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出现-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34章 出现

    第一百三十四章

    之前妄天图的实力二女都已经见识过了,异常的强悍。

    见妄天图已经不打算放过她们了,二女倒是也显得有些决绝,体内灵能涌动,一副想要鱼死网破的模样。

    “可笑!”

    妄天图心中有些不屑,这样的修为和送死没什么区别,手中细剑银光连动,剑锋一转,居然冲着二女的脸划了过去。

    居然是想先让她们破相,凌辱一番。

    可就当那银色细剑即将突进到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二女的身前时,妄天图突然眉头一拧,转身连挥几剑,将突如其来的几道金色斩击劈碎。

    不过当他将这几道斩击劈碎的时候,确实真真的看清楚了那斩击的后面居然又再度冲上来了一个人影,那人的手中还提着一把怪异的兵器,当头向他砍来!

    “是谁!”

    妄天图仅仅来得及大喝一声,举剑横档,想要将这一击先抵挡下来。

    不过剑上传来的巨力却是让他措不及防的倒飞的出去,狠狠的撞到了一个大树上。

    力道之大甚至连那阻挡的大树都被震段了好几根枝条。

    二女原本已经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决定了但眼前发生的事情,确实让她们都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你这家伙两个女孩子家家的动手,还要不要脸了。”

    当二女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眼前这才突然一亮,“玄斌哥哥你来了!”

    “玄斌。”

    韩玄斌死死的盯着真在慢慢爬起来的妄天图,连头都没有扭,说道“华琼,轩辕静,你们先到一旁等着,这个家伙不是你们能解决的。”

    华琼自然是很乖球的听了韩玄斌的话,走到一旁,不过轩辕静则是有些担忧的看着韩玄斌,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但手臂却是被华琼拉住,被拉着向着一旁走去,“好了,走吧,这件事情交给玄斌哥哥吧,没有人能比我玄斌哥哥更厉害的。”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要相信玄斌哥哥。”

    听到这些话的妄天图嗤笑一声,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手中的没有一丝变形的银色细剑指着韩玄斌,“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从刚刚开始,我便知道,你肯定是一个死人!”

    “放心,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死的!”韩玄斌也毫不胆怯张口回到,“我也奉劝你一句,说多了大话,舌头可是要被割掉的!”

    “有趣,真是有趣。”妄天图再无之前的正常的模样,反而开始癫狂的大笑着,手中银色细剑也开始毫无章法的胡乱挥动着,“真不知道这两个女人到时候看到你身死的时候,那个表情回事怎么样的!受死把!”

    那细剑划出一道道银色的细线,好是一张大网一般,向着韩玄斌身上罩去。

    韩玄斌紧握裁决,周边开始慢慢的下起了蒙蒙细雨,这时他脸色突然一变。

    好快的剑!

    释放了雨之域的时候,韩玄斌一般是能完全察觉到对方的行动才对,但是现在他却无法完全感知到妄天图的一举一动。

    对方速度太快了,打一个比方,就是对方做出十个动作的话,韩玄斌却只能感觉到五个动作而已。

    而另外五个,他居然完全无法察觉!

    “这家伙果然不简单!真是难缠的对手!”

    韩玄斌看着迎面飞来的银色大网,手中裁决一顿,一连挥出十多道玄金斩。

    并非是他想要硬拼,而是实在是躲不开这一招,韩玄斌有种感觉,自己若是把背后露出来的话,说不定真的有可能直接被对方一击必杀了。

    而这场战斗,却并非只有在场的四人观看,在中央广场上的竞技场当中,原本是十个画面的竞技场,这时当中的五个突然切换了,一半的屏幕上的画面正式韩玄斌和妄天图的战斗。

    “咦!快看,画面变了,居然有一半的屏幕是在播放这两人,肯定不简单。”

    “哇,这人不是那个妄天图还有最新出来的那个叫做韩玄斌的人吗!”

    “难怪能占据一半的屏幕,他们俩的战斗肯定精彩。”

    不止观众席上议论纷纷,就连一直平静的包厢区内也是响起了声音。

    很多在大唐位高权重的人也有不少人来观看的这场比赛,当看到是韩玄斌的时候,纷纷惊讶一声:这不是韩国公家的独子吗!算算年级现在也才二年级左右吧,居然就到达了这个境界,真是不愧是韩家人。

    在一间包厢当中突然传出了豪迈爽朗的笑声,“哈哈哈哈,果然不愧是老夫的孙子,就到达了这个境界了,不错很不错!”

    “父亲,之前韩儿回来的时候本来也想见您的,只是您当时不在,所以也没问这孩子的修为,没想到居然进步的这么快。”

    这间包厢当中,只座了两个人,正是韩玄斌的爷爷韩长青和他的父亲韩信。

    韩长青脸上笑意不断,摸着胡子笑道:“上次回家的时候,见他也才不过是虎贲境一二重的样子,本来说给他那件衣服是想让他参加比赛的时候,不要受太大的伤用的,现在看来,韩儿这孩子怕是可以走到很后面的把。”

    “那是自然的。”韩信抿了一口茶,说道:“我观韩儿这孩子其实还是有很多事瞒住我们的,手中的底牌也不知道有多少。”

    “那是好事,韩儿也不小了,有自己的主张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希望这孩子不要闯大祸把咦父亲你看,韩儿这会儿实在干什么?”

    “嗯?那先别说话,让我好好看看我的孙子的水平。”

    韩长青盯着那传来画面上,韩玄斌在一连挥出多道玄金斩后,在短暂的阻挡了妄天图一会儿后,却是停顿了下来好像在发呆一样。

    “这个家伙的剑太快了,若是被近身了的话,对方肯定不会和我硬拼的,看来要逼迫这个家伙和我正面交锋了。”

    韩玄斌很明白对方的优势,和自己的优势。

    这家伙速度太快了,虽然力道可能不强,但是自己很有可能到时候一下都打不中对面。

    这个劣势要想个办法,不然就太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