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决斗二-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66章 决斗二

    第一百六十六章

    “哼,韩玄斌?他一定会后悔跟许烟雨决斗的,这场战斗,会让他知道,一年级新生跟二年级老生的实力差距。”

    “这个韩玄斌还真是不自量力,哼,敢跟三重天武者的许烟雨决斗,真是不知好歹。。。”

    几乎大部分人都不看好韩玄斌,在他们的认知里,韩玄斌根本不可能赢得这场战斗的。

    而在人群中的一处,紫灵一袭紫衣,完美的身材配合那天使都要嫉妒的脸蛋,白皙的小手紧紧的握在一起,绯红的脸蛋之上露出一丝关心之色。

    在她的周围是一些学院的护花使者,紫灵的漂亮是毋庸置疑的。

    当她进入武者学院的那天起,武者学院的学生就把目标转向了紫灵,虽然紫灵的漂亮仅次于林幽,但是在众人男生心中,她依旧是女神。

    在武者学院,林幽是公认的第一měi nǚ,但是由于她对待别人都非常的冷漠,很多追求她的人都被拒之门外,久而久之,虽然人们对林幽抱有希望,但是都不敢轻易的接近她。

    而当紫灵出现以后,一个不次于林幽的měi nǚ出现以后,一下子把众人的目光都点亮了。

    在她们的认知里,紫灵是新生,他们是老生,这就是他们的优势,所以在这一个月之中,很多学院的男生都对紫灵展开了一系列的追求。

    当然,韩玄斌不知道这些,紫灵也没有对韩玄斌提起过。

    看着紫灵那担心的目光,众人就一阵怒火,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韩玄斌这个相貌平平,非常平庸的人就可以得到紫灵大měi nǚ的认可,他们就不行。

    越是这样,越是让众人对韩玄斌生出了一种厌恶,一种恨意。

    有很多人都暗地里咒骂韩玄斌,有的甚至叫嚣,让许烟雨废掉韩玄斌。

    “斌哥哥,你怎么还不来?”紫灵遥望着远方,已经马上三点了,还是没有韩玄斌的身影,不由的焦急的问道。

    在不远处,陈玉波也来观看战斗来了,毕竟韩玄斌跟他也有仇,而且许烟雨跟韩玄斌的决斗还都是他引起的,他当然要来了。

    “老大,你说韩玄斌那小子是不是不敢来了,已经马上三点了。”在陈玉波旁边,一个虎头虎脑的男子一脸媚笑的说道。

    “就是啊,老大,我看八成韩玄斌那小子不敢来了。”旁边的几人也在附和着,他们知道陈玉波对韩玄斌很讨厌,所以就尽可能的贬低韩玄斌,以讨得陈玉波的高兴。

    “哼,只要他不来,我们就有理由对付他了,要不是林幽,我早就对他下手了。”果然,在听到韩玄斌以后,陈玉波一脸愤怒的说道。

    “是,老大出马,保证韩玄斌死无葬生之地。”

    站在演武台上的许烟雨,一袭黑衣,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众人也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许烟雨静静的站在演武台之上,抬头看了看悬挂在高空之上的炎阳,然后低头喃喃自语的说道:“韩玄斌,你不敢来了吗?”

    “这都已经下午三点了,韩玄斌还不来吗?难道那弃权了,不敢来了吗?”演武台周围的人群中,不断的有人叫喊到道。

    “就是,这个韩玄斌只不过是一个新生而已,听说丹田先天无法蓄积内力,居然敢不知死活的挑战三重天武者的许烟雨,哼,那是找死。”

    演武场周围的武者学院的学院们都在咒骂着韩玄斌,他们本来都是抱着好奇心来看的,但是韩玄斌不知死活,居然让他们等那么长时间。

    按照武者学院的规定,在规定时间内没有来到演武台的武者,算作自动放弃决斗,现在马上已经要到下午三点了,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着韩玄斌的到来。

    “三点了,韩玄斌还没有来,是不是算作弃权?”站在演武台之上的裁判对着许烟雨询问道。

    这些裁判都是武者学院guān fāng的裁判,如果有学员要决斗的话,这些裁判就要来维持比赛秩序。

    至少这样,可以减少一下武者学员的损失,毕竟能够进入武者学院的学生,都是一些天赋非常之高的人,如果这些人出现一些伤亡的话,都是武者学院的损失。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突然间,演武台上瞬间出现一个黑影,然后传出一道声音,“对不起,来晚了。”

    众人定睛一看,来着是韩玄斌,一袭黑衣,静静的站在演武台许烟雨对面,俊俏的脸庞之上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

    “你来晚了。。。”许烟雨此时不知道在想什么,居然主动跟韩玄斌说话了,而且还是柔声的说着。

    如果是不知道事情真相的人,还以为韩玄斌跟许烟雨是好朋友,要切磋切磋呢。

    “裁判,可以开始了吗?”韩玄斌漆黑的双眸死死的盯着许烟雨,嘴上低沉的说道。

    “嗯,正好三点钟,可以开始。”裁判面无表情的说道。

    演武台的规矩,韩玄斌也懂,所以裁判也就不多说什么,快速的走下台,给两人留下了很大的发挥空间。

    演武台下。

    “斌哥哥,你终于来了。”紫灵白皙的小手紧紧的握着紫色衣裙,喃喃自语的说着。

    “哼,该死的,让我们等到这个时候,等会有他好受的。”陈玉波看着韩玄斌那一脸欠揍的表情,气的咬牙说道。

    此时,演武台上,气氛变的非常的诡异,非常的压抑,两人都在平静的看着对方。

    所谓高手对战,只在一念之间,两人都没有动手,都在观察着对方的弱点,只要对方一露出破绽,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给予对方凶猛一击。

    “你会后悔你今天的所作所为的。”许烟雨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同时狼牙棒缓缓的拿在了手中,全身都被灵蕴包裹着。

    相比较于许烟雨的气势,韩玄斌的气势明显就处于下风了,他的丹田无法蓄积灵蕴,也没有灵力,整个人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全身上下没有丝毫的能量波动。

    “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即便今天败了,我照样不会后悔。”韩玄斌毫不留情的说道,从他的话语可以看出他的态度。

    “哼,逞口舌之利,我会让你知道,一年级新生跟二年级老生的实力悬殊的。”许烟雨内心稍微有点动摇,愤怒的说道。

    此刻的两人,比的就是耐性,只要有人撑不住气,那么他距离失败也就很近了。

    知道许烟雨故意用语言来刺激韩玄斌,韩玄斌给予了严厉的回击,也许韩玄斌的丹田无法蓄积灵蕴,也许韩玄斌的实力比较弱小一点,但是这些都无法阻止韩玄斌那颗向往追求强者的心。

    “你就当作是我问鼎强者道路的第一个试练吧。”韩玄斌仰头望着蔚蓝的天空,喃喃自语的说道。

    曾几何时,追求那武道巅峰,是韩玄斌的梦想,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加上自己身体的原因,韩玄斌的梦想慢慢的被时间所打磨着。

    直到后来,在天河峰之上,韩玄斌得到了白玉烙印,命运的车轮向前滚动了一下,韩玄斌的命运从此发生了改变。

    是的,就是蜕变,从内心深处的蜕变。

    谁能想到半年前,还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病秧子,现在居然可以站在武者学院的演武台上跟三重天武者争锋相对的人。

    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资格站在武者学院的演武台上的,此刻的韩玄斌,仿佛想到了远在天河镇的母亲。

    “哼。”许烟雨看着韩玄斌,不屑的冷哼一声。

    两人对峙了良久,终于,许烟雨动了。

    他手中的狼牙棒狠狠的插在演武台上,瞬间,演武台如同龟裂一般,气势如虹,狼牙棒之中的能量不断的肆虐着整个演武台。

    而许烟雨也如同远古神魔附体一般,静静的站在炎阳之下,仿佛一尊地狱杀神一般可怕。

    演武台之上,残余的能量肆虐着整个演武台之上,微微颤动的演武台仿佛会在下一刻纷纷龟裂破碎一般,狼牙棒,含着冷意,能量肆意流传。

    韩玄斌则是一脸严肃的看着眼前气势如虹的许烟雨,他知道自己的弱点是什么,那就是没有灵蕴,无法灵蕴辅助,所以他在以不变应万变。

    终于,韩玄斌说话了,忽然道“哼,既然你要这样,那么我就成全你,许烟雨,你先接我一招。”

    韩玄斌身不动,脚下步伐轻移,带起串串幻影,整个人仿若融入到天地当中,双眸间乍现傲然之色,但却又让许烟雨感觉到一种难言的平静。

    这时,许烟雨的能量气势也随之一变,变得云淡风轻,整个演武台却不知为何,在傲然中尽显平静,连带着起初纷飞的灰尘土屑都安静了下来,而这份安静,似乎在无言中诉说这什么,又或是在酝酿着什么。

    忽然间,空气都仿若凝滞了一下,下一刻,许烟雨动了!

    “韩玄斌,今天就让我告诉你,三重天武者绝对是不容亵渎的,你会受到最严厉的惩罚。”许烟雨口中冷声说道,手下自是不慢,插在演武台上的狼牙棒紧紧的握在手中,大战一触即发。

    陡然间,一把引而待发的古剑蓦然出现在韩玄斌手中,细观此剑,剑身黝黑却未有能量泻出,只有那一层层的能量暗波流动。

    那是第一剑,韩玄斌的第一把wǔ qì,第一剑。

    虽然韩玄斌丹田无法蓄积灵蕴,无法用灵力来温养第一剑,但是经过这半年来,白玉烙印的滋润,第一剑当然不会想普通的玄铁wǔ qì一样。

    这是一把离弦的宝剑,一把属于韩玄斌的宝剑。

    就在许烟雨深吸一口气待若提着狼牙棒袭进之时,韩玄斌手中的第一剑却猛然迸射出一道耀眼之极的光芒。

    许烟雨双眼倏然一白的同时,心下却未有任何忐忑之意,韩玄斌手中第一剑发出声声轻吟,似乎在迎合着主人蓄势待发的攻击,伴随着轻吟之声,第一剑周身的光芒越来越盛,天空这时再次发生变化,明明晴空万里,却在一瞬间又被一层不知从何而来的浓密乌云遮盖住。

    许烟雨身体微动,身旁狼牙棒倏然旋转了起来。但韩玄斌依旧双眼微闭,丝毫不为所动,老僧入定般的不因世事,但他的神情却似和整个天地交谈,天动地微颤,但人静心自平,天空中的乌云却未有一刻平静,似乎在炫耀着它的不安分一般来回抖动。

    演武台之下的紫灵跟田亮等人都在一旁握紧着双手,双眸一眨也不眨的关注着演武台上相对而立的二人,他们在这一刻似乎都忘记了呼吸,但依旧感觉到这场战斗一开始的窒息气氛,他们脸上的神色也未有一丝变化,这两张稚嫩的脸庞似乎在诉说着他们的年轻,诉说着他们的渴望。

    猛然间,天空中抖做一团的乌云中,一道电芒闪过,紧接着,又是一道炸雷落下,相继,更是千万道落雷,纷纷落在了许烟雨身周正在兀自旋转的狼牙棒之上。

    “第一,去吧!”韩玄斌睁开了双眸,口中轻声道。

    下一刻,狂风大作,飞尘漫天飞舞,轰隆作响的雷声更加密集,韩玄斌动了,迎着许烟雨手中狼牙棒的刺眼光芒,挟着风雨之势,借着雷霆之威,手掌落在了第一剑剑柄上,第一剑停下来的同时,韩玄斌手腕一抖,第一剑带出一道幻影,急速刺出,没有剑芒,没有劲风,有的只是霸道的剑气!不断提升的剑心,无限提升的杀意,剑意。此刻的韩玄斌仿佛一尊魔神一样耀眼。

    是的,就是剑气,韩玄斌终于完美的施展出了自己的最强一招,绝鸣剑气第一招剑闪,因为绝鸣剑气的重重缘故,再加上跟白玉烙印的共鸣,才导致了天空中的异象,当然许烟雨也不甘落后,全身灵力瞬间爆发,铺天盖地的灵力直接充斥着韩玄斌。

    许烟雨脸上顿然变色,手中狼牙棒发散的耀眼光芒都在这一刻猛然一窒,下一刻,许烟雨脚下略动,身形已然退开,这究竟是为什么?多少次的战斗,自己从来不曾在战斗的一开始便有退让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