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学习-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58章 学习

    第一百五十八章

    那传说中的圣级炼器师,在天穹大陆,已经绝迹了,足足有几千年没有出现过了,以至于人们早已把他淡忘。

    按照古三环给韩玄斌的知识,能够炼制出一个随便的wǔ qì,那就是炼器入门,也叫学徒。

    现在韩玄斌的首要目标就是成为一个学徒,如果连个学徒都达不到的话,那还谈什么其他的。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马上就要日落西山了,韩玄斌已经盘坐在天河峰之上的参天古树之下思索。

    因为自从古三环给韩玄斌安排了修炼方法以后,韩玄斌就跟母亲王兰说过,有时候会很晚回来,让她不要担心。

    “经过一下午的学习,我应该可以试试了。”陡然间,空气一阵波动,韩玄斌漆黑的双眸缓缓睁开,犹如黑夜里的两盏透明灯。

    韩玄斌站起来,然后看了一眼火炉,然后看了一眼材料,低声喃喃自语的说道:“就先炼制一把剑吧。”

    因为他天天使用第一剑修炼剑技,所以,在大多数wǔ qì之中,他还是对剑比较有点了解。

    话音一落,韩玄斌就走过去,把火炉放到自己的身前,然后把一些材料放在了上边。

    火炉是一个圆柱形的,下边是空的,可以点火,上边是一个台子,可以放置材料,以便于韩玄斌打磨。

    韩玄斌点燃了火炉,顿时,熊熊大火在天河峰之上燃烧了起来,照耀了整个天河峰。

    只可惜,天河峰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封印着,要不然,这个变化,一定会引起天河镇的一些势力的注意。

    “玄铁,星金,太阳之水。。。。”韩玄斌一个一个的念着这些材料。

    因为他要打造一把比较普通的玄铁剑,所以这些材料都是非常普通的。

    “第一步,稳定心态,然后把玄铁放在火炉之上煅烧,然后在加各种材料,第二步,就是控火。”韩玄斌心里想着炼器师的一些要诀。

    身为炼器师,最重要的就是控火,火候对一个wǔ qì的的等级高低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韩玄斌一伸手,把一块玄铁放在了火炉台子上,慢慢的煅烧着。

    “滋滋。。。”大约过了一炷香时间,韩玄斌就听到了玄铁发出了滋滋的响声,韩玄斌知道,玄铁快要融化了。

    其实,炼器师是不需要火炉来炼制wǔ qì的,他们都是用体内灵蕴凝聚成心火,来淬炼材料的。

    用心火淬炼,既可以节省时间,又可以褪尽材料之中的杂质。

    因为韩玄斌丹田无法蓄积灵蕴,当然也就无法使用灵力,更别说是心火了。

    这也是为什么古三环会给韩玄斌弄一个火炉,他已经把韩玄斌的一切都考虑好了。

    “嘶嘶。。。”随着时间的推移,玄铁的响声更加大了,韩玄斌的额头之上满是汗珠,不过他的手也开始动起来了。

    左手拿着玄铁,右手拿着铁锤,“铿。。。铿。。。”一锤一锤的捶打着玄铁。

    “该死的,要是有灵蕴多好,就不许要这样了。”韩玄斌一边打造,一边嘴里不断的咒骂着。

    “铿。。。”韩玄斌依旧在打造着,手中的铁锤越来越快,最后都看不到轨迹了。

    “该加火了。”韩玄斌看了一眼火炉,然后喃喃自语的说道。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在韩玄斌的打磨之下,玄铁终于有了一个剑的邹型。

    “快好了,只要最后定型就好了。”韩玄斌看着自己打造的这把剑的邹型,心里非常的高兴。

    然而,就在韩玄斌眉飞色舞的时候,“铿。。。”一声大响,火炉台上的玄铁咔嚓一声断成两截。

    韩玄斌的身体陡然顿住,他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死死的盯着断成两截的玄铁。

    这是韩玄斌第一次打造wǔ qì,也是韩玄斌初次接触炼器师这个职业。

    眼看就要打造完毕了,居然会出现这种情况,韩玄斌此刻心里非常的难过。

    所谓站的越高,摔得越痛,韩玄斌对这把剑的希望很高,到最后玄铁断成两截,他非常的失望。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韩玄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声的说道。

    “你第一次炼器,能够取得这样的成果,已经不错了。”古三环苍老的声音突然在韩玄斌的脑海之中响起。

    正当韩玄斌迷茫之际,古三环的声音仿佛如平地惊雷,在韩玄斌的脑海之中炸开,惊醒了韩玄斌。

    “我,,,我,,,我居然迷失了心境。。。?”韩玄斌再一次的感觉到无奈,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参天古树,他总感觉这颗参天古树有点不对劲。

    就刚才那么一瞬间,韩玄斌炼器失败,然后就陷入了迷茫。

    别人有可能不清楚,但是古三环知道,这一切都是参天古树在作怪。

    “古老,我是不是没有炼器的天赋?”韩玄斌没有理会参天古树,也没有在意自己迷失,转头重新看向自己打造的那个断裂的wǔ qì,不好意思的问道。

    “你很有天赋,第一次炼器居然能够炼制到这种地步,好好加油吧。”古三环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无奈的说了一声,然后就陷入了沉默。

    韩玄斌根本不知道,他第一次炼器就能够炼制出这样的效果,这绝对是百年难得一见的,虽然他用的是火炉。

    殊不知,如果让外界的人知道韩玄斌所说的话,他们一定会气的吐血。

    韩玄斌从小就被人暗地里骂是废物,他忍气吞声这么多年,对于这么一点小挫折,还是没有在意。

    俗话说,失败是成功的母亲,韩玄斌坚信,成功就在前方。

    看了一下天色,韩玄斌也感觉到了天色已晚,他收拾了一下东西,把这些东西都放在了天河峰之上,然后匆匆忙忙的下山回家了。

    因为天河峰现在被封印,所以韩玄斌也不担心这些东西会被别人偷走。

    当韩玄斌回到家,天色已经非常的黑,王兰早就做好饭,在家里等着韩玄斌,饭菜也摆在了桌子上。

    “母亲,我回来了。”韩玄斌回到屋里,看到母亲王兰依旧在等着自己,心里一阵感动,大声的说道。

    “小高,你终于回来了。”尽管韩玄斌跟王兰说过,有时候晚回来,但是身为母亲的王兰依旧感到有点担心。

    “母亲,我没事,你怎么这么晚还不睡?”韩玄斌问道。

    “我们先吃饭吧,饭菜都凉了,吃完再说。”王兰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太过于纠结,急忙拉着韩玄斌走到桌子旁,说道。

    晚上,韩玄斌躺在屋里,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对于今天下午的炼器失败,韩玄斌也找过原因了,归根结底就是他对炼器很生疏,仅仅是第一次使用。

    想了想,距离武者学院开学已经剩下一个多月了,韩玄斌暗想,必须在这一个多月之中,把自己的炼器水平提升上来,这样的话,自己就多了一样拿手绝技。

    第二天,天刚亮,韩玄斌就跑到了天河峰之上,开始了修炼。

    韩玄斌也给自己定下了修炼计划,每天上午修炼剑技,下午炼器,晚上静坐,这样一天的时间就充分的被韩玄斌利用起来了。

    连古三环这种老古董,随着时间的推移,都不得不对韩玄斌刮目相看。

    看着汗珠如水滴的韩玄斌,古三环也不由的点了点头,显然,他对韩玄斌的努力认可了。

    人不怕没有天赋,最怕没有毅力,没有耐心。

    虽然韩玄斌的丹田无法蓄积灵蕴,导致他无法修炼,但是韩玄斌一直不曾放弃,一直在坚持着。

    “剑闪。。。”韩玄斌话音一落,整个人如同幽灵鬼魅一般,身影瞬间消失,手中第一剑如同一把离弦的剑,径直的刺向旁边的一颗大树之上,而与此同时,韩玄斌的身体也鬼魅般的出现在了大树的后边,轻轻一拳轰出。

    “轰。”这颗有点历史的大树不甘心的倒在了地上,树干之上插着一把剑,留下一个拳印。

    “不错,这招你以熟练,如果加以灵蕴配合的话,威力一定更加的大。”无声无息之中,古三环出现在了韩玄斌的身边,而此时,韩玄斌也停止了修炼。

    “古老,这都多亏你的教导。”韩玄斌谦虚的对着古三环拱拱手,笑呵呵的说道,任谁都可以在韩玄斌脸上看到一抹微笑。

    就这样,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韩玄斌一直在修炼着绝鸣剑气,还有炼器术。

    每天下午韩玄斌都在炼器,但是一次次的炼器,一次次的失败。

    究竟有多少次失败,韩玄斌已经不记得了,他心里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下次肯定成功。

    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在第十天的时候,韩玄斌终于炼制成了自己的第一把wǔ qì。

    当天,韩玄斌乐的都睡不着觉了。

    接下来一段时间,韩玄斌一直疯狂的炼器,虽然他大部分都是失败,但是他炼制的次数很多。

    期间,他还出去卖了点,虽然都是玄铁wǔ qì,但是在天河镇这样的弹丸之地,还是有很多人买的。

    毕竟,整个天河镇,也只有两个炼器师,还都是学徒级别的。

    韩玄斌经过这一个多月的努力,也勉强算是学徒级别的炼器师吧。

    虽然同为学徒级别的炼器师,但是炼制出来的wǔ qì也是有区别的。

    wǔ qì分为六个等级,每个等级又分为下等,中等,上等,巅峰四个小境界。

    天河镇的两个学徒级别的炼器师,一个可以炼制巅峰玄铁wǔ qì,一个可以炼制上等玄铁wǔ qì,其他的一些炼器师,都是没有入门的,连一个下等的wǔ qì都炼制不出来。

    而韩玄斌虽然只是刚入门,但是他的进步是有目共睹的,从一开始炼制出来的下等玄铁wǔ qì,到后来终于炼制成功中等wǔ qì。

    看着眼前堆成小山的wǔ qì,各式各样的,韩玄斌不由的感觉到高兴,这可都是自己这一个多月来的杰作啊。

    “虽然自己很努力,但是一个多月过去了,也仅仅能够炼制出中等玄铁wǔ qì。”韩玄斌感叹的说道。

    “古老,明天就是武者学院的开学日期,我就要去武者学院报名了。”韩玄斌炼制完最后一件wǔ qì,停住了身行,对着脑海之中的古三环说道。

    “嗯,我知道,拿这些东西全都卖掉,然后买一些药草,我要在你临走之前,给你强化一下身体。”古三环简简单单的说了几句话之后,就沉默不语了。

    韩玄斌看着眼前一座小山多的wǔ qì,不由的眉头苦邹,这么多wǔ qì,怎么拿?

    而正当韩玄斌为这些wǔ qì发愁的时候,突然间听到古三环的声音,“接着。”

    然后,韩玄斌的面前就出现了一枚戒指,一枚乌黑乌黑的戒指。

    韩玄斌伸手接住了戒指,顿时一股清凉的气流从戒指从传出,流进了韩玄斌的体内。

    “好舒服。。。”韩玄斌不由的出声道。

    “滴血认主。”古三环苍老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

    韩玄斌疑惑的看着乌黑的戒指,想要问问是怎么回事,最后还是没有问。

    韩玄斌拿着戒指,然后手指在剑尖上一点,一滴鲜血从手指上流出,滴在了乌黑的戒指之上。

    “空间戒指,真不错?”

    韩玄斌把小山般的wǔ qì收到了空间戒指中,瞬间,脑海之中出现了一组数据,下等wǔ qì三百五十八件,中等wǔ qì三十三件。

    韩玄斌不由的感叹,空间戒指真是好东西,既方便又实用,比自己之前的储物袋还要好用多了。

    很快的,韩玄斌就来离开了天河峰,来到了天河镇。

    虽然韩玄斌不怎么喜欢逛街,但是他还是很快的就找到了一家兵器店,韩玄斌知道,这家兵器店收兵器。

    韩玄斌怕被人发现自己的空间戒指,特意的买了一个帽子,把自己遮住,然后走进了店铺。

    当韩玄斌走进店铺的时候,一个中年男子快步的走上来,然后笑呵呵的问道:“这位先生,请问您有什么需要?”

    “我要卖wǔ qì。”韩玄斌言简意赅的说明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