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比赛四-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75章 比赛四

    第一百七十五章

    韩玄斌回到宿舍以后,就开始盘膝静坐。

    而就在他盘膝坐于地面之上的时候,空间一阵紊乱,古三环出现在了韩玄斌的面前。

    “古老。”韩玄斌急忙站起来,对着古三环行礼道。

    古三环略微点了点头,然后仔细的盯着古三环。

    “这几天感觉怎么样?”古三环淡淡的问道,话语之中蕴含着无尽的威压。

    韩玄斌当然知道古三环问的是他的丹田问题,经过那天韩玄斌的意外发现,这几天他一直用天地灵蕴洗礼着他的丹田,在加以白玉烙印之中的清凉气流不断的刺激着丹田,现在他的丹田虽然还没有修复好,但是已经能够吸纳一点点天地灵蕴了。

    虽然仅仅是可以忽略到不计的一点点,但是这也足以让韩玄斌兴奋不已了。

    “古老,虽然丹田还不行,但是能够收到一点成效的。”韩玄斌强忍着激动,低声的说道。

    古三环点了点头,对于韩玄斌的丹田问题,他也很头疼,不过现在韩玄斌的丹田终于有所好转了,他心里还是有点高兴。

    “嗯,那你继续吧,时间不多了。”说完,古三环就消失在了房间之中。

    而韩玄斌则是进入了吸纳天地灵蕴之中,对于韩玄斌这么刻苦的修炼,如果让一年级的新生都知道的话,也就不会惊讶韩玄斌为什么实力那么高强了。

    。。。。。。。。。。。

    一夜无语,第二天一大早,太阳刚过地平线,韩玄斌就醒来了,和往常一样,今天他照样还是晨练。

    当韩玄斌走到那个属于他跟君爷爷所在的地方的时候,君爷爷已经在那里了。

    今天,君爷爷穿了一件灰色长跑,给人一种很古老的感觉,看着君爷爷在那里打拳,韩玄斌居然看到了一丝丝的天地灵蕴在围绕着君爷爷转动。

    发现这一点的韩玄斌,不断的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君爷爷,一动不动。

    “嗯?怎么回事?”韩玄斌心里不断的闪过很多念头,最终一一放弃。

    打健身拳法,居然可以引动周围的天地灵蕴的流动,这是怎么回事?这是韩玄斌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

    韩玄斌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君爷爷,良久,君爷爷打完了健身拳法,停住了身形。

    看到韩玄斌那疑惑不解的样子,君爷爷慈祥的笑容挂在脸上,笑呵呵的说道:“怎么?终于发现了?”

    听到君爷爷这么一问,韩玄斌终于知道,君爷爷这么多天来,故意让自己来寻找这个问题的,可是自己今天才发现。

    “是的,君爷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韩玄斌尴尬的挠了挠头,然后老脸一红,低声的说道。

    君爷爷扶了扶那洁白的胡须,然后笑呵呵的说道:“不错,不耻下问,不错。。。”

    在韩玄斌的理念当中,根本就没有什么耻于下问,真正的高手,都是不耻下问的,当然韩玄斌不认为自己是高手,只是朝着高手的目标在不断的,迈进着。

    “以你现在的实力,还不需要知道这些,当你达到了一定境界以后,你自然会知道的。”君爷爷意味深长的看了韩玄斌一眼,然后喃喃自语的说道。

    韩玄斌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低下了头,终究是自己实力不够。

    看到韩玄斌有点沮丧的脸,君爷爷老神在在的说道:“韩玄斌,只要好好努力,你会成功的,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友人的影子。”

    “你要知道,武道一途,武者九重天不是终点,而是一个起点,千万不可骄傲,狂妄。”君爷爷接着说道。

    听到君爷爷的话,韩玄斌眼睛一亮,然后看着君爷爷,眼中闪烁着疑惑的目光,“君爷爷,你可以告诉我吗?武者九重天不是终点,那么在武者九重天之上还有什么?”

    是的,韩玄斌对于武道的渴望,对于武道的痴迷,让他不得不迫切的知道这些信息。

    自古以来,修炼武道之人的梦想都是有一天能够踏上那虚无缥缈的武道巅峰,韩玄斌也不例外。

    虽然实力强大了可以保护母亲,但是韩玄斌心中何尝不像踏上那虚无缥缈的武道巅峰?

    看到韩玄斌那迫切想知道的目光,君爷爷笑呵呵的说道:“好吧,我就告诉你吧,让你有个心里准备,武道一途,非常难以修炼,如果不能坚持,那么你永远都不可能走到武道巅峰。”

    “在天穹大陆,武道一途,分为武者九重天,而在武者九重天之上也有五个大境界,分别是黄级,玄级,地级,天级,以及那虚无缥缈的虚空级。”

    武者九重天,九重天之上则是黄级,玄级,地级,天级,最后是虚空级。

    武者九重天,乃是一个常人与一个武道修士的真正区别所在,当一个人的修为境界达到武者之时,那么他就真正拥有了追求武道巅峰的资格。凡人在不断的淬炼身体,强化身体,同时吸纳天地灵蕴,当身体达到一定境界以后,就可以达到武者境界。

    黄级则是修炼之路上第一个危险的阶段,达到黄级将比凡人多几十年寿命。虽然还在初期,但是却是自己能力快速提升,铸造身体基础的阶段,在这个阶段,身体已经达到了完美的阶段,吸纳的天地灵蕴也更加的多了,转化成的灵力也用途更多了,修炼者可以使用灵力攻击,可以初步在身体周围形成灵力防御,达到这一境界的人,在一个城池也算是一方高手了。

    玄级,达到玄级境界,就拥有了三百年以上的寿命。在玄级境界,经过了黄级的迷茫与悸动,此时的力量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而且在丹田之中灵力凝聚出了一个灵核,这个灵核就是修炼者的源泉所在,而这一境界的人,在一个城池也算是一方霸主了,翻手之间,毁灭一个小镇也不是不可能。

    地级,地级境界,乃是修炼者的第二道坎,即使危险也同样吸引着不少的修炼者。达到地级境界,就真正的步入了大陆的强者之列,在大陆之上也算是顶尖高手了,这一境界的人,翻手之间毁灭一个城池,攻击力之强大,非常的骇然。地级高手,在大陆之上也算是凤毛麟角一般的人物了,平常难得一见。

    天级,这一境界,在大陆之上已经基本消失了,整个大陆之上,这一境界的人也不足单手之数,但凡能够达到这一境界的人,无一都是天赋惊艳之人。这些人翻手之间足以毁天灭地,已经无敌于大陆。

    虚空,这是一个传说中的境界,在天穹大陆已经上千年没有出现虚空境界的人了,武道的巅峰就是支手破虚空,而达到虚空境界的强者,可以轻易的破碎虚空。

    武道巅峰,碎虚神话。

    这就是千百年来,大陆上唯一不变的真理。

    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是个热爱武道修炼的人,那么,他的心中始终有个不可磨灭的梦想,那就是踏入武道巅峰,支手碎虚空。

    尽管随着时间的推移,能够达到这一境界的人已经绝迹与大陆,但是大陆之上仍有千千万万的武道修士在不断的追逐着前人的梦想,想要踏足这一境界。

    听到君爷爷的话,韩玄斌仿佛打开了一闪大门,一闪追求武道巅峰的大门。

    “原来,武者九重天只是一个开始而已,真正的路还在后边的。”震惊过后,韩玄斌恢复了过来,同时心里也有了一点想法。

    “武道巅峰,碎虚神话,这是千百年来,不曾变过的原则,身为武道修士,那么他的使命就是追求武道巅峰,之手碎虚空。”君爷爷在说道这句话以后,也不由的一阵激动。

    武道巅峰,碎虚神话,这是多么让人激动的一件事啊,可惜天穹大陆已经上千年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绝顶高手了,就连天级高手,大陆都少之又少了。

    韩玄斌此刻仿佛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信念在支持着自己,满身热血沸腾,双拳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好好修炼吧,以后的道路谁人能知晓。”君爷爷看到有点激动的韩玄斌,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消失在了这个角落。

    不过在君爷爷消失以后,一句话传入了韩玄斌的耳朵,“我姓君,名问道。”

    “君问道。。。”韩玄斌举目望向君爷爷消失的地方,喃喃自语的说道。

    韩玄斌虽然不知道君问道到底是个什么人,但是韩玄斌有种直觉,君问道根本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而且武者学院也不是表面上的这么简单。

    武者九重天,这仅仅是一个开始,知道了这一切以后,韩玄斌对以后的日子,充满了向往。

    “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追求那武道巅峰的。”韩玄斌大声的说道。

    。。。。。。。。。。。。

    随着与君问道的交谈,韩玄斌知道了很多大陆的辛秘,也知道了武道一途,根本不是他们所知道那武者九重天,所以,韩玄斌对于以后的修炼,做了一个规划,当然,这些规划要等到吞服玄天果,完全修复好丹田才能实行。

    韩玄斌晨练完,然后吃了点饭,就去往演武场了,

    这两个,总共进行了四组比赛,而昨天下午的比赛,二班的顾祥旺力压三班的语罢竹,赢得了比赛,这样一来,十个选手已经淘汰了四个,剩下了六个,而且第一轮比赛还剩下了最后一场比赛。

    虽然今天这场比赛,韩玄斌不想去,但是这一场比赛是一班李霄云跟五班的叶莫忘的比赛。

    身为五班的班长,韩玄斌自然是被梅林导师给叫去了。

    当韩玄斌走到演武场的时候,演武场的人已经到齐了,韩玄斌扫了一眼主席台之上,只是坐着寥寥无几的几个一年级的导师,学院的高层根本没有来。

    韩玄斌走到了一年级五班的位置,对着主席台之上的梅林导师点了点头,然后举目看向演武台之上的李霄云跟叶莫忘。

    此时,两人已经站在了演武台之上,三重天武者的气势瞬间爆发,整个演武场都可以感觉到一丝压抑。

    “灵力。。。”韩玄斌看着两人周身环绕着的灵力,不由的说道,不过韩玄斌心里知道,他的丹田也有希望了,只要修复好丹田,就一定能够像他们一样,拥有属于自己的灵力。

    “韩玄斌,你也来了。”五班的一个学生笑呵呵的对着韩玄斌说道。

    韩玄斌回以一个微笑,然后专注的看向演武台之上,他还真没有想到,那天看到的那个柔弱的女子,居然是一个三重天武者,而且是一个巅峰的三重天武者,以叶莫忘刚刚晋升三重天武者的实力,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不过这是新手对抗赛,虽然明知道不敌,还是要战斗的,叶莫忘显然没有因为对方是李霄云而怯场。

    静静的站在场上的叶莫忘,冷冷的盯着李霄云,身体周围散发着浓烈的气势。

    “开始吧。”叶莫忘很绅士的对着对面的李霄云说道。

    而就在叶莫忘说话的一瞬间,李霄云动了,静若处子动若狡兔,这一句话足以行动李霄云的雷厉风行了。

    李霄云手里长剑一甩,脚步轻易,整个身体仿佛融入到了天空之中,只留下了一道道的残影。

    而叶莫忘这是一动不动的盯着这道残影,以不变应万变,这是叶莫忘的应对之策。

    就在李霄云手中长剑快要刺到叶莫忘的身上的时候,停在演武台之上的叶莫忘猛然身体横移半步,手中长枪一甩,全身灵力猛然爆发,迅速的输入到了长枪之中,而长枪的枪头则是直指李霄云的胸口。

    李霄云明显没有想到叶莫忘会来这一招,突然间方寸大乱,不过好在李霄云也是一个身经百战的武者,瞬间就调整了过来,手中长剑反手一刺。

    “轰。”的一声,金属相撞的声音在演武台上响起,两人各自后退半步,冷目相对。

    看到叶莫忘的这一招,韩玄斌不由的赞赏的点了点头,对于叶莫忘也从新认识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