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幻境-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51章 幻境

    韩玄斌此刻很高兴。

    这一次的武者学院考核,对于韩玄斌来说,是给母亲长脸了。

    “啊,,,小高,你说的是真的?”显然王兰也没有意料到韩玄斌会这样说,脸上非常的震惊。

    而韩玄斌也开始给他母亲说他是怎么过关的,至于白玉烙印,韩玄斌只字未提,不是他不想告诉他母亲,实在是事关重大,如果一不小心,会招惹来杀身之祸的。

    虽然韩玄斌还小,但是也知道财不外露,而且在没弄明白白玉烙印之前,他不准备跟任何人说这件事。

    “我丹田无法蓄积内力,体弱多病,那么我就开始锻炼力量,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成功的。。。。”

    翌日,风和日丽,万里无云。

    天河镇的早晨依旧是那么的繁华,大街上随处可见的忙碌身影,各种叫卖声。

    韩玄斌大清早起来,就拿着斧头走出了家门,准备去那天捡到白玉的那个山峰之上在看看。

    经过这两个多月的修炼,韩玄斌清楚的感觉到,他的身体力量在不断的上涨,虽然丹田暂时还无法蓄积内力,但是他相信,照这样下去,他一定会成为一个武者的。

    “哎呀,这不是韩玄斌吗?韩玄斌,这么早就出来啊,有空来阿姨家啊。。。”一个中年女子,穿着华贵,脸上带着一丝妖娆的容颜,笑呵呵的看着韩玄斌。

    韩玄斌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子,没有理会,继续行走着。

    “韩玄斌,怎么是你啊,真没想到,你居然能够被武者学院录取,恭喜啊。。。。”

    一路上下来,很多以前背地里骂韩玄斌的人都不断的向韩玄斌恭喜祝贺,不过韩玄斌岂是他们几句话就可以拉拢的。

    “一群势利眼。。”韩玄斌不屑的想着,扛着大斧头,继续向着天河镇西边的山峰走去。

    要是以前,这些人见了韩玄斌恨不得把韩玄斌咒骂死,而现在呢,一个个的见了韩玄斌都笑呵呵的。

    很快的,韩玄斌就来到了这座山峰之上,山峰依旧郁郁葱葱,参天大树到处都是。

    “那颗树应该在那里。”韩玄斌环视着四周,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了他前方一百米处,喃喃的说道。

    虽然韩玄斌不知道这个白玉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在这两个多月时间的接触下,他感觉到了白玉的不可思议。

    不仅帮助他淬炼身体,而且以凡人之躯轰出一重天武者的力量,这个白玉绝非凡品。

    韩玄斌想倒着,就顺着目光一步一步的走向那颗参天古树。

    周围乱草丛生,而那颗参天古树则傲立其中,举头望不到其顶端,越是靠近参天古树,韩玄斌的心就越是砰砰的跳个不停。

    “好奇怪,靠近这颗古树,我的全身血液居然在急速的流转着,而且白玉烙印之中散发出来的能量越来越强?”韩玄斌漆黑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这颗参天古树,心里不断的想着。

    “滴答。。。”一滴汗水居然从韩玄斌的额头之上留下,韩玄斌的脚步慢慢的移到参天古树旁边。

    “白玉烙印异常活跃。。。”韩玄斌感受到白玉烙印的变化,心里非常的紧张。

    本来今天,韩玄斌就是来这里探明究竟的,这个白玉到底什么来头,没想到再一次来到参天古树之旁,居然会有这样的感觉。

    压抑,实在是太压抑了!

    此刻的韩玄斌,仿佛感觉到了一座大山压在胸口一样,呼吸都有点沉重了。

    不过他依旧硬着头皮迈出了最后一步,而在这时,“当啷”一声,韩玄斌的斧头掉在了地上,不过韩玄斌的目光根本没有转移。

    当韩玄斌看到参天古树的时候,瞳孔一缩,整个人一阵颤抖,脸上浮现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啊。。。怎么会这样?”此刻的韩玄斌居然感觉到了一丝死亡的威胁,心头异常沉重。

    参天古树仿佛亘古长立在这里一样,整个古树周围环绕着一丝丝的天地灵蕴。

    顺着韩玄斌的目光看去,是一道触目惊心的血迹。

    不错,就是血迹,这些血迹都是从参天古树上的一个缺口之上流出来的,而这个缺口正是韩玄斌上次砍伐时候的缺口。

    此刻的韩玄斌,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这是他见过的最诡异的事情,颠覆了他的理念。

    韩玄斌不由的后退一步,努力压住自己的害怕,声音哽咽的说道:“怎么可能,古树居然流血了?”

    此时的参天古树,在鲜血的衬托之下,显得一场的妖艳,仿佛一朵带刺的红玫瑰。

    与此同时,韩玄斌的双目渐渐的变的猩红,浑身散发着骇人的气势,死死的盯着参天古树。

    “杀啊,杀了他。。。”

    “给我冲,给我杀,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杀了他。”

    成千上万的修士,在围攻一个中年男子,这个中年男子嘴角带着一丝血迹,手中持着一把长剑,疯狂的在人群中杀戮着。

    上万人围攻一个人,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所有的人都在大喊着杀死他,随着时间的流逝,倒在血泊之中的人越来越多,猩红的血液流淌在整个大地之上,尸骸累累。

    而那个中年男子依旧在疯狂的杀戮着,他的眼中充满了狂虐的气息,整个人仿佛着魔一样,一剑刺出,必有一人身亡。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死去的越来越多,尸骨成山,流血成河,一副生灵涂炭的样子。

    “老天都奈何不得我,就凭你们?”中年男子第一次开口说话了,随着他的话音一落,“扑哧”在他周围的几个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杀”

    “杀”

    终于,在一炷香时间以后,战场上只剩下了十几个人,而那个中年男子依旧屹立在中间,不过可以明显的看出来,这个中年男子也受伤了,而且伤的不轻。

    “哈哈哈你们永远都杀不死我。”中年男子突然间仿佛想到了什么,哈哈大笑一声,手中长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天而起,化作一道流光,与中年男子合二为一。

    “轰。”一声惊天彻地的响声响起,中年男子消失在了战场之上,而追杀他的人无一生还,全部陨落。

    整个战场血流成河,尸骸堆积如山,简直惨不忍睹。

    而就在这时,韩玄斌的眼睛更加的猩红,嘴角不断的抽搐着,身体剧烈的颤抖着。

    “啊。。。。。”韩玄斌仰天长啸,声音响彻整个山峰。

    韩玄斌不断的扭曲着自己的身体,双手握拳,狠狠的捶打着胸膛,猩红的双眼如野兽一般,死死的盯着参天古树,嘴里歇斯底里的叫喊着。

    痛!

    痛不欲生!

    此刻的韩玄斌就是如此,他的意识居然不受控制,仿佛这天地之间有有个虚无缥缈的东西在撕扯他的灵魂一样,钻心的痛使得韩玄斌非常的狼狈。

    “轰。”一声巨响,整个战场之上,连带着那个中年男子,还有追杀万人,全部消失。

    “嗡。”的一声,韩玄斌身体剧烈颤抖一下,急忙后退一步,睁开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依旧在流着鲜血的参天古树。

    “怎么可能?这居然是幻觉?”韩玄斌眼睛痴迷,木讷的盯着参天古树,喃喃的说着,“为什么,我感到了自己身临其境的感觉,为什么我的血液会那么沸腾?为什么我的意识会不受控制?”

    连带着说了三个为什么,韩玄斌忌惮的看了一眼参天古树,然后小心翼翼的后退三步。

    在韩玄斌眼里,现在的参天古树到处透露着诡异的气息,他不得不小心。

    饶是韩玄斌从小就心理素质非常好,但是此刻心里也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永远不会忘记,当他的眼睛接触到鲜红的血液以后,整个意识瞬间一片空白,然后就看到了非常血腥杀戮的一面。

    上万人追杀围剿一个人,最后还是跟那个人同归于尽了,这是何等的壮观。

    “啊。。。。”韩玄斌仔细的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陡然间,脑袋传来一阵剧痛,他痛苦的大叫道。

    “啊,好痛,为什么我的脑袋会这么痛?难道是参天古树的缘故?”韩玄斌一边压制着自己的疼痛,一边急速的思索着。

    此时的韩玄斌,蹲在地上,双手抱头,撕心裂肺的疼痛袭击着他的大脑。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韩玄斌愤怒的大喊一声,然后瞬间陷入了昏迷之中。

    而在他倒在地上昏迷的一瞬间,白玉烙印之中流出一股清凉的气流,顺着经脉,流转到大脑灵魂深处,慢慢的滋补着他的灵魂。

    如果这事让一位高手看到的话,一定会很惊讶,韩玄斌以凡人灵魂,居然硬抗杀戮气息的腐蚀。

    当韩玄斌陷入沉睡以后,在他胸口的白玉烙印则是异常的活跃,时不时的有清凉的气流流出,然后顺着经脉流向灵魂深处。

    在韩玄斌脑海之中的灵魂深处,有一团灰蒙蒙的烟雾状的东西,而在这团烟雾状东西的外边则是包裹着一则充满着杀戮气息的紫色气体,这些紫色气体不断的腐蚀着烟雾状的东西。

    虽然此时的韩玄斌已经陷入了昏迷,但是他现在却是在经历九死一生的考验,在他的灵魂深处,有一股杀戮气息在腐蚀他的灵魂,如果他不能够扛下来的话,那么等待他的就是魂飞魄散。

    “滋滋。。。”充满杀戮气息的紫色气体不断的环绕在韩玄斌灵魂深处,慢慢的腐蚀着。

    而每当白玉烙印之中流出清凉的气流的时候,杀戮气息仿佛能够感应到一样,快速的闪躲着,当清凉的气流消失以后,这团杀戮气息则是展开最猛烈的反攻。

    从种种迹象可以看出,杀戮气息在害怕白玉烙印,更确切的说是害怕白玉烙印之中流出的清凉气流。

    就这样两股气流在不断的对峙着,而在这段时间之内,韩玄斌的灵魂则是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在消亡着,如果在想不出什么办法的话,等待韩玄斌的也是魂飞魄散。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韩玄斌的脸色越加的苍白,而这时白玉烙印也异常的不稳定。

    “嘶嘶。。。”正在对峙的白玉烙印,陡然间抖动了一下,

    这时,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参天古树之上的一滴晶莹剔透的血滴居然慢慢的漂浮起来,飘到了韩玄斌的胸口,最后隐入了白玉烙印之中。

    当晶莹剔透的血滴隐入韩玄斌胸口的白玉烙印之中以后,天空猛然惊雷乍现,狂风大作,乌云密布,仿佛世界末日来临一般。

    而就在这一瞬间,白玉烙印之中流出一股非常磅礴的气流,直接冲进了韩玄斌的脑海灵魂深处,那一团腐蚀韩玄斌灵魂的杀戮气息瞬间灰飞烟灭,而后白玉烙印归于平静。

    “轰隆隆。。。”天空之中惊雷大响,乌云密布,天地灵蕴在韩玄斌所在的山峰之上形成了一个恐怖的漩涡,这个漩涡好似一个黑洞,不断的吞噬着周围的一切天地灵蕴。

    “滴答。。。滴答。。。”陡然间,天空居然下起了大雨,不断的捶打在了昏迷中的韩玄斌脸上。

    天空中的气势更加的强盛,方圆百里之内的天地灵蕴疯狂的涌入韩玄斌上空的黑色漩涡之中。

    这一动静,惊动了整个天河镇的人,这一刻,所有的人们都抬头望着韩玄斌所在的山峰之上的恐怖威压。

    天河镇中央,一处非常华丽的府邸之上,大厅中。

    “李管家,到底怎么回事?”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身着华贵,浑身上下散发着上位者的气息,他静静的站在窗户前,漆黑的双眸死死的盯着天河镇西边那座山峰上空的那个骇人的漩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