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意外中的意外-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48章 意外中的意外

    第一百四十八章

    可是之后的事情完全超出了韩玄斌的预料了。

    甚至让韩玄斌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此时此刻,韩玄斌正站在宗派竞赛的擂台上,正一脸吃惊的看着那名叫做叶枫的青年。

    事情怎么可能会发展成这样!

    韩玄斌直到现在还是没有反应过来,两日前,他已占据一栋擂台的成绩,完成了打到与宗派对战的那个目标了。

    也算是完成了混元兄弟会给予韩玄斌他的任务了,当天晚上的时候,左行良还来见过了韩玄斌。

    再三告诫韩玄斌在大会上要好好表现,并且还给了他一块黑色的玉佩,一块如同是星空一般的黑色玉佩。

    “左行良,这是什么玉佩?对我比赛有作用吗?”

    “放心吧,这块你先带着,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他的妙用的,现在还不远和你透露。”

    至今为止,韩玄斌还记得左行良和他说这话的模样。

    可是当他真正的站在者学府竞赛专门选定的一个场地进行双方会战的时候,作为第一个上场的他,却是发生了这种事情。

    那名叫做叶枫的青年,手中正拿着一块之前左行良给他很相像的令牌。

    并且,从这个家伙一拿出这块令牌的时候,韩玄斌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他不能动了!

    “你!到底是谁!”韩玄斌感受着从他怀中的那块令牌带来的束缚之感,就像是被一大圈的绳子捆绑住了,这种感觉让韩玄斌十分的紧张。

    “没什么,只是答应了一件事情而已。”那叫做叶枫之人,此时此刻,也根本不去理会韩玄斌他到底是谁,在他的脑中,只有当初那左行良和他说的话。

    到时候只要碰到一个叫做韩玄斌的人的话,就拿出令牌并且激发他,然后他就可以无须和对方对战,可以直接晋级。

    在这片竞技场当中,皆是来自学院的各各大人物,还有宗派的那些高高掌门之类的。

    此时他们也同样是皱着眉头看着擂台上动弹不得的韩玄斌。

    大部分知道这黑色令牌来历的人,脑海当中都出现了一个不可置信的念头,“虚空令!”

    只有很少的人知道,其实天武大陆并不是一块大陆而已,在天武大陆周围是一片无名海,十分的广阔,而在天武大陆外,还有着各种不同的大陆,而若是要到达那些地方的话,就需要这个黑色的虚空令了。

    虚空令最大的作用,就是突破着大陆之间的屏障,将人传送离开。

    “住手!”

    大赛的裁判们,纷纷怒喝到,现在这种情况谁还看不出来韩玄斌其实根本就不想被传走,他是被强迫了。

    特别是文华学府的带队老师,见到这一幕更是惊惧交加,愤怒的冲着那九阴九阳宗的人员大吼,让他们赶紧停止叶枫的一切行动。

    但是已经晚了,韩玄斌最后一个清醒的画面是,向着自己冲来的裁判们,还有那一脸惊愕的叶枫。

    随后就眼前一黑,消失不见了。

    没错,消失了。

    韩玄斌的身体就像是蒸发了一般,消失了!

    场外,左行良躲在人群当中低调的看着擂台上的情景,此时此刻,他的脸上也不知是笑还是一些其他的表情。

    用着只有他才听得到的话,“韩玄斌,对不起了,覆世之文的实力远远超乎了你的想象,等日后,你自然会知道我们的意思的。”

    天穹大陆东域,玉兰城下属的一个小镇,天河镇。

    天刚蒙蒙亮,天河镇的大街上已经是人来人往,一日之计在于晨,很多人都在为了生活,匆匆的忙碌着。

    在天河镇西边的一处地域,一个小院落里边,一个中年妇女正在劈柴,而在她旁边则是蹲着一个十五岁大小的男孩。

    “萧萧,你起这么早干吗?怎么不多睡一会?”正在劈柴的中年妇女转头看向一动不动盯着自己的儿子,不由的怜惜道。

    这个十五岁的男孩名叫高辉清,是这个中年妇女王兰的儿子,高辉清的父亲在高辉清没有出生之前就死了,母子从小就相依为命。

    说来奇怪,在天穹大陆上,只要资质不是很愚钝,在成长到十岁之前,一定能够达到一级武者的。

    而高辉清不知道什么原因,从小到大一直体弱多病,甚至走几步路都有点虚弱,镇上跟他一起长大的孩子都已经二级武者甚至三级武者了,而高辉清十五岁了,居然连一级武者都没有达到。

    很多人都在暗地里笑话他,骂他是一个废物,这些高辉清都看在眼里,但是他根本无力反驳。

    在天穹大陆,强者为尊,弱者根本不会被同情,这么多年,高辉清从一开始的反驳,到现在的沉默,他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

    王兰看着自己儿子眼中越来越多的忧郁,心里也非常的难受。

    停下了手中的斧头,王兰转过身,脸上浮现出一丝丝的心疼,双手轻轻的抚摸着高辉清圆圆的脸蛋,“萧萧,娘对不起你。”说完就直接抱着高辉清哭了出来。

    高辉清听到母亲王兰的哭声,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这么多年来被人暗地里骂是废物,母亲也没少跟着受苦。

    “我一定要让母亲过上好日子。”高辉清双拳紧握,指甲紧紧的扣进肉里,一丝丝的血迹从手掌中流出。

    天穹大陆,分为五大地域,分别是东域,西域,南域,北域,还有中州。

    这五大域占据着整个天穹大陆,非常的广阔,而天河镇所属的玉兰城就属于东域林氏家族管辖的城池。

    在天穹大陆之上,所有的人从五岁开始修炼,很多天资聪颖的骄子,在八岁的时候就可以达到一级武者。

    要知道,在整个天河镇,最强者也才七级武者,一级武者,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武者修炼,需要吸纳天地灵气,慢慢的融入到自己的身体之中,强化身体。

    武者分为九级,从一级武者到九级武者,一级武者只是打基础,而越往后,越难修炼。

    至于九级武者之后还有没有更高层次的,以高辉清现在的地位根本见识不到。

    今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

    高辉清走出院落,准备去附近的一座山上帮母亲砍柴。

    他手里拿着一把大斧头,一步一步的走着。

    “哎哟,这不是高辉清吗?怎么?今天又要去砍柴?”正在高辉清行走之间,远处走来两个人影,其中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子脸上尽是嘲讽,不屑的说道。

    “是啊,秦大天才今天怎么有空去砍柴?”在这个男子身边,另一个男子也附和道。

    高辉清听到两人的说话,眉头微微一皱,右手紧紧的握着大斧头,身体略微停顿了一下,就径直的走向小镇外。

    看到高辉清不理会两人,其中一个男子脸上浮现出一抹凶狠的表情,冷声说道:“哼,不就是一个废物吗?有什么了不起,等你过完chéng rén礼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

    “废物永远都是废物。”另一个男子也不屑的说道,眼中带着非常浓厚的鄙视。

    高辉清没有理会两人,一步一步的走向大山。

    这两人是小镇上出了名的恶霸,一个叫李虎,一个叫王剑,是镇上两个小家族的少爷,仗着家族势力,经常欺负同龄人。

    高辉清也不止一次被两人欺负了,一开始高辉清反驳,但是以高辉清手无缚鸡之力的表现,结果可想而知,被两人狠揍一顿。

    后来高辉清也许是麻木了,不再理会两人了。

    虽然高辉清不再理会两人了,但是镇上很多人都在说自己,说不难受那是不可能的。

    走到山腰的时候,高辉清猛然间急速的奔跑着,一口气跑到山顶,气喘吁吁的望着山下的一切。

    “啊。。。。。。。”高辉清扔下大斧头,仰天大吼一声,似乎是在发泄自己这么多年来心中的怒火。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这么折磨我,天生体弱多病,连丹田都无法蓄积天地灵气?”高辉清大声的说着,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哽咽。

    是的,在天穹大陆,想要修炼武者一途,必须要吸收天地灵气,而高辉清的丹田居然无法蓄积天地灵气,这也使得高辉清迟迟无法达到一级武者,被人称之为废物。

    “为什么?为什么???”高辉清疯狂的大叫着,“要不是我,母亲也不会跟着我受累,都是我,都是因为我。。。”

    山峰之上,朝气蓬勃,漫山遍野的郁郁葱葱,高辉清的声音在山峰之上回荡着。

    一身黑衣的高辉清,静静的站在山峰之上,任由迎面而来的风吹打在自己的脸颊之上。

    “我要变强,我要成为强者,我要让我的母亲过上幸福的生活。。。”良久,高辉清猛然间睁大眼睛,歇斯底里的叫喊着。

    成为强者,这是高辉清从小到大的一个梦想,但是这也是高辉清的一个痛。

    高辉清发泄片刻,然后收回了心思,捡起斧头继续想着深山之中走去,他知道他的这一切都是梦想,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实现,不过高辉清是不会放弃的,只要有一丝机会,他就会努力的。

    高辉清走在深山之中,周围都是花草树木,高辉清选择了一处地方,开始砍伐木柴。

    “铿。。”高辉清的小手拿着斧头,一斧一斧的砍下去。

    只砍了一会,高辉清就气喘吁吁的,“该死的,我这身体。。。”高辉清咒骂道。

    接着,高辉清继续的砍起来,一斧一斧的继续砍着。

    “铿。。。”就在高辉清举起斧头准备砍伐的时候,突然一声清脆的响声吸引了他。

    他定睛一看,是一块白玉,以及一块黑色的令牌,掉在了斧头之上,然后又掉在了地上。

    “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一块玉从上边掉下来呢?”高辉清仰头看向树顶,什么也没发现,然后弯腰捡起了这块玉。

    这块白玉巴掌大小,玉佩上边有着很复杂的纹路,一丝丝的光泽在白玉之上划过。

    高辉清仔细的盯着这块白玉,“这是什么玉?”

    在这种深山之上居然会出现这种色泽非常优美的白玉,高辉清有点疑惑。

    把这个白玉握在手心,看着白玉外边若有若无的流转的光华,高辉清感觉到了这个白玉的不一般。

    而另一块黑色的令牌此时此刻正在微微发光,好像发生一些变化一样。

    而那白玉看似古朴,当高辉清握住白玉的时候,从白玉之中流出一股暖流,流进了高辉清的脑海之中,顿时,高辉清感觉到无比的舒畅。

    “好舒服的感觉,这个白玉真是一个好东西。”高辉清嘴角上翘,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轻声的说道。

    似乎高辉清被白玉的美妙给吸引住了,手紧紧的握着白玉。

    “荒山野岭怎么会出现一个白玉和这个黑色令牌呢?“高辉清从惊喜中恢复过来,沉思着。

    高辉清仔细的思索着,良久也想不出什么来,“不管了,先拿着,就当是饰品吧。”

    然而,高辉清却是没有发现,当他手握住那块白玉的时候,从白玉之中传出一缕白气,进入了高辉清的额头。

    而那块黑色的令牌此时也开始不停的闪烁着微微的光亮。

    高辉清从衣服里找了一个绳索把白玉系在了脖子上,然后继续砍柴,很快的,高辉清就砍完了,背着木柴走向了家中。

    当高辉清走下山峰的时候,“怎么回事?平时我走一会儿路就会觉得气喘吁吁,今天一口气从山峰之上走下来都感觉不到累?”高辉清疑惑的想着。

    而就在这时,高辉清扒开衣服,想要看看自己的白玉。

    当他扒开衣服的时候,他傻眼了。

    白玉居然凭空消失了,明明就在脖子上的白玉,此刻居然不见踪影。

    “怎么回事?”高辉清眉头皱的很紧,“咦?这是什么?”高辉清看到自己胸口有个若隐若现的白玉烙印,不由的惊呼道。

    这个白玉烙印,就在白杨的胸口之上,跟高辉清先前捡到的那个白玉一模一样。

    “难道?难道这个白玉进入了我的身体?”高辉清有点不敢置信的自言自语。

    高辉清伸手摸着这个白玉烙印,突然间一股暖流从白玉烙印之处流遍全身,暖流所过之处,高辉清浑身非常的舒服。

    “好舒服,好神奇的白玉。。。”高辉清喃喃自语的说道。

    高辉清不是一个古板的人,思索了片刻,没有丝毫的头绪,他也不再纠缠这个问题,平复了一下心情,背着木柴走向家中。

    这一次高辉清注意了,没走一段时间,当他的身体虚弱的时候,这个白玉烙印之处就会有一股暖流流出,让他的身体再度恢复。

    高辉清心想,这一次可是得到宝贝了,这个白玉居然有这么神奇的作用。

    而至于那黑色令牌,除了能发发光之外,没啥用。

    很快的,高辉清就回到了家中,把木柴放下以后,高辉清就回到了自己的屋里。

    母亲去镇上买东西去了,还没有回来,高辉清独自回到屋里,开始修炼。

    是的,就是修炼!!

    虽然高辉清从小体弱多病,丹田无法蓄积内力,不能修炼,但是高辉清从来就没有放弃过修炼。

    一次次的失败,让高辉清的心灵承受能力提高了不少,经历了这么多,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因为一点小事就发脾气的高辉清了。

    高辉清回到屋里,盘膝而坐,双目微微紧闭,双手捏指放在膝盖之上。

    天穹大陆,众所周知,武道一途,只有吸收天地灵气,方能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