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前往学院-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59章 前往学院

    第一百五十九章

    这个中年人听了以后,急忙问道:“您要卖什么级别的wǔ qì?”

    “下等玄铁wǔ qì,中等玄铁wǔ qì。”韩玄斌低沉的说道,他这次就是要把所有的wǔ qì都卖掉,然后买点药草。

    “啊?”这个中年人显然没有想到,韩玄斌会买中等玄铁wǔ qì,有点惊讶,然后急忙说道:“这位先生,您先稍等,我进去通报一下我们老板。”

    过了一小会儿,这个中年男子出来了,“先生,我们老板请你进去。”

    韩玄斌跟着这个中年人走进了这间店铺主人的房间,房间之中有一个略微臃肿的中年男子,眼睛眯眯的看着韩玄斌,想要看透韩玄斌。

    “你要买中等玄铁wǔ qì?”店铺主人站起来,走到韩玄斌面前,低沉的问道。

    “是的。”韩玄斌说完,顿时,房间之中出现了三十三件中等玄铁wǔ qì,这些wǔ qì有折扇,有棍子,也有白骨戟,多的数不胜数。

    店铺主人看到这些wǔ qì以后,一眼就认出了真假,脸上显出了震惊之色。

    当然,他的震惊不是因为这些wǔ qì,因为在空间戒指面前,这些中等玄铁wǔ qì一文不值。

    “这么小的年纪就有空间戒指,一定是某个大家族的年轻一代出来历练了。”店铺老板心里暗自想到。

    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手,一会就调整了心态,然后笑呵呵的对着韩玄斌说道:“这位先生,你的这些wǔ qì我全要了,价钱你说。”

    突兀的,一座小山出现在了店铺老板面前,这是三百五十八件下等玄铁wǔ qì。

    “这些都卖,你开价。”韩玄斌声音冰冷的说道,他不想让别人知道是他。

    这一下,就连久经沙场的店铺主人都震惊了,这可是好几百件wǔ qì啊,如果全买下来,他的利润绝对是惊人的。

    “先生。。。”

    “开价。。。”

    最终,韩玄斌的三百多件wǔ qì卖了五百二十三个铜币,下等玄铁wǔ qì一铜币一个,中等玄铁wǔ qì五铜币一个。

    在天穹大陆,通用货币是铜币,银币,金币。一金币等于一百银币,一银币等于一百铜币。

    天河镇普通人家一年的收入也就几十到上百铜币,而韩玄斌一次就赚了这么多,韩玄斌感觉到非常高兴。

    虽然玄铁wǔ qì不算太贵,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是消费不起。

    韩玄斌也是因为母亲口中所说的“父亲遗留下来的遗产”,一百多个铜币买的材料,才炼制wǔ qì的,要不然,他连材料都买不起,更别说炼制wǔ qì了。

    “有钱真好。。。”韩玄斌看着口袋里沉甸甸的五百多个铜币,不由的感叹道。

    韩玄斌揣着五百多个铜币,兴高采烈的朝着天河镇的药材店走去。

    天河镇作为玉兰城的一个小镇,也是比较繁华的,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天河镇算是玉兰城下属的小镇中比较优秀的一个小镇了。

    韩玄斌很快的就找到了药材店,他今天的目的就是要买一些古三环给他说的药材,然后回去调理身体。

    走进药草店,入眼的是琳琅满目的货架,这些货架上边都是药草,一股扑鼻的药草味从里边传入了韩玄斌的鼻子里边。

    韩玄斌贪婪的深吸一口气,然后很享受的说道:“好舒服。。。”

    “这位先生,你算是说对了,本店的药草绝对是非常好的,所有的顾客都对本店有好评。”一个胖乎乎的中年人走到了韩玄斌面前,笑呵呵的介绍道。

    由于是下午时分,太阳马上就要西落了,店里空荡荡的,只有韩玄斌一个人。

    “这是名单,你按照这个上面的拿就是。。。”韩玄斌也没有跟这个店铺的主人多废话,直接拿出了古三环给他的那个详单,然后递给了这个中年人。

    本来晚上店里边的顾客就不多,而韩玄斌这时候来买药草,店铺主人当然是笑呵呵的招待,当他接过名单以后,看到名单上的药草以后,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眼中显出了非常惊讶的目光,傻傻的如痴如呆的看着这份详单。

    “没有?”韩玄斌眉头一皱,有点不悦的说道。

    “不,不,不,尊贵的客人,你确定要这些吗?您确定没有写错吗?”店铺主人瞬间回过神来,然后急忙的说道,眼睛之中喷射出非常灼热的光芒,死死的盯着韩玄斌。

    终于,在韩玄斌点头确认以后,他双手颤抖的拿着这份详单摇摇晃晃的走进了库房里边。

    因为韩玄斌给他的详单上写的这些药草非常的珍贵,但是是相对于天河镇而言。

    这些货物压着,他一直无法把买卖做大,这一次终于遇到了一个大手笔的,他当然兴奋。

    要知道,就韩玄斌这一笔生意,如果做成了以后,他的利润将是十倍的增长。

    其实,殊不知,这些药草在外边算珍贵,但是对于天河镇的一些家族而言,确实不算什么。

    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店铺主人终于拿出了这些药草,韩玄斌清点了一下,完整无误,然后付账走人。

    当韩玄斌走到门口,快要消失的时候,还能听到店铺主人的声音,“有空常来。。。”

    韩玄斌抬头望了一眼,天色已晚,遂加快了步伐朝着家里走去。

    “五百多铜币,就这样花没了。。。”看着铜币如流水般花掉,韩玄斌也非常的心疼,但是为了自己的实力,他还是忍痛了。

    当他回到家里时,母亲王兰已经做好了饭菜,似乎是知道韩玄斌明天要离开了,王兰特意的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饭。

    饭后,韩玄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按照古三环所说的,准备好了一切东西。

    由于天天调理身体,所以在他的房间之中有一个大木桶,对王兰说是要洗澡,王兰也不会怀疑。

    似乎是怕母亲王兰担心,每次调理肉身,不管多么痛苦,韩玄斌都忍住不叫出来,更为甚之,好几次韩玄斌都昏迷过去了,不过这一切都阻止不了他追求强者的道路。

    “古老。。。”韩玄斌看着屋子里的大木桶,还有木桶里滚烫的热水,低声的叫了一声古三环。

    他的话音一落,古三环就出现在了他面前。

    “调理身体已经多长时间了?”古三环一出现,没有说别的话,直接问了韩玄斌一个这样的问题。

    韩玄斌虽然有所疑惑,但是还是如实的回答了,“三个月了。”

    不错,这三个月来,韩玄斌在药草的调理之下,感觉到仿佛脱胎换骨一样,现在他的力量已经非常恐怖了,就算让他单独对战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二重天武者,他也不惧怕。

    “嗯,调理肉身最多三个月,三个月是最佳调理期,时间再多也是浪费,今天,就让我给你最后一次调理肉身吧。”古三环低沉的声音在韩玄斌的耳朵响起,久久不能散去。

    “一切听从古老的指挥。”韩玄斌虽然也知道调理身体的好处,但是他更相信古三环的话,他知道,古三环不会骗他的。

    “现在开始吧。”古三环话音一落,韩玄斌就tuō yī服,然后进入了大木桶之中。

    坐在大木桶中央的韩玄斌,热水不断的浸入着他的皮肤,水面上漂浮着各色各样的药草,把韩玄斌包裹在其中。

    “放心心态,保持一颗平常心。”古三环略微思索片刻,然后低声的说道。

    韩玄斌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开始了吸收这些药草的药效。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转瞬就过去了一刻钟,往常要是这个时候,韩玄斌早就疼的死去活来的,但是这一切却没有丝毫的疼痛。

    “嗯?怎么回事?”韩玄斌心里暗自想道。

    而就在他刚想到这个事情的时候,突然间,撕心裂肺的疼痛瞬间充斥着全身,直接轰击在了他的灵魂深处。

    “啊。。。”韩玄斌差点被突如其来的疼痛疼的叫出来。

    韩玄斌额头布满了汗水,一滴一滴的,而此刻,他的五脏六腑正在经受着非人的疼痛,连他的怪异丹田都感觉到了一丝疼痛。

    “该死的,怎么会这么痛?”韩玄斌努力的抵抗着疼痛,心里咒骂道。

    “嘶嘶。。。”韩玄斌体内的经脉跟骨骼不断的吸收着药效,就连丹田都在吸收药效。

    看着韩玄斌不断颤抖的身体,嘴里咬着的胳膊,古三环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轻声说道:“放松,保持一颗平常心。。。”

    说来也奇怪,本来剧烈疼痛的韩玄斌,在听到古三环的话以后,慢慢的停止了颤抖,心境也在慢慢的平复。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直到五个小时以后,韩玄斌居然睡着了,也许是累的,也许是疼的,看到韩玄斌睡的很香的样子,古三环欣喜的点了点头,“你坚持过来了。”说完就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第二天,太阳刚过地平线,天河镇的早晨充满了生机,到处可见一些人忙碌的身影。

    此刻,韩玄斌在跟母亲王兰吃早饭。

    昨天晚上,韩玄斌直接睡着了,今天一大早,王兰去叫韩玄斌,看到韩玄斌居然在大木桶里边睡着了,一直说个不停,还问韩玄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玄斌撒了个谎,他从小体弱多病,这些药草都是想让自己增强体质而已。

    “小高,去了武者学院一定要好好的努力。”王兰语重心长的对着儿子说道。

    今天是武者学院报名的日子,天河镇距离玉兰城不算远,一上午就可以到。

    大清早,武者学院就派人过来接天河镇的九个被武者学院录取的年轻人。

    在整个东域,所有的年轻一代最向往的就是加入武者学院,而这九个人则是整个天河镇最耀眼的星光。

    要说往常,天河镇最多也就是一两个被武者学院录取的,但是今年居然有九个人,这一下可把天河镇的镇长天俗语给高兴的不行了。

    在天河镇最中央的广场之上,柳云生庄严的站在那里,在他的身后站着一排人,这些人就是武者学院的人。

    今天的天河镇无疑是最热闹的,这九个人代表着天河镇未来的希望,所有的人都用羡慕的目光看着这几个人。

    其他八位都到齐了,就剩下韩玄斌一个还没有来,这些人一直在等着韩玄斌。

    跟柳云生并肩站着的有天河镇的镇长天俗语,紫家家主紫无极,还有王家家主王坤元,李家家主李永乐。

    这些人无一不是在天河镇跺一跺脚,地面都颤三颤的人物。

    “呵呵,柳兄光临我们天河镇,我们确实要尽地主之宜。”天俗语容光焕发的说道。

    “天兄不需要客气,你们天河镇真是英才辈出,这一下子居然有九个人被武者学院录取了。”柳云生也对天河镇的镇长天俗语赞谬了几句,毕竟天河镇今年的表现太出色了。

    听到柳云生话的其他三人,都不由的露出了骄傲的目光,不过相对来说,还是紫无极更加的骄傲。

    “是啊,三位世家的弟子皆是人才啊。”天俗语也不由的感叹道。

    “跟紫兄比起来,我们根本不算啥。”王坤元跟李永乐同时谦虚的说道。

    “快要到时辰了,韩玄斌怎么还不来?”柳云生看了看时间,然后低声的说道。

    “就是那个连一重天武者都没到的废物?”李永乐听到韩玄斌的名字,不屑的说道。

    “哼,好歹韩玄斌现在也是我们武者学院的学生了,你最好注意点。”柳云生有点不悦的说道。

    虽然韩玄斌连一重天武者也没有达到,但是他确确实实的力量达到了要求,才会被录取。

    李永乐说出这样的话,不就是间接的在打武者学院的脸吗?

    说韩玄斌是废物,那不是说武者学院招收的学生都是废物?

    被柳云生喝斥,李永乐非常愤怒,但是却不敢作声。

    “韩玄斌那小子不错,丹田无法蓄积灵蕴,居然能够靠力量达到武者学院的招收标准,此子将来成就不可限量啊。”镇长天俗语轻咳一声,打破了尴尬的气氛,然后略有所思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