,陪着她奶奶回老家去了。

    无奈的打消了这个念头后,家中一时间也没有能让韩玄斌去拜见的人了。

    摇摇头,他现在只能先去学府了。

    看看学府会对他们有什么安排。

    依旧是那架马车,依旧是那个牛逼的排场。

    一路接收着众人仰望的目光,韩玄斌再次的来到了这个学府门口。

    在从雷刚手中接过一块传音玉简之后,被告知他这几日自己都会在学府当中度过。

    韩玄斌便自己回到了110寝室当中。

    这时也才刚到辰时而已,而在寝室的大堂当中,四人却像是早早的就坐在那里等待了。

    只有轩辕拓跋和龙天傲两人在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上官飞鹰则是在一旁静静的坐着。

    剩下向问天坐在最靠近边缘的位置,一脸紧张。

    轩辕拓跋眼尖,一眼就看到了韩玄斌。

    “韩玄斌你可算是来了,我和龙天傲刚刚还在说起,如果再过一刻钟你要是还不来的话,我们就不等你,先去报到了。”

    龙天傲则是在一旁补充道:“刚刚有一名学长过来告诉我们被分到了一年一班,让我们等会儿直接去教室上课就可以了。”

    “哦?”韩玄斌走入屋内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一边喝着一边看着他们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早上拜见了长辈之后才出门,所以现在才到。那我们现在走吧。”

    几人均是点点头。

    “赶快走,我都等不及看看班上的样子了。”

    轩辕拓跋当即站起来就准备出门。

    “飞鹰,问天,俺们一起走吧。”

    龙天傲也笑眯眯的站了起来,招呼着还坐在位置上的二人。

    上官飞鹰只是点点头,起身就走,连句招呼都没打。

    看着上官飞鹰,韩玄斌有些头疼,“这样的室友真的很难相处啊。”

    可当他看到向问天的时候更加头疼了。

    “你们先走,我跟着就好了”

    向问天此时依旧是手足无措的看着他。

    “哎,这孩子也太胆小了。”韩玄斌无奈的摇了摇头。

    上前一把揽住对方的肩膀。

    “行了,以后要在一起要渡过六年的时光,你一直像现在这样的话,你累不累啊。”

    一边拉着向问天,一边向外面走去。

    “哎,你们几个,等等我们俩,走那么快干嘛!不是还有一刻钟吗!”

    五人就这样三前二后的,向着之前那师兄所说的教学楼走去。

    一路上向问天被韩玄斌这样揽着肩膀走着,更紧张了。

    也不知道多少次小心地想挣脱韩玄斌,但都被韩玄斌拍开了。

    在几次过后,向问天终于鼓起勇气小声的说道。

    “那个能不能放开我,我衣服很脏,要是弄脏了你的衣服就不好了。”

    韩玄斌听到这句话一愣,有些惊奇的看着被自己揽着肩膀的少年。

    我的天!

    现在居然还有这般纯朴的少年?

    居然怕弄脏我的衣服?

    这种人不是只有在当年电视里面才有的出现吗!

    向问天的这番话,倒是也被走在他们前方的三人给听到了。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脏就脏呗,反正你旁边的那个家伙又不是自己洗衣服,大不了换新的,他又不缺这几个钱。”

    这一听就是轩辕拓跋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说的。

    “没事,向问天,俺到时候送你个十来套,喜欢什么图案什么颜色你说就是。”

    不用说,这肯定是龙天傲说的。

    而那个伸手从自己储物袋当中掏出一件衣服递给向问天,一句话都不说,一幅高冷模样的,就是上官飞鹰了。

    “这个我我”

    见自己被众人这样注视,这向问天舌头就像是打了结一样,我我我的说个不停。

    “别捣乱了,上官飞鹰,把你衣服收回去吧,你这衣服让向问天穿也穿不了,太大了。”

    韩玄斌让一直将衣服往向问天身上套的上官飞鹰将衣服收回去,同时也松开了揽着向问天肩膀的手。

    “向问天。”韩玄斌一脸平静的说道。

    “啊?”

    “相聚在一起就是缘,若是你真心把我们当朋友的话,也想着这今后六年跟大家和睦相处的话,就不要再像现在这般见外。”

    韩玄斌这番话说得很是诚恳。

    向问天听后整个人一激灵,愣愣地盯着韩玄斌,也不知要说什么好。

    韩玄斌见向问天这般模样,暗道快成功了。

    于是加了一把火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但是要知道,我们这四人是真心想与你成为朋友的。”

    韩玄斌说着,走到了另外三人身旁。

    除了上官飞鹰依旧是那般冷酷之外,均是相视一笑。

    四人站定,韩玄斌站在中央,伸出手,“向问天,你过来,跟我们一起”

    向问天此时已经是呆呆地看着四人。

    清晨初生的阳光照耀四人身上,一时间显得是那么的富有意境,那般的唯美。

    “小样,这样狗血的热血青春剧情,就不信你这样的毛头小子不感动。”

    韩玄斌心中暗自得瑟着,这样的青春狗血剧情,哪里是这个时代的人能抗得住的。

    果不其然。

    那向问天此时已经是满眼的泪水。

    出生贫寒的他哪里能想到居然有人能这样对他。

    更别说对方还都是一辈子都不可能高攀的人物。

    这种认知让他一直以来都小心谨慎,生怕自己会惹得对方厌烦。

    向问天喉头使劲的咽了咽,有些僵硬的迈出了步伐走到众人身边。

    “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