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决斗一-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65章 决斗一

    第一百六十五章

    韩玄斌以一年级五班学员的身份挑战二年级一班的许烟雨跟曹三江,这件事如同长了翅膀一样,很快的传遍了整个武者学院。

    很多人都注视着他们的一切举动,当然还是有很多隐藏的高手是不屑这种决斗的。

    比如学院的第一高手陈玉峰,他一心只在修炼之上,根本不会在意这些的。

    学院的七重天武者,也是整个学院的第一高手,陈玉峰才不会把这些时间浪费掉呢。

    “斌哥哥,你真的要跟许烟雨决斗吗?”在韩玄斌的宿舍外边,紫灵非常焦急的问道。

    是的,在紫灵听到韩玄斌要跟许烟雨决斗的时候,心里非常的担心,就是怕许烟雨乘机报复,急忙的跑到了韩玄斌的宿舍楼前,关心的询问着。

    也只有看到紫灵,韩玄斌的脸上才会浮现笑容,这一次也不例外,韩玄斌一点也不紧张,静静的站在紫灵的对面,笑呵呵的说道:“灵儿,不用担心,我没事。”

    看到韩玄斌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紫灵有点不悦的说道:“还说没事,要知道曹三江跟许烟雨可是三重天武者中的精英人物,如果是我,对上其中一个还有胜算,但是如果同时对战这两个人,我根本不是对手,你可倒好,居然一下子要挑战他们两个人。”紫灵看着韩玄斌脸上的笑容,有点不高兴的说道。

    她这是在关心韩玄斌,但是看到韩玄斌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气的紫灵直跺脚。

    韩玄斌这一下子,成了武者学院的名人了,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一个一年级新生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敢挑战二年级一班的学生。

    很多人都不看好韩玄斌,不断的咒骂着他,说他嚣张,猖狂。

    不过韩玄斌对于这一切都不在乎,他心里清楚,这段时间,在白玉烙印的调理之下,他的身体已经达到了三重天武者的强度,虽然没有灵蕴,但是以白玉烙印的特殊,韩玄斌有信心战胜许烟雨。

    韩玄斌从来都不是一个轻易屈服的人,以前不是,现在也不是。

    以前韩玄斌体弱多病,但是韩玄斌每天都坚持着锻炼身体,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韩玄斌的毅力之强,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灵儿,你无须担心。。。”韩玄斌本来有很多话要对紫灵说的,但是最后还是没说。

    。。。。。。。。。。。。。

    韩玄斌不会浪费一分一秒的,在跟紫灵告别以后,就回到屋子里静坐。

    “你很鲁莽。”就在韩玄斌盘膝静坐的时候,脑海灵魂深处传来古三环的苍老的声音。

    虽然看不到古三环的模样,但是也可以从古三环的话语之中听到一些关系。

    “古老,相信我。”平时韩玄斌对古三环话很多,但是今天似乎韩玄斌不怎么想说话,只是低声的说了一句,然后就又陷入了沉思。

    古三环看到韩玄斌这样,没有出声,只是他在心里暗叹,“怎么一模一样,连性格都一样?”随后听到了古三环的一声叹息。

    韩玄斌在宿舍静坐了一晚上,直到晚上的时候,有人敲宿舍门,韩玄斌才醒过来。

    站起来,huó dòng了一下胫骨,然后把门打开,是隔壁宿舍的学生,也是一年级的,只不过是三班的,名叫田亮。

    田亮是一年级三班的学生,实力也是二重天武者,身高一米八多,长的非常的魁梧,性格憨厚,跟韩玄斌很谈得来,经常来韩玄斌宿舍跟韩玄斌聊天。

    一双浓眉大眼死死的盯着开门的韩玄斌,一句话都没说。

    “进来吧。”韩玄斌知道田亮来干什么,直接说了一句,然后转身坐到了椅子上。

    田亮急忙跟了进来,脸上露出一丝不敢置信,急忙问道:“韩玄斌,你老实说,你有几成把握?”

    “嗯?”韩玄斌略微一想就知道田亮是在说决斗的事情,无奈的摇了摇头。

    看到韩玄斌摇头,田亮有点焦急,拉起韩玄斌的手,然后说道:“韩玄斌,你是说没有把握吗?”

    由于有点紧张韩玄斌,所以田亮的大手紧紧的握着韩玄斌的小手,韩玄斌有点愕然,然后低头看了一眼,脸上的笑容有点别扭,低声说道:“我不是,,,小受。。”

    “啊?”田亮被韩玄斌一语惊醒,大叫一声,放开了韩玄斌的手,大声的喊道:“韩玄斌,你去死吧。”

    韩玄斌看着田亮憨厚的表情,无奈的摇了摇头,也只有田亮会跟自己这么无所顾忌的说话。

    在武者学院,很多人都知道韩玄斌得罪了陈玉波,都在疏远他,甚至远离他。

    但是田亮不怕,他就是典型的憨厚老实型的,如果他一旦把人当成朋友,就是有把刀子架在他的脖子上都不好使。

    恰好,也许是性格相容,他跟韩玄斌成为了朋友,平时只有他陪着韩玄斌。

    田亮十六岁,比韩玄斌大一岁,所以他把韩玄斌当作弟弟对待,在知道韩玄斌挑战二年级一班的许烟雨的时候,急忙的跑来询问韩玄斌。

    这一切,韩玄斌都看在眼里,有些事韩玄斌不说,但是韩玄斌都懂。

    “田哥,我没事。”韩玄斌脸上露出了洋溢的笑容,发自内心的笑容。

    “你小子,就是让人担心,算了不说这些了,先去吃饭吧,你一定饿了吧?”田亮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只是相处了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但是他知道,只要是韩玄斌决定了的事情,是无法轻易改变的,当下也不再劝说韩玄斌,拉着韩玄斌就朝着外边走去。

    “田哥,我们这是要去哪?”看着前边行走的田亮,韩玄斌有点疑惑的问道。

    平时两人吃饭,都是在学院里边吃,现在明显已经走过了吃饭的地方,而且马上就要到学院大门口了,故而韩玄斌有此一问。

    “今天去外边吃饭去,给你小子提前庆祝。”田亮没有回头,大声的说道。

    韩玄斌愕然,没想到田亮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当下点了点头,跟着田亮朝着学院大门走去。

    时至晚上,玉兰城的大街上灯火通明,街道两旁的商店里边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玉兰城身为东域最繁华的一座城市,其历史之久远根本无从考究。

    自古以来,玉兰城都是由东域第一世家,林氏家族完全掌管,虽然玉兰城还有其他势力,但是他们在林氏家族面前也只能地下那高昂的头颅。

    “田哥,你对玉兰城熟悉吗?”韩玄斌看着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由的出声问道。

    “了解一点吧,玉兰城的历史非常悠久,玉兰城的底蕴更是可怕的很。”田亮略微思索了一下,低沉的说道。

    “玉兰城有什么势力?”韩玄斌面无表情的问道。

    “玉兰城是由东域第一世家林氏家族掌管,也是东域最繁华的一个城市。在东域有很多势力,但是林氏家族可以脱颖而出掌管玉兰城,从这就足以看出林氏家族的力量。”田亮滔滔不绝的讲道。

    “。。。。。。。。。。”

    天穹大陆,分为五大域,分别是东域,西域,南域,北域,还有最为神秘的中州。

    韩玄斌所在的天河镇只不过是东域第一世家林氏家族掌管的玉兰城下属的一个城市。

    可以这么说,玉兰城就是天穹大陆东域经济政治发展中心,各色各样的人物,各种隐世家族,都隐藏在玉兰城。

    而东域也有很多其他的势力,其中比较有实力的就是东域的其他三大世家,分别是秦氏家族,慕容世家,还有江氏家族,这三大世家的势力也是非常之大的。

    在下来就是一些帮派了,其中有名的就是剑阁,天皇门,玉兰阁,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田亮给韩玄斌讲解了很多不为人知的大陆辛秘,韩玄斌也了解到了很多。

    “田哥,据说在九重天武者之上,还有更高的存在,你知道吗?”突然间,韩玄斌仿佛想到了什么,急忙问道。

    看到韩玄斌眼中尽是焦急的神色,田亮也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我也听说过,也许当你达到七重天武者的时候,才可以接触到吧。”

    两人在大街上逛了逛,然后就找了一个客栈,今天按照田亮的意思,就是给韩玄斌庆祝的,还没有决斗,就庆祝,如果这让许烟雨知道,会不会气的肺子都炸掉。

    晚上,两人喝了很多酒,韩玄斌很久没有这么放纵自己了,他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他需要放松,需要把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

    迷迷糊糊的,韩玄斌看着眼前都是虚影,喃喃自语的说道:“母亲,你等着,我会风风光光的回去接你的。”

    看着韩玄斌的模样,田亮这个大块头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说道:“韩玄斌,你的酒量也太差了吧。”说完,结账以后扶着韩玄斌回到了武者学院。

    第二天,太阳刚过地平线,一丝清凉的风轻轻的吹过,吹落了树枝上的落叶。

    时值深秋,玉兰城的秋天,非常的美丽,huáng sè枫叶到处都是,小鸟欢快的在树枝上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

    武者学院的大道之上,到处都是形形色色的匆匆忙忙走着的学员,这就是武者学院的精神。

    “好舒服。。。”韩玄斌站在宿舍楼门口,深吸一口气,然后微微闭着眼睛,很享受的说道。

    大自然的力量最是神秘,韩玄斌喜欢早晨的空气,新鲜,清凉。

    昨天喝酒喝的有点多了,晚上回来睡的一塌糊涂,很久没有睡的这么舒服过了,不过饶是如此,韩玄斌还是在大清早晨练的时候起床了。

    当韩玄斌走到他天天早上晨练的角落的时候,那个白发老者早已在那里晨练。

    “君爷爷。。。”韩玄斌看到白发老者,急忙叫了一声。

    韩玄斌也问过白发老者的姓名,但是老者始终不肯回答,只是告诉韩玄斌,他姓君,然后韩玄斌就叫他君爷爷。

    君爷爷看到韩玄斌走来,停止了打拳,脸上略带深意的说道:“今天你来的晚了。”

    “君爷爷,我昨天喝醉了。”韩玄斌也不隐瞒,老实的说道。

    君爷爷听了以后,点了点头,然后遥望着远方,喃喃自语的说道:“年轻人,就应该适当的放松放松,来继续陪我打拳。”说完,就自顾自的开始打拳了。

    而韩玄斌也站在君爷爷的旁边,开始打自己的健身拳法松鹤拳,一边打,两人一边聊着。

    “有信心吗?”突然间,君爷爷问道。

    韩玄斌一怔,然后瞬间释然,君爷爷一定是问关于决斗的事情,今天下午三点的决斗。

    “。。。。”韩玄斌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君爷爷没有追问,只是一边打拳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有时候,坚持自己的理念,那样才会取得成功。”

    大清早,跟君爷爷打拳,韩玄斌可以学到很多道理,做人的道理,修武的道理,这使得韩玄斌对君爷爷非常的尊重。

    一上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韩玄斌一直在后山修炼着,直到下午他才回到了宿舍。

    时至下午,炎热的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之上。

    演武场,是武者学院用来解决学员之间不可调解的矛盾的,它位于武者学院教学楼与宿舍楼中间,非常的宽阔。

    今天,演武场非常的热闹,很多人早早的就来到了武者学院的演武场,因为今天是韩玄斌跟许烟雨决斗的日子。

    当然这里边的看热闹的人大部分都是一年级跟二年级的学员,高年级的学员根本不屑这种级别的战斗,也不会轻易浪费时间。

    许烟雨冷漠的站在演武台上,周围都是一年级跟二年级的学生,很多都是来看韩玄斌笑话的。

    “韩玄斌怎么还不来,他的排场也真够大的,居然让许烟雨等这么长时间,哼,也不看看自己的实力。”

    “就是啊,一个连一重天武者也不是,勉强进入武者学院的一年级学生居然敢叫嚣二年级一班的许烟雨,看来这些毛头小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