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不同的反应-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22章 不同的反应

    第一百二十二章

    诗曼比轩辕静来说,要更熟悉韩玄斌。

    这一年以来,韩玄斌经常有的时候会出去几天甚至是十几天,每次回来的时候都是浑身的伤。

    但是在他的脸上拥有看不到有一丝害怕的表情,他所受的伤越重,他回来时所提升的修为也就越高。

    虽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是诗曼每次都会很乖的不去问这些。

    一个明白事理的女从来不会去问男人去过哪里,去干了什么。

    而诗曼原先就是被培养来取悦男人的,自然很清楚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也明白男人会在什么时候,最需要他。

    以至于这一年韩玄斌也是慢慢的接受了诗曼这个人女人,从之前的可有可无变成了现在的重视。

    说起看来事情会变成这样,如果当时调戏的仅仅只是轩辕静的,而没有诗曼的话,韩玄斌兴许就不会这样做了。

    在当诗曼还在安慰轩辕静的时候,衣襟确是被拉动了一下。

    “谁?”

    诗曼下意识的看了过去,“咦?华琼mèi mèi,你这么也来了。”

    那拉扯诗曼的正是华琼,华琼此时瘪着嘴,“现在学院里都还有谁不知道玄斌哥哥正在和两个虎贲境后期的皇子对战。”

    “这”

    诗曼看着华琼却是支吾了起来,这小女孩是最见不得有人对韩玄斌不好了,就算是她也一样。

    “诗曼姐姐,现在情况怎么样了,玄斌哥哥是不是将这些家伙都碾压了!”

    “现在玄斌的情况可能有些”

    “啊诗曼姐姐,你看,你看玄斌哥哥发威了!”

    听着华琼这么说诗曼一愣,举目望去发现一直被压制的韩玄斌此刻浑身灵能再次跳动起来,好似要开始准备反击了。

    此时她心中默默的盼望着:“希望我郎君能漂漂亮亮的赢得这场比试。”

    文华学府不大,但也绝对不能说小,只能说他当中的学员不算很多,毕竟讲究的是精英策略。

    当中的人才也真的不算少,很多五年级的学员们都是到达了虎贲境后期。

    甚至还有很多在四年级的时候就到达了虎贲境后期或者是已经突破到了战将境从学府毕业了。

    但是韩玄斌这个例子,不说后无来者,绝对是史无前例的。

    区区二年级就已经到达了虎贲境后期,而起居然还能面对两个同阶级,而且年龄要打大上许多的两名皇子,斗的不相上下。

    真是让那些在场边看着这场比赛的观众们看的津津有味,同时也让很多报名参加学府竞赛的学员们,紧张起来,如果自己碰上了这个家伙的话该怎么办,如果自己现在在擂台上面对两个这样的对手的话自己该怎么办。

    很多人想到此处都是一脸的苍白,当中包括同样接到消息赶来的110寝室的三人。

    “胖子,你觉得老大这场胜算大不大。”

    “俺觉得挺大的,见到韩哥这么久我就没见过他吃过亏。”

    “飞鹰你觉得呢?”

    “能赢。”

    三人站在场外,看着韩玄斌一把裁决对战两名同阶皇子,而且还不落于下风的时候,都感觉自己被打击到了。

    轩辕拓跋叹了口气,“如果我也能有韩老大这样的修为实力的话,我家老子真是要笑死了。”

    “别说了,俺们都是一样的。”龙天傲拍了拍自己肥硕的肚子,“如果俺和韩老大一样,早就把我家的蓝枫娶回家了。”

    可这时,上官飞鹰却少有的大喊了一句,“别吵了,现在场面好像要开始变化了!”

    这一句顿时让二人的目光再次放到了擂台上,甚至都忘记了,之前上官飞鹰居然大喊了一声。

    “九孤,你看这个韩玄斌现在如何。”

    “强,很强!真不敢相信这个家伙只用了短短的一年半左右的时间就到达了这样的地步。”

    “别担心,再强他也会参加这次比赛,虽然不会碰到我,但是,等到和宗派前十竞赛的时候,他可能就不会这么高兴了。”

    “少主,您的意思是?”

    “没错,计划提前把,本来打算几年之后在掀到韩家的,不过现在看来,这个小子应该是一个变数,不能这样放任他这样继续成长下去。”

    “可是,余相国那边的话”

    “我父亲那边我去说把,择日不如撞日,这几日就开始准备对韩家动手的计划吧,依旧是先从韩长青走火入魔哪里开始准备。”

    “好的,九孤这就去办!”

    在比赛场的不显眼出,等到封九孤走后,余天龙躲在斗篷的阴影处,看着正准备大发神威的韩玄斌,确实露出了一丝冷笑。

    “韩玄斌,就让你们在蹦跶一会儿,不久后怕是你想在蹦跶都没机会了!”那嘴角的寒芒在斗篷下甚至都发出冷冷的光亮。

    演武场擂台上

    “差不多也摸清楚了这两个家伙的套路了,而且时间也差不多了!”

    韩玄斌被二人一直压制,在这过程当中,他不会回傻到只让他人关注。

    他也是一直在观察了这两个人,同时也是在等着场地上的雨水变得更多,二人身上也更湿漉的时候。

    现在韩玄斌已经差不多看清楚了。

    韩玄斌突然奋力一刀将黑金逼退,一个猛退,推到了擂台一角,咧嘴一笑:“和你们也玩的差不多了,看来寻常的虎贲境后期也不过如此!”

    黑金冷笑了一声:“看来你这家伙真喜欢说大话。”

    印青纹也是一样,一脸冷笑加上不屑,“你的灵能和气力都消耗的差不多了把,这大雨的消耗一定不会少吧。”

    “抱歉,我不想再和你们废话了。”

    韩玄斌冷笑一声,手中裁决却是突然发出一阵金光,张狂的大笑起来:“其实我手中的兵器找就在半年前被我提升到了地阶,那么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不用他吗?而我又提出了生死不论这句话吗?”

    说着手中散发着金光的裁决指向二人:“很简单啊,因为你们用了他,你们会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