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拳头大才硬道理-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7章 拳头大才硬道理

    第十七章

    韩玄斌这番话算是让在场所有的学员彻底地认识到,这个110寝室当真是不好惹,向问天这小子未免也运气太好了点。

    不仅仅当朝太保的儿子,还有平南王的世子,以及那富可敌国的龙腾商会的少东家。

    现在就连堂堂的韩国公大人的孙子都在110寝室里。

    谁还敢往这寝室惹事,哪怕是皇帝的儿子,怕是也要想想自己惹了之后该怎么善后。

    场中一时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当中。

    韩玄斌一脸了然无事的模样,慢慢悠悠的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除去向问天外,四人相视一笑。

    拍了拍都已经魂游天外的向问天,韩玄斌只是淡淡的点点头,眼中的意思很是明确。

    你怕啥,有哥哥们罩着你!

    向问天此时有些手足无措,虽然他脑子里有这样幻想过,但那毕竟是幻想。

    此时几乎所有人眼光都在打量着坐在最后方的这五人。

    坐在靠前方的穆歌,此时眼中露出了一丝了然的神色。

    “我说这个叫韩玄斌的人怎么会气运红的发紫,原来有这般身家。”

    他嘴角勾出一丝神秘的笑容,不知道为何,这个笑容在这个十岁小鬼身上,显得十分的诡异。

    那姑苏蓝枫也是盯着五人,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见到教室当中的气氛如此僵,李霸强此时轻咳一声,拉回大家的思绪。

    “嗯,很不错,各位同学的大概情况我们都了解了。”

    李霸强拍了拍手掌,赶忙岔开话题:“那么接下来就选出一个班长好了,自选,各位将自己认为适合的人选写在小纸条上,然后全部交到我这里来。”

    说着将手中白光一闪,出现了一沓纸条。

    接着一挥,这些纸条就飞舞到每个人的桌子上,“各位抓紧时间,上午的课程马上就结束了。”

    李霸强看着已经缓解下来的气氛,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这叫什么事,这次带的班里居然有这么多大人物的儿子。”

    “哎!这些小鬼到时候惹的麻烦一定不小,应该要好好的管管,要不然我这班主任太没有威严了。”

    李霸强想着的时候,已经有人写好了,交了上来。

    韩玄斌

    韩玄斌

    韩玄斌

    轩辕拓跋

    姑苏蓝枫

    韩玄斌

    李霸强看着手上除去两张纸条上的名字不一样之外,其他清一色的都是韩玄斌,不禁有些哑然失笑起来

    看来班上这韩府的小子算是最大的了。

    不过他们小小年纪就看的如此的明白,都知道这个韩府的小子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在全班都将纸条交上来后,李霸强捏着手中的纸条。

    在身后的黑板上写上了韩玄斌、姑苏蓝枫以及轩辕拓跋的名字。

    “只有这三位被列入选举名单,目前是韩玄斌韩同学最高票”

    “我不想当班长,太麻烦了。”

    李霸强的话都还在嘴边说着,韩玄斌就直接出声打断道。

    开玩笑,当什么班长。

    前世他读书的时候也是学渣一个,现在他能管好自己都不错了。

    你说要他当这个看来没什么毛用的班长,还不如让他好好的睡上几觉。

    李霸强被打断了也不气恼,“那么就只剩下姑苏蓝枫和轩辕拓跋了,二人票数一样,现在你们二人可以。“

    “老师,这轩辕拓跋也不想当班长。”

    韩玄斌挪了一下位置,隔着向问天按着轩辕拓跋。

    本来轩辕拓跋还有些激动想站起来说几句,但是感受到韩玄斌按在自己肩膀上的巨力后,有些蔫蔫的垂下了脑袋。

    “是吗,看来拓跋同学也是意外被选中的。”

    “那么我们一年十班的班长,就是姑苏蓝枫同学了。”

    很快地,时间就过去了,课程时间该是要结束了。

    “准备到午休时间了,各位下午申时前记得来教室,我们的专业老师会来班上。”

    “那现在下课,姑苏蓝枫同学,你来一下,有些班上的事情要和你说。”

    李霸强说完这些后,便带着姑苏蓝枫离开了教室。

    “啊哟”

    韩玄斌伸了一个懒腰,“这第一堂课也没什么意思,走吧,我听说这里是有食堂的,咱们找地方吃饭去。”

    除去轩辕拓跋脸上有些不爽之外,其余几人均是同意。

    在离开教学楼,正前往学府的食堂的时候,轩辕拓跋快步走到韩玄斌身前。

    “哪怕我们是室友,我还是要和你算账。”

    此刻轩辕拓跋脸上布满了不爽,“为什么不让我当班长,还有为什么你就是寝室长了。”

    那副表情就像是在告诉几人,若是这家伙说不出一个所以然的话,这事肯定没完。

    “拓跋,何必呢,俺们都是一个寝室的人,消消气消消气。”

    龙天傲此时提着肥硕的身子挤到了两人的中间。

    “是啊,我们都是朋友,不该这样的。”

    向问天也是低着脑袋劝说着。

    上官飞鹰则是走到了二rén miàn前,也不说话,就这样一揽。

    揽着二人的肩膀。

    意思也是不言而喻。

    “不行,寝室也是要有排名的,为什么这家伙每次都排第一。”

    轩辕拓跋越想越不爽,直接挣脱了上官飞鹰的手,“这次我肯定不让,我轩辕拓跋从小到大每次都是第一,上次我输了,这次说什么我也要赢回来!”

    众人还想劝说着什么,但韩玄斌此时摆了摆手,让众人先让开。

    走到轩辕拓跋面前,语气当中带着些许的凌厉,“你是不是想知道为什么。”

    轩辕拓跋看着韩玄斌这副模样还真是有些虚了,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喊道。

    “是是又怎么样”

    但就在轩辕拓跋说完这句话后,一股摄人心魄的杀气从韩玄斌身上奔涌而出。

    当中没有带任何的能量,就像是长居高位的人自然而然养成的气势一般,这股杀气也是单纯的气势而已。

    这股杀气来的快去的也很快。

    但是其余四人都是明确地感觉到了。

    特别是轩辕拓跋,他就站在韩玄斌的面前。

    刚刚那一刹那他感觉自己好像是要死了一般,仿佛他眼前站着的不是人,而是厉鬼一样。

    “告诉你,拳头大才是硬道理,现在这里我拳头最大,所以我就是老大,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此刻的韩玄斌压下了那股气势后,一脸淡漠的对着轩辕拓跋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