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有趣-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64章 有趣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的打着拳,但是都没有说话。

    一炷香时间过去了,白发老者跟韩玄斌同时停了下来,看到韩玄斌满脸汗珠,白发老者笑呵呵的问道:“小伙子,这么一会儿就累了?”

    “我不累,只是我身体不适。。。”韩玄斌有礼貌的回答道。

    是的,韩玄斌说的是真的,他的丹田无法蓄积灵蕴,也就无法吸纳天地灵蕴,早上打健身拳法,就是想要以自身为引,引动天地灵蕴来冲开丹田的闭塞,所以他的额头才会有汗珠。

    “小伙子,我感觉你和我很有缘,我们聊一会?”白发老者笑呵呵的说道,脸上布满了慈祥的笑容。

    “额,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不好意思。”韩玄斌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白发老者点了点头,韩玄斌转身消失了。

    看着韩玄斌消失的背影,白发老者微微摇头,“有意思,有意思。。。”

    韩玄斌在回去的路上,一路都在想这个白发老者,不过到头来他还是没有想到个所以然来。

    “韩玄斌,居然在这里遇到了你,真是好巧。”突然间,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传入了韩玄斌的耳朵,韩玄斌抬头一看,林幽正朝着自己走来。

    林幽身材娇美,胸前波涛汹涌,脸蛋圆圆的,丹凤眼,一头黑色的长发显得她非常的美丽。

    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会影响周围的学生。

    “真美。”就连韩玄斌都不由自主的心里暗自想到。

    “林幽,是你。”韩玄斌看了一眼林幽,然后笑呵呵的说道。

    毕竟林幽也是帮助过韩玄斌的,韩玄斌这个人没有别的好处,但是却从来不欠别人人情。

    “韩玄斌,你也在晨练啊?”林幽娇滴滴的问道,脸上露出了两个小酒窝,可爱至极。

    “嗯。”韩玄斌点了点头。

    “对了,陈玉波没有在欺负你吧?”林幽突然间问道,“我听说一个月前,许烟雨跟曹三江一起联手欺负你,但是后来就见不到你了,你没事吧?”

    韩玄斌摇了摇头,然后开了一个玩笑,“你看我向有事的样子吗?”

    “嗯,你还是小心点,陈玉波是一个记仇的人。”说完,林幽就消失在了韩玄斌的视线之中。

    韩玄斌无奈的摇了摇头,“měi nǚ的杀伤力真是惊人。”

    说完,韩玄斌就快步的离开了这里。

    “是该了结一切了。”韩玄斌眼睛中射出骇人的光芒,一边走着,一边喃喃自语的说着。

    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爬起来,这是王兰从小就教育韩玄斌的。

    韩玄斌从来就不是一个懦弱的人,以前他被人称之为废物,被人暗地里嘲笑,被人欺负,他默不作声,那都是因为他没有报复的实力。

    人就是这样,不管做什么事,一开始的想法都是为了自己,韩玄斌也不例外,既然打不过,那么还要逞强吗?

    那不是韩玄斌的个性,那时候没实力报仇也就罢了,现在韩玄斌有实力了,许烟雨三番五次的侮辱他,让他非常的生气。

    当一个人愤怒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那么,就是这个人爆发的时候。

    韩玄斌隐忍了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之中,他接受着常人难以接受的修炼,就是为了报复。

    是的,韩玄斌就是为了报复,没有什么冠冕堂皇的借口,有的只是为了让自己开心,让自己消气的说法。

    所以,韩玄斌朝着许烟雨所在的班级走去。

    现在是上午时分,韩玄斌已经很久没有去上理论课了,索性今天也不上了,直接去了二年级一班的教室。

    二年级一班的教室在武者学院的教学楼二楼,在武者学院,二年级一班可谓是风头大出。

    他们班级有强如林幽的学生,还有一些实力强劲,潜力无限的学生,最主要的是,二年级一班有陈玉波,这个学院恶棍。

    陈玉波是一个三重天武者,但是他的潜力一般,要不是因为他的哥哥陈玉峰,他根本在这个学院混不下去。

    但是归根结底,武者学院根本不是表面上的那么平静,陈玉波在武者学院有自己的势力,也有自己的死党。

    韩玄斌默默的走着,一路上,可以听到背后经常有人窃窃私语,但是这些都不是韩玄斌所要关心的。

    韩玄斌走进教学楼,然后走上二楼,二年级一班的教室在二楼靠右边,韩玄斌沉重的脚步踏向二年级一班的教室。

    “各位同学,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学习,大家对于武道的认识,也有了新的认识了吧?那位同学可以站起来说说自己的认识。”宋国华站在讲台之上环视了一下台下的二十多个学生,脸上带着一丝笑容,笑呵呵的说道。

    “导师,我认为,武道一途,重要的是坚持,只有坚持才能成功。”一个同学在宋国华导师话音一落就站了起来,郎朗的说着自己对于武道一途的认识。

    宋国华满意的对着这个学生点了一下头,然后朗声说道:“不错,你说的很对,坚持,这是修炼道路之上阻碍我们前进的一大障碍。”

    。。。。。。。。

    就这样,一节课就在这种气氛之中过去了,宋国华感觉这节课非常满意,下课后跟同学们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走出了教室。

    当他走出教室的时候,看到在教室门口有一个冷漠男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漆黑的双眸之中散发出骇人的光芒,全身感觉冷冰冰的。

    “嗯?”宋国华有点疑惑,但是也没有管,他以为,这应该是哪个班级的学生,在等他的朋友吧。

    当宋国华走了以后,二年级一班的学生也陆陆续续的走出了教室。

    “烟雨,赶紧走。”曹三江对着许烟雨大声说道。

    “催什么啊?我们今天干吗去?”许烟雨有点不悦的说道。

    他们两个是死党,对于许烟雨的表情,曹三江也习以为常了,所以也不会在意。

    “我们今天出去转转,看看能不能遇到那个韩玄斌,哼,缩头乌龟,躲了一个多月了,我看他要躲到什么时候。”曹三江脸上浮现出一丝凶狠,冷声说道。

    “。。。。。。。”

    在曹三江说完以后,居然久久没有听到许烟雨的回话,曹三江疑惑的看向许烟雨,只见许烟雨静静的站在教室门口,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

    曹三江顺着许烟雨的目光看过去,顿时,一脸惊讶。

    “韩玄斌,你居然敢出现在这里,哼,我们找你找的好苦,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哈哈。”曹三江看到门口的韩玄斌,脸上浮现出一抹不屑,冷声的说道。

    “不自量力。”许烟雨终于说话了,脸上带着嘲讽之色,不屑的说道。

    而就在这时,教室里的陈玉波也走出来了,当他看到韩玄斌的的一瞬间,脸上就浮现了一抹阴霾,“韩玄斌,你居然敢来二年级一班?”

    “陈玉波?”就在陈玉波刚说完话,就有一道娇滴滴的声音传入了众人的耳朵之中。

    陈玉波一听,顿时收敛了一点,来人是林幽,二年级一班,乃至整个武者学院的院花。

    “林xiǎo jiě。。。”陈玉波有点无奈的看着林幽,在武者学院他谁都不怕,但是偏偏只怕林幽。

    “韩玄斌,你怎么来了,你来干吗来了?”林幽没有理会陈玉波等人,转头看向韩玄斌,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柔声的说道。

    韩玄斌没有理会林幽,眼睛死死的盯着许烟雨,仿佛一头洪水猛兽一样。

    “决斗。”韩玄斌冷冰冰的说出一句话。

    “啊?”众人都是一阵惊讶,良久才反应过来,韩玄斌这是要跟许烟雨决斗。

    是的,在武者学院,如果有不可调和的矛盾的时候,是可以进行决斗的,一方提出决斗,另一方绝对不可以拒绝,除非认输。

    一般情况,武者学院的学生,在发生矛盾以后,都是私聊,毕竟如果一决斗,全院的学生都知道了,能够进入武者学院的,那个不是天之骄子,一方霸主,他们丢不起这个人。

    而此刻,韩玄斌居然要跟许烟雨决斗,这让众人非常惊讶,就连林幽都有点诧异的看着韩玄斌,她实在想不到,这个年纪比她小三岁的男子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今天,林幽十八岁,是的女大十八变,也许就是这样说的吧。

    “什么?你要跟我决斗,你确定?”许烟雨仿佛听到了天方夜谭一样,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韩玄斌,如果不是他亲口听到,他一定会当成是误传,谣言。

    一个连一重天武者都不是的人,居然要挑战他一个三重天武者,这是对他的侮辱,对武道的侮辱,至少许烟雨是这样认为的。

    “你们两个。”韩玄斌再一次的开口说道,他语不惊人死不休。

    本来众人已经够惊讶的了,但是没想到韩玄斌居然如此的狂妄,竟然想要一个人挑战两个三重天武者。

    在怎么说曹三江跟许烟雨也是二年级一班的学生,能够进入一班,至少说明他们两个的实力很强大,至少在三重天武者里边也算是上乘。

    可是,,,可是,现在韩玄斌一个人居然要挑战他们两个人,这让曹三江跟许烟雨感到了莫名的侮辱。

    “韩玄斌,你找死。”许烟雨面色非常难看,冷声说道。

    此时,正是下课时间,很多学生都看到了一班这边的情况,都凑过来看热闹。

    “韩玄斌,你真是不知死活。”陈玉波有点忍不住了,韩玄斌实在是太猖狂了,要不是有林幽在,他已经对韩玄斌动手了。

    虽然陈玉波是一个三重天武者,但是在他眼里,韩玄斌只不过是一个任人揉捏的软柿子而已。

    “韩玄斌,你别冲动。。。”林幽冷艳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悦,眉头一皱,低声的说道。

    韩玄斌对林幽摇了摇头,然后漆黑的双眸死死的盯着许烟雨跟曹三江,完全无视陈玉波。

    “哼,既然你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许烟雨冷声说道。

    高手是有傲气的,许烟雨虽然不是高手,但是在他眼里,韩玄斌的举动就是在挑衅他的耐心底线,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应战了。

    至于韩玄斌所说的挑战他们两个人,他根本不会同意的,高手的傲气让两人拉不下脸来联手一起打韩玄斌。

    而且在许烟雨等人的眼里,韩玄斌只不过是一个连一重天武者都不是的人,他一个就收拾了,根本用不着两个人一起出手。

    “烟雨。。。”曹三江眉头皱的很紧,一个连一重天武者也不是的人,跑来一班门口下战书,这让他很没面子。

    在武者学院,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只要有不可调和的矛盾,那么就可以在武者学院的演武台上战斗,而只要站到演武台之上,生死无论。

    这也是,当韩玄斌说出决斗的那一刻,周围的学生一片哗然。

    他们根本不敢想象,一个刚入学一个多月的一年级新生居然敢挑战二年级一班的优秀学员许烟雨。

    这绝对是武者学院有史以来第一次,韩玄斌,非常的疯狂。

    “明天下午三点。”韩玄斌继续说道,说完转身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而林幽在看到韩玄斌的决心以后,无奈的摇了摇头,也走了。看到林幽走了,陈玉波跟许烟雨两人打了一声招呼,也走了,毕竟许烟雨两人也是跟着他混的,他不能让两人没有面子。

    “烟雨?”曹三江低声的说道,他不知道此刻的许烟雨是什么想法。

    “呵呵,三江,多久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了?”许烟雨仿佛忘记了刚才的事情一样,突然间诡异的笑了出来。

    “已经有一年多了吧。”曹三江不知道许烟雨为什么这么问,低声的回答了许烟雨的问题。

    “上次挑战我们的那个人什么情况?”许烟雨继续面无表情的问道。

    “上次。。。上次那个挑战我们的,终生残废。”曹三江继续说道,猛然间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拍脑袋,“烟雨,你。。。”

    许烟雨打断了曹三江的话语,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然后消失在了教学楼,曹三江也一脸邪笑的紧跟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