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古老-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55章 古老

    第一百五十五章

    紧接着,韩玄斌翻开了第二页,第二页还是一副图画,没有一个字迹。

    “啊。。。”当韩玄斌看到这幅图画的时候,灵魂仿佛被刀割一样,痛,撕心裂肺的疼痛瞬间充斥着他的整个脑海。

    现在的韩玄斌,双手抱头,撕心裂肺的疼痛冲击着他的脑海,而此刻,绝鸣剑气第二页充满了金huáng sè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屋子,照在了韩玄斌狰狞的脸庞之上。

    韩玄斌的灵魂仿佛被万虫吞噬一般,他的整个身体都在不断的颤抖。

    虽然韩玄斌非常的痛苦,但是他还是忍着没有叫出来,就这样,韩玄斌咬着牙坚持着。

    而就在他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胸口的白玉烙印陡然间射出一股清凉的气流,顺着经脉流到了他的脑海中,急速的包裹住了他的灵魂。

    “嘶嘶。。。”慢慢的,灵魂疼痛在慢慢的减弱,韩玄斌终于有了一点意识。

    “滋滋。。。”终于,韩玄斌总算是熬过来了,灵魂不再疼痛了。

    韩玄斌轻轻的摸了摸胸口的白玉烙印,然后看了一眼掉落在床上的绝鸣剑气,此时,绝鸣剑气已经合住了,“白玉烙印。。。”

    这一次要不是白玉烙印,韩玄斌都不敢想象后果。

    韩玄斌恢复了一下心情,然后慢慢的思索着,“为什么我看第一页的时候没什么感觉,看到第二页的时候,甚至连画面都没看清楚就灵魂如此疼痛?”

    韩玄斌犹记得刚才灵魂撕心裂肺的疼痛。

    灵魂乃是人类的根本,一个武道修士,如果肉身被毁,也能重塑肉身,但是一旦灵魂毁灭,那就真的灰飞烟灭了。

    也幸亏韩玄斌的灵魂在最后时刻被白玉烙印保护了,要不然后果根本不是韩玄斌能够承担的。

    还有一点就是韩玄斌幸好灵魂十分强大,毕竟是有了三世的经历,自然比一般人要强的多,要不然的话怕是这白玉烙印还没有来得及保护韩玄斌,他就已经变成了一个白痴了。

    突然间,韩玄斌想到了这么一个想法,也许只有这个想法才能解释刚才的原因吧。

    看了看手中的绝鸣剑气,韩玄斌思索了良久,然后把绝鸣剑气放在了床头,“不想了,还是等明天弄一把宝剑,然后修炼一下第一页的剑技再说吧。”

    随后,韩玄斌就进入了睡眠之中,这一觉韩玄斌睡的很舒服,睡的很香。

    翌日,风和日丽,万里无云。

    韩玄斌今天一大早就醒来,收拾了一下,然后就走到了镇里。

    他今天准备打造一把随身佩剑,很快的,韩玄斌就找到了一个兵器坊,这个铸剑坊名叫天河兵器坊,在天河镇也是小有名气的,天河镇所有的修士大部分都在这里打造随身wǔ qì。

    韩玄斌进入天河兵器坊,跟老板说了一下自己的要求,然后老板告知,让韩玄斌等待一天。

    韩玄斌付钱了以后,返回了家中,等待佩剑出世。

    “该叫什么好呢?”韩玄斌坐在家里椅子上,眼睛直直的盯着天花板,喃喃自语的说道。

    韩玄斌不断的思索着佩剑的名字,“嗯?”韩玄斌突然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睛猛然一亮,“第一,好吧,就叫第一,预示着我从此第一!”

    “哈哈。。。。”韩玄斌把佩剑名字定下来以后,心情也舒畅不少,哈哈大笑起来。

    第二天,韩玄斌早早的起来,已经把佩剑取回来了,此刻,他站在院子里边,手中握着一把乌黑长剑。

    这把剑就是“第一”,制作非常精美,都是按照韩玄斌的意思来的,韩玄斌非常喜欢。

    把玩了一会第一剑,韩玄斌拿出怀里的骇然剑气,“是该修炼一下了,既然第二页我目前还无法看到,那么就开始第一页修炼吧。”

    经过这两天的钻研,韩玄斌已经大概明白了,这本书籍,每一页代表着一个剑招,韩玄斌就从第一个剑招开始修炼。

    手持“第一”剑,照着绝鸣剑气第一页上面的画像,韩玄斌开始慢慢的临摹。

    双腿叉开,一手持剑,按照画像上的画面,韩玄斌手中的“第一”剑不断的在空气中划出紊乱的轨迹。

    细看这些轨迹,一开始杂乱无章,但是随着韩玄斌舞剑越来越快,这个轨迹越来越诡异,最后居然引动了周围空气的紊乱。

    “嘶嘶。。。”周围天地灵蕴被韩玄斌的剑招不断的驱散着,韩玄斌则是进入了某种状态,一直不断的挥舞着。

    “滋滋。。。”随着韩玄斌的舞剑,他胸口的白玉烙印居然也开始有所异动了,而就在白玉烙印异动的一瞬间,韩玄斌手中的“第一”剑剑身周围居然散发出一丝丝的淡淡的剑气。

    不错,就是剑气!

    韩玄斌欣喜若狂,没想到第一次修炼剑技,就可以挥出剑气。

    “轰。”韩玄斌一剑挥出,眼前的空间瞬间被割裂,一道漆黑的空间裂缝出现在韩玄斌眼前。

    “嗯?”韩玄斌震惊的看着眼前的空间裂缝,“怎么可能?”

    而就在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传入了韩玄斌的耳朵,韩玄斌如雷击一般停住了身形。

    “孩子,终于等到你了。”

    这道声音渗透韩玄斌的脑袋,进入了韩玄斌的灵魂之中,而随着声音的传来,韩玄斌眼前的空间裂缝也瞬间闭合。

    韩玄斌傻眼了,这一切实在是超出了他的意料。

    “你是谁?”韩玄斌惊恐的环视着周围,大声的问道。

    “你是谁?”韩玄斌警惕的环视着四周,大声的叫喊着。

    “我是谁并不重要。”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响彻韩玄斌整个脑海。“重要的是我知道你的来历!”

    “什么?我的来历!”韩玄斌一脸警惕的看着周围,然后沉声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鬼鬼祟祟的,你出来?”

    寒风呼呼的刮,韩玄斌面色冷峻的站在院子里,此时,王兰还在镇里,家里只有韩玄斌一个人。

    韩玄斌就这样静静的站在院子中央,低头沉思着。

    而这个苍老的声音在听到韩玄斌的话以后,陷入了沉寂,空气显得格外的诡异,气氛非常的压抑。

    良久!!!

    “我在你身体之中。。。”苍老的声音一语惊醒了正在沉思的韩玄斌。

    “啊。。。”韩玄斌一声惊呼,急忙内视自己的身体,他迅速的查探了一下他的身体,被这样一个人呆在自己身体当中,别提有多恶心了。

    “嗯?毫无变化?”韩玄斌的眉头再一次的皱了起来。

    他的身体之中没有发生任何的异样,这个苍老的声音怎么说在自己的身体之中呢?

    韩玄斌百思不得其解,而就在韩玄斌准备放弃的时候,突然间,他脑袋灵光一闪,一缕意识瞬间延伸到脑海深处的灵魂上。

    顿时,他看到了一缕红色的物体包围在了他的灵魂之上,“嗯?”韩玄斌惊恐的看着这团红色物体。

    “别想了,你看到的就是我。。。”这个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虽然看似很平常的一句话,但是却响彻韩玄斌的整个脑海。

    这一下,韩玄斌终于确定,在他脑海的灵魂深处那团红色物体就是这个苍老声音的源地了。

    似乎发觉了韩玄斌的震惊,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孩子,别怕,我现在只剩下了灵魂,伤害不了你。。。”

    韩玄斌一直目瞪口呆的内视着这个红色的物体,久久不能说话。

    “你是谁?”沉默过后,最终还是韩玄斌说话了,他非常想知道这个灵魂到底是怎么进入他的脑海之中的。

    韩玄斌内心之中充满了恐惧,小心翼翼的盯着这个灵魂。

    要知道,灵魂乃是武者的根本,韩玄斌生怕一不小心被这个灵魂攻击到,那时候,就算是别人想救他都救不了。

    “你可以叫我古三环。”这一次,这个灵魂在说完话以后,居然骚动了一下,然后一丝丝的灵魂慢慢的溢出韩玄斌体外,在韩玄斌的面前形成了一个虚拟的人物。

    咋看这个人物,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白白的胡须,一脸慈善的笑容,只不过这是个虚影。

    韩玄斌看着眼前凝聚出来的虚影,内心震惊到了无法释怀的地步,嘴里喃喃的说道:“你。你。你到底是谁?”

    这个老者伸手抚了抚洁白的胡须,笑呵呵的说道:“小伙子,你可以叫我古三环。”

    “。。。。。”

    “你从哪里出来的,怎么会在我的身体里?”说到这里,韩玄斌一脸警惕的看着老者古三环,眼中充满着敌意。

    别人不清楚他还不清楚吗,本就不是这里的人,而且还是占据了他人的肉身,现在突然出现一个人说知道自己的来历,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让韩玄斌他安心下来。

    “呵呵,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老者仿佛看穿了韩玄斌的内心一样,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我在白玉之中,然后就到了你的灵魂深处了。”

    “啊。。。”韩玄斌一惊,急忙摊开胸口的衣服,看了一眼白玉烙印,白玉烙印依旧完好无损的在他的胸膛之上。

    “你到底想干什么?”韩玄斌有点愤怒的说道。

    “你想变强吗?”

    “你想成为这个大陆最强者,征服整个天穹大陆吗?”

    “还有,你想回去吗!”

    对于古三环的连续追问,韩玄斌陷入了沉思,曾几何时,他何曾不想变强?

    而最关键的是,韩玄斌注意到了当中的一句话,回去!

    “小伙子,既然白玉选择了你,那么我就会帮你的。”古三环仰头望着虚空,喃喃自语的说道,“也算是帮我自己吧。”

    看到韩玄斌陷入了沉思,古三环仿佛已经知道了韩玄斌的dá àn,眯着眼睛,看着韩玄斌。

    “曾经,我也天真的以为,这个世界是有理的,但是后来发生了一系列的变故,才使得我不得不走上了追求强者的道路。”古三环突然自顾自的说着。

    “很久以前,我被人陷害,遭人围剿,最后身亡,但是我拼死逃逸出了一丝灵魂,然后就进入了白玉之中,不得不说白玉的神奇,我不但没死,现在居然可以凝聚出一丝虚影。”

    古三环继续说着:“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白玉之中待了多少年,直到你得到白玉的那天,我心中充满了激动,我想,我终于可以重见天日了。”

    韩玄斌默默的倾听着古三环诉说着这一切,仿佛在听一个故事一般。

    “白玉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你也发现了,在你得到白玉之后,居然能把肉身力量练到那个地步,不过这根本不算什么,如果非要说的话,你自己摸索出来的这个能力,不及白玉的千万分之一。”古三环很自豪的说着,对于白玉的能力,就连古三环都感觉到了不可思议。

    千万分之一?韩玄斌彻底震惊了,在古三环眼里那个曾强肉身力量却是不算什么,但是在韩玄斌眼里就非常的骇人了,但是这居然是白玉的千万分之一都不到?

    古三环没有理会韩玄斌眼中的震撼,依旧陷入了白玉的神奇之中,“你一定好奇,为什么我直到现在才出来吧?”

    “嗯?”韩玄斌一脸迷茫的看向古三环,古三环也似笑非笑的看着韩玄斌。

    “难道是绝鸣剑气?”韩玄斌略微思考了一下,就想到了绝鸣剑气。

    要知道,当韩玄斌第一次看到绝鸣剑气的时候,它居然跟白玉烙印发生了共鸣,也只有这个才能解释两者为什么发生共鸣了。

    古三环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不错,不错,悟性不错,嗯,就是绝鸣剑气,想要完全得到白玉认主,必须有两个条件,第一就是能够修炼绝鸣剑气,挥出剑气。”

    韩玄斌瞬间明白了,绝鸣剑气跟白玉的关系肯定不一般,不过他更加好奇的是古三环口中的两个条件,“古老,那第二个条件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