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战斗-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52章 战斗

    第一百五十一章

    听到他的话,一个略显微胖的老人,头发斑白,但是精神抖擞,他上前一步,微微拱腰说道:“镇长,那座山峰叫天河峰,有如此恐怖的威压,难道是两个顶尖高手在对战?”

    “嗯?”镇长天俗语眉毛一掀,喃喃的说道:“顶尖高手对战?这个黑色漩涡发出的威压实在是太大了,连我距离天河峰这么远都能够感觉到心悸,这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心悸?不错,就是心悸,深入到灵魂深处的心悸。

    要知道,镇长天俗语可是整个天河镇唯一一个七重天武者,也是天河镇的最强者,连他都感觉到心悸,深入到灵魂深处的心悸,其他人可想而知了。

    李管家静静的站在天俗语身后,等待着天俗语的吩咐。

    天俗语深邃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个越来越恐怖的黑色漩涡,低沉的说道:“先去安抚镇民,还有,千万别去天河峰,要不然连我都救不了你们。”说完天俗语已经消失在大厅之中。

    天河镇闹的沸沸扬扬的,很多人都处于惊恐之中,从天河峰之上传来的恐怖威压,已经让镇民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他们很恐慌,生怕这个黑色漩涡波及到他们,整个天河镇,风言风语,乱作一团。

    而身处天河峰的韩玄斌则浑然不知道这一切,他依旧处于昏迷之中。

    雨依旧在“滴答”“滴答”的下,拍打在了韩玄斌那稚嫩的脸庞之上。

    “轰。。。”陡然间,天空之中一声惊雷响起,天河峰上空的黑色漩涡中猛然射出一道光柱,这道光柱直接轰击在了韩玄斌的胸口。

    当黑色漩涡的光柱轰击在韩玄斌胸口的时候,白玉烙印居然又开始动弹了,它不断的发出气流阻止着光柱破坏韩玄斌的身体。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在白玉烙印的引导下,黑色漩涡里的灵蕴光柱居然在淬炼着韩玄斌的身体。

    “嘎嘣嘎嘣。。。”韩玄斌的骨骼在想,此时的韩玄斌,脸庞之上露出了一丝痛苦的表情。

    而他的经脉也在不断的断裂,修复,断裂,修复,此时的韩玄斌在经受着常人难以接受的痛苦。

    天地灵蕴灌体,以白玉烙印为引导,在不断的淬炼着韩玄斌的身体,也幸好韩玄斌有白玉烙印在身,要不然,光是一个灵蕴光柱就把他轰的魂飞魄散了。

    干!这东西不会要了我的命吧!

    韩玄斌心中大惊,就算现在没有系统,有这个白玉烙印也算是开挂,怎么要死了一样!

    韩玄斌心中刚冒出这个想法,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转眼间,一天就过去了,漆黑的夜空之上静静的挂着一轮弯月,而在天河峰之上则是静静的躺着一个人。

    刚下过雨的天河峰,地上全是泥土,雨水,而韩玄斌则是依旧处于昏迷状态。

    此刻他全身衣服全部破损,狼狈不堪。

    突然间,韩玄斌的手指动了动,紧接着韩玄斌慢慢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疑惑的望着天空。

    “这里是哪里?我到底怎么了?”韩玄斌声音沙哑的说道。

    良久,韩玄斌在适应过来,“这里是天河峰,我还在天河峰,天黑了。。。”

    韩玄斌慢慢的爬起来,“啊。。。”刚爬起来的韩玄斌陡然间看到自己全身,衣服早已破败不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这样?”韩玄斌努力的搜寻着自己的记忆,“对了,我记得我看到了上万人追杀围剿一个人,最后他们同归于尽,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韩玄斌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急忙说道。

    等等!韩玄斌突然反应过来,刚刚那个记忆怎么和之前他第二世被覆世之文追杀场那么想?

    当中难道有什么关联吗?

    不过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一个所以然出来,叹了口气,韩玄斌站了起来,环视着四周,刚下过雨,天河峰之上寒风凛冽,韩玄斌把破败不堪的衣服套在了身上,仔细的思索着。

    “嗯?”韩玄斌陡然间从漆黑的山峰之上,看到了身边的参天古树,他不由的后退半步,然后警惕的看着这颗参天古树。

    “该死的古树,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弄成这样?”韩玄斌不由的咒骂了一声参天古树。

    “咦?”正在思索的韩玄斌,猛然间一提右手,不由的惊讶了一声,“怎么回事?我的胳膊?”

    韩玄斌突然之间,居然发现,自己的胳膊居然充满了力量,紧接着,他感受了一下身体的变化。

    “哈哈,,,哈哈。。。。”韩玄斌这才发现,他的身体强度居然达到这样恐怖的境界,不由的大声的笑了出来。

    韩玄斌本来借助白玉烙印,身体强度,肉身力量就达到了一重天武者的级别,但是经过这一次的灵蕴洗礼,韩玄斌的肉身力量更是达到了二重天武者巅峰,即将踏入三重天武者之列,当然,这一切,韩玄斌都不知晓!

    韩玄斌抑制住内心的激动,急忙内视着身体,这一切他更加惊讶,更加震撼了。

    “我的身体居然被淬炼了,连经脉都拓宽了不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说着,韩玄斌还试着朝着虚空打出一拳,感受淬炼以后的身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韩玄斌努力压制住心中的喜悦,思索道。

    “我刚来天河峰,然后就来到了参天古树之下,看到了殷红的血液,然后就看到了上万人追杀一个中年男子,最后双方同归于尽,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韩玄斌在努力的思索着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虽然他心里十分的高兴,但是这件事实在是太蹊跷了。

    漆黑的夜空下,寒风瑟瑟,韩玄斌一人屹立在参天古树之下,静静的思索着,此刻,他浑然忘记了寒冷,忘记了时间。

    “不对,我看到的肯定不是真是的,那应该是一个幻觉。”韩玄斌猛然间惊醒,然后喃喃自语的说道:“好可怕的参天古树,居然把我带到了一个幻觉之中。”

    想到这,韩玄斌就想通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当一个人进入幻境无法自拔的时候,轻则昏迷,重则身亡。

    不得不说韩玄斌是xìng yùn的,他只是昏迷,而且还激发了白玉烙印的一些潜能,帮助他改造身体,淬炼身体。

    当然,期间出现的那恐怖威压,黑色漩涡,韩玄斌一点都不知道。

    “白玉。。。”韩玄斌想到这里,心里感觉怪怪的,这个白玉不简单,居然能够自行的帮助自己改造身体。

    韩玄斌伸手轻轻的摸在了胸口的白玉烙印之上,嘴里喃喃自语的说道:“谢谢你,白玉,是你让我获得了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我一定不会放弃的,我可是还要找回原来的身体和回归天武大陆,可不想这样就死了。”

    随着两个多月的修炼,韩玄斌也渐渐的感觉到了白玉烙印的不可思议,联想到白玉是从参天古树之上掉下来的,韩玄斌感觉到这个参天古树更加的不可思议了。

    “真没想到,这一次,居然让我因祸得福。”韩玄斌脸庞之上浮现出一抹微笑。

    韩玄斌之所以这么说,当然是那个幻境了,充满了杀戮气息的幻境,他现在都有点后怕,如果不是白玉烙印帮忙,他都不敢肯定自己还能否站在这里。

    想了片刻,韩玄斌无奈的摆了摆手,“不想了,反正这件事对自己没有坏处。”

    韩玄斌就是这样的人,如果一件事想不明白,他就果断不想了,他认为,只要实力够了,自然会知道更多的辛秘,更多的了解白玉。

    当下韩玄斌决定试着吸纳天地灵蕴,看看自己的丹田有没有改变。

    韩玄斌盘膝而坐,双手捏指放在了膝盖之上,缓缓的闭上了双眼,正当韩玄斌要开始吸纳天地灵蕴的时候,突然,一阵阴风吹过,韩玄斌身体一哆嗦,打了一个哈欠。

    这时候,韩玄斌才意识到自己衣服破烂,“该死的,好冷啊,还是先回家吧。”

    说完,韩玄斌飞快的朝着天河峰下边跑去,一路上,韩玄斌健步如飞。

    “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真爽。”韩玄斌心里暗自想到。

    很快的韩玄斌回到了天河镇,此时天河镇的镇民大多都已经入睡,天河镇一片漆黑。

    远远的韩玄斌就看到了自家的院子,在院子外边,有一个身着单薄的女子朝着远方眺望着。

    “母亲。。。”韩玄斌一眼就看出了母亲王兰,不由的大喊道,身形一阵加速,转眼之间就跑到了母亲面前。

    良久,王兰在放开儿子,刚才太急,没有注意韩玄斌的衣服,此时一看,非常关心的问道:“小斌,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衣服都破烂了?”

    韩玄斌一怔,然后不好意思的说道:“母亲,没什么,我出去砍柴,碰到了大雨,衣服淋湿了,后来被树枝划破了。”

    韩玄斌没有跟母亲说关于白玉烙印跟参天古树的事情,他准备把这件事一直留在心底最深处,在他没有足够实力保护亲人之前。

    “赶紧进屋吧,大冷天的。”王兰急忙拉着韩玄斌走进了屋子,匆匆的给韩玄斌拿出几件衣服,“赶紧换上吧,别着凉。”

    韩玄斌心里一暖,快速的把母亲递过来的衣服给换上了,“母亲,你身体不好,大冷天别出外边等我,我没事。”

    王兰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坐在椅子上的韩玄斌,脸上尽是溺爱之色,“小高,你不知道,今天天河峰发生了大事了,整个天河镇都被惊动了,母亲也是担心你嘛。”

    正在惬意的坐在椅子上享受的韩玄斌,听到天河峰三字,猛然一怔,然后抓着母亲的手问道:“母亲,到底出了什么事?”

    “今天上午,天河峰突然狂风大作,雷声滚滚,而且在天河镇上空还有一个非常恐怖的黑色漩涡,镇民都吓坏了,母亲担心你出事,你一走就是一天。。。”王兰慢慢的跟韩玄斌解释着。

    此刻韩玄斌心里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他根本没有想到,白玉烙印居然引发了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好了,别乱想了,你也走了一天了,赶紧回屋休息吧。”王兰看到韩玄斌思索着,急忙说道。

    韩玄斌站起来,看了母亲一眼,然后回到了屋里。

    “白玉烙印会不会被别人发现?”韩玄斌回到屋里,就开始有点担心了,白玉烙印这次引发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镇上强者还是有不少的,要是万一被某个强者发现,一定会不惜一切手段了解白玉烙印的事情的。

    不过韩玄斌思索了良久,感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也就释然了。

    随即他又想到了他的身体,韩玄斌感觉到自己现在浑身充满了力量,“不知道现在的力量有多强,就这么淬炼身体,比我前两个月总和都好多了。”

    韩玄斌坐在床上,脱掉上衣,露出了结实的肌肉,经过这两个月的修炼,韩玄斌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弱不禁风任人欺负的男子了。

    看到裸露在外边的白玉烙印,韩玄斌不由的感叹着。

    原本白色的白玉烙印,现在居然有着一丝血红,韩玄斌也发现了这一点,不过他没有去深入的追究。

    “白玉,古树,真是一个奇异的事情。”韩玄斌嘴角上翘,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轻轻的自言自语道,“不过在离奇的事情我都碰到过了,也不在乎这一个了。”

    良久,韩玄斌微微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不管怎么说,白玉烙印给了我一次机会,那么我就绝对不能放弃。”韩玄斌非常坚定的说道,语气之中带着非常浓烈的信念。

    韩玄斌盘膝而坐,双手捏指放于膝盖之上,双眸微微紧闭,开始感应天地灵蕴。

    随着韩玄斌的打坐,一丝丝的天地灵蕴快速的融入了韩玄斌的身体之中,然后慢慢的顺着经脉流向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