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要脸干嘛,命才重要-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24章 要脸干嘛,命才重要

    第一百二十四章

    韩玄斌真是没想到眼前的这人变脸居然变得如此之快。

    之前还一副那么有风度很有城府的模样,没想到一遇到事的时候,居然还能变成这种样子,真的完全不在意自己的脸面了。

    场地周边的观众们还想在多看一些,看看这家伙纠结能和这个韩玄斌打到什么程度的时候,也没想到这个风度翩翩的家伙居然转眼之间就变成了胆小鬼。

    不经发出一阵阵的嘘声。

    “搞什么啊,比啊!当时不是你说要比的吗!怎么到现在又不比了!”一些之前一直了解情况的观众这个时候叫喊起来。

    一丝一毫的面子都不给印青纹留,“当时还说谁输了就要光着屁股离开学府,看来我们的皇子是想毁约了,真不要脸啊!”

    不过擂台上到了印青纹确实一点都不在意下面说写什么,无论如何不想在和眼前这个恐怖的家伙比试了。

    哼!你们这些家伙知道什么!若是这家伙再来一枪的话,我一定会死。

    比起命来说,没脸皮算什么!

    最后,韩玄斌也无奈的收起了手中的罗睺枪,收回了神通使他变回了原来裁决的样子。

    而最终印青纹还是没有履行那个脱光了衣服往外跑的条件,而是把他自己的wǔ qì,那把风魔扇赔给了韩玄斌。

    虽然他不能用,但是可以送人或者是拿来交易啊,毕竟是一件地阶上品的宝物,

    印青纹虽然有些肉疼,但是看着韩玄斌手中提着那能换形态的怪异兵器,还是答应了下来。

    连狠话都没撂下一句,带着昏迷过去的黑金灰溜溜的离开了。

    “这家伙还真是看的挺透彻的。”

    韩玄斌将裁决收好,冲着白浔耸了耸肩膀,“看来这次还不需要白老师救我了。”

    “你这小子一段时间没见,居然就变得如此强大了。“白浔也是因为之前的战斗对韩玄斌另眼相看了起来。

    “一般一般,正常的修炼就是。”韩玄斌打了一个哈哈,看着周围依旧还在的那些围观的人,皱起了眉头,“算了白老师,今天还是先到这里吧,改日我在拜会,先行告辞了。”

    “是要回家吧,去吧,我早就看到雷刚在附近等你了。”

    白浔也是微微一笑,转身离开了擂台。

    看着周围那些修为才不过御灵境御气境的学员看他崇拜的眼神,韩玄斌头皮都硬了,现在我走下去的话,该不会这些扒光了吧!

    东西都放好后,韩玄斌跳下擂台,就向外走去,“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他并没有去叫诗曼和轩辕静二女,现在人怎么多,实在很不方便,还是先回去再说吧。

    在韩玄斌独自一人离开演武场的时候,轩辕静还沉浸在韩玄斌之前那大发神威的模样当中。

    这样文武双全的男人,一定是我的真命天子!

    “唉这妮子怎么好像又开始犯花痴了。”诗曼看着呆呆不动的轩辕静摇摇头,“玄斌可不喜欢这样的女人。”

    “诗曼姐姐说的是,玄斌哥哥才不喜欢花痴女呢。”

    华琼有些不喜欢轩辕静,这家伙要和她抢韩玄斌,怎么可能让她喜欢,诗曼姐姐也就算了,她那么温柔,但这个女人怎么能配得上我的玄斌哥哥!

    不过二人的话,轩辕静是一点都没有听到,依旧是呆呆的看着韩玄斌离去的方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演武场角落当中,余天龙脸色有些不好看,“这家伙居然如此年纪就有这般修为了,当真是留不得!”

    余天龙阴沉的看着门口的方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随着韩玄斌和那两名皇子的离去,演武场当中的人也渐渐的散去了。

    但是韩玄斌的名头却是再次在文华学府当中响了起来。

    有不少的人认为以韩玄斌的修为和实战水平的话,完全能够拿到学府竞赛的前十名。

    甚至还有很多人,开始以韩玄斌为目标奋斗起来了。

    这样无论是文武都是超越同龄人的家伙,也是让很多人没有了那种攀比的心情了。

    而更多的即将参加学府竞赛的学员们,则是把韩玄斌当初了一个很强劲的对手在看待。

    那一枪的风情,许多人自问是抵挡不住的。

    在这学府当中闹出的这片风波,已经坐上回家马上的韩玄斌自然是不会知道的。

    此时的韩玄斌正一脸苦笑的听着雷刚滔滔不绝的夸赞。

    “哈哈哈哈!少爷,今天的比赛我老雷全看到了,没想到少主居然如此的厉害,真是天佑韩家啊。”

    “要是老爷们知道了少爷居然又如此修为的话,一定会高兴坏了。”

    听着车外雷刚不停的赞许,韩玄斌脸上微微带着笑意,比起他即将要面对的,现在他的修为根本就不算什么。

    区区的虎贲境,什么时候我能到达武侯境乃至天意境的话,那个时候才是真正能够放松下来的时候。

    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目标而已。

    韩玄斌自然不会因为这夸赞而盲目自大,每每想起覆世之文的恐怖的时候,韩玄斌都是会再次的将心情回归到一个很平静的起点。

    要兴奋也要等到覆世之文覆灭的那一天在兴奋吧,现在,远远不够。

    韩玄斌一路听着雷刚的赞美,不知不觉当中也到达了韩府。

    下车后,看着韩府门前上挂着那那巨大的牌匾,“有一阵子没回来了,雷叔家里人都怎么样。”

    雷刚一边吩咐着来接马的下人将马车停好,一边回应韩玄斌,“老爷们都很好,这段时间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夫人和太奶奶很想少爷,整天念叨着少爷。”

    “这样啊,那就先去拜见母亲和奶奶吧。”

    这回韩玄斌没有直接先去英烈殿见他父亲和爷爷,而是先去韩府的后院的园子当中。

    他母亲和奶奶一般都在那个地方。

    一路上问候一些在韩府当中呆了很久的仆人们,不一会儿便到了花园当中,他母亲和奶奶见他回来当然是十分的高兴。

    拉着他说了半个下午的时间,才放韩玄斌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