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分班-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61章 分班

    第一百六十一章

    就这样,韩玄斌戏剧性的开始了自己在武者学院的学习。

    报名完毕以后,韩玄斌被分到了一年级五班。

    武者学院这一届一年级新生总共有一百多人,一个班二十个人,分五个班,而紫灵毫不意外的被分在了一班。

    众所周知,班级是从好到坏,一班当然是武者学院一年级新生中实力最强大的一个班级,而韩玄斌所在的五班则是实力最弱的一个班级。

    分完班级以后,也顺便着分完了宿舍,武者学院的环境非常的优越,学生的宿舍都是一人一个房间的,韩玄斌一个人独自走到了自己的房间,空荡荡的,不过这对于韩玄斌来说也不是什么事情。

    “终于开始了。。。”韩玄斌眼中冒着灼热的目光,喃喃自语的说道。

    今天是报名的日子,所以武者学院不上课,而从明天开始以后,每天上午上课,下午实践修炼,晚上自由huó dòng,这是武者学院的教学方式。

    只有懂得更多的理论知识,才能更加容易的把自己的身体的潜能完全挖掘出来。

    武者学院成立近百年,在这期间,从武者学院出去的学生有很多很多,有的在大陆上成名,也有的陨落,反正在东域,武者学院可以说是修炼武道之人的梦寐以求的地方。

    当安定好以后,紫灵来找韩玄斌,韩玄斌陪紫灵出去买了点东西,然后就回到了宿舍。

    紫灵也知道韩玄斌不喜欢逛街,也没有说什么。

    当天,在武者学院就传开了这么一条消息,有一个新生居然敢跟陈玉波起争执,陈玉波要报复,这件事很快的学院里边的学生都知道了,当然都是背着林幽说的,他们当天也看到了,林幽对于陈玉波欺负新生很不满意,如果这件事让林幽知道,林幽一定会对陈玉波态度不好,到时候陈玉波一发火,所有人都要遭殃。

    武者学院鼓励学生互相切磋,所以在学院内是不禁止打斗的,只要不闹出人命,就没什么事情。

    而平时,这些人都受到了陈玉波的欺负,也不敢说什么。

    陈玉波,二年级的学生,三重天武者,虽然三重天武者他的陈玉波在武者学院不怎么样,但是众人都不敢惹他。

    因为他有一个哥哥,叫陈玉峰,说起陈玉峰,玉兰城武者学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陈玉峰,四年级学生,他恐怖的达到了七重天武者的地步,在武者学院毫无悬念的成为第一名。

    不过陈玉峰一心只在修炼之上,根本不会过问他弟弟这些事情的,但是饶是这样,也没有人敢得罪陈玉峰的弟弟陈玉波。

    以四年级的身份达到了七重天武者,这本身就是武者学院的荣耀,武者学院的导师院长都很看中陈玉峰。

    韩玄斌丝毫不知道,自己刚来武者学院,就惹到了一个大敌。

    来到武者学院的第二天,韩玄斌很早就起床了,在天河镇养成的好习惯,天天早上起来就晨练。

    今天,韩玄斌依旧如此,很早就来到了操场上,开始打出他的那套拳法,这套拳法名叫松鹤拳,是一个强身健体的拳法,虽然韩玄斌的身体已经够强大的,但是他从小养成的习惯,依旧坚持了下来。

    韩玄斌的母亲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但是她小时候也经常教育韩玄斌,只有在早晨的时候,才是一个人锻炼身体最佳的时候。

    “呼呼。。。”韩玄斌不断的打着这套强身健体的拳法,远看就像一个七八十的老者在打拳一样,软绵绵的。

    “哼,不会打拳就别献丑,丢人现眼。”就在韩玄斌正在打拳的时候,一个公鸭嗓子的声音突然在韩玄斌背后响起。

    韩玄斌似乎是习惯了别人的嘲笑,丝毫没有理会,还在继续的打他的松鹤拳。

    “哼,横什么横,不就是一个一年级的新生么,敢在我们老大面前横?”另一个声音看到韩玄斌不予理会,愤怒的说道。

    韩玄斌依旧没有理会,还在一心一意的打着拳法。

    “该死的。”陈玉波看到以后,直接伸手握拳,向着韩玄斌挥去,韩玄斌感觉到背后凉飕飕的,一个箭步就躲开了陈玉波的攻击。

    陈玉波一拳为击中,不过他停止了攻击,然后对着韩玄斌说道:“韩玄斌,你很有种,丹田无法蓄积内力,居然能够被武者学院录取,我不得不佩服你,但是你惹到了我,注定以后不会有好下场的。”

    很显然,一晚上的时候,陈玉波就调查出了韩玄斌的身份,还有他在天河镇的一些事迹。

    韩玄斌漆黑的双眸死死的盯着陈玉波,他知道,以陈玉波四重天武者的实力,想要击败他非常的容易,他没有轻举妄动。

    “老大,跟他说什么废话,直接废掉他吧。”

    “就是啊,他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

    “敢跟我们老大横,你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陈玉波的几个手下都愤怒的盯着韩玄斌,只要陈玉波一下令,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出手教训韩玄斌的。

    “陈玉波,你干什么?”就在陈玉波想要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突然间,一个愤怒的声音传入了众人的耳朵。

    只见陈玉波听到这个声音以后,脸上的愤怒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笑容。

    “吴师兄,你怎么来了?”陈玉波笑呵呵的对走来的吴正道说道。

    “陈玉波,收敛一点,他还是新生。”吴正道说完就转身走了,对于陈玉峰的身份,吴正道也有点心悸。

    经过吴正道的出现,这件事也就这么戏剧性的结束了,虽然陈玉波不甘心,但是吴正道的面子他不敢不给啊。

    “小子,你等着,你会后悔的。”陈玉波转头对着韩玄斌愤怒的说道,然后愤怒的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陈玉波的几个跟班也跟着陈玉波离开了操场。

    显然,韩玄斌也被陈玉波给破坏了心情,面无表情的离开了操场。

    今天上午的课程是一年级新生的第一节课,也就是教育课,无非就是讲在学校要注意什么。

    当韩玄斌走进教室以后,班级学生已经到齐了,由于昨天他跟陈玉波发生的一点争执,这些学生也从侧面了解到了陈玉波的威力,都自发性的躲避开了韩玄斌。

    韩玄斌环视了一眼教室,然后走到了最后一排,独自坐在了一个座位上。

    很快的,一个白发老者就走进了教室,这个白发老者自称是五班的导师,负责五班的一切。

    “大家好,我是大家的导师梅林,大家可以叫我梅导师。”白发老者梅林导师在讲台上看着新生,兴高采烈的说道,“首先,很高兴大家能够来到武者学院,既然大家来到了武者学院,就要把以前的坏毛病都改了。”

    “这里是武者学院,不是什么私人场所,不好的习惯都改了,如果不服从命令,那么就趁早滚蛋。”梅林导师停顿了一下,然后大声的说道。

    “接下来,大家先介绍一下名字吧。”梅林笑呵呵的说道,洁白的头发显示着他的教学年龄。

    “我叫陈宇。”一个微微发胖的男子站起来大声的说道。

    有一个带头,接下来的纷纷发言了。

    “王洪波。”

    “利八。”

    “肖红红。”

    。。。。。。。。。。。。。

    “韩玄斌。”直到最后,韩玄斌简单的说完自己的名字,报名告一段落。

    梅林听到韩玄斌自我介绍以后,双眼眯眯的看着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良久,梅林低沉的说道:“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我们五班共同努力。”

    “我们武者学院一学年一次考核,如果考核不成功的话,是会被淘汰的,所以大家如果想要在武者学院出名,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梅林站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讲着武者学院的历史,介绍着武者学院的一些事情,一些规矩。

    韩玄斌一直在回味着梅林的哪句话,“武者九重天根本不是极限,在九重天武者之上,还有更高的层次。”

    梅林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以韩玄斌他们这个级别,还接触不到更高层次的世界,所以他也没有明说。

    接下来就是学生跟导师的互动,很多人都纷纷的跟导师套近乎,只有韩玄斌一个人独自坐在座位上,思考着一些问题。

    今天如果不是吴正道正好路过,也许他就被陈玉波等人给打伤了,归根到底还是自己实力不行。

    第一节课就在众人的热闹气氛中讲完了,很多新生都在跟梅林导师套近乎,但是偏偏韩玄斌却是一个人独自坐在教室的最后一个座位之上,低头沉思。

    今天上午就一节课,下课后韩玄斌就离开了教室,回到了宿舍。

    今天他也询问过古三环关于修炼的事情,但是古三环给他的说法是,先不用管其他的,把炼器术练好了再说。

    韩玄斌想想也是,这段时间,他修炼绝鸣剑气,感觉到到达了瓶颈,第一招“剑闪”已经完全掌握了要领,但是第二招“剑鸣”,韩玄斌始终无法体会其中的奥义,迟迟不能进步。

    “也好,这几天我达到了瓶颈,是该好好修炼一下炼器术了。”韩玄斌自言自语的说道,漆黑的双眸中闪现出一丝犹豫的眼神。

    韩玄斌虽然来到武者学院才一天,但是武者学院的大概地方他也能够摸清楚的。

    在武者学院的后山,一般情况没有学生进来的,这里专门供一些武者学院的学生考核用的。

    韩玄斌朝着这个方向走来,入眼的是密密麻麻的树林,整个树林里感觉到了一股阴森的气息。

    韩玄斌停留在了后山入口处,仔细的看了看,然后才漫步踏入学院后山。

    韩玄斌走到后山深处以后,找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然后开始炼器,这一次他弄了一些简单的材料。

    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没钱,所以韩玄斌急需要解决这个问题,也只能先炼制一些下等玄铁wǔ qì,然后卖了换点钱,要不然根本不行。

    就这样,韩玄斌开始了在武者学院的修炼生涯,他每天下午都来这里疯狂的炼器。

    一天,两天。。。。。五天。

    转眼之间,就过去了五天时间,这五天时间之中,大多数新生都在互相熟悉,他们还没有进入学生的状态。

    而韩玄斌则是一味的炼器,这五天来,韩玄斌的炼器水平也有所提高,炼制中等玄铁wǔ qì的成功率大大的提高了。

    他把这五天所炼制的wǔ qì拿出去卖了,然后买了一些材料,准备继续炼器。

    今天,风和日丽,晴空万里。

    韩玄斌独自一个人走在武者学院的大道之上,犹豫韩玄斌从来不主动跟别人说话,导致韩玄斌被整个班级给孤立了起来。

    不过这一切都不是最重要的,韩玄斌有韩玄斌的想法,他有他的选择,既然选择了,就会一直坚持下去。

    “哎吆,这不是那个目中无人的新生么?听说陈玉波老大要弄他。”就在韩玄斌低头行走的时候,一个公鸭嗓子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不过韩玄斌没有理会。

    在背地里说人坏话的人,根本不会是什么威胁的。

    “就是,听说他叫韩玄斌,哼,敢跟陈玉波老大叫板,他是武者学院第一个。”另一个略微瘦弱,长的个雷公嘴,脸上尽是不屑的表情。

    在他们眼里,韩玄斌只不过是一个新生而已,凭什么跟他们老生横?

    而且,这五天,整个学院的人都知道了韩玄斌的资料,一个连一重天武者都不是的人,一个连丹田都无法蓄积灵蕴的人,居然敢跟陈玉波横?

    所有的人都在抱着看好戏的心态,不过也有一些人是专门找韩玄斌麻烦的,例如刚才的两个人。

    这两个人也是二年级的学生,一个叫曹三江,另一个叫许烟雨,这两个人都是陈玉波的狗腿子,他们听说陈玉波放出狠话来,要对韩玄斌不利,他们当然想在陈玉波面前表现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