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战斗-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63章 战斗

    第一百六十三章

    “斌哥哥,你没事把?”紫灵双眼一眨一眨的,脸上尽是关心之色,娇滴滴的说道。

    良久,韩玄斌终于开口了,“我没事,有些事必须我亲自去做。”说完就消失在了紫灵面前。

    紫灵知道,以韩玄斌的脾气,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他肯定会埋头苦练,这是男人之间的战斗。。。

    果然不出所料,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韩玄斌就像着了魔一样,不断的修炼着绝鸣剑气,利用白玉烙印不断的强化着自己的身体。

    当然,他的炼器也没有拉下,每天上午炼器,下午修炼,就连上午的理论课他都不去了。

    在他眼里,这些理论老师根本不如古三环知识渊博,去了也是浪费时间。

    一转眼,一个月的时间过去,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韩玄斌都不见踪影,一直在学院后山修炼着,而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他的身体更加的强悍了,绝鸣剑气第一招剑闪也修炼的非常完美了,所有的弊病都改掉了。

    这段时间,收获最大的就是炼器术,连古三环都不得不赞扬韩玄斌的炼器天赋,仅仅两个多月的时间,韩玄斌就能够炼制出上等玄铁wǔ qì来。

    而这样一来,韩玄斌也就基本上结解决了金钱上的问题,他出去街里好几次,都是买一些炼器材料。

    今天,韩玄斌在古三环的劝说之下,终于要休息一天了,这段时间,韩玄斌实在是太累了。

    风和日丽,万里无云。

    韩玄斌一个人走在玉兰城的大街上,街道两边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韩玄斌静静的走在大街之上,与这个喧闹的世界格格不入,虽说都是这般,但韩玄斌心中还是比较偏向天武大陆的。

    韩玄斌今天是出来散心的,偶尔在大街上的地摊之上看看一些东西,顺便把这些天炼制的玄铁wǔ qì都卖掉。

    现在韩玄斌虽然算不上富有,但是自给自足绝对没有任何问题了。

    就在刚才,他卖了一批玄铁wǔ qì,得到了三十多个银币,这些钱对于韩玄斌来说已经算不小的数目了。

    “糖葫芦,非常好吃的糖葫芦。。。”

    “烧饼,烧饼。。。”

    到处都能够听到叫卖声,韩玄斌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坊市。

    玉兰城的坊市,都是一些摆地摊卖东西的人,这里的东西都非常的便宜,但是偶尔却是有一些比较珍贵的东西。

    很多人都是奔着淘宝来到这里的,这里的东西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韩玄斌也没什么大事,就干脆来这里看看。

    就在韩玄斌前进的时候,突然之间,“过去。”一道苍老的声音从韩玄斌的脑海深处传出,韩玄斌知道,这是古三环在说话。

    韩玄斌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正前方,有一个贩卖书籍的地摊,韩玄斌疑惑的走了过去。

    摊主是一个中年男子,非常的憨厚,看到韩玄斌走了过来,急忙站起来,笑呵呵的说道:“这位先生,这些东西随便看看,很便宜的。”

    韩玄斌蹲下来,仔细的翻看着这些书籍,他心里虽然疑惑,为什么古三环会在这个时候提醒他,让他来这个卖大陆通史书籍的地方来。

    不过出于对古三环的信任,韩玄斌还是仔细的看了起来。

    “大陆通史。。。”

    “天穹大陆各大势力。。。”

    这些书籍都是介绍大陆的,韩玄斌随意的翻看了几本,感觉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位先生,您需要什么吗?”摊主笑呵呵的问道。

    韩玄斌无奈的摇了摇头,起身准备走。

    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一个不知名的东西居然晃了一下他的眼睛,他的眼睛顿时一阵晕眩。

    韩玄斌恢复过来以后,眼角余光看到了在地摊书籍旁边放着一块乌黑的铁片,刚才就是这个东西刺痛了自己的眼睛。

    韩玄斌心里一惊,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也许这个乌黑的铁片就是古三环所说的吧。

    韩玄斌不留痕迹的蹲下来,继续翻阅着书籍,好像非常有兴趣的样子。

    良久,韩玄斌拿了一本大陆通史,然后对着摊主说道:“这个多少钱?”

    “十个铜币。”摊主憨厚的说道。

    “太贵。”韩玄斌直接了当的说道。

    “八个铜币,不能再少了,这已经是成本价了。”摊主无奈的降价说道。

    韩玄斌故意转头,看到那个乌黑铁块,然后表现出一副惊讶的样子,“摊主,这个铁片是什么啊?”

    韩玄斌拿起铁片随意的把玩着。

    “这个是我前几天在一个山峰之上捡到的,不过就是一块废铁,在这里扔了好久了。”摊主如实的回答道。

    “八个铜币,在加这个乌黑铁块,成交可否?”韩玄斌不在意的说道。

    “这个。。。。好吧,成交,反正也是一块废铁。”摊主仿佛想要在韩玄斌的脸上看到什么,最后他失望了。

    “请问这个铁块有什么特殊吗?”摊主小心翼翼的问道。

    “也没什么,我就是喜欢收藏一些乌黑的铁块而已。”韩玄斌说完,付账以后,急速的消失在了坊市。

    直到走出坊市,走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韩玄斌才拿出了那个乌黑铁块,仔细的观摩起来。

    乌黑铁块是个四方形的,上边什么东西都没有,漆黑一片,乍看就是一个废铁而已,要不是古三环出声提醒,韩玄斌绝对不会在意这个铁块的。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韩玄斌对古三环绝对是非常的信任,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古三环。

    额。。。说实话,韩玄斌也不是很了解古三环,他只知道,古三环把他当成了亲人一样对待。

    所以在古三环出声提醒的时候,韩玄斌会毫不犹豫的把乌黑铁块给买下来。

    “古老,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秘密?”韩玄斌在观摩了一会以后,终于还是开口问古三环了。

    “回去再说。”古三环非常简单的说了一句。

    在回到学院以后,韩玄斌居然碰到了紫灵,紫灵非常关心的问韩玄斌。

    而韩玄斌一心只放在这块乌黑铁块之上,就没有说什么,急急忙忙的回到了宿舍。

    回到宿舍以后,韩玄斌再一次的出声问道,“古老。。。?”

    “嘶嘶。。。”韩玄斌周围的空间突然扭曲,古三环的虚影出现在了他面前。

    “古老。”韩玄斌叫了一声,然后把这块乌黑铁块递给了古三环。

    当古三环接住这一块乌黑铁块的时候,脸上明显表现出一丝快感,能够让古三环感到高兴的东西,一定不是简单的东西。

    “古老,这是什么?”韩玄斌疑惑的挠了挠脑袋,低声的问道。

    “这是个宝物啊,你绝对想不到,这是一个藏宝图。”古三环激动的说道,“这是大陆为之疯狂的藏宝图。”

    “嗯?”韩玄斌感觉到了事态的眼中,急忙问道:“古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古三环走到窗户前,仰头望着蓝蓝的天空,仿佛陷入了一个回忆之中。

    “当年,大陆之上,一夜之间,出现了一个宝藏,只要得到这个宝藏,就可以问鼎武道巅峰,一夜之间,大陆沸腾了,所有的高手都齐齐出动,大打出手,大陆生灵涂炭,血流成河,最终藏宝图下落不明。。。”古三环慢慢的回忆着。

    韩玄斌仿佛想到了什么,“难道?难道?难道这就是那个藏宝图?”韩玄斌有点不敢置信的看着乌黑铁块。

    就这么一个小铁块,居然能够搅起大陆的血雨腥风,真是不可思议。

    “是的,这就是那个藏宝图,大陆所有势力为之疯狂的藏宝图,不过这只是藏宝图的四分之一而已。”古三环激动的说道。

    没想到,居然在坊市的地摊之上可以看到藏宝图的四分之一,古三环非常的激动。

    “古老,我们真是xìng yùn。”韩玄斌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笑呵呵的说道。

    突然,古三环脸色一变,严厉的说道:“在你的实力没有达到一定境界时,不许把这件事外漏,否则,就算是我也保护不了你。”

    韩玄斌也知道事态的严重,急忙点了点头。

    。。。。。。。。。

    在武者学院一处楼层之中,五楼,一处会议室。

    一群中年人坐在会议室之中,画面之上到处都是播放的一个画面,韩玄斌跟许烟雨对战的画面。

    “大家对此有什么看法?”一个白发老者,仙风道骨,环视了一下四周,声音沧桑的说道。

    这个白发老者名叫周武阳,是武者学院的院长,一身实力深不可测,在武者学院拥有绝对话语权,没有人见过院长真正出手过。

    听到院长周武阳的问话,底下的众人都在窃窃私语,其中一个年轻男子朗声说道:“不过如此,不就是一个修炼力量的人么?我们武者学院也不是没有。”

    这个人叫宋国华,是二年级一班的导师,同时也是许烟雨的导师,因为他的班级里边有林幽这样一个实力学生,他在学院里边的声望也是非常的高。

    许烟雨是他的得意学生,而韩玄斌居然敢挑衅许烟雨,宋国华非常不高兴。

    “这个韩玄斌不简单,单看他的剑技,就非常不错,一个丹田无法蓄积灵蕴的人居然能够把剑技修炼到这地步,真的不容易。”一个中年男子为韩玄斌辩解道。

    “是啊,你看那小子,尤其是那招剑技,速度之快,简直不是一个一年级新生应该表现出来的,而且他一直都处于平静状态,这种心态,对于修炼武道之人来说非常的重要。”另一个人也附和道。

    很多人都纷纷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各有各的说法,有的说韩玄斌丹田无法蓄积灵蕴,成不了气候,而有的人则说韩玄斌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咳咳。。。”院长周武阳轻咳了两声,顿时嘈杂的会议室瞬间安静了下来,都在等待着院长周武阳的表态。

    “这个韩玄斌小小年纪,虽然丹田无法蓄积灵蕴,但是他的剑技修炼的非常好,值得我们学校重点培养,他很有潜力。”院长周武阳大声的说道。

    众人沉默了,单凭一招剑技就能够判断一个人的潜力,如果是别人这样,这些导师一定不会信服,但是说话的是院长周武阳。

    周武阳在武者学院就是神一样的人,上到导师,下到学生,没有一个不对周武阳崇拜的。

    可以说,周武阳就是武者学院的精神支柱,这么多年来,谁也没有见过周武阳动手过。

    “好了,散会。。。”周武阳看到众人沉默,大声说道。

    散会了,众人纷纷的走出了会议室,只留下了周武阳一个人。

    当周武阳再一次转头看向那段影像的时候,苍老的脸上皱纹多了几条,仿佛瞬间老了几岁一样。

    “你们何曾知道,韩玄斌的这个剑技是。。。。”周武阳微微闭上眼睛,脸色有点痛苦的想道。

    虽然武者学院高层对韩玄斌专门开了一次会议,但是学院的学生却是浑然不知道,韩玄斌更是不知道了。

    在玉兰城的非常豪华的一家府邸之上,一个中年男子把玩着一把小刀,眼睛直直的盯着小刀。

    在他的身边有一个侍女,这个侍女静静的站在地上,等待主人的发话。

    “小瑶,幽幽现在有什么情况?”这个男子浑身带有一股威压,低沉的说道。

    被称作小瑶的侍女急忙说道:“回主人,xiǎo jiě现在过的非常好,您大可放心。”

    “好了,你下去吧,继续派人暗中保护。”中年男子说完以后,就微微比上了眼睛。

    今天,是韩玄斌来到武者学院的第四十五天,在一个月前,他被许烟雨当中侮辱,他当时就说过,一定会报复的。

    大清早,韩玄斌按照惯例,在打着健身拳法松鹤拳,这一次,韩玄斌没有在操场打拳,而是在学院的一个毫不起眼的角落里打拳。

    就在韩玄斌专心的打拳的时候,一个白发老者突然出现在了韩玄斌的身边,也在打着健身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