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比赛九-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78章 比赛九

    第一百七十八章

    瞬间,一把黝黑的崛起剑出现在了韩玄斌的手上,而韩玄斌在这个时候,也睁开了微微紧闭的双眼,大声的说道:“结束吧。”

    话音一落,韩玄斌手中的崛起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旋转着,而韩玄斌的身形仿佛融入到了天地之间,只留下了一道道的残影。

    “轰。。”一声巨响,三把剑撞击在了一起,三人瞬间分开。

    谁也没有看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现在所有的人都知道了,看着倒在地上的王剑跟李虎口吐鲜血的样子,看着地上的两截断剑,以及静静的站在那里手握着崛起剑的韩玄斌,众人都明白了,韩玄斌一招击败了两个三重天武者。

    众人哗然!!!!

    三重天武者两个联手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两人联手爆发出来的力量,就连是一个四重天武者,也必须认真对待了,可是却被韩玄斌一招击败,这让众人一阵哗然。

    韩玄斌自从来了武者学院就屡屡打破武者学院的铁律,在不断的创造着属于自己的奇迹,神话。

    韩玄斌没有理会众人,只是冷眼的看着王剑跟李虎,冰冷的说道:“看在同是天河镇的份子上,我放过你们,再有下次,我决不手软。”说完,韩玄斌就拉着紫灵消失在了人群之中,留下了一脸愤怒,极度不甘心的王剑跟李虎。

    一路上,韩玄斌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拉着紫灵的小手不断的前进着。

    终于,韩玄斌停下来了,转身看着紫灵,冷声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不动手,以你的实力,根本不会这样?”

    面对韩玄斌的质问,紫灵略微有点低沉的说道:“斌哥哥,我错了,不会有下次了。”

    “唉。”看着紫灵那稚嫩的脸庞,韩玄斌也无心责怪紫灵,亲妮的抚摸着紫灵的秀发,韩玄斌眼中充满了对紫灵的溺爱。

    “这一次的教训,以后不会有人敢轻易接近你了。”韩玄斌淡淡的说道,但是紫灵可以从中听出韩玄斌的关心。

    紫灵的脸蛋之上浮现出一抹笑容,娇滴滴的说道:“斌哥哥,我知道了。”

    在怎么说,王剑跟李虎也是来自天河镇,韩玄斌没有痛下shā shǒu,只是给予警告,这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如果有下次,那么,韩玄斌绝对不会手软了。

    。。。。。。。。。。。。。。。

    告别了紫灵以后,韩玄斌就回到了房间,例行的每天晚上的吸纳天地灵蕴。

    韩玄斌很快的就收拾好了心情,然后盘膝而坐,双手放于膝盖之上,微微闭上的双眸,开始吸纳天地灵蕴。

    虽然每次吸纳天地灵蕴韩玄斌都有所准备,但是他的丹田随时都有可能变化,韩玄斌也不敢大意。

    整整吸纳了一个时辰,终于,接近了饱和,韩玄斌就不再勉强了,收拾了一下,躺在了床上。

    这一段时间的修复丹田,虽然丹田还依旧是这样,但是每天吸纳的那一丝丝的天地灵蕴已经在丹田之中渐渐的多了,虽然这个多比起别人来是小巫见大巫,但是这是韩玄斌辛辛苦苦换来的。

    距离第二轮的比赛还有三天时间,韩玄斌准备在这三天时间内好好的掌握一下剑鸣的要诀。

    而就在第二天,整个学院一年级新生都在传播着韩玄斌一招击败了两个三重天武者联手。

    这让王剑跟李虎非常的尴尬,两人已经足不出户了。

    但是这个消息依旧是很震撼的,尤其是一年级新生,同样是一起进的学院大门,那时候,韩玄斌还是一个丹田无法蓄积灵蕴的废材,单纯的靠力量进来的,所有的人都看不起他。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韩玄斌不但以力量成为了一个三重天武者,而且还一招击败了两个三重天武者的联手,这让一年级新生非常好奇,韩玄斌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难道光修炼肉身力量就可以达到这个高度?难道不靠灵力加持,施展出来的剑技居然有这么强大的威力?

    一时间,众人都对韩玄斌充满了好奇,所有的人纷纷在打探韩玄斌,到底修炼的是什么剑技,到底是怎么修炼力量的。

    只有紫灵一个人知道,韩玄斌所修炼的剑技是紫家被称之为垃圾剑技的绝鸣剑气,饶是紫灵也没想到,家族多少年没有人能够修炼成功,韩玄斌不但修炼成功了,而且还有这么大的威力。

    因为韩玄斌,学院的高层屡屡开会,当然开会的内容当然是,韩玄斌是不是可以吸纳入学院重点培养对象名单。

    这一次,学院高层照例开会了,而且周武阳院长居然亲自主持会议,虽然导师们都没说什么,但是心里也颇有微词。

    韩玄斌的潜力是大,但是也没大到可以惊动院长啊,院长对于韩玄斌的偏爱,让众位导师非常的不爽,不过大家也都是敢怒不敢言。

    这一次,在武者学院的高级会议室之中,上首坐着院长周武阳,下边则是坐着学院的导师,还有领导高层。

    看着下边导师对韩玄斌不屑的表情,周武阳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里暗自想到:“要是让你们知道韩玄斌所使用的那个剑技的话,你们就不会这样说了。。。”

    只是周武阳也只能心里感叹一下,绝对不会把这件事说出来的。

    “好了,大家别对韩玄斌有偏见,我认为韩玄斌的潜力无限。。。”周武阳打断了大家的议论,环视了一下四周,大声的说道。

    可是,周武阳还没有说完话,二年级一班的导师宋国华就打断了周武阳的话,“可是,院长,韩玄斌虽然优秀,但是学院里边跟他一样的人不在少数,难道只是因为他以力量达到了这种程度吗?要知道,丹田先天无法蓄积灵蕴,这是根本无法改变的事实,就算他潜力再大,将来也会止步于此的。”

    宋国华因为班级里边有林幽这么一个天才,所以在众多导师面前也是趾高气昂,甚至连院长的话都敢打断。

    “宋国华,这话你可说的不对了,韩玄斌完全是靠自己努力得到这一切的,而且韩玄斌的实力大家也都见识到了,虽然韩玄斌还无法跟林幽这样的怪才比,但是我感觉韩玄斌应该进入学院重点培养名单。”说话的是一年级五班导师梅林,此刻的梅林,有点不悦的说道。

    作为韩玄斌的导师,当然要为韩玄斌争取一点利益,要是连这也做不到,那以后还怎么让学生信服?

    “哼,韩玄斌是你的学生,你当然替他说话了。。。”

    “好了,大家都别争了,既然大家有反对,有赞成的,那就我们就在观察一段时间,等这次的新生对抗赛结束再说,宋国华,你看如何?”院长周武阳打断了正要说话的宋国华,低沉的说道。

    既然院长都这样说了,宋国华也不好在说什么,只能点头答应。

    会议就在院长周武阳的一句话中解散了,而韩玄斌则丝毫不知道,学院高层,乃至导师们为了他,争得面红耳赤的。

    此刻的韩玄斌依旧在修炼着剑鸣,这两天,韩玄斌对剑鸣越来越有感觉,修炼起来也是水到渠成。

    “明天就是第二轮的比赛了。”韩玄斌收起了崛起剑,停止了修炼,喃喃自语的说道。

    突然间,韩玄斌听到了一个声音,他有点疑惑,这个地方是他跟君问道晨练的地方,一般情况根本没有人会来这里的。

    此刻正直下午时分,太阳还高高的挂在天空之上,韩玄斌朝着声源走去。

    这个地方离学院的一处后山不远,韩玄斌朝着这个声音的方向,很快的就找到了声源。

    没想到居然是后山里边传出来的声音,当韩玄斌看到说话的人以后,不由的一惊。

    “怎么会是他?”韩玄斌愕然,这个男子分明就是那天跟韩玄斌相撞的男子,韩玄斌还记忆犹幸,只是现在这个男子一个人站在后山之中,喃喃自语着。

    “好久没有炼制wǔ qì了,今天就试验一番吧。”这个男子低声的说道。

    韩玄斌离这个男子很远,生怕这个男子发现他,而韩玄斌在听到这个男子的话音以后,也非常的好奇。

    他没想到这个男子居然也会炼器术,看样子他的炼器术应该不低。

    韩玄斌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个男子,而就在韩玄斌的注视之下,这个男子的右手之上居然出现了一缕小火苗,这个小火苗一出现,周围的树木瞬间被灼烧。

    韩玄斌看在眼里,差点没叫出来,这是心火,绝对是心火。

    因为韩玄斌丹田无法蓄积灵蕴,也就无法转换成灵力,更加无法凝聚出心火,所以至今他的炼器术都维持在学徒级巅峰,此刻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个可以凝聚出心火的人来,韩玄斌不由的激动万分。

    这个男子依旧在专注的控制着火焰,而这缕火焰则是越来越旺盛,猛然间,这个男子手中出现了一块乌黑的玄铁,这个玄铁非常的大,漂浮在小火苗之上。

    当韩玄斌看到这一点以后,就确定了,这个男子是一个凡级炼器师,货真价实的凡级炼器师。

    韩玄斌知道,只有凡级炼器师,才能够让材料漂浮在火苗之上,这是凡级炼器师才能够做到的事情。

    这时,韩玄斌的眼睛争得更加的大了,生怕错过什么。

    这个男子在不断的控制着心火灼烧着这块玄铁,心火时大时小,可以看出,这个男子的控火能力绝对非同一般。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转瞬之间,一大块玄铁就被心火给灼烧的发软了,就在这个时候,男子停止了心火,另一只手以手握拳,一拳一拳的轰击在了这个玄铁之上。

    渐渐的,玄铁开始变形,最终玄铁在男子的拳头之下,变成了一把剑的皱型。

    韩玄斌看的目瞪口呆,自己的炼器跟这个男子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一样。

    “凝聚心火以后,居然可以这么炼器,确实比我那拙劣的炼器手法高明多了。”韩玄斌心悦诚服的说道,眼睛依旧死死的盯着那个男子。

    终于,在那个男子以拳头吧玄铁打磨成一个wǔ qì皱型以后,他右手之上的心火瞬间出现,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灼烧。

    就这样,韩玄斌目睹了这个年轻男子炼器的整个过程,终于在焦急的等待之中,这个男子终于炼制好了wǔ qì,就连最后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固元,这个男子都非常熟练简单的做到了,这让韩玄斌非常震惊。

    “呼。。。”男子轻呼一声,右手掌心的心火瞬间熄灭,拿着刚刚炼制成功的一把长剑,仔细的观摩起来。

    韩玄斌心里非常的震惊,这是凡级炼器师,绝对是凡级炼器师,而且还是凡级上等炼器师,光是看这把剑的色泽,韩玄斌就可以肯定这个男子的炼器水平。

    “看了这么长时间了,也该出来了吧?”就在韩玄斌瞪大了眼睛仔细的看那把长剑的时候,突然间,那个男子头也没回,对着虚空低沉的说道。

    韩玄斌心里一惊,知道自己已经被这个男子发现了,当下也不再隐藏,直接从树林之中走了出来,然后缓缓的走向了那个男子。

    看样子,那个男子不像个坏人,要不然在早就发现韩玄斌偷看的情况下,早就出手了。

    韩玄斌走到那个男子身边的时候,那个男子也正好转过身来,“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是无意之中看到你炼器,然后被你的炼器水平深深的吸引了。”韩玄斌对着这个男子低声的说道。

    毕竟是自己偷看别人炼器,韩玄斌也知道这是不应该的,所以就主动解释了一下。

    那个男子看了韩玄斌一眼人,眼中闪现出一丝惊讶的目光,然后说道:“怎么会是你?”

    这个男子赫然看到,韩玄斌就是那天他匆匆忙忙走路撞到的那个男子。

    看到是韩玄斌,这个男子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大声的说道:“看你的样子也会炼器吧?”

    韩玄斌一怔,疑惑的看着这个男子,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最后点了点头。