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不利的规则-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31章 不利的规则

    第一百三十一章

    此话一出,所有的参赛选手皆是一片哗然,韩玄斌也不例外。

    “这个规则怎么这么变态!不光自己要拿到一百块令牌而且队友也要拿到,还不允许队友被淘汰。”

    他的脸色有些难看,华琼和轩辕静两个一看就是那种特别好欺负的,在里面的话可没有不允许不抢夺其他人的。

    规则也只是说不shā rén而已,但没说不能抢东西,能参与这次比赛的都不是傻子,自然很明白这一点。

    “这下麻烦了,如果到时候我没进决赛的话,怕到时候整个计划都要被破坏了,左行良知道我没进去的话,八成要弄死我。”

    韩玄斌看着站在他前方的华琼和轩辕静,长长的叹了口气。

    正巧,轩辕静想通了这个残酷的比赛规则,有些愧疚的看了一眼韩玄斌,见韩玄斌真好在盯着她,吓得连忙回过头去,不敢再看韩玄斌。

    华琼倒是没有考虑这么多,准确的来说她根本就懒得去思考规则当中的内容,在她的脑海里,反正只要又玄斌哥哥在的话,一切都能解决了。

    “规则以及说完了,请按照之前入场的顺序依次来我这里领取自己的令牌,在进入传送阵盘内。”

    白浔站在入口的传送阵盘前,从自己的储物袋当中掏出了一箱满满的黑色令牌的xiāng zǐ,依次分发给到这领取的人手上。

    在领取后,就直接进入到传送门当中。

    等临近韩玄斌这一组的时候,韩玄斌突然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急忙拉着华琼和轩辕静的手臂说道:“等到里面的时候,我们十有会自动分开,估计到时候传音灵诀也不能用,记得到时候要好好的保护自己。”

    韩玄斌这一说,周边的人也是察觉到了这一点,原来那个裁判说的自己的队友的令牌为零的时候,自己也会被淘汰,原来一开始进去的时候,很有可能是随机传送被分开的。

    想到此处,都不仅得开始骂着想出这个任务的人真是太没有人性了,随机也开始纷纷告诫队友,不要太早被淘汰。

    “放心吧,玄斌哥哥,华琼到时候一定会先去早你的。”

    华琼拍了拍自己才刚刚发育的小胸脯,一脸你放心的模样。

    她越是这样韩玄斌就越发的担心,谁知道这个小妮子到时候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他可不想那样莫名其妙的被淘汰掉。

    在即将轮到他们的时候,韩玄斌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反正也不知道到时候会是在上面地方,到时候你们只要记得我会沿途留下一个三边形作为记号,若是你们发现了这样的图案,那就说明我在不远处了。”

    说着韩玄斌连忙在手上画下了一个有些怪异的三边形的形状。

    “记好了没有!”

    “记好了”

    “记清楚了”

    唉,我只能想到这一步了,接下来就听天由命吧。

    很快就到韩玄斌他们了,在从白浔手中接过令牌后,他们便是十来个人一起,上了传送阵盘,随着光芒一闪离开了这个地方。

    韩玄斌离开以后,剩下的人也是依次拿了令牌上传送阵,直到所有人都被传送走后。

    在那个奇特的水晶屏幕上,原本场地当中的画面开始慢慢的扭曲起来,接着一边,出现在一片原始丛林当中。

    巨大的屏幕上面的画面被分成了十等分,每一个划分的画面当中都有一个人,而画面也是时不时的在参赛选手当中跳动。

    这时,将空xiāng zǐ收回的白浔,又再次透露出了一个秘密,“好了,各位观众们,现在比赛已经正式开始了,这第一场的比赛最大期限将会在后天的正午结束,而这个消息我们会在只剩下三个时辰的时候才会告诉当中的选手。”

    “而我们屏幕将会一直提高画面若是,当中不是武者的人沉受不住的话,可以先行离开,等会去休息后凭着门票再次进入,接下来请各位慢慢观看。”

    白浔说完最后一句话后,冲着大家鞠了一躬后,才走下擂台,向着那裁判席走去。

    他现在的任务算是完成了,现在就是看选手他们自己的水平发挥了。

    裁判席之前说了,是建立在一个高台之上,白浔一回到这里,就立马走到老神的坐在位置上,慢慢喝茶的轩辕chuán qí身旁,一脸的不乐意。

    “我说,老哥,你也太不仗义了,这比赛当初明明说好的你来作为裁判的,现在你拉我来,自己却在这边乐得自在!”

    “别急,别急,小白,有些事情你不清楚。”轩辕chuán qí抿了一口手中的茶,笑眯眯的说道:“这次比赛,不同以往,牵扯到了那个势力,说是想招人。”

    “什么势力不势力的!本来就是你当主裁等等!”白浔说着突然一惊,神色大变,“你说的难道是”

    轩辕chuán qí轻轻的点了点头,眼睛瞥了一眼,竞技场当中的包房的位置,“没错,那边发话了,说是想招收几个人,让我们这次比赛要严格点,严厉点。”

    说着还露出了一脸无辜的表情,“小白你也知道,我这人最看不的那种破坏规矩的人,如果真的让我当裁判的话,我怕到时候干预的时候,出手重了,打死人,那可就麻烦了。”

    “唉我真是倒霉,没想到这种破事居然落在了我身上。”白浔这下也是没话好说了,也是看了一眼包房的方向,“chuán qí老哥,看在我在军队当中是你亲卫的面子上,告诉我那个这次比赛有多少大人物来看了。”

    “说道这点我就来气!”轩辕chuán qí此时一点当朝三公的威严都没有,仿佛就像一个路边在吵架的人一样,指着白浔的鼻子就骂,“你还知道,当初在军队当中的时候你是我亲兵,当初我还是一个小将在韩老爷子手下的时候,让你给喝点酒,你还相韩老爷子举报我,你还有脸说!”

    “老哥!那个时候要知道第二天就要打仗了,你当天晚上还想吃香锅喝酒,我能不举报你吗!”

    轩辕chuán qí顿时被这一句说的哑口无言起来,悻悻的说了一句“没劲!”

    “还是告诉你把,省的到时候你裁判的时候不走心。”

    轩辕chuán qí摇了摇头还是告诉了白浔一个消息,那就是这次因为有那个势力来挑选弟子,所以导致很多想拍这个他们马屁的人都来了。

    反正在包厢区内,几乎都被各大势力包场了,就是想到时候能够结识一下,那个被选中的人。

    当然了,另外一边的宗派竞赛也是一样,他们打算两边一起挑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