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妄天图-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32章 妄天图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不过这些,他们参赛的选手还都蒙在鼓里,更比别提还有比赛时间这种东西了。

    此时韩玄斌一脸淡然的看着周围的景色,“森林?”

    看到这片郁郁葱葱的森林后,他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丝弧度,别忘了他之所以能提升的这么快,和一直在天阙山脉森林当中击杀妖兽是分不开的。

    “也算是半个主场了,看来这次的这个海选赛是没问题了,只是有些担心那两个女孩子家家的受不受的了这个。”

    一想到自己可能还会有两个拖油瓶,韩玄斌就不仅一阵头疼,她们被淘汰了的话,自己也会被淘汰的。

    “唉,现在先找他们先把。”摇了摇头,韩玄斌拿出一把小bǐ shǒu,在一旁的树下刻上了之前商量好的特殊的三边形。

    这片森林十分的巨大,在没到达战将境无法随意的凌空的时候,对于这些参赛选手们还是有很大的麻烦的,并且还有很关键的一点。

    没人会相信在这么大的一片大森林当中会连一只妖兽都没有,很有可能那个大赛的委员会们驱逐一些他们应付不了的妖兽,但肯定不是全部。

    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当韩玄斌遇到了第一只已经突破了妖兽九品,已经开始化形的妖兽的时候,他开始明白了现在的情况已经不仅仅是要夺取令牌了,还有在这些妖兽纵横的森林当中活下来,也是这个比赛的目的之一吧!

    因为周围的树木都十分的茂密,韩玄斌也只是随便选择了一个方向,只是每隔一段路程就留下一个标记,同时他也在观察二女有没有留下记号。

    在森里里穿梭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后,韩玄斌走到了一处水潭边,摸了摸毫发无损的衣服,“好在烽火山河衣防御力够强,这走了大半天了碰上了多少只,化形期的妖兽了偷袭了,有完没完!”

    韩玄斌骂骂咧咧的说着。

    像是要妖兽,和武者的划分并不一样,武者分御气,御灵、虎贲,战将、武侯,天一。

    而妖兽却只有四个阶级,从一直是妖兽之身的妖兽期,再到后面的化形期,随后便是蜕变期,乃至能与天一境最强大武者匹敌的,大成期。

    韩玄斌现在在这片森林当中遇见的很多都已经开始慢慢演变chéng rén类模样,有着四肢,但却依旧还保留之前痕迹的化形期妖兽。

    这类妖兽,身上的妖兽特征越少,就越强大,等到身上完全没有一丝妖兽的特征的时候,就代表着这已经是一个蜕变期的大妖兽了。

    化形期的妖兽们,和武者对比的话,应该是处于御灵境中期到战将境中期的样子。

    好在韩玄斌运气也不能说很差,遇上的一般都是一些才刚刚开始化形的妖兽,特征相当明显的,解决起来还算简单。

    而且一路上韩玄斌还发现了几个小xiāng zǐ,当中装着零零散散的黑色令牌,十来块左右,也算是聊胜于无了。

    “这两个小妞到底排被传送到哪里去了,怎么一点记号都没有发现。”

    韩玄斌再次在一棵树脚下刻下了标记之后,有些不耐的说着。

    真讨厌这样没有安全感的感觉啊!

    而这时,韩玄斌耳朵一动,立刻闭上眼,想仔细的听清楚一些。

    “声音是从我刚刚来的这边传过来了,听声音好像是有打斗的样子!”

    韩玄斌听到有兵器的碰撞所发出的劈里啪啦的响声后,先是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但马上就就朝着那个方向慢慢的摸索过去。

    鹤蚌相争渔翁得利

    就算我做不了渔翁的话,做一条吸饱血液的蚊子总可以吧。

    韩玄斌小心的朝着打斗的地方摸索过去,并且将自己的气息压制到最低,防止自己的气息外露出去,被对方发现。

    弓着腰,一步步的向前慢慢的走去,耳中传来兵器碰撞的声音也是越来越大。

    终于在扒开一片草丛后,韩玄斌这才看清楚了那当中的内容。

    并不是只有两方,而是三方正在争斗这,一共五人,又两方皆是两人,还有一人身穿白衣,独自一人,皆是男性少年,三方正在抢夺一个木箱。

    那木箱当中装着满满的一大堆令牌,光是随便一看就知道至少是有上百块了。

    “好家伙,居然一个xiāng zǐ当中就藏了一百块多块令牌,难怪这几个家伙都不管声音的大小了。”

    而让韩玄斌觉得惊讶的是,那三方一开始还是互相争斗这,但是渐渐的那两方好像都觉得那身穿白衣的人很是厉害,居然开始想联手先干掉他之后,在来瓜分或是争夺者xiāng zǐ当中的令牌了。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确实没有他们想象当中的那么如意,那穿着白衣的少年,就像是玩腻了一般脸色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真是老虎不发威你们当我是病猫,本来还想好好的和你们玩一玩,既然你们想找死的话,那么就别怪我妄天图了!”

    妄天图?!

    韩玄斌听到这名字后反应了过来,这家伙正是之前龙天傲在比赛前只给他看的最有可能夺得第一的十个人当中的一个。

    而此时另外的那各自有着两人的双方听到这人自报家门都,不免有些惊慌,

    他们都是七八重虎贲境的,一听到对方居然是那大名鼎鼎,由天讯阁排序,能够夺得第一的那十人之一的时候,纷纷开始胆怯起来。

    “哼哼,现在才想知难而退?晚了!”妄天图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银色的细剑,遥指着四人,“本来还想多引一些老鼠来的,不过我平生最恨的就是你们这等见风使舵的人,所以”

    妄天图手中的细剑宛如一条细长的丝线,就像是风中的柳絮一般,寻不到踪迹,但方向却是那既然的脖子。

    “去死吧!”

    “糟糕!”

    “不好!!”

    “完了,快走!”

    那本想串通的四人这个时候,见对方居然有如此本领,哪里还有心继续下去,纷纷转头想逃。

    但妄天图手中的细剑太快了,转瞬之间,四人的脚踝处居然都被狠狠的砍断了。

    让本想逃跑的几人脚下一软,瘫倒在地上。

    “你们应该觉得庆幸,若不是这次比赛规定不能shā rén的话,你们现在的脑袋的血都已经放光了。”

    妄天图表看着几人惊呼的表情很是享受,这让韩玄斌不仅得想起了徐吾阳那个家伙,这眼前这个妄天图一样,都是那种心理变态类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