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外事-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45章 外事

    “这声音!!”妄天图原本狂笑的脸色顿时一僵,转头看向那发声之地,当看到那一身蓝白相间的服装的时候,确实皮笑肉不笑起来,“韩玄斌!这里没有你的事情,所以我奉劝你最好离这里远一些。”

    “不不不,这里应该是和我有关系才对。”韩玄斌半躺在树枝上,却连看都不看妄天图一眼,而是看向那脸都已经被打肿了的那领头之人,“现在我还缺十五块黑色令牌,若是你能给我,我就算你雇佣我了,帮你解决眼前难题如何。”

    听到韩玄斌这样说,被那妄天图压在手下打的那五人脸上顿时露出了希望的神色,现在任谁都看得出来,眼前这两个人根本就不是一路人,而且看样子还有很大的过节。

    仅仅只是十五块令牌而已,他们也不是出不起,相比于自己的比赛资格,眼前的这个情况才是更应该要解决的,“令牌我们出了!”妄天图手上,那被掐着脖子的人艰难的喊了出来,“燕子现在就把令牌给眼前的这位少侠!”

    那名被叫做燕子的少女连忙跑到韩玄斌的躺着的树下,冲怀中储物袋当中掏出了一把令牌,“少侠,令牌在这里,求求你救救我大哥吧。”

    “韩玄斌,我劝你最好不要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妄天图见此,脸色变得狰狞起来,一幅要吃掉韩玄斌的样子。

    “那可不行,人家都已经说了,怎么能反悔呢。”韩玄斌完全不在乎眼前的妄天图,一个翻身,窜下了树,走到这名叫做燕子的女人眼前,将那令牌收起,转头笑眯眯的看这妄天图,“现在我已经被雇佣了,你说你现在退是不退!”

    韩玄斌声音越来越冷,说道最后,浑身的杀气毫无保留的压向妄天图。

    不过妄天图这种变态的个性,虽然惊讶韩玄斌杀气如此之重,但是却也不可能后退一步,一把将手中的那领头之人丢开,手中的银色细剑遥指韩玄斌,“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真是找死!”

    “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要上就上,别婆婆妈妈的!“

    “混账东西!看招速震剑!”

    “谁怕谁!罗睺枪!“

    在韩玄斌正在与妄天图争斗的时候,另一边宗派竞赛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只不过相比于学府竞赛,宗派竞赛要血腥的多。

    九阴九阳宗号称九大宗门之一,位于青城山九老洞,洞府的四周,青藤盘绕,杂树飞花,上有白云飘飞,下有雾霭升腾,洞外天郎气清,洞内凉风习习,从洞里向外看,洞口轮廓恰似一尊老道塑像,清风自来,道韵天成。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阳刚有界,阴柔无量,达上善若水,以柔至上。”

    此乃九阴九阳宗修行法门。

    “宗派竞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而我们也是遵循规则,选择十六以下并且到达虎贲境后期的人员参赛,可是看看你们。”

    这铿锵有力的道韵出自一女道姑,她清秀绝俗,体态轻柔,是个美丽的女子,只是那冰冷的气质锋芒毕露,整个人好似一把强弓,“我们这一脉在如何都要选出至少三人,但是现在居然只有一人!你们平时到底是如何修炼的!”,她的话让传道石台下聚成三堆的弟子们胆战心惊,时刻有种割破喉咙窒息的错觉。

    “叶枫,看到没,总是没有人进入虎贲境后期,我们师傅要发飙了。”在后边人数最少的圈子里,一人正嬉笑的说着,

    叶枫长相平凡,却有双十分明亮的眼眸:“虎贲境后期,谈何容易,九阴九阳宗十八个洞府十万外门弟子慎挑选,勤修炼,成功率万分之一,我们这五十人的队且出了一个,已经不错了。”

    传道台上的女道姑名叫周洛,是九阴宗外门弟子的入门师傅,为人十分要强,她带领的五十位徒弟中,才一个到达了虎贲境后期,可看她眼下恼火的表情,明显很不知足。

    他们眼前最为艰难的边上在规定的时间内到达宗派的要求,是凡人通往宗派武者必须要迈出的第一步。

    九阴九阳宗的根基功法九阴九阳决,则是他们通往武者的密匙,不同于学院,若是你摆入宗派,也只有这一种方法,哪里有那学府来的自在。

    “你们不要以为自身没有天资卓越的传承就不行。”周洛柳眉倒竖、冷声呵斥:“很多宗派界的chuán qí高手都没有任何天赋,他们凭的就是一颗向往天一境界的恒心,反之,就算一些人拥有六界独尊的绝世天赋,不知道努力,那又有何用!”

    瞬间,所有人古怪的眼神齐刷刷盯向面漏不悦的叶枫,那长相普通的少年,与生俱来自有一种孤傲的气质。

    “凯峰。”周洛指着人数最多一圈中,立于中心位置身高六尺的强壮少年:“你是我弟子中唯一虎贲境后期的武者,给大家说一下你的心得。”

    “师傅,我觉得这完全没有必要。”高大的凯峰冷笑一声,神色十分跋扈:“通往在这个年纪虎贲境后期的修行全凭个人能力!”

    “这家伙真是欠揍。”听到这话,当中大部分人都是恼火无比:“要不是打不过他,我早就跟他翻脸了,真不知道这种人怎么到虎贲境后期的。”

    叶枫眉毛一挑,双眸智慧之光流转:“凭我们现在的年岁,原本不能达到虎贲境后期的,就算能达到那也真是天才之流,也才能去参加宗派竞赛,眼前这个家伙是凭借家族分发的丹药,靠外力才打到的。”

    “就是就是,有什么好得瑟的。”完全放弃的一圈里也传出酸溜溜的声音:“进入虎贲境后期而已,说不定到比赛的时候第一轮就淘汰了。”

    “先别了,惹恼了这个大少爷回头在找我们麻烦,要知道,我们这些连虎贲境都没到的,他可以轻松干掉我们十个人啊”一些弟子愤愤的低声议论着。

    “凯峰,你要再接再厉,已经成为这一波外门弟子中的佼佼者,现在的宗派竞赛,是你人生中一飞冲天的机会,要好好把握。”众弟子有些乱,但周洛做为师傅丝毫没有责备凯峰的意思。

    “师傅放心,我一定夺得宗派竞赛的冠军来给你看的!”凯峰信心十足。

    “好,有志气。”周洛递过赞许的眼神:“你们都要学习凯峰身上这种一定要做到的决心,话就这么多,现在大家盘膝落座,跟我一起修行。”

    “都运功完毕了吧。”就在叶枫收功之际,耳旁响起周洛师傅那尖锐的声音,来回一瞅,就见身旁的众弟子们都学着冯凯峰吐息纳气,装模作样,好像自己多努力似的。

    周洛自传功台起身,眼神里的失落一闪而逝,再次敞开激励的嗓门:“大家不要灰心,回去以后多锻炼体魄,打好根基,精神力没有什么固定的方法,你们只需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集中全部精神力去做,持之以恒,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成果,至于灵蕴,咱们九阴宗人杰地灵,随便一个地方都灵气十足,都是的宝地,相信你们大家都会有一个美好的明天。”

    “明日是最后一天,希望你们这些还在虎贲境中后期的能够加把力,直接冲到九重虎贲境,到时候名额当中肯定有你一个。”

    “谢师傅,谢师傅指教。”众多弟子这话还是真心诚意的,到达虎贲境后期的的确还少,但是前中期的可就多了,若是在今日能够得到一颗什么药丸的话,说不定还有希望。

    集体授业完毕,众弟子解散,当然还有很多人去找周洛师傅指点修行上的问题,而叶枫转身即走。

    “叶枫。”忽然被叫住,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叶枫眼前,竟然是凯峰。

    “什么事?”叶枫站在强壮的冯凯峰身前矮对方一个头,但是他依旧半步不让,眼神直瞪回去。

    “这次比赛我看你才七重虎贲境而已,还是不用参加了。”凯峰神色极为不屑、背负双手,居高临下:“我警告你,不要做这种愚蠢的行为,给我们宗派抹黑。”

    叶枫双眸寒光一闪,口气更加生硬:“关你屁事儿!”

    “到时候你拖后腿的话,我岂不是很不爽!”半句话不对,凯峰气势汹汹放开双手,一股野蛮气息显露,这就要动手了!

    “哼”叶枫冷笑一声:“怎么,想动手吗?来啊,我倒要看看你胆子有多大!”

    凯峰霸气迫人,眉宇间露出杀意:“你子口气很嚣张啊,今天我就打断你的退,看你要怎么在央求去这次比赛!”

    “差不多就行了。”一旁有人忽然站出来:“就算叶枫是冷月一族的遗弃之子,他也不是外人可以随便动的。”

    到冷月一族,凯峰眼神里有几丝顾虑,总算停下身来,不过仍旧气焰嚣张的冷笑:“冷月一族的后裔都是冰清玉洁的绝色女子,没想到出了一个娘娘腔的白脸,哼,还不是在那混不下去,到我九阴九阳宗来讨饭了。”

    冯凯峰脸色吓人,见这俩人再不顶嘴,也不多说什么了,只是临走前对叶枫放了一句狠话:“你子给我注意着点。”

    见那嚣张的家伙走掉,一旁帮助他的那人轻呼口气:“还好这家伙顾忌冷月一族没动手,否则我们俩绝对打不过他的。”

    “就算是为了拥有参赛弟子的好名声,他也不会动手的。”对方走了之后,叶枫反倒不什么针尖对麦芒的狠话了,他知道,狠话没有一点意义,但这并不代表他会认输,就像他方才不退步、不低头,不服输,天生怒气满值的个性。

    “你还是小心一点吧。”那人打趣的说道,“不过若是你真的想参加的话,我还是可以帮帮你的。”

    “你?”叶枫这个时候反应了过来,一脸奇怪的看着那人,“你在厉害还能帮我现在就提示到虎贲境后期不成,若是那样的话,我还有个机会能够参加这次比赛。”

    “没什么不可能的事情。”那人哈哈一笑,从腰间拿出了一个碧绿色的小丹药,“此药是我朋友炼制的,若是你吃下,直接就到达了九重虎贲境,虽说还没突破,但是也差不多了。”

    “嗯?”说真的,叶枫心动了,他真的心动了,这个yòu huò他真的很难拒绝,他原本有显赫的家室,只不过后面落寞了,现在独身一人,在这九阴九阳宗当中,但是如果他能拿到这次比赛的名额的话,到时候有了那些奖励,自己今后的修炼路途也要轻快很多。

    “说吧,你有什么要求。”叶枫很清楚,眼前这人不可能无无缘无故的上来帮助自己,更何况是这等能够强行提升修为的丹药。

    那人神秘的一笑,“简单,我们只需要你加入我们就好了。”

    “加入你们?你们是什么组织?有要求?”叶枫很谨慎:“如果是那种要强迫我要做什么事情的话,我可不加入。”

    “放心放心,我们混元兄弟会自由的很,只是有的时候会有点任务而已,而且我们也会给予你能够完成那个任务的条件。”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那么先说这次的任务是什么。”

    “很简单,到时候你在和学府竞赛的的参赛者对抗的时候,要这般,只要你记住这些就可以了。”

    “这没问题,对了,说了这么多,你叫什么。”

    “左行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