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察觉到了不对劲-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40章 察觉到了不对劲

    第一百四十章

    听到此处韩玄斌猛的一激灵,在储物袋内忙着掏出火把,点亮后,调出自己的属性面板看着,在最下面一行那个一直停在0100的破灭值升级条上,这回确实变成了40100了。

    这突如其来的奖励让韩玄斌都有些措手不及起来。

    这啥意思?之前我杀了那么多的东西你动都不动一下,现在突然就涨了40点破灭值?

    韩玄斌呆呆的看着那个数字,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不错不错,看来我升级的地方果然是在这次的学府竞赛当中,这系统也太会搞事情了。”

    “还奖励了一个大转盘,也不白费我花了这么大的力气。”

    韩玄斌现在是高兴了,也先不去管其他的什么,在确认了这里是洞穴的最深处,而且周边除了只有倒在地上的妖眼的尸体之外,也没有什么生物之后,索性就直接把大转盘调出了出来。

    “趁着现在运气不错的时候,赶紧chōu jiǎng,说不定到时候能出一点好东西也说不定。”

    抱着这个是意外得来的心里,韩玄斌启动了大转盘,可是当转盘上的指针再一次的停在一块上品灵晶的地方的时候,韩玄斌真是有些哭笑不得起来。

    这一次近这个洞穴的刺激太大了,从天上到地上再从地上飞回天上,在狠狠摔下来,这过程实在是有些难受。

    苦笑一声,拿着火把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那妖眼的尸体前,将他之前丢出去,已经变回来的罗睺枪拿在手中,准备离开这个洞穴。

    只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不免都是要触碰到那妖眼的尸体的,在韩玄斌把裁决拿下来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在这个妖眼的身上,居然掉下来了两块令牌,而且并不是黑色的,而是白色的。

    韩玄斌将这两块奇怪的令牌那在手中,疑惑的看着,“这是什么东西?怎么感觉和那个黑色的令牌有些相像?”

    不只是有意还是无意,在韩玄斌将这两块令牌拿在手上的时候,突然那令牌上面显露出了一行字。

    以一敌百,持有此令牌可以直接完成本次比赛。

    嗯?!!!

    好家伙,原来是这样的东西!

    韩玄斌惊讶的看着两块令牌,如果这样说来那么岂不是现在他们当中就可以直接出去两个人了!

    现在只要他找到传送阵的话,直接就能够将二女全部传出去,反正规则上面也没有说是要一起传送出去的。

    “若是只有我一个人,而没有轩辕静和华琼的话,相比到时候一个人收集令牌,会安全的多。”想到此处,韩玄斌已经有了决定。

    将裁决上那个恶心的粘液甩干净后,走出了这个黝黑的洞穴。

    现在他是一秒钟都不想在这个黑黝黝的洞穴当中呆了,谁知道这里面会不会在出现什么奇怪的东西。

    而在韩玄斌将这两块白色令牌拿起来的一瞬间,在竞技场的那高台上。

    一名穿着竞赛委员会服装的人员走到了,轩辕chuán qí耳边说说了几句。

    “嗯,我知道了,下去吧,继续看着还有谁能够破格取得余剩下的白色令牌。”

    轩辕chuán qí吩咐了一句,在等那传信之人下去后,这才对着周边坐着的那些,委员会当中的人们说道:“我们一个布下有四关特殊关卡,现在妖眼的那一个已经被那个叫做韩玄斌的年轻人给破除了。”

    轩辕chuán qí的话倒是引起了这个裁判高台上的议论之声,

    当中一名胡子花白的老者感叹着,“是当时特地加上的那四个关卡吗,那可是特地选了四个一般战将境修为才能闯过拿到令牌的关卡啊。”

    “是啊,而且当中的变化也不是很容易发现的,像是那个妖眼,当初我还反对说这对这些学员来说太过于困难了,没想到居然有人直接就闯过去了,真是不简单啊。”

    坐在其他方向的几人也是纷纷的发出了自己的声音,但都是载赞叹着韩玄斌的作为。

    轩辕chuán qí也没说话,只是默默的盯着那水晶屏幕上,上面并没有韩玄斌的画面出现。

    在他们设下关卡的时候,其实也是为了让创这四关的学员们有点自己的秘密,毕竟那些关卡都十分的困难,需要这些还在虎贲境的学员们拿出十二分的力量。

    而毕竟现在还只是处于淘汰赛的地步,这样就让他们暴露自己的底牌的话,也不是他们想看到。

    轩辕chuán qí看着屏幕,嘴中呢喃着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得到的声音,“韩玄斌啊,韩家人啊,这下怕是有好戏看了,这孩子可能就是那变数之一了。”

    也不知道轩辕chuán qí在没头没脑的说着什么,只是在他说完后,洒然一笑,便再没有了下文。

    回到洞这回韩玄斌没有走多长的时间,很顺利的就到达了洞穴的路口,这时华琼和轩辕静二人正在一脸担忧的看着洞的。

    当二女看到韩玄斌回来后,才发出了一阵欢呼声。

    “玄斌哥哥,你终于出来了,华琼都在外面等了你一天了!”

    华琼的话倒是让韩玄斌有些摸不着头脑,一天?

    怎么回事我当时在洞也没呆多久吧,这怎么就过去一天了呢?

    一旁的轩辕静看着韩玄斌出来了也是送了一口气,“玄斌,你终于出来了,我们还以为你出了什么意外,想着如果今晚你再不出来的话,我们就进去找你了。”

    “我真的已经进去了一天了,现在是什么时候?”

    “现在太阳已经快下山了,马上就到我们进入的第二天了。”

    听到这里韩玄斌沉思了片刻,将之前的种种结合了起来,想着这当中的联系。

    之前我我大概也就是在那漆黑悠长的洞穴道路上花了一点时间,应该也没多到一天才对。

    只能说在陷入幻境的时间,比我想象当中的要长,只是如果是那么长的时间的话,以那个妖眼的本事,我现在应该已经被吸干了才对。

    可为什么只是延长了我的时间呢?

    难道说!!!

    韩玄斌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最合理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