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决斗三-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67章 决斗三

    第一百六十七章

    在韩玄斌奔袭而至的身影中,许烟雨的双眼不自禁的眯了起来,远处的陈玉波那个等人眯了眯双眼,却又极快的瞪大了眼睛,他们想看到韩玄斌是如何被许烟雨给虐待的。

    而在这一刻,紫灵震惊了,真的震惊了。

    韩玄斌所施展出来的剑技让她整个人目瞪口呆,眼前的重重表现,根本就是绝鸣剑气之中的记载,难道斌哥哥已经练成了绝鸣剑气?

    紫灵有点不敢置信的看着演武台上的韩玄斌,神情非常的迷乱。

    而就在演武场周围的一个角落之中,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略有所思的看着韩玄斌,然后喃喃自语的说道:“真是一个武道奇才,静如处子。动若脱兔。居然是绝鸣剑气,怎么可能,他小小年纪怎么可能练成绝鸣剑气?”

    演武台下,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演武台上的两人,本来他们以为战斗会是一边倒的情况,但是此时此刻,他们才发现,韩玄斌居然可以爆发出如此强大的能量来。

    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没有人能站出来替他们解除疑惑。

    许烟雨提起体内能量,不计代价的输进狼牙棒中,下一瞬间,狼牙棒已经看不到黝黑的纹路,只能看到犹如实质般的剑芒迸射而出,一道、两道、三道连续五道实质剑芒脱离狼牙棒本体,悬浮于狼牙棒本体周围,算上狼牙棒本体,整整六个威势十足的能量狼牙棒倏然刺向奔袭而至的老韩玄斌。

    “韩玄斌,我会让你知道,侮辱我们武者的代价的,也会让你知道年轻人还是低调一点好,嚣张是没有好下场的。”虽然战斗很紧张,但是许烟雨不愧是三重天武者,很从容的对待着战斗,嘴里也在不断的说着话,试图打乱韩玄斌的心性。

    六个狼牙棒虚影在刺近的同时光芒再涨,化为六道能量巨棒,挟着十足威势轰然砸下,快要接触到韩玄斌手中第一剑之时,六把能量巨棒却又为一,韩玄斌双瞳一缩,身体的袭近嘎然而止,下一刻毫无征兆的空移了数米之远。

    “该死的,要不是丹田无法蓄积灵蕴,无法使用灵力,这一招剑闪绝对可以解决战斗的。”韩玄斌身体在闪过的同时,不禁咒骂道。

    许烟雨心中冷笑,这一招逆天斩乃是他威力最大的杀招,最后的六个棒影可合可不合,许烟雨仿若已经有了胜算,先前因为忐忑而退于攻势的不良情绪也一扫而空,以出其不意配合威力来致敌退走或受伤,更重要的是它的后招。

    韩玄斌闪过的身躯未有一丝滞留,第一剑依旧简简单单的划出,但是第一剑的周围却布满了雷霆之势,攻势中带有风雷之声,威猛十足。

    “这就是你的力量吗?这就是你的剑技吗?没有灵力加持,你永远都只是一个跳梁小丑。”许烟雨不屑的看着韩玄斌施展的剑技,冷声说道。

    说实话,其实在内心深处,就连许烟雨这样的三重天武者都有点羡慕韩玄斌的剑技了,虽然只是短暂的接触,但是许烟雨知道,如果不是韩玄斌的剑技特殊,韩玄斌已经败了,而且会败的很彻底。

    许烟雨仿若没有看到一般,双手合十,食指一并,旋即向下猛然一挥。

    感受到铺天盖地的灵力向着自己扑来,韩玄斌有点无奈的说道:“这就是三重天武者的实力吗?这就是三重天武者的灵力吗?”

    虽然韩玄斌丹田无法蓄积灵蕴,但是他经过半年多的白玉烙印温养身体,强化身体,力量早已经达到了三重天武者的底线,而且配合绝鸣剑气第一招剑闪,他有信心击败同样是三重天武者,但是有灵力加持的许烟雨。

    场上的战斗已经进入到白热化了,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韩玄斌居然有这样的实力。

    要知道,在一个月之前,就算韩玄斌的力量强大,但是也是被许烟雨打的吐血,但是一个月之后的今天,他居然可以跟有灵力加持的许烟雨打成平手,这绝对是一个非常夸张的修炼速度。

    众人骇然,就连演武台下的陈玉波,脸色都不太好看,他也是三重天武者,但是他自认为是比许烟雨略差一筹的,本来他以为韩玄斌也只是一个菜鸟,但是没想到韩玄斌在这一个月之中居然发生了这样的变化。

    他心里有了一丝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解决到这个麻烦,“哼,就算你有三重天武者的实力又怎么样?跟我玩?你是找死。”

    而在人群中的同是天河镇来的王剑跟李虎,此刻脸色一片苍白,可笑他们在天河镇还想着,来到武者学院算计韩玄斌。

    当来到武者学院以后,韩玄斌跟陈玉波对上了,而且被许烟雨打的吐血,随后就一直消失不见了,他们一直没机会找韩玄斌的麻烦,但是这一次韩玄斌好不容易出现了,居然要挑战许烟雨。

    当他们听到这个消息以后,都乐了,认为韩玄斌是在自寻死路。

    但是,现在他们心里不这样认为了,他们震惊了,被韩玄斌所表现出来的强大实力震惊了。

    就在演武台下一阵躁动之后,演武台上的战斗也进入了白热化。

    韩玄斌双臂一分,全身力量化作一股无形力量,将周身所有雷霆之力凝结而起,化作点点剑芒席卷而至,迎着那把能量巨棒而去,远看像似飞蛾扑火般的雷霆剑芒,却在冲撞消磨中重重打击能量巨棒。

    终于,那剑芒的黝黑色慢慢地黯淡了,直至消失。

    而许烟雨漠然的看着眼前的韩玄斌,脸上带着一股莫名的情绪。。。。

    一声惊天巨响,两人各自后退三步,静静的站在演武台之上,演武台静的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所有的人都在猜测战斗结果,但是谁也没有猜到。

    许烟雨看了一眼静静站立的韩玄斌,脸上露出了复杂了表情,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胸中血气翻涌,当即口吐朱红,鲜血喷洒而出,犹如朵朵梅花倏然绽放。

    许烟雨因受伤而晕倒的身影犹如火焰般的灼痛了陈玉波那个等人的的双眼。

    在这一刻,所有的人都带着一个不敢置信的表情,傻傻的站在那里。

    韩玄斌赢了,韩玄斌居然赢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有一个人大声的喊了出来,所有的人都沸腾了。

    赢了,韩玄斌居然赢了,以一年级新生的身份赢了二年级引以为傲的二年级一班的三重天武者许烟雨。

    所有的人都傻眼了,震惊了,韩玄斌的丹田无法蓄积灵蕴,更加无法使用灵力,连一个一重天武者都不是,居然敢挑战三重天武者中比较出色的许烟雨,这本来就是一个笑柄,所有的人都没想到韩玄斌居然能赢,而且赢的这么干净利索。

    这一届,一年级新生里边,所有的人都达到了二重天武者的境界,只有韩玄斌一个是以力量进入武者学院的,所以他受到了很多人的排挤。

    不过这一切都阻止不了韩玄斌前进的脚步,韩玄斌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了应有的回报。

    “赢了,韩玄斌居然韩玄斌了,他居然赢了。”

    “是啊,韩玄斌居然力战三重天武者许烟雨,最后导致许烟雨昏迷,这绝对是一场空前的战斗。”

    “韩玄斌,他只是一年级五班的学生啊,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赢了二年级一班的三重天武者许烟雨。?”

    演武台下,有些人都在震惊,有些人在窃喜,尤其是一年级的新生,仿佛赢比赛的是他们自己,一个个的脸上都带着一丝惊喜。

    而陈玉波等人则是非常的愤怒,脸色铁青,最后经受不住这些人的指指点点,悄悄的离开了演武台。

    韩玄斌看了一眼演武台下,因为他的强势而带来的尊重,无奈了摇了摇头,这个世界,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弱肉强食,你要是没有实力,到哪里都会被人踩着,你要是实力强大,到哪都会有人追随你。

    。。。。。。。。

    就在韩玄斌跟许烟雨战斗的第二天,两人的决斗仿佛一阵旋风一样,一夜之间,刮便了整个武者学院,就连一些低年级的导师都惊动了。

    其中最为甚者是一年级五班的导师梅林跟二年级一班的导师宋国华。

    本来一开始他们听到的消息,韩玄斌挑战二年级一班的许烟雨,让宋国华非常的鄙视,嘲笑,他根本不相信韩玄斌能够战胜许烟雨,因为这个还嘲笑梅林呢。

    而梅林自己也觉得面子上挂不住,韩玄斌的身体众所周知,没想到他居然不知死活的去挑战三重天武者的许烟雨,这让梅林感觉好像自己的脸在被人抽打一样。

    而就在今天,两人正在会议室开会,当这个消息传来的时候,所有的导师都静静的不约而同的看着两人。

    梅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韩玄斌居然赢了,他一脸不敢置信的愣在那里。

    而宋国华听到这个消息以后,非常的暴躁,“假的,一定是假的,绝对不可能。。。”

    宋国华的情绪非常的不稳定,坐在上首的院长周武阳环视了一眼众人,然后又把目光落在了宋国华身上。

    看到宋国华情绪有点不稳定,院长周武阳眉头紧邹,有点不悦,“这个消息千真万确。。。”

    院长周武阳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态度,他不想让宋国华继续扰乱会议。

    如果说这些导师一开始还不相信这件事的话,那么,刚才院长周武阳亲口说出来的时候,就没有一个人怀疑了。

    不错,没有一个人怀疑了,就连情绪非常不稳定的宋国华都沉默了下来。

    院长周武阳平时不怎么爱说话,但是他说话的分量却是很大,在武者学院,没有一个导师敢质疑院长周武阳的话,在武者学院,周武阳就是神一样的存在,他的话可以决定武者学院的生死。

    “怎么可能。。。。”很多导师都在窃窃私语,有的导师则是在分析这一次的战斗,有的则是在想,韩玄斌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

    作为主角的韩玄斌,此刻正在被窝里睡觉呢,因为昨天消耗了很多体力,回来以后就直接睡觉了,到现在都没有醒来,他丝毫不知道武者学院的领导班子正在为了他的事争的面红耳赤的。

    此刻,已经是上午时分了,阳光通过窗户照在了地面之上,韩玄斌的脸庞被太阳光刺了一下,他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然后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啊,已经这么晚了?”韩玄斌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他从来没有睡过懒觉,每天都是早上五点就起床开始锻炼,然后开始一天的修炼。

    急忙的起来,穿上衣服,然后开始洗漱,韩玄斌也感觉到了自己起的太晚了。

    匆匆的洗漱完,然后随便吃了点早饭,就去武者学院的后山修炼了。

    本来昨天说好的,田亮要韩玄斌跟他出去喝酒庆祝的,但是韩玄斌想了想,昨天他太过出风头了,今天一定会有很多人来找他的,所以他还是躲避一下好吧,顺便还要修炼炼器术。

    一路无语,很快的韩玄斌就走到了后山深处的一个平地之上,这里就是他天天炼器的地方,本来学院后山就没人来,而这里还是后山深处,更是没有一个人。

    韩玄斌也是为了清静,当韩玄斌穿过秋风扫落叶的后山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黝黑的火炉。

    韩玄斌看了一眼黝黑的火炉,无奈的摇了摇头,脸上尽显苦涩,“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把丹田修复好,那样的话就可以用心火来炼制wǔ qì了。”

    “嘶嘶。。。”韩玄斌的眼前空气一阵波动,瞬间凝聚成了一个虚影,古三环转身看向韩玄斌。

    “今天你就炼制这个吧。”古三环说完,然后手一扬,顿时,韩玄斌的脑海中多了一张图纸。

    这是一把镰刀,准确的说是死神镰刀,因为这个镰刀的名字就叫死神镰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