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再遇妄天图-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44章 再遇妄天图

    “你们几个身上多少令牌,才什么一人一个?走走走,没令牌来什么传送阵。”

    “你一个人敢来传送阵,看来身上的令牌不少啊什么!找队友走丢了!那你身上多少令牌!啥!被抢了三次了,就三块,算了算了走吧,再抢你我都不好意思了。”

    “哟呵哟呵,居然还抢到我身上来了你们挺不错的,不过你们几个加起来才不过九重虎贲境几个小家伙是不是胆子太大了点,罗睺枪!”

    一个下午,再加上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韩玄斌一共抢劫了快有十波人了,但是抢到的令牌居然寥寥无几,不是自己也没令牌就是已经被抢劫过了,弄得他好不郁闷。

    “三五八,靠!花了小爷我那么长的时间,居然只抢到了八块令牌!”在第三日清晨的时候,韩玄斌坐在枝头上,一脸郁闷的看着自己的储物袋,里面令牌加起来也才八十五块,还差十五块。

    “不行不行,这样下去可不行,万一这比赛时间就定了三日的话,那我岂不是要被淘汰了!”

    韩玄斌满脸的憋屈,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得亏他有这个时间的观念,要不然还真就被淘汰了。

    “是不是我这个地方选得不好!”郁闷当中的韩玄斌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这里是最靠近传送阵的地方,来的人应该很多才对,怎么都没有几个人进来呢?在这么说也不会一个凑满令牌的人都没有吧。

    渐渐的韩玄斌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不得不说,实在是太奇怪了,“难道有人在这里的外围抢吗?”

    韩玄斌捏着下巴,思来想去也就绝对这个是最贴切的看,除非是这里出现了什么大变动,要不然只能有着一个了。

    “唉劳累的命啊,想偷懒一次都不行。”

    韩玄斌摇摇头,从树上跳了下来,谨慎的向外摸索了过去。

    果不其然,韩玄斌也没走多久的功夫,便是感觉到了前方有一个让他挺熟悉的气息以及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气息,而且,前方还不时的传来了打斗的声音。

    “群斗吗?还有这个气息怎么感觉那么熟悉?”皱着眉,韩玄斌脚下的脚步越发谨慎起来,绝不发出一丝声响,等快到传出打斗响声的地方后,一个轻跃,跳上了一个还算茂密的枝头上,观察者下面的情况。

    当他看到那打斗的场面的时候,顿时露出了一幅了然的神色,“我说怎么这么熟悉,原来是妄天图这个家伙。”

    眼前的妄天图这个时候,正被五个人围在中间,四男一女。

    只不过,韩玄斌看的出来,这五人看起来都是强弩之末而已,手上的力道完全不能对妄天图产生什么危害。

    更何况妄天图连他的那一招叫什么速震剑的招数都没使用出来,要是换成之前和韩玄斌对战的状态的话,这些家伙都不够一个回合的。

    场中,妄天图病态的笑声不断的响起,就像在玩弄对方的精神一般,手中的那银色细剑从来都不往对方的要害上,反而是想一般,是不是的在几人身上划伤几道血口子。

    “大哥!这家伙根本就是在玩弄我们!”这包围着妄天图的五人当中的一人,悲愤的大喊着,“从之前这个家伙说要让我们跪下交出令牌的时候,就一直在玩弄我们。”

    说着,这人就像是疯了一般,手中拿着一个斧头的他不再顾忌阵型什么的,直接抡起斧子就上。

    “等等!别上!”当中像是领头之人大喝一声,“比赛规定了不准shā rén,现在这家伙在我们包围圈之中一时半会的还奈何不了我们,别乱了阵型!”

    “可是唉”看起来这个领头之人的话还是挺有分量的,那被叫之人一听,捏着大斧的双手死命的揣着斧柄,还是忍住没上,向后退了一步回到了,包围圈当中。

    可这样继续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他们现在的体力已经开始有些不支了,而妄天图还依旧是原来的模样。

    韩玄斌很清楚的看的出来,这个时间越拖,越对着五人不利。

    就像是压抑不住的导火索一般,五人当中唯一一个女性,这个时候确实忍不住妄天图这般戏弄的,手中的大刀,抡起,再也不管什么阵型了,灵能暴涨,高举着手中的打到冲着妄天图冲去,“可恶,老娘和你拼了!”

    “燕子!等等!”五人当中的领头人一看,这下坏了,急忙大喊道。

    可是这回时间已经晚了,那女人这个时候已经冲到了妄天图的面前,手中的大刀就要向下砍去。

    “哈哈哈!真是无知啊。”妄天图狂笑一声,手中那细长的银色细剑很轻易的变抵挡了这次进攻,在哪女人不可置信的眼光下,一脚踢中她的胸口,霎时间鲜血狂飙向后飞去。

    “不好,燕子!”其余几人纷纷近乎,伸手就像去过接住此女,但是这空洞大开的阵型,哪里还能抵挡的住妄天图。

    就像是猎手见到了猎物打盹一般,妄天图立刻狞笑着上前,冲进几人当中,也不用手中的长剑,光用拳脚,便是将几人连同那女人一样,全部踢飞出去。

    噗

    噗

    妄天图的这几脚可不轻,被踢中的五人顿时就瘫倒在地上,没力气在爬起来。

    妄天图见几人差不多都处于半残的状态,也是暂时收起了手中的长剑,走到领头之人的面前,拽着他的头发,笑嘻嘻的骂道:“哟哟之前的硬气呢,怎么不见了,来啊,继续狂啊!”

    一边说还一边狠狠的向对方脸上抽去,“来来来,继续叫,继续啊!”

    这种羞辱的方式,让另外四人看的眼角都要迸裂开来,其余四人看向妄天图的眼神,恨不得吃妄天图的血肉。

    而这时,一道慵懒的声音却是飘乎乎的传了过来。

    “哟,这不是妄天图吗,挺有雅兴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