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第一场比赛结束-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46章 第一场比赛结束

    第一百四十六章

    除去左行良和叶枫外,没有人知道他们二人具体说的是什么,而那个所谓的条件又将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韩玄斌更是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会发展成为什么样的事件。

    为何左行良要去找这个宗派的弟子叶枫,又交给了他什么样的任务。

    时间回到前几日宗派竞赛即将开始的时候。

    在九阴九阳宗的一座高山之上,正飘着而鹅毛般的大学,满院白雪皑皑,叶枫负手而立,六瓣形的雪花飘落在他的脸颊上,渐渐消融。

    雪花消融,每次看到这样的画面,回忆的画面总会在叶枫的脑海里闪过,这般多年,那个他心底最深沉的秘密,他身为九阴九阳宗卧底的秘密。

    有一个人,他会来,他将随着九阴九阳宗选拔弟子,一起同行前往那宗派竞赛。

    那个神秘人,自称是左行良的那人,他说在他完成任务之前会一直盯着他。

    可这又如何呢?

    一切繁琐关系,一切尘世虚荣,在这一刻,被叶枫顷刻斩断,他要无牵无挂,奔向唯一的目的地为了自己陨灭的家族重生。

    而后,九阴九阳宗定然大力培养他,重赏无关紧要,地位才是唯一,他要用这场大战来磨练自己成为强者!

    身边的那些兄弟们,之前有过联系的人马,在这段时间,所有的一切关系,全部斩断了!

    仅仅只是一个晚上,在叶枫的世界里,仿佛世界一下邹然变快,日月星辰交替演变,加速,再加速,急速的勇往直前。

    努力打磨、领悟道韵、充足奢侈的神秘弹药,这些让叶枫有了绝对的自信。

    他的功法九阴九阳古经,已经能够发挥虎贲境后期甚至普通战将境力量的同时,硬生生的提高了一倍不止,而这些只不过花费了区区的一个晚上的时间而已。

    叶枫一晚疯狂修炼,甚至让一直在观察他的左行良都在怀疑叶枫到底是不是一个正常人。

    “这上好的丹药,也不知道这小子受不受得了。”左行良在叶枫房屋外,一个没有人注视的角落当中,眼睛好似透过了门墙一样,能够看到里面的叶枫,“这幻境丹服下后,将会深处一个幻境当中,若是能成功活着出来,修为定然大涨,若是不出来的话,那就神志全无,也不知道这个小子有没有这个运气。”

    简简单单的一颗丹药,在叶枫服下后,就好像自己到了另一个世界当中一样。

    无穷无尽的妖魔在想他攻击着,而他身后是一片空无,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阻挡这些妖兽,但是心中的念头告诉他,他要这样做。

    “我有一颗强者之心!我定当要回复家族往日的雄光!”在片刻的休息后,叶枫面前出现了食物喝酒,他恶狠狠吞掉手中食物,高举一大号酒坛,在战火与硝烟的战场狂饮,再妖魔入侵的瞬间狠狠摔掉酒坛,手持一杆长抢奋勇拼杀,面临无数凶险,刀砍斧劈,他冲锋在前,所向无敌!

    直觉告诉他,他要活下去。

    在战斗中,叶枫渐渐摸索出各种妖魔的实力,如果是人,转化为灵诀的那种,大多攻击单一,只在某种特定的领域比较强,知己知彼就能打得对手毫无招架之力,当然,这类人一般都实力强大,知道弱点就好,暂时遇不到。

    还有动物成精的妖兽,这类妖根据凡间常事,顺着它们的秉性找弱点,基本没什么难度,高一个层次的也照打不误。

    至于天地孕育而生的灵物,挂着蜕变期妖兽的头衔,这个棘手,不仅肉身强大,而且天赋更是绝强无比,唯独脑子没有人类灵光,多用点心,设置陷阱,掌控全局,只要勇敢面对,就用战胜的机会,总体来讲超难,战斗真的很艰苦。

    剩下的其他魔物,叶枫则完全不用担心。

    可是,这幻境单不是那么简单的,在他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不知道为何,依旧是难以抵挡,他不干,他愤怒,但是这些全都没有一丝用处。

    但一股突然而来的新生力量包裹住了他,“这是!”原本即将绝望的叶枫这个时候,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再次挥舞着wǔ qì,一次次的将妖魔打退。

    “嘎嘎嘎”叶枫笑的好生得意,他的感觉自己的修为更强,光目视近都有上百丈的距离了。

    绝世妖魔杀来都会阻挡几个呼吸的功夫,这力量即便身处危险境地,他依旧毫发无损。

    此番,妖兽群当中再出多出了一些妖王,而且还不是一只,在一只类似于牛类的妖魔其身后还有几位妖王。

    他是性格火爆,第一个杀上来,后续的力量更是恐怖,这方战场瞬息变为高手之间的博弈地。

    第二日一早,起床的叶枫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居然真的到达了虎贲境后期了!”

    区区一夜而已,靠着这个幻境丹,叶枫硬生生的达到了虎贲境后期,他通过了那个幻境丹的考验。

    只是他不清楚最后那些突如其来的力量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他已经完全有能力夺得那参加比赛的权力了。

    这是在是让他兴奋。

    在他性意满满的去找他师傅说这个好消息的时候,殊不知在他的背后有着一双眼睛在一直的盯着他看。

    “这一点点虚空碎片做出的弹药就有如此大的幻境力量,若是融合了那颗虚空本源的弹药的话,岂不是能让人从此沉睡不起!!!”

    “从此沉睡不起”

    “再也起不来”

    “哈哈,好期待那一天啊。”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左行良,只不过现在的左行良显得有些奇怪就是。

    仿佛有一个巨大的阴谋一般。

    只是这些都是在提前就已经准备好了的,没有人能够未卜先知。

    也许这些是左行良为了对抗那覆世之文所做的努力,但也有可能,是一个不知名的其他。

    “哈哈哈哈,妄天图,你的速度也不过如此。”

    回到森林当中,此刻的韩玄斌手中的罗睺枪正插在妄天图的一只肩膀上。

    妄天图正一脸吃惊的看着韩玄斌,“你的速度怎么可能突然加快那么多!”

    “切,为什么要告诉你,让你有所防备吗?”韩玄斌一脸鄙视的看着妄天图。

    告诉他?

    开玩笑,系统奖励的烟云踏壁靴有一个主动的效果是在激发的时候,能够提高足足500的移动速度,虽然时间到现在只有可怜的几秒钟而已。

    但是在高手的过招当中,这点点的时间已经完全足够用了。

    原本打的是势均力敌的二人,在韩玄斌的这出其不意的一手之后,瞬间将原本的劣势搬了回来,甚至已经是牢牢的掌握到了这此比斗的胜利。

    妄天图捂着右肩,愤恨的看着韩玄斌,“韩玄斌,你给我等着,希望你之后的比赛当中,千万不要碰到我,不然的话,你会死的很难看的!”

    妄天图心知自己的右臂受伤,现在完全不可能对韩玄斌照成任何的威胁,只能留下一句很话后,先行离开他。

    而他的方向是传说阵的位置,看样子妄天图他也是准备要离开这个地方了。

    “这位大哥!追啊,痛打落水狗,一举将这个不要脸的家伙直接扒光了令牌丢出去!”

    那些观战之人,纷纷开始希望韩玄斌斩草除根。

    “行了,都闭嘴,这位少侠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哪里需要你们这些抵不上人家一半的家伙指点!”

    那领头之人看着自己家的兄弟这般,也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在训斥了一下后,连忙转身,冲着韩玄斌就是一个鞠躬,“我李大,今日多谢这位公子的救助,要不然这一轮我们就要一同被淘汰出去。”

    “没什么,我也是看这个家伙不顺眼而已。”韩玄斌将wǔ qì收回去后只是笑了笑,转身也想离开了,现在他的令牌已经够了,而且这个时候,韩玄斌有一种莫名的感觉,现在自己还是先离开这里比较好。

    “大哥,你这么久放这个家伙走了。”五人当中,那名唯一一个女性叫做燕子的女人,指着韩玄斌离去的背影,冲着李大喊着:“大哥,你看若是有这个家伙的相助的话,也去抢令牌,那样我们肯定能全部晋级。”

    “燕子,你想的太美了,这等人物怎么可能帮助我们、”李大的表情有些苦涩:“这位公子看起来应该是一早就和之前这个堵我们的人对不服,见这人在准备抢我们,这才出手相助的。”

    说着停了停,看另外的那三人的脸,“你们知道如果当时之那个叫做妄什么的家伙和这个公子没过节的话,现在的我们怕是已经都市区资格了,他是不可能理会我们的。”

    “可是!”燕子有些不甘心,但是最终还是也叹了一口气。

    李大说的没错,从之前的韩玄斌眼神就看的出来,其实对方根本就没有一点的看的上他们的。

    道说起来,若是当时他们第一次遇上的不是妄天图的而是他韩玄斌的话,恐怕那个时候韩玄斌也是回去抢夺他们的令牌的。

    “行了,现在我们人全齐就是好的。”看着场面有些沉重,李大拍了拍巴掌给众人提醒,“现在我们五人,算是两个队伍,还需要不少令牌呢,可没时间偷懒。”

    他们这五人的后续事情韩玄斌,没多大的兴趣,反正现在他能够恶心到妄天图就开心的很,再加上现在自己的令牌数量也是达标了。

    哪能不开心呢。

    “哈哈哈哈,妄天图,你的速度也不过如此。”

    回到森林当中,此刻的韩玄斌手中的罗睺枪正插在妄天图的一只肩膀上。

    妄天图正一脸吃惊的看着韩玄斌,“你的速度怎么可能突然加快那么多!”

    “切,为什么要告诉你,让你有所防备吗?”韩玄斌一脸鄙视的看着妄天图。

    告诉他?

    开玩笑,系统奖励的烟云踏壁靴有一个主动的效果是在激发的时候,能够提高足足500的移动速度,虽然时间到现在只有可怜的几秒钟而已。

    但是在高手的过招当中,这点点的时间已经完全足够用了。

    原本打的是势均力敌的二人,在韩玄斌的这出其不意的一手之后,瞬间将原本的劣势搬了回来,甚至已经是牢牢的掌握到了这此比斗的胜利。

    妄天图捂着右肩,愤恨的看着韩玄斌,“韩玄斌,你给我等着,希望你之后的比赛当中,千万不要碰到我,不然的话,你会死的很难看的!”

    妄天图心知自己的右臂受伤,现在完全不可能对韩玄斌照成任何的威胁,只能留下一句很话后,先行离开他。

    而他的方向是传说阵的位置,看样子妄天图他也是准备要离开这个地方了。

    “这位大哥!追啊,痛打落水狗,一举将这个不要脸的家伙直接扒光了令牌丢出去!”

    那些观战之人,纷纷开始希望韩玄斌斩草除根。

    “行了,都闭嘴,这位少侠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哪里需要你们这些抵不上人家一半的家伙指点!”

    那领头之人看着自己家的兄弟这般,也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在训斥了一下后,连忙转身,冲着韩玄斌就是一个鞠躬,“我李大,今日多谢这位公子的救助,要不然这一轮我们就要一同被淘汰出去。”

    “没什么,我也是看这个家伙不顺眼而已。”韩玄斌将wǔ qì收回去后只是笑了笑,转身也想离开了,现在他的令牌已经够了,而且这个时候,韩玄斌有一种莫名的感觉,现在自己还是先离开这里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