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比赛七-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76章 比赛七

    第一百七十六章

    叶莫忘懂得利用自己的劣势来攻击敌人,所有的人都认为叶莫忘敌不过李霄云,就连李霄云也这么认为。

    所以在李霄云刺出那一剑的时候,叶莫忘静静的站在演武台之上,没有任何移动,当李霄云的长剑即将刺到叶莫忘的时候,叶莫忘以一个急速旋转,然后猛然间灵力爆发,长枪刺出,打了李霄云一个措手不及。

    能够把灵力运用到这一步,虽败犹荣,这是韩玄斌对叶莫忘的评价。

    显然,李霄云被叶莫忘的一招给激怒了,接下来,叶莫忘则是被李霄云打的节节败退,最终,经过一刻钟的激战,李霄云战胜了叶莫忘。

    在裁判宣布了结果以后,李霄云一脸冷漠的走下了演武台,而叶莫忘也回到了属于五班的阵营。

    直到叶莫忘回到五班的区域,嘴里还在不断的念叨着,“不就是阴了你一下,至于这么记仇吗?”

    叶莫忘也是被李霄云后来一剑接一剑的凌厉攻击给打的无语了,不由的看了一眼那个冰冷的李霄云。

    当这场比赛结束以后,这样第一轮的五场比赛就全部结束,五个人淘汰,五个人晋级。

    一班的紫灵跟李霄云纷纷晋级,二班的顾祥旺晋级,牛大虎淘汰,三班的季凤祥晋级,语罢竹淘汰,四班的两个人全部淘汰,而五班则是韩玄斌晋级,叶莫忘淘汰。

    当裁判宣读完这的时候,主席台上,四班导师的脸都要快绿了。

    由此,就可以看出一班的强势,两个人纷纷晋级,而此刻一班的导师一脸兴奋得意洋洋的在主席台说着话。

    五班导师梅林也比较高兴,虽然叶莫忘被淘汰了,但是对于五班来说,甚至对于梅林导师来说,他最看重的是韩玄斌,而不是叶莫忘,就算叶莫忘被淘汰了,这不是还有韩玄斌么。

    梅林导师深信,这一届的武者学院一年一度新生对抗赛,韩玄斌会给人一个惊喜,乃至给武者学院一个惊喜的。

    “咳咳。。。”站在演武台之上的裁判轻咳两声,场下瞬间平静下来,接着裁判大声的说道:“武者学院一年一度的新生对抗赛,第一轮在今天已经结束,虽然有五个人被淘汰了啊,但是你们也是学院的骄傲,大家不要气馁,回去以后好好修炼,争取有所突破。”

    裁判说了一番鼓励的话语以后,接着就开始说第二轮的比赛了,“相信经过三天的激烈的对抗赛,大家也累了,休息三天,三天以后,我们进行第二轮的比赛,同时也希望各位选手回去以后可以消化消化,你们在比赛过程中获得的东西。”

    听完裁判的说话,场下一阵混乱,慢慢的所有的学员都离开了演武场,他们很期待三天后的第二轮比赛,第一轮比赛已经这么激烈了,第二轮比赛,众人拭目以待。

    至此,十个选手已经只剩下五个了,分别是一班的紫灵,李霄云,二班的顾祥旺,三班的季凤祥,五班的韩玄斌。

    而三天后,则是这五个人的对决。

    这一个比赛,终究只属于一个人的比赛,其他四个只是陪衬,到底谁能够走到最后,连韩玄斌都不知道。

    韩玄斌在散去以后,就回到了宿舍,他准备休息休息,然后下午开始修炼一下绝鸣剑气第二招剑鸣。

    对于第一招剑闪,韩玄斌已经完全掌握了其中的精髓,但是对于第二招剑鸣,韩玄斌一直无法施展出来,韩玄斌对此非常的头疼。

    “绝鸣剑气。。。”韩玄斌站在房间的窗户前,透过窗户,举目望向蔚蓝的天空,略有所思的说道。

    “剑鸣,到底是怎么回事?”韩玄斌喃喃自语的说道,随后他的脑海之中又闪过绝鸣剑气的剑技图画。

    想了好一会,想不通,韩玄斌就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本来对于韩玄斌来说,这个时候他是根本不会睡觉的,但是今天他却是出奇的困。

    一觉就睡到了下午两点,韩玄斌醒来以后,匆忙的洗漱了一下,就出去了。

    韩玄斌也没有找别的地方,而是去了他天天跟君问道一起打健身拳法的那个角落。

    说来也奇怪,这个角落离韩玄斌的宿舍不算太远,但是离教学楼却是很远,而韩玄斌在这里晨练这么多天,愣是没有看到一个学员乃至导师来到过这里。

    不过这也正合韩玄斌的意思,安静的地方,最适合修炼了。

    尤其是韩玄斌的剑技,韩玄斌不喜欢被外人看到。

    走到这个角落以后,韩玄斌环视了一下四周,没有人,缓缓的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绝鸣剑气的剑谱。

    这个剑谱依旧这么古朴沧桑,韩玄斌把他捧在手里,然后轻轻的翻开了有点泛黄的纸页。

    映入眼帘的是绝鸣剑气的第一招剑闪,对于这一招,韩玄斌已经掌握的炉火纯青了,直接翻过了第一页,韩玄斌小心翼翼的看向第二页。

    当韩玄斌再一次的翻到第二页的时候,依旧是一股刺眼的金光,韩玄斌瞬间闭上了眼睛。

    慢慢的韩玄斌试着睁开眼睛,终于,韩玄斌还是睁开了一点眼睛。

    “嗯?”韩玄斌心里有点疑惑,慢慢的继续睁开眼睛,最终韩玄斌完全睁开了眼睛。

    当韩玄斌看到那栩栩如生的画面的时候,不禁陷入了迷失之中,傻傻的捧着绝鸣剑气的剑谱站在那里。

    “醒来。。。”突然之间,在韩玄斌的脑海之中的灵魂深处传来一声大喝,韩玄斌瞬间醒悟。

    “这个感觉。。。。”韩玄斌突然间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感觉,但是他忘记了是什么感觉了。

    韩玄斌百思不得其解,陡然间,他的脑海之中闪过一丝灵光,“参天古树,是参天古树,刚才的感觉就像站在参天古树旁边一样。”韩玄斌突然间想到了参天古树,不由的低沉的说道。

    是的,韩玄斌看到绝鸣剑气第二页的感觉就像第一次站在了参天古树旁边的时候,不由自主的陷入了迷失环境之中。

    这一次要不是古老的一声大喝,说不定韩玄斌会看到什么。

    不过,随即韩玄斌就又想到了一点,难道这三者之间有联系吗?

    白玉是在参天古树之下发现的,而绝鸣剑气居然能够白玉烙印发生共鸣,韩玄斌看到绝鸣剑气第二页的时候,居然感觉到了参天古树的气息,种种迹象表明,这三者之间一定有联系。

    “白玉烙印,参天古树,绝鸣剑气。。。。?这三者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呢?”韩玄斌看了一眼泛黄的绝鸣剑气剑谱,喃喃自语的说道。

    思索了良久,韩玄斌还是想不明白其中的意思,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只是韩玄斌心里想到,既然这个绝鸣剑气跟参天古树还有白玉烙印是一起的,为什么绝鸣剑气会出现在天河镇紫家,而且这么多年来紫家还没有一个人能够修炼,最后被称之为垃圾剑技?

    韩玄斌心中的疑惑非常的多,不过这一切,他都不明白,“该死的,真是复杂,还是不想了,等有了实力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由于知道了白玉烙印的神奇,而绝鸣剑气跟白玉烙印居然有联系,这让韩玄斌对绝鸣剑气非常的好奇。

    手捧着绝鸣剑气的剑谱,韩玄斌慢慢的看向那副栩栩如生的图画之中。

    这个图画是一个冷漠男子手持一把长剑,以一个金鸡独立的姿态站立在地面之上,而手中的长剑则是横在脑袋上边,剑尖指着远方,不断的凝聚着自己的剑气。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副画面,却是深深的吸引了韩玄斌,韩玄斌不断的被这幅画面深深的吸引。

    一刻钟,两刻钟,三刻钟。。。。。

    终于,在两个时辰之后,韩玄斌从画面之中醒悟过来,然后感叹的说道:“绝鸣剑气,真是博大精深。。。”

    韩玄斌在研究了两个小时以后,终于对这招剑鸣有了一定的了解,然后他收起了绝鸣剑气的剑谱,开始准备修炼。

    “呼。。。”韩玄斌心意一动,手中赫然出现了崛起剑,黝黑的崛起剑静静的躺在韩玄斌的手里,任由韩玄斌握着。

    韩玄斌手持崛起剑,漆黑的双眸之中散发着骇人的金光,慢慢的移动着自己的身体。

    “哈。”

    韩玄斌一声大喝,脚步一点,一只左脚离地而起,以右脚为支点,在地面之上旋转了一百八十度,而手中长剑则是横立在脑袋之中,剑尖指着远方。

    韩玄斌不断的修炼着这招剑鸣,但是他始终无法施展出剑气,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韩玄斌无法施展剑鸣,更确切的说是无法施展真正的剑鸣。

    韩玄斌整整练了两个小时,依旧毫无所获,额头上的汗水不断的滴答滴答的掉落在地上,但是韩玄斌心里无比沉闷。

    他始终无法掌握剑鸣的真正奥义,更无法施展出真正的剑鸣,这让韩玄斌心中多少有点不服。

    “喝。。。”随着韩玄斌的一声大喝,韩玄斌手中的崛起剑被韩玄斌的手控制着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旋转了一百八十度以后,从新回到了韩玄斌的手中。

    韩玄斌停下了身形,深吸一口气,然后静静的站在地面之上,脑海中不断的闪过剑鸣的画面,他在寻找着自己的错误之处。

    突然间,空间一阵扭曲,古三环的虚影出现在了韩玄斌面前。

    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看到了古三环,韩玄斌就感觉到了古三环对自己的关爱,“古老。”正在思索的韩玄斌,对着古三环拱了拱手,然后说道。

    “悟不通剑鸣的奥义?”古三环没有回答韩玄斌的话,漆黑的双眸散发着复杂的神色,低沉的说道。

    韩玄斌没有说话,只是沉重的点了点头。

    古三环走了两步,然后举头望向蔚蓝的天空,喃喃自语道:“你为什么练剑?”

    韩玄斌一怔,然后毫不犹豫的回答道:“为了保护我的亲人,保护需要我保护的人。”

    “只有这么?”古三环追问道,语气之中带着一丝威压。

    韩玄斌略微的想了一想,然后说道:“为了追求那虚无缥缈的武道巅峰。”

    “你可曾把剑当成什么了?”

    “一起杀敌的战友。。。”

    “是吗?你根本没有。”

    “我有。”

    “你没有。。”

    “。。。。。。。。”

    面对古三环的仅仅追问,韩玄斌最终底下了头颅,是的,古三环说的没错,韩玄斌虽然把崛起剑当成了自己的朋友战友,但是那还不是真正的战友。

    虽然韩玄斌心里不愿意承认,但是事实就是这样的,他无法狡辩。

    “一个剑客,真正值得信赖的是自己的战友,是自己的佩剑,你连一个佩剑,一个战友都无法相信,你怎么能够领悟出剑的真谛?”古三环狠狠的质问道。

    韩玄斌无言以对,但是韩玄斌心里却在不断的思索着。

    古三环也没有管韩玄斌,只是静静的站在地上,漆黑的双眸散发着一丝复杂的神情,心里喃喃自语的说道:“韩玄斌,你不会令我失望的,你的血脉之中流淌着疯狂,执着,你不会失败的。”

    韩玄斌一直处于思索之中,而崛起剑也明显感觉到了主人心情的紊乱,剑身有点颤抖。

    良久,韩玄斌睁开了微微紧闭的双眸,脸上带着一丝喜悦之色,对着古三环笑呵呵的说道:“谢谢古老,我想,我应该知道了。”

    话音一落,韩玄斌握着崛起剑的右手猛然一动,脚步轻易,仿佛整个身体融入到了天地之中一样,只留下了一道道的幻影。

    在古三环的略微指点之下,韩玄斌略有所悟,不断的修炼着剑鸣这一招。

    古三环看着韩玄斌不断的施展剑鸣,脸上露出了一丝温和的笑容,很明显,韩玄斌略有收获。

    “喝。”韩玄斌一声大喝,手中崛起剑抛起天空之中,而此刻的韩玄斌则是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旋转了一百八十度,然后一脚离地,一脚撑地,当崛起剑落下来的时候,韩玄斌正好弄好了姿势。

    崛起剑横立在头顶之上,剑尖指着远方,剑身不断的颤抖着,隐隐约约的发出一声声的剑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