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挑衅事件-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54章 挑衅事件

    第一百五十三章

    要知道,武者之间,虽然一重天之差,那也是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别以为力量达到了一重天武者底线,就可以跟一重天武者较量,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作为武者,最起码的可以转变天地灵蕴为己用,这是韩玄斌所不能做到的。

    韩玄斌的一拳,直接颠覆了众人的理念,纯力量一拳居然可以把一个二重天武者轰飞,尽管有些人认为这是出其不意的结果,但是还是有几个人知道,这个平日里被称之为废物的韩玄斌,不是那么简单。

    “韩玄斌,我要跟你决斗,我要杀你了。”王剑站起来,感觉到周围火辣辣的目光,愤怒的咆哮道。

    “韩玄斌,你真卑鄙,乘王剑不注意,居然打了王剑一个措手不及,哼。”李虎也愤怒的说道。

    “斌哥哥。。。。?”紫灵听到两人的咆哮声,眉头一皱,脸色有点阴沉,低声询问着韩玄斌。

    虽然紫灵身为三重天武者,可以力压两人,但是在韩玄斌没有做决定之前,她不会随便出手的,但是她也不会看着韩玄斌任人欺负。

    韩玄斌看了一眼王剑,然后转头看向紫灵,脸上露出一丝自信的神色,“灵儿,我们走,别理他们。”

    “哦。。。”紫灵很乖巧的挽着韩玄斌的胳膊走向远处,众人纷纷让开了一条道路。

    而就在这时,一股非常磅礴的气势瞬间笼罩在韩玄斌身上,两道流光一前一后直接轰向韩玄斌。

    韩玄斌跟紫灵都感应到了什么,还没等韩玄斌有动作,紫灵猛然一转身,一掌轻轻推出,一个虚空大手印瞬间成型,对着两道流光轰击而去。

    “轰。。。”两声巨响,王剑跟李虎两人倒飞了出去,倒在了地上。

    而韩玄斌跟紫灵则早已消失在哦人群之中,留下了众人不住的感叹着。

    “这就是三重天武者的实力吗?好强。”

    “就是啊,天河镇年轻一代根本无人能跟紫灵比肩,小小年纪就达到了三重天武者,而且还力压两个二重天武者,此女子前途不可限量。”

    “就是啊,这下李虎跟王剑可是踢到铁板上了,哈哈。。。。”

    在回去的路上,韩玄斌跟紫灵并肩走着,两人都静静的等待对方说话。

    紫灵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时不时的看着韩玄斌,而韩玄斌则是木讷的看着远方,这让紫灵是又气又恨。

    此时,韩玄斌一张迷人的脸蛋上挂着一丝沉重,好似在想着什么,寒风瑟瑟,白衣飘飘,从远方看起来,两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之间,两人就走到了紫府大门口。

    “斌哥哥,你真棒。”紫灵看了一眼紫府,然后转头看向身边的韩玄斌,韩玄斌今天的表现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韩玄斌当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轻轻的摇了摇头,也没有说什么。

    忽然间,紫灵像是想起什么来着,一拍脑袋,然后看着韩玄斌问道:“斌哥哥,你今天怎么会来找我啊?”

    要知道,韩玄斌以前都很少离开院子,更别说到紫府找紫灵了。

    “额。”韩玄斌也突然记起来了,今天刚来就被紫灵拉着去逛街,要不是紫灵说,连韩玄斌都忘记了,“灵儿,我今天来找你,是想问问,你们紫府有没有关于丹田的书籍?”

    紫灵一怔,韩玄斌的丹田她是知道了,从小无法蓄积内力,更是无法修炼,这是韩玄斌的一个痛。

    “这个啊,斌哥哥,要不你跟我进府邸之中,我们两个一起找找?”紫灵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直的盯着韩玄斌。

    韩玄斌点了点头,然后随紫灵进入了府邸之中。

    现在是下午十分,紫府之中人不多,紫灵的父亲也不再府中,韩玄斌在紫灵的带领之下,穿过了一个个的院落,很快的就来到了家族藏书阁门前。

    “进去吧。”紫灵轻启贝唇,低声的说道,然后径直的走进藏书阁。

    紫府的藏书阁,书籍非常的多,一般情况下,外人根本无法进入,也幸亏是紫灵带着韩玄斌,要不然韩玄斌连府邸都进不来。

    进了藏书阁,入眼的是玲琅满目的书籍,整个藏书阁透露着一股古朴的气息,枯黄的书架上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书籍,这些书籍之上布满了灰尘,一看就知道很多年没有人打扫了。

    “我们分头找吧。”韩玄斌轻声说道,然后进入了书架之中。

    现在韩玄斌首要的目的就是找关于丹田的书籍,“丹田。。。”韩玄斌一本书一本书的找了起来。

    “子午流星拳。”

    “莽牛大力拳。”

    “大力金刚指。”

    入眼的是一本本的功法,这些功法在天河镇根本是看不到了,也只有紫府的藏书阁才会有。

    不过这些都不是韩玄斌所需要的,他现在只需要一本关于丹田问题的书籍。

    时间很快就过去一炷香时间了,这段时间,韩玄斌找遍了整个藏书阁,都没有找到关于他那怪异丹田的问题的书籍,这让韩玄斌非常的懊恼。

    “算了,不找了,以后再说吧。”韩玄斌非常失望的说着,然后朝着门口走去。

    书架的过道非常窄,韩玄斌基本上是斜着身子出来的,而当韩玄斌快要穿过书架的时候。

    突然,“当啷”一声,有东西掉落在了地上,韩玄斌低头看了一眼,是一本书籍,非常古朴,有点破损,封面上都是灰尘。

    韩玄斌弯腰捡起来准备放回书架之上,当他拿起书籍的时候,不由的翻阅了一下书籍,想看看里边到底有什么内容。

    当韩玄斌翻开第一页的时候,顿时被里边的景象迷住了,这是一本剑技,第一页四个金煌煌的大字,就算是年代久远,也能够感觉到他的不俗,尤其是在韩玄斌得到了白玉烙印以后,感官变的无比的清晰。

    “绝鸣剑气。”这是这本书籍的名字,也是这个剑技功法的名字。

    虽然韩玄斌没有修炼过剑技,但是当他看到这几个字的时候,脑海中一片迷茫。

    “这个剑技不简单。”韩玄斌心里喃喃自语的说道。

    “斌哥哥,你找到了吗?”正在韩玄斌发愣时,紫灵娇滴滴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紧接着一个苗条的身影出现在韩玄斌身边。

    紫灵看到韩玄斌非常认真的看着书籍,顺着韩玄斌的目光看去,赫然是一本剑技。

    “斌哥哥,你看这个干吗?这都是我们紫家好几十年的东西了,根本没有什么价值。”紫灵风轻云淡的解释着。

    韩玄斌没有说话,眼睛依旧在盯着那本绝鸣剑气。

    “斌哥哥,斌哥哥。。。”紫灵轻轻的推了推韩玄斌,娇滴滴的叫道。

    “额,灵儿。。。”韩玄斌被推醒,脸上露出了一丝憨厚的笑容,右手摸了摸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刚才我看这本书有点入迷了,不好意思啊。”

    紫灵眼珠子一转,然后略微思考了一下,“斌哥哥,既然你喜欢的话,那这本书就送给你了,反正我父亲说,这根本就是一个废剑技,留着也是摆设。”

    这本剑技是紫家的一个长老在几十年前得到的,那时候还没有紫灵呢,紫家好几代人都试着练习过这个剑技,但是毫不意外,都没能练成,最后紫家一致得出结论,这不是一个剑技,然后就丢到了这个藏书阁之中。

    当然,这个藏书阁只是紫家的一个小藏书阁,摆放的也是一些不珍贵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紫灵可以轻易带着韩玄斌进来的原因。

    至于那最高级别的藏书阁,就连紫灵都进不去,也只有当代家主能够进去。

    “那就谢谢灵儿了。”韩玄斌也不推辞,当下收起了这本书,走出了藏书阁。

    当韩玄斌把绝鸣剑气收入怀中的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久久没有动作的白玉烙印,在这一刻居然发生了一丝震动,虽然是一小点,但是这足以证明,这个剑技绝对不是外表那么简单。

    “共鸣?”韩玄斌脑海中急速的闪现过一个词。

    看到韩玄斌的身体停顿了一下,紫灵急忙问道:“斌哥哥,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韩玄斌摇了摇头,强忍着心中的震撼,轻声说道:“灵儿,我没事,我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斌哥哥再见,斌哥哥,你一定要常来看我哦。”紫灵有点依依不舍的看着韩玄斌的背影,喃喃自语的说道。

    告别了紫灵,韩玄斌强忍住心中的震撼,匆匆忙忙的赶回家。

    当韩玄斌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王兰已经做好了饭菜,等待韩玄斌的归来。

    韩玄斌一进院子就看到了母亲王兰在门口眺望,急忙跑过去

    王兰看到韩玄斌回来,悬着的一颗心也落下来了,她双手放在韩玄斌的肩膀之上,左看看右看看,盯着韩玄斌不放。

    韩玄斌感觉到一点怪异,低声的说道:“母亲,你干什么呢?”

    王兰眼睛之中有一点担心,焦急的问道:“你没事吧?”

    韩玄斌一怔,然后瞬间释然,母亲王兰所说的应该就是今天在镇里发生的事了。

    也对,已经一下午了,这件事在镇里早就传开了,只不过韩玄斌不知道而已。“母亲,你看我像有事嘛?嘿嘿。”韩玄斌圆圆的脸蛋之上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看着母亲王兰。

    “没事就好,你知道吗?当我听说你跟王剑李虎等人打斗时,非常的担心你,好在你没事。”王兰此时都在后怕,因为她知道,韩玄斌从小体弱多病,根本就是手无缚鸡之力,就算前几天韩玄斌通过了武者学院的考核,她也不认为韩玄斌有足够的实力跟两个二重天武者抗衡。

    “没事的。”韩玄斌看到母亲依旧有着一丝担忧,不禁岔开话题,拉着母亲王兰走进屋里。

    饭桌上,两人吃的津津有味,王兰也在询问着今天发生的事情,韩玄斌一一的给王兰说了。

    当听完韩玄斌所说的以后,王兰才发现,自己对儿子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

    “小高,你能有如此成就,母亲很高兴。”王兰一只手放在了韩玄斌的肩膀之上,声音有点哽咽。

    晚饭过后,韩玄斌躺在床上,脑海之中回想着绝鸣剑气跟白玉烙印发生共鸣的那一刻。

    此刻的韩玄斌,手里捧着一本绝鸣剑气,不住的观察着这里边的东西。

    绝鸣剑气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让韩玄斌精神都有点恍惚。

    慢慢的翻开第一页,是一个介绍,对绝鸣剑气的介绍:修习此剑技者,当得吾传承,追求那虚无缥缈的剑道巅峰。

    “虚无缥缈的剑道巅峰?”韩玄斌看到这一小行字迹的时候,不由的眉头皱了一皱。

    在天穹大陆,修炼剑技的也在不少,但是所有的人,不管修炼什么,追求的都是武道巅峰,而这个人却是追求那虚无缥缈的剑道巅峰。

    韩玄斌目光略微沉吟了片刻,就接着往下看了,下边还有一行小字:吾之剑技,须有缘之人练之,有缘人,我等着你!

    看到这一行字,韩玄斌大概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多年来,紫家没有一个人练成这个剑技,乃至家族高层一致认为这是一个低级的剑技。

    韩玄斌不由的感概万分,虽然是短短的几句话,但是却是让韩玄斌对于修炼有了新的认识。

    接着韩玄斌翻开了第二页,这一页只有一副图画,画像中有一个男子,手持一把长剑,腿呈弓字型,手中长剑在空气中划出非常诡异的一个痕迹。

    “好精妙的一剑。。。”虽然韩玄斌从小丹田无法蓄积内力,更是无法修炼,但是他也没有放弃对武道的修炼。

    平时只要有时间,他就在钻研一些武道书籍,这些书籍也不是什么珍贵书籍,在天河镇都能够买到。

    而当韩玄斌看到这幅图画的时候,被里边的那个持剑男子深深的吸引住了,这跟地摊买到的书籍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嘶嘶、、、”正当韩玄斌沉吟在这幅画像里边的时候,胸口的白玉烙印中急速的流出一股清凉气流,顺着经脉流向大脑,使韩玄斌瞬间清醒。

    “嗯?白玉烙印有反应了?”韩玄斌清醒的一瞬间便发现,白玉烙印有反应了,“难道这本书跟白玉烙印真的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