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洞穴的深处-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37章 洞穴的深处

    第一百三十七章

    韩玄斌他们很xìng yùn,他们所到的山峰也不算高,但是确实有一个妖兽的洞穴。

    虽然洞穴里的妖兽虽然已经到达了化形期,但是也仅仅只是有了一个点人的形态而已,算不上是多强的妖兽,自然是简单利落的就搞定了。

    洞穴看起来比较深,具体多深的话不知道,

    在将妖兽的洞穴“霸占”之后,韩玄斌再洞口布下了一些wěi zhuāng让洞口不是特别的明显。

    在寻了一些干柴火后,韩玄斌回到了洞穴后,又再次将洞口遮蔽起来,才安心的会到洞今夜我们也算是有个安身的地方了。”韩玄斌冲着二女说道,但是二女此刻却并没有看向他,均是盯着那黝黑的洞穴。

    “玄斌哥哥,这个洞穴有些奇怪啊!”华琼指着那黝黑的洞穴深处,“刚刚洞好像有什么东西闪烁了一下。”

    轩辕静也是点了点头,表示她也看到了。

    “闪烁了一下?”

    韩玄斌闻言看向那黝黑的洞穴当中,手中白光一闪,裁决出现在手中,“你们现在这里等下我,我进洞穴看一看。”

    对于这个好不容易找到的洞穴韩玄斌可是不想放过,拿着裁决,手中拿出了一根火把,慢慢的向洞内摸索过去。

    “玄斌哥哥,华琼也要一起去!”

    华琼刚刚想冲上去,却被一边的轩辕静拉住着。

    面对一脸不解的华琼,轩辕静摇了摇头:“我们还是不要去打扰他把,我们一起的话他还要分出精力照顾我们。”

    “可是”华琼嘟着嘴看着轩辕静,虽然她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但她还是喜欢呆在韩玄斌身旁的感觉。

    “那玄斌哥哥你要小心啊。”

    最终华琼没有和韩玄斌一同进去。

    韩玄斌做了一个放心的表情后,一手提着裁决,一手拿着火把,慢慢的向洞内走去。

    “怪了,这个洞穴怎么这么深?”韩玄斌一脸纳闷的举着火把,原本以为一个洞穴而已,再深能深到哪里去。

    可是,现在已经走了半个时辰的他是彻彻底底的将这个念头抛弃了。

    “这个该死的洞穴到底是通向哪里的!”

    韩玄斌手中的火把已经燃尽了三根了,居然还是一点都看不到这个洞的东西。

    这种诡异的情景让韩玄斌脖子有些发麻,在这么深的洞穴当中怎么可能会有光在闪耀呢。

    等等!

    韩玄斌突然停下了脚步,难以置信的看向回头的方向,那原本回去的路这个时候居然变成了一堵墙壁。

    “该死!果然不对劲!”韩玄斌手中裁决刹时金光大放,猛的一道玄金斩劈向那墙壁。

    “这下麻烦了。”提着火把,韩玄斌一脸苦笑的盯着那脸一丝划痕都没有的墙壁,以他的力道,这种普通的山石,那还不是随意的劈开。

    走上前,伸手在那墙壁上按压的几下,“从触感来看的话,就是普通的山石才对,如果是这样的话”

    再次扭头看向那依旧是黑黝黝的洞穴,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有东西想要我继续往下走?或者是我显露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这种被牵着鼻子往下走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韩玄斌心中暗暗的骂道,但现在也别无他法了,只能是继续的往下走。

    在这一片黑暗当中,时间好像已经失去了意义,有的只有手中火把跳动的光芒,和自己的呼吸和脚步声。

    “唉这样走下去什么时候是一个劲头啊,时间到底过去了多久,华琼和轩辕静那两个小妮子是不是已经离开了?这第一场竞赛会不会早就已经结束了?”

    韩玄斌此刻脑中一片混沌,浑浑噩噩的也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

    快算不清自己从储物袋内掏出了多少根火把了,话说他真的有在自己的储物袋内准备那么多的木棍吗?

    当再一次的从储物袋内拿出一个火把准备接上的时候,终于前方传来了一点光亮。

    这一点光亮仿佛让韩玄斌看到了希望一般,“终于要走到了吗!”韩玄斌现在很激动。

    但凡是一个正常的人被关在这种暗无天日的情况下,一直走的话,没有几个人能够承受的住。

    加快了脚上的步伐,韩玄斌一路小跑的朝着那个光亮的地方前进着。

    渐渐的那光亮了韩玄斌越来越近,是一层奇怪的光幕般的东西。

    “我今还就是要看看这东西到底是在搞什么鬼!”

    现在他就是想离开这黑暗的洞穴通道内,一秒钟都不想再多呆了。

    走到光目前,先是用手试探了一下,“嗯?看来手能穿过去,这后面应该是有什么东西。”

    韩玄斌用手来回试探了几次,感觉没有什么大问题后,这才整个人穿了过去。

    可是,当穿过光幕后,他彻底傻眼了。

    “这是什么!”

    眼前的车水马龙的场景,让他有一种光如隔世的事实。

    “我这是”韩玄斌低着头,呆呆的看着自己身上的牛仔裤和桖,又看着眼前那个在印象当中熟悉的城市,街道上流动的人群。

    眼前的事情让韩玄斌一时间失去了思考。

    在慢慢的接受了眼前的场景后,韩玄斌木楞的流入到了人群当中。

    “我这是在我家楼下的街道上?”

    “不对,我应该是在一个洞穴当中才对!”

    “可是眼前的情景那么的真切!”

    “难道之前一直都是我的幻想吗?”

    无数的问题在韩玄斌的脑中响起,而当他按照脑中的记忆,来到自己的家门前,颤抖的从自己的口袋当中掏出钥匙进入到门内的时候。

    韩玄斌他真的有一种之前的一切其实都是自己再做一个很长的梦一样。

    看着屋内熟悉的场景,再一次的迷茫了。

    “我现在究竟是在什么地方?”韩玄斌无神的走到冰箱前,拿了一瓶啤酒,仰头灌下。

    口中传来的冰啤酒的口感,和手中冰凉的啤酒罐,无时无刻的不在告诉韩玄斌,此时此刻,他就是在自己的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