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就你们还偷袭-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42章 就你们还偷袭

    韩玄斌带头走在最前方,华琼和轩辕静二人走在他身后,三人一行慢慢的向前摸索着。

    而这时头顶上突然一阵劲风袭来,“好胆!”韩玄斌一声大喝,瞬间从储物袋内掏出裁决,浑身灵能猛提,以九重虎贲境的实力再加上玄金斩的力道,奋力向上挥去。

    只听一声咚的巨响,一个黑影手持一把大刀和韩玄斌撞在一起,但是很快变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回去,接着便是一阵难以置信的哀嚎声,“不好,虎贲境后期!点子扎手!”

    韩玄斌拿着裁决,很奇怪这人明明是偷袭,那声音为什么一点都不小,甚至当中还加上了灵能,也不知道是出和目的,要这样大喊出声。

    但是很快韩玄斌就知道了这家伙是打着什么样的主意了,进过这一嗓子的大吼,原本周围停顿下来的气息这个时候纷纷开始向他们这个地方聚拢。

    这下麻烦了,韩玄斌现在都感觉脑袋都快疼死了,这些家伙的目的真是简单的要死,原本他还以为这种人应该是一个个的才对,没想到这些家伙居然都开始拉帮结派了。

    “华琼,轩辕静,一会儿记得要跟紧我!”韩玄斌脸上保持平静的神色,虽然现在他即将被包围了,但也不代表着没有那一线生机,只是要看这个生机到底选着的好不好了。

    这时韩玄斌的头顶上方的树上,一个声音传了下来,“哟,看来来了一个棘手的小子,这模样的话好像不好打发啊。”

    而另一颗树上这是也相同的传来了回答的声音,“有什么不好打发的,不就和之前一样吗,把他身上的东西强光,让他自己出局不久好了。”

    “我是怕咱们这两个小队吃不下和这个小子。”

    “有什么吃不下的,现在也就这个小子到达了虎贲境后期了,他身旁的两个小妞修为根本就不够看的。”

    “也是,我们六个还打不过一个的话,哪里还有脸继续带着这里,”

    树上交谈声不断,树下的韩玄斌这个时候可是忍耐不住了,手中裁决冲天直直,“呔!哪里来的鼠辈,居然敢偷袭你韩爷爷,真是活腻歪了,有本事就快点上,老子可不喜欢这样偷偷摸摸和老鼠一般的东西”

    “哼,牙尖嘴利是吧,等会儿的时候,我看你还这么逞能!”兴许是被韩玄斌这一句给刺激到了,这说话之人当场就火了,大喝一声:“权哥,我们先上了!一会儿我要狠狠地抽这个小子几耳光再让他滚出去!”

    说罢,树上蹭蹭蹭的蹦出了三个人影,皆是拿着大刀,而之前第一个偷袭韩玄斌的人影也赫然就在其中,三人举刀对着韩玄斌当头就是一刀砍去。

    这要是换做别人来选择的话,这一招自然是要躲过去,毕竟自己只有一个人,而对方却有三人,这样硬拼的话,对自己是十分的不利。

    不过韩玄斌哪里是那等怕事之人,嘴角一抿,手中裁决神通释放,顿时化作一杆朱红色的长枪。对着正拿着刀往下砍的那三人一人就是一枪。

    见韩玄斌居然想要自不量力,以一敌三,正在下落的人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不约而同的加大了手中的力道,仿佛已经看到了韩玄斌来不及丢出令牌传送出去,而被一份为三的画面了。

    不过,他们相信当中的画面并没有传来,三名都是虎贲境后期的强者,手持罗睺枪的韩玄斌,身体内的灵能固然是消耗的快,但是那恐怖的威力真的不能咋定位在虎贲境了,就算是一般的战将境初期的话,也差不多就是这样的攻力度了。

    “怎么怎么可能!”

    树上再次传来了难以置信的声音,只不过换了一个人而已,这躲在树上的人原本见韩玄斌想要一对三的时候也任何韩玄斌死定了,可是,眼前的这一幕已经让他完全震惊了。

    那韩玄斌不闪不避,手中那怪异wǔ qì突然变成长枪,接着一连三枪各自点在一把劈来的大刀上。

    韩玄斌的罗睺枪,原本就强大无比,再加上裁决的那坚不可摧的特性,更是非一般的人能够抵挡,就目前为止能够与他相媲美的,就韩玄斌目前见到也就寥寥几个而已,而且对方还都是那种很有名气的家伙。

    而这偷袭韩玄斌的三人虽然都已经堪堪到达了九重虎贲境后期的修为,但是怎么能比的过韩玄斌,更别说韩玄斌还有他的七杀命格提升了那么多的属性。

    噗噗噗

    三声喷血声几乎同时响起,随后便是几声重物吊在地上的声音。

    “权哥,我们不动手吗,阿三都已经上了!”在一个树上,有三名收敏气息躲藏在树阴当中的人,其中一名正对着一个看起来像是他们头头的人问道。

    这个被叫做权哥的人,看着躺在地上吐着鲜血的阿三几人顿时感觉一阵寒意涌上心头,口中小声的骂道:“上?怎么上,你上还是我上!阿三他们的修为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是我们能赢他们也不可能如此的干脆利落!”

    “但是”

    “行了,没有但是了,不过只是一个口头约定而已,现在赶紧都和我走,别惹这个家伙,说不定这个家伙都已经发现我们了,只是还没下来而已。”

    韩玄斌手中依旧拿着罗睺枪,他知道树上还是有三人才对,但是现在还没有出现,可能是在等他放下防备的时候在攻击。

    可当听到动静,接着看到几道人影发了疯似的向外跑去的时候,韩玄斌真是是呆了了几分钟才反应过来。

    “这也太蹩脚了把!好歹这三个家伙还敢上,树上的这个家伙居然只是看看热闹就跑了,还真是无语了。”

    不过既然现在没人盯着韩玄斌,韩玄斌也是难得轻松的放下了一点警备,慢慢的走到哪三名被他击伤的家伙面前,手中的罗睺枪指着当中一个,看起来像是老大模样的人。

    “说吧,想怎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